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九十二章 神秘老人
    ,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羊城开往陕西的火车上。

    林涛跟沈曼丽找到了自己的座位坐定之后,沈曼丽坐在靠窗户的位置,整理好裙摆好扭头问旁边的林涛,“我看那女人气色很差,你真放心把她一个人丢在学校?”

    “应该没事,她只要按时喝我为她准备的中药,在我回来之前不会有什么问题,这个女人性格挺孤僻的,说不定在学校住几天,被学校热闹的氛围给感染,心情能好些。”

    “你说的那个极阴之体是真的么?”

    “真的不能再真了!”

    林涛没有将自己是极阳之体的事情告诉沈曼丽,只是说了辛雨彤是极阴之体。

    “她真可伶,从小就受到非人的折磨。”

    林涛笑望着沈曼丽,说:“大嫂什么时候如此多愁善感了?不像你的性子啊!”

    沈曼丽撇撇嘴,乜了林涛一眼,随即把目光看向火车窗外,轻叹一声,幽幽地道:“以前我是高高在上的大嫂,所有人见了我都得敬着我,现在我是什么?只不过是个落魄的女人,你说我能不改变么?”

    林涛并不知道,在老乌死后,沈曼丽的钱财全被冻结之后,以前那些敬着她的人现在全都在背地里看起了她的笑话,甚至还落井下石的冷嘲热讽,沈曼丽虽然不屑于与那些小人一般见识,但是心里还是会难受。

    不过让她唯一感到庆幸的便是认识了林涛,想到这里,她忍不住又把头给转了回来,打量林涛两眼,林涛也正看着她,两人四目相对,一切尽在不言中。

    林涛主动握住了沈曼丽的素手,轻声说:“大嫂,以后有我在,你依然可以做那个高高在上的冷艳女神。”

    沈曼丽笑了,摇头说:“太累了,以后我只想平平淡淡的活着。”

    “啧啧,不得了,不得了啊!”

    两人正说着话,对面座椅突然出现了一名老者,衣着朴素,发须皆白的老者朝着林涛打量两眼,忍不住惊叹的啧啧出声。

    林涛对于老者的表现笑而不语,直接把老者归于江湖骗子一类,没打算理会。

    倒是沈曼丽听了老者的感叹,忍不住好奇的问道:“老人家,你说谁不得了啊?”

    “当然是你身边的这位小兄弟?”

    沈曼丽好笑的调侃道:“他就是个打工仔而已,能有什么了不得的?”

    老者眯着眼睛看了沈曼丽一眼,道:“女娃,想要哄骗老夫还嫩了点,看这位小兄弟的面相,虎头燕领,日月角起,伏犀贯顶,眼有定睛,凤阁插天,眉如新月,乃人中龙凤之面相也,又怎可能是打工仔?”

    “老先生,他就是打工仔!”沈曼丽故作严肃的看着老人。

    老人笑着摇头,说:“金鳞岂非池中物,一遇风云便化龙。他虽然现在还没有很大的成就,但是用不了多久,只需要一个契机,契机一到,必定一飞冲天!”

    听到这里,林涛实在是忍不住笑出声来,道:“老头,你这话听的我心里倒是挺舒坦的,可惜我没钱打赏于你。”

    “看来你还是不信呀!”老人伸手摸了摸发白的胡须,含笑的说:“我并不图你任何东西,也不认识你,所以就更没必要恭维你,若非是王侯将相的面相,忍不住多嘴几句,让我说我都懒得说。”“哦,那你说说看,我是做什么的?”林涛依旧不信,戏虐的问道。

    老人满含深意的看了林涛一眼,口吐两字:“枭雄!”

    林涛一惊,有些信服,还要再问时,老人突然又道:“不能再说咯,否则就是泄露天机,会折寿的。”

    说完,瞥了沈曼丽一眼,提醒说:“女娃,原本你命中该有一大截,不过命中有福星相助,可免去了灾难,一定要紧跟福星才可终身无忧哦!”

    “福星,谁?”沈曼丽诧异不已。

    老人看了林涛一眼,不言而喻。

    沈曼丽明白了老人的意思,若有所思,回想起前些日子被乌启华给绑架,若不是林涛及时相救,自己恐怕已经凶多吉少,这是不是就等于验证了老者所说的命中福星?

    她再看老人时,就觉得老人鹤发童颜,道骨仙风,一副高人风范,不由得心中敬畏起来。

    老人悠悠的继续说道:“你们是否要去往西安?”

    “是,我老家在西安。”沈曼丽语气温和许多,对老人也恭敬起来。

    老人笑着点头,然后把目光看向林涛,说:“小兄弟,送你一场富贵,要么?”

    “若是富贵,自然是来之不拒。只是,您口中的富贵是?”

