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九十章 辛无敌的托付
    林涛本就嫉恶如仇,秦汗青好心好意的请自己给辛无敌的女儿看病,原本就算是做善事,却被辛无敌辱骂成了专沾妇人便宜的小人了,这让林涛如何不气?又见辛无敌如悍匪般出手就要砸店,于是忍不住暴喝出声来。

    辛无敌听到身后林涛的辱骂,动作一滞,转过身去,一脸阴沉的看着林涛,冷声道:“小畜生,来得正好,省的我再去寻你!”

    “小畜生骂谁?”林涛戏虐的反问道。

    这话一语双关,如果辛无敌回答了林涛的话,那就意味着承认他自己就是那个小畜生,这种套路对于一般人来说都不会上当,可是辛无敌是那种思想极为简单的武夫,并未察觉语言中的陷阱,下意识的便道:“小畜生当然是骂你的!”

    “爸……”

    一旁的辛雨彤知道自己父亲被眼前的年轻人给戏弄了,顿时提醒一声,有些娇愤的剜了林涛一眼,表示不满。

    “哦,原来是小畜生在骂我啊。怪不得满口喷粪,原来是个小畜生,这就能理解了!”

    林涛不理会辛雨彤不满的眼神,冷笑的对着辛无敌一阵嘲讽。

    辛无敌这才回过味来,竟然被一个无耻的小子给戏弄了,顿时怒火中烧,看林涛便如看杀父仇人一般,面露愤色,骂了句‘找死’之后,举拳就朝林涛冲了过去。

    他这带着愤怒的一拳运足了内劲,脚下所踏之地纷纷龟裂开来,宛如战神一般,带着无可匹敌的气势朝林涛冲了过去。

    林涛知道辛无敌的内功恐怕高于自己,见辛无敌气势汹汹的冲了过来,便面色凝重,如临大敌般拉开了架势,原本他打算躲开辛无敌这一拳,不与他正面对抗,不过转念一想,何不趁着这个时机试探一下辛无敌的内功到底到达了一个怎么样的程度!

    “来了!”

    电光石火之间,辛无敌带着气劲的一拳已经朝林涛胸口砸来,如果这一拳正中胸口,林涛恐怕得落下一辈子的内伤病根,而他用内力压制的病魔恐怕也会如洪水猛兽般迅速袭遍全身。

    “林涛小心,他可是成名已久的内家拳宗师!”

    秦汗青脸上突变,见辛无敌悍然出手顿时惊慌不已的提醒道。

    可惜辛无敌的速度实在是太快了,如同闪电般,也就一个呼吸的功夫就到了林涛跟前,几乎跟秦汗青的提醒声同时而至。

    不过,林涛也非无能之辈,在辛无敌有了动作的时候已经摆开了架势,左脚向前迈出一步,右脚脚尖蹬地,身体前倾,右掌紧握成拳,全身的内劲运于右拳,在辛无敌的拳头轰然而至时,林涛低喝一声,不退反进的迎上了辛无敌的拳头。

    嘭!

    一声如同胸口碎大石般的闷响传来,两人拳头撞击在一起而后又迅速分开。

    辛无敌屹立于原地,脚步纹丝不动,而林涛就没有那么轻松了,与辛无敌对上一拳后,只感觉右臂发麻,拳头如钻心般疼痛,脚步一连往后退了七八步才稳住身形,饶是如此也显得有些狼狈不堪,整个右手不受控制的哆嗦起来。

    林涛强忍着吐血的冲动,体内气息紊乱却假装无事,撇嘴道:“大宗师也不过如此嘛!”

    辛无敌虽然表面上没事,心中却已经惊起了惊涛骇浪,昨天他打过林涛一拳,被林涛给避开了,当时没多在意,只以为林涛身手敏捷,也就没放在心上,却没想到他不仅动作敏捷,连内力也如此雄厚,虽然比不得自己,但在这个年龄有如此雄厚的内功,以后的修为比远超自己啊!

    因为年龄的缘故,辛无敌虽然内力深厚却因为身体老化而大不如从前,跟林涛对打一拳后他体内血液翻滚起来,气息也紊乱不顺,不过好在他经验丰富,很快就捋顺了气息。

    “小子,你让人很吃惊!”

    “彼此彼此,你的内力是我见过的所有人中第二深厚的。”

    辛无敌并不感到惊讶,能够调教出如林涛这般内功的高人,自身的修为肯定不低,不过他依然感到好奇,问道:“那么第一是教你内功的师傅么?”

    “不,是我家老爷子!”

    “报上名号!”辛无敌微微皱眉,江湖上有如此高人他应该听说过才对,莫不是友人的后代?

    林涛道:“说了你也不知道!”

    他见辛无敌脸色立马垮了下来,就知道辛无敌想歪了,就又加了一句,“不是说你孤陋寡闻,而是我家老爷子向来低调,归于深山,很少露面罢了。”

    “你年纪轻轻的,前途无量,为何要做这种无耻之事?”

    辛无敌起了惜才之心,痛心疾首的瞪着林涛质问道。

    林涛见辛无敌稍微熄火,这才放松下来,说:“你误会了,也许你女儿也误会了,所以有误解,你女儿的身体是世间罕见的极阴之体,根本不是药石医术可以救治了。”

    “既然如此,那你还说她有救?”辛无敌把心中的悲痛强加于林涛身上,虎目怒视,一眼不合便就又要动手。

    林涛可不敢再去接他第二拳,虽然使用太极十八式可以起到以柔克刚的效果,但打起来势必是双方受伤,代价太大,于是忙解释说:“我虽然用医术救不了她,但是我可以用身体!她是极阴之体,而我恰好是世间罕见的极阳之体,跟她一样,我从小受到病魔的缠身,如果不是我家老爷子用内力和药澡作辅来压制身体的病魔,我恐怕早在被体内的烈火焚身而死!”

