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七十九章 见大领导
    沈曼丽是个聪明的女人,知道这种场合她去绝对不合适,于是拒绝了跟林涛一起去赴宴。

    其实林涛也不是真心实意的邀请沈曼丽一起去,毕竟在李瑞明看来,知道那件事情的人越少约好,他如果自私把沈曼丽带过去,肯定会引起李瑞明的不满。

    林涛刚才之所以提及让沈曼丽跟着一起去,是怕沈曼丽怪责自己,吃完了丢下自己,抹嘴就跑。

    如果沈曼丽答应了跟林涛一起去赴宴,林涛恐怕还真不知道该如何是好了。

    “大嫂,时间来不及啦,那我就不送你回去了。”

    沈曼丽妩媚的乜了林涛一眼,吴侬软语的说:“知道了,对待这种场合,你一定要谨言慎行,不能再像平时那样满嘴跑火车了。”

    “我啥时候满嘴跑火车了?”林涛失笑的问道。

    “你自己心里清楚!”

    沈曼丽不屑的撇撇嘴,懒得再跟林涛废话,推开车门走了出去,直接在路边招来一辆出租车坐了进去。

    等到出租车离开之后,林涛才启动车子,朝着目的地赶去。

    艳阳国际大酒店几乎算得上是羊城最好的酒店了。

    林涛把车子停在艳阳国际大酒店门口时,随处可见的全都是一些豪华汽车,整栋楼看上去气势磅礴,金碧辉煌,大门口铺设了红地毯,门口站着几名身穿旗袍的高挑迎宾,气质非常不错。

    林涛刚把车子停好,张蕙兰的电话便打了进来。

    “林涛,来了没呀?”

    林涛笑道:“张姐,我到酒店楼下了,你们在哪个包厢?”

    “翠云阁。”张蕙兰报出包厢名称,然后接着说:“你别急,李书记刚开完会,正朝这边赶呢。”

    “好的,我这就过来。”

    挂断张蕙兰的电话之后,林涛在女迎宾的带领下来到了翠云阁。

    推开包厢的门,张蕙兰正坐在高档的沙发上泡着茶水,见到林涛进来,于是笑着起身道:“林涛来啦。”

    “张姐,让你久等了吧?”

    张蕙兰笑道:“我也刚来不久。”

    说着,将茶水递给林涛,然后指着沙发让林涛坐下。

    “李书记这么忙,何必还要来宴请我呢。”

    张蕙兰满含深意的看着林涛,说:“好不夸张的话,他不见你一面,寝食难安。”

    “有这么夸张?”

    “我好像跟你说过吧,他如今正在和一名常务副省长竞争省长的位置,不能有意思把柄落入他人手中,而你就是一个有他把柄的人,你觉得他能对你不闻不问吗?”

    林涛喝了口茶,苦笑的说:“这事如果放在古代,恐怕得被人给灭口吧?”

    张蕙兰抿嘴一笑,道:“现如今丧心病狂的人也多,杀人灭口的事情太常见了,不过你放心,李书记不是那种人。”

    林涛笑道:“我当然放心,有张姐您在他耳边吹枕头风,我自然相安无事。”

    饶是张蕙兰已经接近四十好几岁了,再被林涛一阵调侃后,也不自然的脸红了一下,无奈的笑着摇头。

    “对了,那天在婉茹家我忘记问你,你现在跟婉茹真的只是普通朋友关系么?”张蕙兰转移话题的对林涛问道。

    林涛笑着说:“暂时还是朋友关系,不过以后 是不是普通朋友关系就不得而知了。”

    “婉茹是我看着长大的,虽然有时候性格有些泼辣了些,但她是个性子耿直的好姑娘,如果你真想跟她进一步发展,我希望你不要对她三心二意,否则我这个当姑姑的第一个饶不了你。”

    “张姐,我看着像三心二意的人么?”林涛一脸醒悟的问道。

    张蕙兰抿嘴一笑,半开玩笑半认真的说:“反正你看着不像老实人。”

    林涛:“……”

    两人说着话的时候,张蕙兰电话响了起来,朝林涛使了个眼色之后接通,对方说了句什么,张蕙兰看了林涛一眼,对电话里的人说:“已经到了,你走到什么地方了?”

    “好,那我就先点菜了!”

    挂断电话,张蕙兰笑着说:“是李书记,他马上就到,让咱们先点菜。”

    唤来服务员,张蕙兰一口气点了十来道菜,林涛忙说:“张姐,别再点了,就咱们三个人,吃完了就浪费了。”

    张蕙兰这才将菜单递还给服务员,笑着问林涛,“你想喝什么酒?”

    “开着车呢,要不啤酒?”

    张蕙兰抿嘴笑着说:“李书记不爱喝啤酒,喜欢白酒,要不你陪他喝点白的?至于车子,要么叫个代驾,要么明天再过来开,如何?”

