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八十二章 婚内出轨
    听到外面传来关门声,知道李乐杰已经离开了,李婉茹再也坚持不住,从喉咙里发出极为诱人的低吟声。

    “你……你快松手,你这个流氓!”

    李婉茹伸手去推林涛,却因为被林涛给撩拨的已经浑身酸软,根本就推不动他了。

    林涛依旧保持着搂抱她的姿势,一只手放到她双腿之间最不可侵犯的位置,边轻轻磨蹭边把嘴巴凑到她耳边,问道:“老实交代,刚才你哥说的李虎是什么人?”

    李婉茹媚眼如丝,红唇微微轻启,低声喘息着,听了林涛的话,她娇媚的低声说:“他跟我哥还有我是……是从小的玩伴,现在在部队当兵。”

    李婉茹脑袋已经开始有些混乱了,说话断断续续,双手紧紧的抓住了林涛的胳膊,极力的压制着自己的**。

    “他是不是短寸头,一米八左右?穿着一身迷彩装?”

    “咦?”

    李婉茹听了林涛的问话,惊疑一声,好奇的扭过头问道:“你怎么知道?”

    “果然是他!”林涛心里有些纳闷,下去的时候陈淼不是已经将他和组织部长的儿子赵岩给抓住了吗。这才也不到几个小时的功夫,就被放出来,而且约了李婉茹的大哥去喝酒?

    “说话呀,你怎么知道他?”

    李婉茹见林涛半天不吭声,忍不住再次问道。

    林涛回过神来,打算晚点再询问陈淼,见李婉茹一脸好奇便笑了起来,打趣道:“我是你肚子里的蛔虫,我当然知道!”

    “去,恶心!”李婉茹嫌恶的推了林涛一把。

    林涛顺势松开了李婉茹,他手刚刚松开,李婉茹没想到林涛会松手,腿脚一软,娇呼一声就朝地上倒去。

    幸亏林涛眼疾手快,又重新一把拦腰搂住了她。

    “没劲了?”林涛坏笑的调侃道。

    李婉茹脸一红,瞪了林涛一眼,“都是你害的,还有脸说呢。”

    “你哥哥说的对,他各方面条件都很不错,你为什么不答应他的追求?”

    李婉茹见林涛重新提及这个话题,便美眸望向他,问道:“你是不是很想让我答应他,这样你就可以摆脱我了?!”

    “靠,怎么可能!”林涛骂咧一声,伸手就朝李婉茹短裤包裹着的翘臀拍去,“我特么又不是个傻子,凭啥把你往他那边推?这事只有脑残才干的出来!”

    “不过我挺好奇的,他各方面都很优秀,又挺喜欢你,将来一定会对你不错,你为什么对他不感兴趣?”

    李婉茹翻了个白眼,说:“我犯贱行了吗!”

    “就好我这口?”林涛得意的问道。

    李婉茹撇嘴说:“心里这会儿是不是乐开花了?”

    “何止是乐开花了,乐的我都想打你屁股了!”

    “流氓!”

    “你不就喜欢我打你屁股吗!”

    “你才喜欢呢,我……呜呜……”

    李婉茹话还没说完,就被林涛给堵住了嘴巴,嘴里发出一阵嘤咛的呜咽声。

    ……

    某高档住宅楼内。

    夜半时分,常佳丽穿着一件性感的丝质睡袍,手里端着一杯红酒,目光怔怔的望着落地窗外的霓虹灯光,情绪有些复杂和低落。

    最近她遇到了太多事情,首先是发现了自己丈夫有出轨嫌疑,紧接着林涛又帮她查出了常子龙并非是她父亲亲儿子的事实。她内心很纠结,原本这种结果是她最为满意的,如果常子龙不是父亲有血缘关系的儿子,那么整个常氏集团以后可能就都是她的,但她得到真相的时候并没有预期的那么开心,她不知道如果把真相告诉她父亲,她父亲是否接受得了,身体抗不抗的住。

    她心中有些冲动,想给林涛打个电话,排解一下心中的郁闷之前,可是想想这会儿已经太晚了,怕打扰到林涛休息,终究还是把心里的想法给否掉了。

    转念一想,她心中有些吃惊和复杂,为什么如今自己心中苦闷的时候第一个想要找的会是林涛?

    他可是比自己小了十几岁呀,自己难道真对他有了……

    一想到这些,常佳丽不敢继续往下想了。

    这时,房门突然被人从外面打开。

    他丈夫周晓康轻手轻脚的从外面走进了屋内,犹豫没有开灯的缘故,客厅显的黑黢黢的,他并未发现站在落地窗前的常佳丽。

    脚步小心的朝着洗手间方向走去。

    “回来了?”

    常佳丽没有回头,目光依旧看着窗外的霓虹,语气淡漠的问道。

    周晓康被这突如其来的声音给吓了一条,身子猛的一僵,紧接着反应过来,站直了身子,有些心虚的朝站在落地窗前的常佳丽看去,讪讪的问道:“还没睡呢?”

