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八十五章 阴阳相交
    ,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林涛露出异样神情的望着脸色苍白却无比漂亮的新雨彤,问道:“你确定让我救你性命?”

    “确定!”

    辛雨彤美眸看向林涛,无比坚定的点头。

    林涛道:“你跟我去里屋一趟!”

    辛雨彤点点头,跟上林涛的脚步。

    辛无敌想要跟进去,林涛淡淡的说道:“除了我们两人,其他人都不能进去。”

    秦汗青赔笑的挡在辛无敌前面,笑着说:“辛先生,你放心好了,只要我师兄说了能救你女儿,就一定没问题的!”

    辛无敌看着自己女儿进了里屋,这才把视线落在秦汗青身上,好奇的说:“秦先生,我真的搞不懂,一个二十多岁的年轻人,你为什么会喊他师兄?这不是乱了辈分吗!”

    秦汗青解释说:“辛先生你有所不知,我是最近才拜入一位隐世的神医门下,而我之所以能够得到老神医的传授是因为有了林涛的引荐,所以按照江湖规矩,我喊他一声师兄不为过。”

    辛无敌若有所思的点头,说:“那位隐世神医姓甚名谁,说出来听听,说不定我认识。”

    秦汗青苦笑的摇头,说:“说来惭愧,我并不知道神医老前辈的姓名,传授我医术的是林涛,见过他老人家的也只有林涛一人。”

    “怪不得!”辛无敌一脸唏嘘的说:“神医传人,确实有狂妄的资本。”

    秦汗青笑道:“其实他算不上狂妄,相对来说还挺低调,当然前提是不要招惹他。”

    两人正闲聊着的时候,辛雨彤脸色极为难看的从屋里走了出来,表情复杂的对辛无敌说:“父亲,我们走吧,病我不治了!”

    辛无敌不解的看着辛雨彤,“好好的为什么不治啊?”

    辛雨彤脸上露出一抹红晕,随即又有些娇愤,语气僵硬的说:“我不想治了。”

    这时候林涛掀开帘子,也从里面走了出来,表情淡然的看了辛雨彤一眼,提醒道:“我刚才查过你的脉象,如果不及时治疗,你顶多还有三个月的阳寿,三个月之后,即便是大罗金仙都救不了你了。”

    辛雨彤原本挺柔和的性子,也不知道林涛在里面跟她说了些什么,导致她对林涛有些反感,语气冷淡的说:“我就是死也不会找你治疗!”

    林涛撇撇嘴,一脸的无所谓。

    “父亲,咱们走吧!”辛雨彤埋着头就朝外面走去。

    辛无敌茫然的看了辛雨彤一眼,又看了看林涛,叹了口气后忙快步追了上去。

    “怎么回事?”秦汗青也是一脸的迷惑,看向林涛问道:“她刚才不是挺渴望你救她性命吗?怎么突然就不乐意了?”

    林涛望着门口辛雨彤离开的方向,正色的说:“因为如果要救她性命,她就得付出最宝贵的东西,她不想失去她最宝贵的东西,所以放弃了。”

    秦汗青被林涛说的更加疑惑了,“还有比生命更宝贵的东西?”

    “有啊!”林涛满含深意的看了秦汗青一眼,说:“比如一个传统的女人,把贞操看的比她的命还重要!”

    “啊?”

    秦汗青惊的双目瞪大,惊疑的说:“难道你……”

    “我也不想那样!”林涛忙打断了秦汗青的话,有秦晓婷在旁边,如果话说的太透彻,被秦晓婷知道了,难免心理要吃味。“那个叫辛雨彤的女人是世间罕见的极阴体质,而恰巧我是极阳体质,所以,如果要救她性命,必须那么做!”

    秦汗青恍然大悟,惊叹不已的说:“没想到,真是没想到在我有生之年竟然能够见到如此罕见的体质,而且还是同时见到极阴极阳体质,原来世上真有这种体质的人存在,并非传说啊。”

    “不过……”秦汗青又有些疑惑,问道:“既然你是极阳体质,因为和她一样,饱受痛苦折磨才对,我怎么见你跟正常人没区别呢?”

    林涛解释说:“我从八岁发病起,老爷子就开始用尽所有的办法来压制我体内的毒火,每个月都会给我泡一次药澡,再加上这些年来修炼了身后的内力来压制毒火,只要我不受很重的内伤,体内的毒火就不会发作。”

    “原来是这样!”

    秦汗青这才彻底明白过来,心中感觉惊叹于老神医的医术通神。

    秦晓婷一直站在旁边听着两人的对话,听到什么极阴极阳体质,顿时跟听天书似得,等两人对话结束后,她好奇的问道:“什么极阴极阳体质,能不能讲的详细些?”

    秦汗青刚要开口解释,林涛怕秦晓婷知道自己体内有隐患后担心自己,便阻止了打算开口的秦汗青,对秦晓婷说:“就是比普通人体质稍微特殊一点,不过不碍事。”

    “你骗鬼呢?”

    秦晓婷一脸不信。

    林涛苦笑道:“我骗你做啥,你看我像有病的样子么?”

    “那是因为你师傅用药物给你维持着!”

