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八十四章 请救我性命
    众人把目光望去,秦汗青率先开口,笑着说:“师兄,你总算来了啊,再不来辛先生要发怒了!”

    辛无敌见秦汗青喊一个二十多岁的年轻人师兄,脸上露出惊诧之色,而旁边的辛雨彤原本苍白波澜不惊的脸上也跟着露出疑惑的神情。

    “秦先生,你在逗我们父女玩么?”

    很快,辛无敌的脸色便沉了下来,他无论如何都不会相信一个年轻到恨不得可以成为秦汗青孙子的年轻人会是秦汗青的师兄,拿谁当傻子哄呢?

    “辛先生,他真是我师兄,我骗你做啥!”

    秦汗青苦笑不已,不知道该如何解释,这种事情放在任何人身上恐怕都不会相信,毕竟林涛太年轻了,说他有高超的中医水平谁会信?若不是秦汗青亲眼见过,连秦汗青都不会相信。

    “你别说了!”

    辛无敌怒火中烧,道:“姓秦的,我没想到你竟然如此无耻,拿一个小娃娃来哄骗于我,你耽误了我女儿两天的救治时间,如果我女儿有个什么三长两短,我非一把火烧了你的医馆不可!”

    说完,他一把抓起辛雨彤的手段,沉声道:“雨彤,咱们走!”

    “走吧走吧,别太把自己当回事,没有人会求着给你女儿看病!”

    林涛这个时候脸色冷了下来,冷声讽刺道。

    辛无敌听了林涛冷嘲热讽的话,脚步一下子顿住,目光锐利的盯着林涛,一字一句地道:“你说什么?”

    “好话不说第二遍!”林涛无视辛无敌能够杀人的眼神,撇嘴道:“刚才看了一下你女儿的症状,这个世上除了我,再也没有第二个人能够就她!天王老子都不行!”

    “口出狂言!”

    辛无敌冷哼一声,脚步往地上一跺,瞬间,地上的地板砖被震的龟裂开来,紧接着辛无敌伸拳就朝林涛身上砸去。

    “父亲,不要……”

    辛雨彤见辛无敌悍然出手,脸色一变,想要拦住辛无敌,可惜辛无敌速度太快,她根本就拦不住。

    她知道辛无敌的手段有多厉害,这一拳下去,对面的那个年轻人不死也得受重伤,她不希望父亲因为她的事情而迁怒于他人。

    就在辛雨彤心中悲戚时,突然,她脑海中幻想的场面并没有出现,就在自己父亲的拳头要砸到年轻人身上时,只见那年轻人身形一闪,如一道幻影般避开了辛无敌如砂锅般的大拳头。

    咦?

    辛无敌微感震惊,一拳落空后把目光看向林涛,见林涛神情不变,心中暗叹好身手。

    而林涛表面上看虽然面色如常,可心中已经惊涛骇浪了,刚才他能够清晰的感受到辛无敌打出的那一拳有多厉害,拳头中夹杂了很霸道的气劲,如果那一拳结实的砸在自己身上,恐怕以自己自身的内力护身也避免不了要受重创。

    羊城什么时候出现这种绝顶高手了?

    这还是林涛第一次碰到真正的内家拳高手。

    秦晓婷端着茶水从屋里出来,正好看到辛无敌出拳的场景,吓的她花容失色,杯子一下子落在了地上,忙快步冲了上去,等到林涛躲过辛无敌一拳,后走近关切的询问道:“林涛,你没事吧?”

    “没事。”林涛朝秦晓婷安慰的笑了笑,低声说:“这老头脾气还真火爆。”

    秦晓婷俏脸沉了下来,盯着辛无敌说:“老先生,你不治病就不治病,动什么手啊!”

    辛无敌正要开口,辛雨彤旁挡在了辛无敌前面,脸上带着歉意的说:“真是抱歉,我父亲也是太关心我,才一时冲动了。”说着,她把目光看向林涛再次道歉,“对不起,先生!”

    林涛见辛雨彤态度诚恳,也不好继续怪罪,摆摆手说:“你们走吧。”

    辛雨彤表情有些疑虑的顿了顿,随即拿美眸看了林涛一眼,小声问道:“你刚才说的是真话?”

    林涛一愣,“什么?”

    辛雨彤轻声道:“你刚才说世上除了你,再也没有第二个人能治我的病!”

    “是又如何,你跟你父亲不是不相信我吗。你们大可以走便是了,你的死活于我无关,虽说医者父母心,但我没有义务去求着给不相信我的人治病。”

    “雨彤,别跟他废话,咱们走!”

    辛无敌无论如何都不会相信林涛有能够治自己女儿病的本事,拉着辛雨彤的手就要离开。

    “父亲,等一下!”