    “好,白酒就白酒。”

    酒菜上到一半的时候,包厢的门被人从外面推开,一个三十多岁的中年人站在门口,紧接着从外面走进来一名五十出头的男人,身材高大,一脸的严肃,迈着沉稳的脚步从外面走了进来。

    “李书记来啦。”

    张蕙兰跟林涛见李瑞明走了进来,同时从座椅上站了起来,笑着打招呼。

    “李书记,你好!”

    林涛主动迎上李瑞明,李瑞明严肃古板的脸上这才露出意思笑意,跟林涛握手,语气和蔼的说:“林先生,咱们又见面了。”

    林涛含蓄的笑着点头,不知道如何去接话,毕竟两人第一次见面的场景非常尴尬。

    那时候李瑞明马上风,光着身子躺在床上,进气多出气少。与此刻的容光焕发,宛如两人。

    “轻请入座!”

    李瑞明邀请林涛坐下之后,随身坐在了林涛身边,紧接着刚才那名三十多岁的男人主动过来给李瑞明、林涛以及张蕙兰倒酒。

    李瑞明介绍说:“林先生,这位是我的秘书,田宁骅。”

    林涛忙主动跟田宁骅握手打招呼,“田哥你好,小弟免贵姓林,单名一个涛字。”

    林涛知道,田宁骅虽然只是一个秘书,但是却不敢小看了这么一个秘书,那可是政法委书记身边最信任的红人,恐怕在整个官场上,除了那些市委常委以外,再没什么人敢不对田宁骅不敬的了。

    田宁骅既然能够做李瑞明的秘书,在为人处世方面自然做的滴水不漏,只见他脸上露出温和让人觉得舒服的笑意,轻轻跟林涛握了一下手,之后笑着说:“林涛先生,久仰你的大名,以后还请多多关照啊!”

    一个大秘书,让自己这么一个平头老百姓关照,这明显是客气话,林涛自然不会当真,谦虚的笑了笑,说:“田哥客气了,小弟哪有什么本事,应该是您关照小弟才对。”

    李瑞明在一旁插话说:“小田,要不你坐下一起吃吧?”

    田宁骅是多么精明的一个人,尤其是会揣摩李瑞明的心思,他见李瑞明说,‘要不’两字,就知道李瑞明在跟他客气,并非真想让他坐下吃饭。

    于是含笑的说:“不了,李书记,我在外面随便吃点就行了,您有什么事情随时吩咐我。”

    李瑞明点头道:“那成,你先去吃饭吧,走的时候我给你打电话。”

    田宁骅笑着答应一声,然后又朝林涛和张蕙兰笑了笑,这才静悄悄的退出包厢。

    等到田宁骅离开之后,包厢之中只剩下他们三人,李瑞明率先端起了酒杯,对林涛说道:“林先生,在吃饭前我得先敬你一杯酒,如果上次不是你及时救治于我,恐怕今天我也就没机会坐在这里跟你喝酒了。”

    林涛忙端起酒杯,谦虚的说道:“李书记你太客气了,你也就是举手之劳,你必须挂在心上,患者任何医生遇到这种事情,都会主动施救的!”

    “那可不一定,如今的社会太浮躁,尤其是网络发达的现在,网上经常爆料各种老年人碰瓷的事情,大家现在连摔倒在路边的老人都不敢扶了,还有几个人敢去冒风险的救人啊!”

    张蕙兰笑着点头说:“是啊,林涛,你就别谦虚了,李书记这次确实欠了你的一个大人情。”

    林涛笑了笑,没有开口说话。

    李瑞明盯着林涛看了一眼,一口将杯中的酒饮尽,旋即放下就被,满含深意的说道:“林先生如今在哪里高就啊?”

    林涛跟着将酒杯里的酒喝完,主动替李瑞明倒上酒,随后说道:“最近打算投资做点小生意。”

    “哦?”李瑞明好奇的问道:“你不是个医生吗?怎么本职工作不干了,想着做生意,是工作不顺心吗?”

    “不是,我是个中医,也没有行医执照,找不了这方面的工作,所以打算投资做点小本买卖。”

    李瑞明若有所思的点头,随后含笑的说:“想不想进市中心医院?”

    林涛听李瑞明这么一说,立马就反应过来,看来他为了‘报答’自己的救命之恩,开始给自己许诺好处了。

    不过这酒才刚刚开始喝,李瑞明就进入主题的速度也太快了吧?

    按理说,正常情况下,大家应该先聊聊家常,套套近乎,再慢慢的进入正题,可李瑞明却不同,性子似乎比较急切。

    见林涛愣在那里没有回答自己,李瑞明紧接着继续说:“以林先生的医术,进市中心医院的中医科室完全没问题,如果你想进,我给你安排,如何?”

    林涛回过神来,苦笑的摇头,说:“李书记的好意我心领了,不过我这个人自由散漫惯了,让我去坐班还真不习惯。”

    见林涛婉拒了自己的好意,李瑞明脸色迅速拉拢下来。

    一旁的张蕙兰一脸焦急的忙偷偷对林涛使眼色,暗叹,“这个林涛怎么回事,上次千叮咛万嘱咐的,让他不要拒绝李瑞明的报恩,他怎么就是不听呢?”

    ……医流狂兵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