    “真的?”

    辛无敌双眼睁大,不敢相信世间竟然这种体质。

    “我骗你做啥?”顿了顿,林涛满含深意的看了辛雨彤一眼,对辛无敌说:“以你女儿的体质,换做其他任何男人与她相交,都会被她体内的极阴之气给活活冻死!”

    辛雨彤被林涛说的苍白的脸上泛起一抹红晕来,再看林涛的时候眼神就起了变化,她心中已经相信了林涛所说的,毕竟林涛叙述的病症跟她的太吻合了,她感慨世间有如此怪异又奇特的体质,更感慨于缘分这种东西,竟然让两个同时有着特殊体质,于天南地北之间汇聚到一起,难道这些都是天意?

    “你真的没有哄骗于我?”辛无敌再次问道。

    林涛显得有些无奈,皱眉说:“我承认,你女儿确实样貌过人,但我也不是没见过美女的,至于对一个病怏怏的女人起什么歹心么?再说了,我知道你武功高超,何必冒着生命危险去沾你女儿的便宜?!”

    秦汗青插话道:“辛先生,你不信我难道还不信介绍你过来的那位中医界的老前辈吗?”

    辛无敌听了秦汗青的话这才放心戒心,知道自己因为女儿的病情而失去了理智,做了冲动的事情,心中有愧,叹了口气后对秦汗青和林涛说:“对不住二位了,这些年四处奔波的替女儿寻找名医,看见过太多假装名医的骗子,对假装名医的骗子是深恶痛疾,刚才冒犯了二位还请不要见怪,我在这里给二位赔不是了!”

    说完,两手抱掌前推,身子略弯作揖的给两人道歉。

    “事情说开就行了,我也理解你为女儿治病的心情。”秦汗青叹了口气,说:“只是你女儿的症状确实如林涛所言,非药石能治,哎,帮不了辛先生,惭愧啊!”

    林涛在一旁突然说道:“虽药物不能彻底治愈,但可以用药物来压制她体内的寒气,可以为她续上一年半载的寿命!”

    “当真?”辛无敌惊喜万分,连辛雨彤原本黯然的眼神都为之一亮,一脸希冀的看着林涛。

    林涛点头道:“当然是真的,如果你女儿在很小的时候练习内功,再加上药物的辅助,现在便能跟我一样,只要不受重大内伤,完全可以自行压制体内的毒气,寿终正寝。”

    “哎,只可惜没有真正的神医相助,我女儿没你命好,再加上我辛家的内功心法太过阳刚,不适合女孩子练习!”

    林涛正色道:“现在想要续你女儿性命,就必须掺杂一味特殊的药材,如果你能弄来,我就能够保证至少为你女儿续上一年性命,到了一年之后,如果你女儿还是不同意阴阳相交,到时候也随她意思了。”

    听到阴阳相交这个词汇,辛雨彤下意识的看了林涛一眼,见林涛也朝她看来,她脸一红,第一次对异性有了异样感觉,心跳加速,脸庞滚烫,忙把头低了下去。

    “师兄,是什么药材,说来听听,说不定我这里有呢?”秦汗青忙问道。

    林涛摇头说:“你这里没有,这种药材叫‘火阳草’,生长在极热之地的‘火洲’。”

    “火洲是哪里?”秦汗青疑惑不解的问道。

    辛无敌见识广博,替林涛回答道:“在新疆的吐鲁番,位于新疆天山东部山间盆地中,地表温度高达七十多度,当地民间流传着‘沙窝里蒸熟鸡蛋、石头上烤熟面饼’的说法。”

    “对!”林涛含笑点头,说:“这‘火阳草’生长在吐鲁番地区鄯善县城南端的库木塔格沙漠,如果想要取得‘火阳草’,就必须进入库木塔格沙漠深处。”

    “好,我马上动身!”辛无敌毫不犹豫的说道。

    林涛说:“你女儿时间不多了,你必须在一个月内赶回来,否则即便阴阳相交的方法都不管用了!”

    “就是豁出这条老命,我也会在一个月之内取得‘火阳草’赶回来。”

    “爸,我跟你一起去!”辛雨彤有些担忧的说道。

    辛无敌沉着脸,不容置疑地道:“不行,你身体太弱,经不起折腾,不能去!”

    “可是……”

    “就听你爸的话吧,你别跟着添乱了,你去了不仅帮不了他,还会成为他的负担,有你跟着一起,他一个月内铁定回不了羊城。”

    林涛打断了辛雨彤的话,如是说道。

    “好吧!”辛雨彤心中无比惭愧内疚,父亲年龄如此大了还得为了自己冒着风险去沙漠寻找药草,这些年不仅没能好好的伺候父亲,还一直成为他的拖累,每每想到这些,辛雨彤便泪如雨下。

    辛无敌见女儿眼眶湿润,也跟着红了眼眶,轻叹一声,把目光看向林涛,语气温和的说:“林涛贤侄,我不在的这段时间可不可以把我女儿托付给你?”

    “这下不害怕我沾你女儿便宜了?”林涛开玩笑的说道。

    辛无敌苦笑一声,说:“你就别再臊我了,我女儿暂时拜托于你,成么?”

    林涛看了一眼身姿苗条,长相出众的辛雨彤,有些犹豫,又见辛雨彤低泣的模样我见犹怜,心中不忍,便叹气道:“成!”

    ……医流狂兵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