    林涛虽然对老人依旧是将信将疑,不过世间能人异士太多,宁可信其有也不可信其无。

    老人含笑的从衣兜里掏出一张纸条,仿佛在此之前就已经算到会与林涛相遇似得,直接将纸条递给了林涛,说:“下了火车,哪里都别去,直接去这个地方。”

    说完,从座椅上站了起来,神叨叨的对林涛说:“小兄弟,你的福地在燕京,还是早些去吧,去的越早对你越有利,说不定咱们以后会在燕京再见面。”

    之后,他不等林涛开口,疾步穿过走道,下了火车,这时火车正好开动,林涛望着老者下车,眨眼的功夫便消失在了林涛的视线。

    “他……他是专门上车来找你的?”沈曼丽望着老者下车到消失,一脸的不可思议。

    林涛微微蹙眉,心中有许多疑惑不得解。

    打开纸条,上面写着西安市的一个地址,林涛拿给沈曼丽,问道:“你知道这是什么地方吗?”

    沈曼丽伸头望去,道:“西安的豪华别墅区,我怎么会不知道。只不过,那老人为什么会给你这么一个地址呢?”

    林涛沉默的摇头。

    沈曼丽说:“那咱们去还是不去?”

    林涛沉思片刻,说:“这事太蹊跷了,去看看也无妨,如果真如他所说,这是一场富贵,那我才真信了他的话!”

    ……

    就在林涛跟沈曼丽坐上火车前往西安时,羊城一栋商业大楼的地下车库内。

    一辆黑色奔驰缓缓的朝着一辆宝马越野旁边开去,稳稳当当的停在了宝马越野的旁边。

    从黑色奔驰中走出一个五十多岁的男人,整理了一下衣服后拉开那辆宝马车的车门,坐进了副驾驶位置。

    “表姨夫,怎么搞的跟地下党接头似得,有什么事情非得到这里说?”

    坐在驾驶座椅上的周晓康好笑的看着副驾驶座椅的男人,好奇的问道。

    “晓康啊,我听说这几年你跟佳丽的关系不是很和睦啊?”

    坐在副驾驶座椅上的人便是常佳丽的表姨夫,王长泰,一个蛰伏多年,想要窃取常氏集团的阴谋家。

    “哎!”

    听了王长泰的话,周晓康叹了口气,说:“表姨夫,我不瞒你说,如今我跟常佳丽的关系已经到了破裂的边缘,恐怕用不了多久,我就没资格喊你表姨夫了。”

    王长泰似笑非笑的说:“你一直兢兢业业的为你们这个家付出,佳丽也太不懂事了,你这么好的男人她还不好好珍惜,真不知道该说她什么好。不过晓康啊,你也知道佳丽的性格,一旦她决定的事情就是八匹马都拉不回来,所以即便表姨夫想帮你说话也没多大作用。”

    周晓康轻叹一声,默然无语。

    王长泰脸上露出一丝诡笑,继续说道:“晓康,你信不信,如果常佳丽跟你离婚,她不会给你一分钱,甚至会想方设法的让你净身出户!”

    “这……应该不至于吧?”

    王长泰冷笑一声,说:“你最近在外面有了别的女人吧?”

    周晓康一惊,瞠目结舌的否认道:“没……没有的事。”

    “别隐瞒了,你以为我怎么会知道,就是因为佳丽在暗中调查你和那个女人鬼混的证据,被我无意间给发现了。你说她要那些证据做什么?不就是想用来作为你婚内出轨的证据,让你净身出户!”

    周晓康听了王长泰的话,基本全信了,一脸盛怒的道:“常佳丽太狠了,这些年我没有功劳也有苦劳吧,她竟然做的如此绝,丝毫不念父亲感情,想让我净身出户。”

    王长泰见自己想要的效果已经达到,继续添油加醋的说:“佳丽本来就是个霸道的女人,只不过她就算再霸道,也是个女人啊,怎么能够如此狠心的对待自己丈夫?晓康啊,我之所以告诉你这些就是有些看不下去了,我这个人一向帮里不帮亲,这次我站在你这边。”

    “多谢表姨夫!”

    王长泰笑着摆手,压低声音说:“晓康,我可以帮你拿到一笔不菲的离婚分割财产,但前提是你得帮我一个忙!”

    “什么忙?”周晓康一脸喜色,忙问道。

    王长泰就把嘴巴凑到周晓康耳边低语几声。

    周晓康听完后惊讶的提高语调问道:“dna检验报告?谁的dna检验报告啊?”

    “这个你就不必多问了,只要你偷偷从她手里把dna检验报告给拿到手,我许给你的一定会兑现,至少可以让你从常佳丽手中分得一两亿的资产!”

    “我……我试试看。”

    “不是试试看,而是一定要拿到手,拿东西应该藏在你们家里!”王长泰眯起眼睛,沉声说道。

    周晓康看了王长泰一眼,随后咬咬牙,重重的点头说:“好,我一定想办法拿到!”

    ……

    坐了四个半小时的高铁,最终,火车渐渐的停在了世界历史名城,华夏精神故乡-------西安城。

    林涛和沈曼丽下了火车后,走出车站,在路边随手招来一辆出租车,然后报了纸条上的地址。

    林涛心中极为好奇,老者所说的一场富贵,到底和那个地方有什么关系?

    ……医流狂兵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