    秦晓婷虽然不知道什么是极阴极阳体质,但是刚才林涛所说的其他内容她都听的懂。

    “所以啊,我现在被治好了,并没有什么大碍。”

    秦晓婷关切的看着林涛,“真没事?”

    “我骗你做啥,你看我生龙活虎的,像有事的人么?”

    “哎,那个辛雨彤真可伶,真是红颜命薄啊!”秦晓婷有些惋惜的叹气。

    林涛道:“这一切都是命,命中注定的事情无法改变。”

    ……

    出了中医馆,辛无敌迫不及待的对辛雨彤问道:“女儿,现在这里没有外人,你老实告诉我,刚才为什么那么决绝的不肯接受治疗?”

    “父亲,您就别问了!”

    辛雨彤一想起刚才林涛对她说的话,脸上就滚烫滚烫的,为苍白的脸色增添了一份美感。

    “他是不是提出了什么过分的条件?”辛无敌试探的问道。

    辛雨彤一脸羞愤的说:“父亲,别再提那个登徒子了,我就是死也不会让他给我治病!”

    “他欺负了你?”

    辛无敌一下子止住了脚步,瞪大眼睛,语调徒然提高的喝道。

    辛雨彤吓了一跳,忙摆手说:“没有没有,我只是随口说说,你们这么多人站在外面,他怎么敢去欺负我。爸,我的病症世间罕见,他可能根本救不了我,只不过是吹牛皮罢了,以后咱们再也不去找他了,至于我的病,就看天意吧!”

    “哎!”

    辛无敌深深的叹息一声,脸上露出悲伤之色。

    辛雨彤看了父亲一眼,眼神显得极为复杂,一想到林涛刚才竟然对自己说出‘阴阳结合’的谬论,心里又羞又怒,只盼以后再也不要碰见那个登徒子了。

    ……

    下午的时候,林涛去了一趟柳元宗在郊区的四合院。

    石亭中,林涛跟柳元宗相对而坐,边品尝边说事情。

    林涛把上午的所见全部叙述给了柳元宗听,柳元宗听完后感慨不已,道:“没想到世间竟有如此巧合之事,看来他女儿不愿意治病,那么最近一两天内,他一定会找我上!”

    “辛无敌很难对付!”

    林涛一想到上午辛无敌对他出的那一拳便有些心有余悸。

    一旁站着的‘黑影’听出林涛话里的意思,忍不住出声问道:“林少,你已经跟他交过手了?”

    “算不上交手吧,他对我打了一拳,比我给避开了,不过从他的拳劲来开,他的内力不在我之下。”

    柳元宗叹气道:“毕竟他修炼内功快四十年,你才十来年光景,比不上他也属正常,看来这次真有大劫难了!”

    林涛心中一直有个疑问,以柳元宗在羊城的势力,他明明可以不动声色的让官面上的人就把辛无敌给收拾了,为什么不那么做,非得等着辛无敌来找他?

    柳元宗见林涛一副欲言又止的表情,喝了口茶后说:“有什么想说的直说吧。”

    林涛苦笑一声,把心中的疑惑给说了出来。

    柳元宗听后叹气说:“三十年前是我对不起他,一时冲动,犯下了不可饶恕的罪孽,这些年我无时无刻的不再忏悔,可惜世上没有后悔药,这一次他既然来找了,我就该给他这个报仇的机会,也算是了了这一段因果吧。”

    “活到我这个岁数之后,许多以前想不透看不开的事情都渐渐想透了,开看来了,不过有一件事情我确实永远也看不开。”

    “什么事?”林涛疑惑的问道。

    柳元宗道:“若我死后,一定不能让人掘了我的坟。让我死后不得安宁。”

    “等你百年之后,我会给你找一块无人的风水宝地,将你安葬,这是我先前给你的承诺。”

    林涛正色的对柳元宗说道。

    柳元宗欣慰的点头,说:“好,你这个干儿子我没有白认,我也相信你有这个能力办到。”顿了顿,柳元宗眯着眼睛继续说:“小涛,如果这次我没能躲过灾难,死在了辛无敌的拳下,你和黑影都不许为我报仇,只需要秘密将我安葬即可,至于我名下的所以财产,全部归你支配,到时候我会把这些全都写在遗书里!”

    林涛见柳元宗开始交代后事,心中有些难过,虽然跟柳元宗接触的时间不长,但毕竟他已经是自己名誉上的父亲,如果真这么看着他死在辛无敌的拳下,林涛可能过不了心里的那一关。

    “柳老,你也不要太悲观,我会尽全力阻止辛无敌报仇,争取让你们化解矛盾,即便不能化解,也让他不再找你麻烦。”

    林涛虽然已经认柳元宗做干爹,但他还是喜欢称呼柳元宗为‘柳老’,为此柳元宗说过林涛好几次,可林涛就是不愿意喊干爹,无奈,柳元宗最后只能遂了林涛的意思。

    “难道你已经想到什么好的办法了?”

    柳元宗惊喜的望向林涛。

    林涛正色道:“只是有一个计划的雏形,不过能不能实施成功,那就得看天意和辛无敌到底有多爱他女儿了!”

    ……

    ps:月初,有月票的请投一下,谢了。医流狂兵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