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九十四章 蛊毒
    等到胡媚儿出了书房,将房门给关上之后,林涛用耳力可以听到胡媚儿并未走远,耳朵应该还贴在门板上偷听。

    这下,林涛心中断定了胡媚儿的可疑。

    整个书房一下子变的安静起来,为了让胡媚儿不产生怀疑,林涛故意假装跟黄兆武说些无关紧要的话,“黄先生,你看我像是个骗子么?”

    黄兆武不明白林涛的用意,不过还是附和的笑着说:“林先生莫怪,我夫人就是口直心快了些,心还是挺善良的。”

    林涛故作愤愤不平的说:“你这脉象本来就没问题嘛,又不是我医术不行,可话到你夫人嘴里怎么就变成骗吃骗喝了,这不是冤枉人嘛!”

    胡媚儿在门外静悄悄的听着,见林涛在里面为自己争辩,似乎并没发现她什么破绽,这才放心的去厨房为林涛准备吃的。

    林涛察觉到胡媚儿的脚步声渐渐远去,这才变的严肃起来,正色的对黄兆武说:“黄先生,刚才你夫人在门口偷听,不方便说话,现在咱们言归正传吧。”

    黄兆武微感诧异,还没来得及问话,就听到林涛的询问声响起,“你这种状况多久了?”

    “你是说我的身体状况?”

    “是的!”

    黄兆武想了想,说:“差不多快半年了吧。”

    林涛心里一沉,表情更加严肃起来,“这半年的时间里,你有没有吃过什么特殊的食物?比如你夫人有没有给你做过些什么与平常食物不同的吃食?”

    黄兆武愣了愣,轻轻皱眉,说:“应该没有吧。”

    “你好好想想,这跟你的身体有很大的关系!”

    “真的想不起来了,毕竟这种日常小事也不会记挂在心上,平时我事情太多了,所以……”

    “还没请教黄先生是做什么的?”

    黄兆武苦笑起来,“你连我是做什么的都不知道,就跑上门来为我治病?”

    林涛如实说道:“我是被一位老者指引过来的,否则我也不可能到你家来。”

    “老者,什么老者?”

    “我也不太清楚。”林涛没有想跟黄兆武解释的意思,毕竟那位老人太过神秘,说多了恐怕也不太好。

    黄兆武没有追问下去,自我介绍说:“我是‘长安食品’有限公司的董事长。”

    “长安食品?”林涛惊奇不已,眼前这个三十多岁的年轻男人竟然是长安集团的董事长!

    长安食品集团林涛再熟悉不过了,可是全国有名的家族式食品企业,企业创建已经有三十多年,毫不夸张的说,整个华夏三十岁左右的人有至少一半人是吃着‘长安食品’长大的。

    去年经过福布斯内地富豪榜排名,长安食品公司以三百五十亿的资产位列富豪榜前二十名。

    没想到,如今掌管着一个偌大的企业王国的继承人竟然如此年轻。

    林涛愣了会神之后苦笑起来,说:“恐怕黄先生是国内最富有的八零后了吧!”

    黄兆武丝毫没有因为自己身价几百亿而眼高于顶,只见他微微一笑,叹气说:“如今是互联网时代,我们这种家族式企业已经渐渐开始走下坡路了,用不了几年,就会有互联网方面的人才崭露头角,甚至是超越我。”

    林涛虽然不懂这些,但是也知道如今互联网兴起,实体业进入了寒冬期。

    林涛不懂做生意,所以也没打算继续这个话题,他将话题重新回到黄兆武的病情上,压低声音说:“黄先生,毫不夸张的说,你现在已经病入膏肓了,如果不及时治疗,恐怕要不了多久就会……”

    黄兆武脸色惨白,咳嗽两声,希冀的询问道:“可否还有救治的方法?”

    “想要救治,就必须找到病根。”顿了顿,林涛目光深沉的看着黄兆武,说:“不知道黄先生信不信的过我?”

    黄兆武没有丝毫犹豫的点头,说:“在治病方面,我从来不讳疾忌医,林先生虽然年轻,但是凭你那份自信,我看的出来你医术不凡,我信你!”

    林涛点点头,说:“你知道为什么所有医生来给你看病,都检查不出你的病因么?”

    黄兆武没有说话,疑惑的摇头看着林涛。

    林涛沉声说:“如果我猜的没错的话,你是中了蛊毒了!”

    “蛊毒?”黄兆武震惊不已,“蛊毒是什么?”

    林涛目光严肃的说:“现实生活中几乎见不到蛊物,但并不代表就没有,现实中没讲过,相信在电视中也见到过,如金蛊、银蛊、癫蛊、长虫蛊(蛇蛊)。据悉,古籍记述或民间传说的蛊的种类有金蚕蛊、蛤蟆蛊、蜈蚣蛊等等不下百种之多,都是用动物以神秘方式配制的巫化了的毒物来进行下蛊。”

    顿了顿,林涛继续说:“你身体检查不出任何状况,但体质却每况愈下,这是什么原因呢?一开始我也弄不明白,直到刚才脑海中突然灵光一闪,想起我家老爷子曾经提到过的蛊毒,你这种状况跟中了蛊毒的情况极为相似,应该错不了。”

    黄兆武听了林涛的话,吓的浑身直哆嗦,嘴唇打颤的说:“你的意思是……我身体里有……有蛊虫?”