    辛雨彤第一次违逆她父亲的意思,说:“我想试试。”

    “雨彤,你傻啊,这家伙还没有你的年龄大,一看就是个乳臭未干,他能治你的病除非太阳打西边出来。”

    秦汗青这个时候走到了林涛跟前,低声说:“要不你给他们露一手?”

    林涛没好气的说:“露什么露,我又不是街边玩杂耍的,他们爱信不信,我又不求着他们治病!”

    秦汗青压低声音继续说:“可是那位辛先生在江湖中有很高的声望,是一位成名已久的拳法大宗师,若帮他这个忙,让他欠你一个人情也是好的啊!”

    “等等……”

    林涛目光突然一凝,将秦汗青拉到了一旁,低声问道:“你说他姓什么来着?”

    “姓辛啊,怎么了?”

    “叫辛什么?”

    “辛无敌!”

    “还真是他!”林涛呼吸变的粗重起来,暗叹这个世界实在是太小了,辛无敌这个名字林涛听说过,而且不止一次听他义父柳元宗提及,他们两人的恩怨可以说是不死不休。

    柳元宗三十年前曾是辛无敌父亲的徒弟,因为辛父不愿意交柳元宗辛家的内功拳法,导致柳元宗心生怨恨,趁着辛无敌和他父亲外出参加比武时,偷偷潜入辛家,把辛无敌的媳妇给祸害了,随后怕辛家父子报复,便迅速逃离,从此隐姓埋名。

    这一晃就是三十年过去,如今辛无敌找到了羊城,一是为了给女儿治病,二便是为了来找柳元宗复仇。

    林涛知道辛无敌和柳元宗的恩怨,这个时候就不敢轻举妄动了,打算待会儿偷偷的把这事告诉柳元宗,看柳元宗作何打算。

    “林涛,你咋了?”

    见林涛仿佛魔障了一般,秦汗青疑惑的询问道。林涛回过神来,摇摇头说:“没事儿,不过我挺好奇的,他是怎么找到你这里来的?”

    秦汗青直言不讳的说:“是一位中医老前辈指点他们父女过来的。这不,你教了我针灸术吗,这种针灸术可是上百年都没有再出现过,所以那我老前辈以为我可以治辛无敌女儿的病症,便让他们来找我治病。”

    “怎么,有问题吗?”秦汗青见林涛一直在打听辛无敌的事情,便感觉林涛似乎知道点什么。

    “没事,我随便问问。”

    林涛没有和秦汗青多说,重新走回到辛无敌身边,出声道:“既然你是江湖上德高望重的老前辈,我敬你三分,刚才的事情既往不咎,我说我可以救你女儿的命,你从主观上判断,觉得我年轻不靠谱,这我可以理解,不过,你可以分析一下,就我刚才躲避你的那一拳,是普通年轻人可以做到的吗?”

    “虽然你躲过了我的一拳,但这也无法证明你就能治我女儿的病,我不可能把自己女儿的性命交给你这么一个乳臭未干的小毛孩。”

    林涛:“……”

    秦晓婷在一旁听了气的直翻白眼,拉住林涛说:“别管他们了,你已经做到仁至义尽了,他们不信你是他们的事情,咱们没必要上赶着去被他们治病。”

    “秦姐,这位大姐得的病如果我没看错的话,世间罕见,除了我有几率能够救治她以外,世上恐怕再也没人能治她了,一旦她迈出这个房门,就等于放弃了生命,这不是儿戏,我得跟她说清楚!”

    秦晓婷没想到眼前这个相貌美丽的女人得了如此重病,心中稍微软化了些,有些同情辛雨彤了。

    辛无敌心思一动,沉声问道:“那我且问你,我女儿得的是什么病?”

    林涛满含信心的笑道:“恐怕即便我说出来你也未必听过这种症状,当今世上,除了我家老爷子和我以外,再无第三人知道这种病症了。”

    顿了顿,林涛继续说:“我倒是可以大致的说一下你女儿的身体症状,她身体属阴,身子常年冰冷,即便是大夏天,也犹如置身寒天雪地之中,而且气息虚弱,脉象紊乱,食欲不振,如果我猜的没错的话,辛先生这些年恐怕是渡了不少内力给你女儿,才暂时保住了她的性命吧?”

    等林涛把话说完的时候,辛无敌和辛雨彤全都变的目瞪口呆。

    全中!

    林涛所说的症状无一遗露,全部说中。

    “你……你真能治我女儿的病?”

    辛无敌呼吸变的急促起来,一脸激动的问道。

    林涛表情淡然的说:“还是那句话,信不信在你,该说的我已经说了,如果不信,你们现在转身就可以离开,如果我再留你们我就不是娘生的!”

    “林先生,求你救我性命!”

    辛无敌还未开口,辛雨彤已经红着眼眶,声音中带着祈求的语调说道。

    她不怕死,但却害怕死后留父亲一个人孤零零的在世上,所以如果有机会能够活下来,她不想放弃。

    ……医流狂兵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