    常佳丽不答反问道:“去哪了?这么晚才回来。”

    周晓康干咳一声,挤出笑说:“傍晚那会儿不是发信息告诉你了吗,同学聚会。”

    “最近你们同学聚会有些频繁啊!”

    “不是你说让我别老待在家里,得经常跟同学们聚聚吗。”

    “我是说过!”常佳丽突然转过身去,目光直视周晓康,“这话我是说过,但你真的是在跟同学聚会么?”

    周晓康硬着脖子说:“除了跟同学我还能跟谁?这么多年照顾这个家,连最基本的朋友都没有了,你现在是在怀疑我么?”

    “当初我并没有让你放弃你自己的事业来做家庭煮夫,是你自己一意孤行,能怪谁?”

    “常佳丽,你这么说还有没有良心?!”

    常佳丽目光冷漠的看着周晓康,沉声道:“最近事情很多,我没有精力跟你吵架,我只想提醒你一声,不要忘了自己是谁,也别以为什么事情都天衣无缝,若要人不知除非己莫为。”

    “我问心无愧!”

    周晓康刚转身准备朝洗手间方向走,常佳丽语气冰冷的说:“以后回来前把身上的香水味给清理干净,我闻着恶心!”

    周晓康心中一紧,脚步顿了顿,最终没再继续说下去,迈着步子朝洗手间走去。

    刚结婚的时候周晓康挺老实的,没想到这么些年把他养着,倒把他的脾气给养起来了,而且胆子也大了很多,竟敢明目张胆的在外面鬼混了。

    常佳丽在周晓康面前一直比较强势,容不得周晓康反驳她的意思,想到刚才周晓康对自己的态度,常佳丽气愤的只喘粗气,胸口一阵上下起伏,颤颤巍巍的。

    “不能再这么容忍他放肆下去了!”常佳丽低声自语一句,打算最近冻结周晓康的信用卡,让他没法花钱去外面找女人鬼混。

    于此同时,她心中有了一个跟周晓康分道扬镳的计划。

    ……

    次日清晨,天蒙蒙亮的时候,林涛突然感觉鼻尖痒痒的,忍不住打了个喷嚏,伴随着一声娇呼,林涛迷茫的睁开眼睛,就见光着膀子的李婉茹正擦拭着脸上的口水,愤愤地道:“林涛,你故意的吧!”

    林涛揉了揉鼻子,没好气的笑道:“这能怪我?谁让你一大早就折腾我来着。”

    “哼,你还有脸说我折腾你,是谁昨天晚上无耻的让我干那种事情,都快把我给恶心死啦!”

    “呃……”林涛听李婉茹这么一说,顿时无比心虚起来,讪讪的干笑一声。

    “笑你奶奶个鸡大腿呀!”李婉茹气愤的朝林涛腰间掐了一把,一脸嫌恶的说:“我这小半辈子连一个男人的嘴都没亲过,却被你强迫的给……含了那里,更无耻的是,你竟然把……”

    一想到昨天晚上林涛喷薄到她嘴里的那玩意,她便有种想要呕吐的感觉。

    林涛被李婉茹说的老脸滚烫,悻悻的说:“我可没强迫你啊,别无赖我。”

    李婉茹气的一把揪住了林涛的耳朵,“你要不要脸?昨天是谁死死的压着我,把那恶心的玩意往我嘴里塞?”

    “咳咳……那你最后不也顺从了吗,而且别说,你学起来还真快,很快就学会了吹箫的要领!”

    “滚!”李婉茹气愤的骂了一句,觉得不解恨,一把抓起林涛的手臂,狠狠的朝他手臂咬了下去。

    嘶!

    林涛被李婉茹用力的一咬疼的倒吸一口凉气,“疼,我擦,快……快松开,再咬肉都要掉了!”

    “咬死你个混蛋!”

    李婉茹嘴里感觉到腥涩的味道,这才松嘴,见林涛的手臂被自己给咬出痕迹极深的两排牙印,并伴随着有些血液冒出,顿时把自己都给吓了一跳,有些心虚的朝林涛望去。

    林涛疼了好一阵子才缓过劲来,无奈的瞪了李婉茹一眼,道:“你也太狠心了吧,再咬下去一块肉就真被你给咬下来了。”

    李婉茹刚才挺生气,所以下嘴的时候太重了,这会儿见林涛被咬这么惨,心中有些心疼,又有些心虚,讪讪的说:“谁让你故意气我来着,你别动啊,我去拿药酒给你抹一下。”

    林涛苦笑道:“抹什么都没用了,看来注定是要留下痕迹的。”

    李婉茹刚走下床去,听了林涛的话,她得意的笑了起来,挑眉说:“这样更好,让你时刻长记性,看到伤疤的时候就想起我,这样一来你就不敢惹我啦!”

    “你丫的跟谁学的这一套?看我不把你屁股给打肿!”

    林涛见李婉茹一副得意洋洋的模样,顿时好气又好笑,掀开被子就朝她扑了过去。

    ……

    ……医流狂兵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