    “应该错不了!”

    “怎么才能弄出来?”黄兆武吓的脸色惨白,额头直冒冷汗。

    林涛叹气说:“刚才我为什么要问你这种状况多久了,就是因为想知道蛊虫在你身体内寄生多久了,如今看来,它早已经吸你的精血成年了,想要将它弄出来简直是难以登天,除非那个下蛊毒的亲自用蛊虫的母体来吸引,才能将蛊虫从里身体内取出。”

    听了林涛的话,黄兆武突然惊觉,朝门口看了一眼,低声说:“你怀疑是我夫人给我下的蛊毒?”

    林涛似笑非笑的说:“除了她,还有谁能够接近你,伺候你的饮食起居?”

    黄兆武面色如蜡,脸比死人还难看。

    “为什么……她为什么要这么做?”

    “每个人做一件事情,都会有他的目的,你夫人给你下了蛊毒,很明显也是有她不可告人的目的存在。你作为长安食品集团的董事长,按理说挑选妻子应该很严格才对吧?你们是怎么相识的?”

    黄兆武叹气道:“都怪我,被她的美貌给迷惑了,连她的真实来历都没查清楚,就冒然跟她结婚了,哎……现在看来,是我引狼入室了啊!”

    黄兆武一番解释,林涛才弄明白,原来他们两人竟然是在一个夜场认识的,当时胡媚儿喝醉了酒,主动投怀送抱的扑进了同样喝醉酒的黄兆武怀里,两人就这么擦出了火花,之后胡媚儿又使尽了各种媚招,一举将黄兆武给拿下了。

    “别说了,你夫人过来了,别露出马脚!”

    林涛听到外面传来轻微的脚步声,忙提醒黄兆武。

    这时,书房的门被推开,胡媚儿端着一个盘子走了进来,瞥了林涛一眼,说:“这会儿也不是吃饭的时间,随便给你下点面条,吃了赶紧走人。”

    林涛笑了笑,满含深意的说:“夫人好福气啊,嫁给了黄先生这种财团世家。”

    胡媚儿冷笑道:“跟你有什么关系?再说了,我嫁给我丈夫是因为我们彼此相爱,跟他家里有多少钱有什么关系?”

    “没关系吗?”林涛似笑非笑的反问道。

    胡媚儿脸色一下子冷了下来,说:“你这人有病么?我们家的事情轮的到你一个外人来指手画脚,说东说西?你吃不吃?不吃马上走人!”

    “吃吃吃,怎么不吃啊,夫人好不容易下的面条,不吃可不就辜负夫人的美意了吗?”林涛笑着说:“如果能再来一罐啤酒就更好了。”

    “屁事真多!”胡媚儿沉声说:“吃完喝完了赶紧走人!”

    “好!”林涛笑着答应一声。

    等胡媚儿再出去的时候,林涛忙嘱咐黄兆武,说:“黄先生,今天恐怕没有机会单独跟你说话了,你给我一个联系方式,最近几天,等什么时候你夫人不在家,你再给我打电话,在我下次来之前,你千万不要在你夫人面前露出什么破绽。”

    黄兆武忙答应下来,然后随手从抽屉里拿出一张私人名牌递给林涛,说:“这是我的联系方式。”

    林涛接过看了一眼,说:“待会儿我给你手机上发个短信,你把我号存下来,这两天我弄一副中药给你喝,先压制你体内的蛊毒。”

    “好的,那就麻烦林先生,我的性命就拜托给林先生了!”

    ……

    吃完面之后,在胡媚儿的催促下,林涛跟黄兆武告辞。

    黄兆武忙对胡媚儿说:“媚儿,去送送林先生。”

    胡媚儿在黄兆武面前表现的温顺体贴,温柔一笑,点头道:“知道啦!”

    然后领着林涛出书房。

    别墅门口,林涛止住脚步,将胡媚儿从头到脚看了一遍,表情戏虐的说:“媚儿夫人真是美艳动人啊!”

    胡媚儿换了副性子,极为鄙夷的看着林涛,冷笑道:“那又如何?我这种女人也是你一个穷鬼能够惦记的?”

    林涛故意说道:“你男人如今已经若成那样了,晚上还能满足你的要求么?”

    说着,他露出暧昧的笑意,朝胡媚儿波澜壮阔的酥胸上看了一眼,说:“本人年轻力壮,活好不粘人,夫人如果……”

    “滚!”

    林涛话还没说话,胡媚儿便变气的胸口上下起伏,颤颤巍巍的,指着大门娇喝道。

    “滚就滚,这么凶干嘛!”

    胡媚儿并未察觉到,就在林涛故意惹她生气的时候,已经在她身上做了些手脚。

    ……医流狂兵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