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八十六章 要了我吧!
    离开柳元宗的四合院之后,林涛接到了常佳丽打来的电话。

    “晚上把护肤品公司的另外两个合伙人叫出来,咱们商议一下公司的创建和一些要注意的事项,如何?”

    常佳丽在电话那头询问道。

    林涛刚坐进车里,将安全带系好之后,笑着说:“别去外面了,要不来我姐家吧?”

    “那个叫秦晓婷的家里?”

    “是啊,没问题吧?”

    常佳丽犹豫了一下,说:“好吧,你把她家的地址发我手机上,等我下班了就直接过去。”

    林涛见常佳丽说完就要挂电话,马上抢着问道:“常姐,你父亲和常子龙不是亲生父子的事情你打算什么时候说出来?”

    说起此事,常佳丽便是一脸的唉声叹气,语气纠结的说:“我也不知道。我现在心里很矛盾,我父亲已经八十有余了,身体一直不太好,我怕把这么个残酷的事实告诉他,他会受不了,身体一下子垮掉。”

    “可是你有没有想过,如果不把事实说出来,说不定你父亲就会把常家所有的资产全交给常子龙,以你父亲如今对你的态度,这种事情他绝对做的出来,到时候恐怕他辛辛苦苦打拼了一辈子的商业帝国就被奸人图谋了!”

    “你说的这些我都明白,可是……”

    林涛打断常佳丽的话,语气严肃的说:“没有可是,从我最近接触你们家,对你们家的现状来看,形势已经很危急,如果我猜的没错,常子龙的母亲范玉珍知道形势迫在眉睫,一定会想方设法的在你父亲面前吹枕边风,让你父亲尽快把遗嘱立下来。一旦立了遗嘱,你知道后果有多严重。”

    常佳丽听了林涛的话表情变的严峻起来,说:“那你说我什么时候把真相告诉我父亲比较合适?”

    “越快越好!”林涛当机立断的说道。

    常佳丽没想到林涛如此有主见,在她印象里,林涛除了医术好之外,简直就是个不折不扣的混混流氓,但是今天林涛所表现出的沉着以及对事物的分析能力让常佳丽看到了林涛的另一面。

    难道这小子以前一直都是在装疯卖傻?

    就在常佳丽胡思乱想之际,林涛的声音再次传进了她的耳朵,“还有一件事情我必须要提醒你!”

    “啊?什么事?”常佳丽回过神来,有些茫然的问道。

    林涛说:“你仔细想想,如果这是范玉珍的阴谋,那她得精心准备多少年,才能在各个环节都不出现错误。首先,她需要在刚怀孕肚子还未显怀的时候嫁给你爸,然后顺理成章的把肚子里的孩子当成是你爸的。紧接着,她还得确保肚子里的孩子是男娃,否则想要全部继承常家的家业也是不可能的,这个环节中就存在一定的风险,如果生的是个女娃怎么办?那么唯一的办法就是再生一胎,以你爸当时的年龄,想要孩子非常艰难,所以范玉珍肯定就得借助‘外力’,说不定这个‘外力’就是真正的幕后策划人!”

    常佳丽听了林涛这一系列的推测,只感觉脑袋里面仿佛全是浆糊,吸收了好一阵子,才把林涛所说的吸收完,听完林涛的分析,常佳丽又惊又怒,咬牙切齿的娇喝道:“没想到范玉珍这个老女人如此无耻,我一定不能让他得逞!”

    “想要揪出幕后的黑手,我可以帮你把范围缩小!”

    常佳丽此时对林涛无比佩服,她在商场打拼十来年,就没遇到过林涛这种这么年轻而且思维逻辑如此清晰的年轻人,甚至他的分析让人觉得信服,仿佛像是真相一般。

    “你说!”常佳丽呼吸有些急促的说道。

    林涛含笑的说:“我先问你,你爸是怎么跟范玉珍认识的?”

    “这个……我父亲从来没有提到过。”

    林涛道:“不知道也没关系,那么我问你,你们公司有跟范玉珍年龄相仿的高层管理人员吗?”

    “当然有,不过这跟幕后黑手有什么关系?”

    林涛语气淡然的说:“你听我给你分析,能够在二十多年前知道你父亲没有儿子,还能知道你父亲因为身体的原因很难生育,这种**的事情除了你父亲最亲近的人,或者能够跟他经常接触到的,也就只有你们公司的高管了。我给你说一个范围,范玉珍现在多大年龄?”

    常佳丽忙说:“五十三岁。”

    “你们公司有五十至六十岁之间,而且工作年限超过二十年以上的高层老员工吗?”

    “有,我的表姨夫!”

    林涛心中一动,“只有你表姨夫一个人吗?”

    “是的,因为许多年轻有能力的员工喜欢跳槽,干的最久的也就六七年,这么多年下来,也就只有我表姨夫属于关系户,一直在公司混着,从公司刚刚起步他就在。”

    “是了,你表姨夫的嫌疑非常大!”

    常佳丽听到林涛的分析结果,心中有些不敢相信,平时看他表姨夫斯斯文文的,怎么也不像个腹黑精明且有手段的阴险男人。

    不过林涛所分析的又十分靠谱,让常佳丽不得不对平时老实巴交的表姨夫有所怀疑。

    “林涛,你可以确定是他吗?”

    林涛苦笑地道:“我又不是上帝,怎么能够预知事情的真相,任何猜测的事情都没有确定一说,只能说几率很大。”

    “没想到啊,竟然会是我表姨夫!”

    常佳丽在电话那头无不感慨的说道。

    林涛苦笑不已,嘱咐说:“我可没说确定是他,而且我得嘱咐你,在公司碰到他的时候千万不要露出破绽,否则如果让他有所察觉,你想要抓住他的把柄就困难了。”

    “我知道,我不会乱来的!”常佳丽恨恨的说:“如果真是他,我一定不会放过这对恶心的狗男女!”

    挂断林涛的电话之后,常佳丽在自己的办公室来回踱步一阵子,紧接着她脸色微沉,迈着步子出了办公室,朝着她表姨夫的经理办公室走去。

    咚咚咚……

    常佳丽敲响了她表姨夫王长泰办公室的房门。

    “请进!”

    里面传来王长泰温和的语调。

    如果不是林涛推测出王长泰有嫌疑,常佳丽是无论如何都不会把嫌疑人的身份锁定在这个几十年来都老实巴交的男人身上。

    常佳丽在外面调整好了面部表情,脸上露出一丝微笑,这才推开门走了进去,见王长泰正戴着眼镜盯着电脑干着什么,就笑着说:“表姨夫,都快下班了,还在忙什么呢?”

    王长泰抬起头来看了常佳丽一眼,温和的笑着说:“是佳丽啊,我这不闲的没事,想学习一下最新的公司管理运营模式吗,我这老家伙如果不跟上朝代,就被社会给淘汰咯。”

    常佳丽听到王长泰说要学习公司的运营管理,心中一动,暗自冷笑,“看来你已经迫不及待的想要接管常氏集团了,都已经开始学习运营管理了,真是卑鄙无耻,狼子野心!”

    常佳丽此时心中更加断定了林涛的猜测。

    “表姨夫,你年龄大了,别那么辛苦把身体给累垮了,公司的事情让那些年轻人去做。”

    “没事,我这个人闲不住。”

    “那好吧,我先走了,你也早点回家!”

    “好嘞,我再看一会儿就走!”

    常佳丽走出王长泰的办公室后,王长泰原本和蔼的笑意骤然消失,取而代之的是一脸的阴沉和诡异。

    ……林涛跟常佳丽通完电话之后原本打算回秦晓婷那里,车子开到马路上时,樊小军的电话突然打了过来,语气中透露着兴奋的说道:“涛哥,羊城大学以北周边的地方被我跟乌鸦全都拿下了,那些小头目们听说你的名号之后要么主动提出归顺,要么不愿意归顺的全被我跟乌鸦跟灭了,现在羊城有三分之一都是咱们的势力范围。”

    林涛最近已经放权给樊小军和乌鸦,让他们去开疆扩土,如果有搞不定的人和事他在亲自出面。

    不过以乌鸦和樊小军的身手,在这羊城他们两人联手,很少有人能够敌的过。

    “不错嘛,进度比想象中要快了许多。”林涛赞叹的说道。

    樊小军乐呵呵的说:“是啊,照着这种速度下去,顶多一个月的时间,咱们就可以统一整个羊城的黑势力了!”

    林涛怕樊小军和乌鸦得意忘形,忍不住提醒说:“你们最近搞出的动静太大,羊城其他的头目可能已经注意到你们了,说不定会秘密联系其他头目,联合起来对抗咱们,所以最近你们要小心一些,时刻保持警惕,不要被对方有机可乘了!”

    樊小军笑眯眯的说:“涛哥你放心好了,有我跟乌鸦在,那些小头目们翻不起多大的浪花。”

    林涛笑道:“成,你们自己把握好就行了,替我跟兄弟们说一声,等忙完这阵子,有过功劳的全部都有奖赏!”

    作为大哥,就应该做到赏罚分明,有功的必须得赏,这样才能保持他们的积极性,而又过的也不能不了了之,必须得重罚,才能够保证整个社团安定团结。

    这么快能够将羊城大学以北的地方全都给收拢,林涛心中也甚是高兴,提到羊城大学,林涛想起已经好几天没有联系茱丽娅,便将车子调了个头,朝着羊城大学方向开去。

    ……

    羊城大学门口。

    茱丽娅在接到林涛的电话之后兴奋不已,迅速化了个淡妆之后跑出寝室,朝着学校大门口跑去。

    一路小跑,等到学校门口时,她已经香汗淋漓,气喘吁吁了。

    林涛见到佳人靠近,忙推开车门走了出去,见佳人充满异国风情的俏脸红彤彤的,气息粗重,便心疼的责怪道:“这么热的天,你跑个啥啊!”

    茱丽娅伸手擦拭了一下鼻尖的细小汗珠,含笑的说道:“林,你几天没找我了,我想你了嘛!”

    林涛笑着说:“热坏了吧,先上车吹一下空调。”

    茱丽娅轻轻嗯了一声,跟着林涛上了车子。

    车内冷气十足,林涛递给茱丽娅一张纸巾,说:“先擦擦汗,以后别这么傻,万一中暑了咋办。”

    茱丽娅接过林涛递来的纸巾,一脸委屈的说:“谁让你好几天不来见我的,我还以为你……你不要我了呢!”

    林涛见茱丽娅一下子红了眼眶,眼泪在眼眶中打转,一副我见犹怜的小模样,顿时心疼不已,忙把她纳入怀中,温声细语的安慰道:“傻瓜,我怎么可能不要你,你这么漂亮、聪明,又体贴,多好的女人,我还怕你不要我呢,只不过最近几天事情实在是太多了,一茬接着一茬,所以没有抽出时间来,不过我可以向你保证,只要你不离开我,我一定不会主动离开你!”

    茱丽娅听了林涛的话心中感动万分,一下子紧紧的搂住了林涛的腰身,俏脸埋在他怀里,轻轻朝怀里挤了挤,声音娇媚的说道:“林,我早就已经准备好了,今天晚上你要了我吧,这样我也就安心啦!”

    ……

    ……

    ps:这个月冲击月票榜,希望读者朋友们有月票的支持一下,拜谢了!医流狂兵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