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七十八章 寻医
    秦汗青的医术原本在这羊城算不得多好,也就是能够治疗一下普通的病症,伤风感冒、跌打接骨之类的,可是自从遇到林涛,学会针灸术之后,秦汗青仿佛打开了新世界的大门,整个人如同醍醐灌顶,一下子对中医有了新的领悟。

    前些日子因为用中医治疗好了几例疑难杂症患者,而声名鹊起,在中医界渐渐有些名气,甚至有些老中医将秦汗青传的神乎其神。

    辛无敌便是闻声而来。

    辛无敌的老婆在生下辛雨彤没多久就上吊自尽,其中的内幕只有辛无敌知道,辛雨彤从小失去母亲,所以辛无敌一直把辛雨彤当掌上明珠给捧着。

    在辛雨彤十二岁的时候,突然得了一种怪病,身体寒冷如冰,整个人一下子就没了精气神,身体渐渐的虚弱起来,时不时的各种大病小灾全赶上了,这种病辛无敌请过许多专家名医诊断过后都无计可施,即便在大夏天,高温三四十度的情况下,遇到病发情况,辛雨彤身子依然冷的瑟瑟发抖。

    原本许多专家名医已经给辛雨彤判了死刑,她这种病实属罕见,而且症状稀奇古怪,对身体的损害极大,诊断结果是辛雨彤恐怕顶多还有十余年的性命。

    如今辛雨彤已经年过三十,差不多过去十八年了,这十八年的时间里,一直是靠着辛无敌给辛雨彤输送内力,来维持她体内的正常温度,否则她恐怕早已经不在人世。

    最近辛无敌在给辛雨彤输送内力的时候发现效果越来越差了,根本没法再去克制辛雨彤体内的病魔,偶然在一位中医友人那里得知羊城有一个叫秦汗青的中医能够治疗疑难杂症,所以辛无敌这才带着女儿提前来了羊城。

    此时,秦汗青正在为一个换了头疼病的患者施针,见门口来了两人,他只是淡淡的瞥了一眼,随即目光收了回去,继续认真的扎针。

    十分钟后,施针结束,秦汗青将银针给收了回去,见那两人走进了医馆,正要开口时,无意间瞥见老者身边的漂亮女人,不由得微微一怔,见她脸色苍白,紧接四十度高温的情况下穿着一件牛仔外套瑟瑟发抖,顿时惊诧不已。

    “敢问先生是否姓秦?”

    辛无敌一身长褂,衣着朴素,说话的时候语气中气十足。

    秦汗青从惊诧中回过神来,点头说:“鄙人姓秦,敢问……”

    “秦先生,我是山西药师秦奎介绍来的,姓辛。”

    秦汗青一脸恍然大悟,忙含笑的招呼两人进屋,嘴里说道:“原来是辛先生,秦药师在你来之前已经把你女儿的病症大致的跟我讲过,快先请里面坐。”

    辛无敌跟在秦汗青身上,表情凝重,语气急切的说道:“敢问先生可有医治之法?”

    秦汗青领着辛无敌和辛雨彤进了医馆里屋,旋即给两人各自倒上一杯茶,之后才说:“辛先生先别急,待我诊断过后再说。”

    说着,他把目光看向脸色苍白的辛雨彤,仔细盯着她的脸看了两眼,吩咐说:“烦请姑娘伸出左手。”

    辛雨彤温顺的点头,缓缓伸出了白皙的左手,秦汗青将手搭在了她的经脉左寸,感受一阵,紧接着手指向左寸上移几分……

    又用相同的方式将手搭在辛雨彤的右手经脉处,仔细把脉一阵子,脸色渐渐的便的难看起来。

    左寸可候,心与膻中。右寸可候,肺与胸中。

    左关可候,肝胆与膈。右关可候,脾与胃。

    左尺可候,肾与小腹。右尺可候,肾与小腹。

    秦汗青基本上将辛雨彤的心肝脾肺肾全都检查了一遍,见她身体的症状良好,并无什么病状显示,但是身体却寒彻如冰,得到这种诊断结果,让他既震惊又诧异。

    果然和秦药师所述并无二样啊!

    “秦先生,如何?”

    见秦汗青将手给缩了回去,辛无敌有些急切的询问道。

    “哎!”

    秦汗青忍不住轻叹一声,说:“我行医几十年了,还从来没有见过如此奇怪的病症,真是太稀奇了,辛先生,抱歉,可能要让你失望了,我……”

    辛无敌脸色一下子变的苍白,仿佛瞬间又老了十岁,他伸手打断了秦汗青的话,不想让女儿失望,起身就对辛雨彤说:“雨彤,咱们走吧!”

    辛雨彤其实早已经不抱希望了,所以心里并没有多少失望,她从椅子上站了起来,朝秦汗青点点头笑了笑,算是告辞,紧接着跟随辛无敌的脚步出了里屋。

    秦汗青赶紧追了出去,喊道:“等一下!”

    辛无敌疑惑的转身看着秦汗青。

    秦汗青正色的说:“虽然我对这个病症束手无策,但是兴许我师兄有治疗之法。”

    辛无敌原本颓废的神情一下子又变得激动起来,忙上前几步,握住秦汗青的胳膊,问道:“那敢问秦先生,你师兄在何处?”

    “就在羊城!”

    “啊,太好了!”辛无敌一脸兴奋,“能否现在请你师兄过来一趟?或者,我们去找他也行。”

    秦汗青说:“你先别着急,我这就给我师兄打电话,看看他这会儿有没有空。”

    “好!”

    秦汗青走到柜台前拿起手机拨了一个号码。

    此时,林涛已经在新屋的厕所将沈曼丽给狠狠的‘惩罚’了一顿,沈曼丽得到林涛的滋润之后,原本就俏脸无比的脸庞更加面如桃花般艳丽。

    她伸手整理着衣服,见林涛一脸的得意之色,表情故作恨恨地道:“以后再敢这么野蛮的对我,你知道后果是什么。”

    林涛此刻心情极为舒畅,知道沈曼丽不是真生气,乐呵呵的一把搂住了沈曼丽的柳腰,嘴巴凑到她耳垂边上,呵着热气的轻松问道:“大嫂,后果是什么啊?”

    沈曼丽敏感的躲避了一下,轻轻推了林涛一把,说:“离我远点。”

    这时,林涛身上的手机响了起来,于是松开了沈曼丽,掏出手机,见是秦汗青打来的,暗衬,这老头这会儿给我打电话做啥?

    他刚接通,电话那头的秦汗青便忙问道:“师兄,你这会儿有时间吗?”

    林涛每次听到秦汗青喊自己师兄都感觉无比别扭,一个五六十岁的老头喊自己这么个二十多岁的年轻人师兄,实在是别扭的很。

    不过他提醒过秦汗青无数次了,可秦汗青就是不肯改变叫法,时间长了,林涛也就随他了。

    “有事?”无奈的问道。

    秦汗青道:“我这边来了一个病症非常奇怪的病人,你如果有时间的话过来帮忙诊断一下。”

    林涛抬手看了一下腕表,见已经六点多钟,离跟李瑞明书记的晚宴还有一个小时,根本没法赶过去,于是问道:“是要命的病不?”

    秦汗青一愣,随即说道:“挺严重的,不过暂时还没有性命之忧。”

    “那就等等,我晚上得赴个约。”

    “不能改个时间赴约吗?”秦汗青也挺急切的想要知道辛雨彤得的是什么病状。

    “你这老头。”林涛苦笑道:“你以为我是去跟女孩子约会呢,想随便取消就随便取消吗。又不是什么立马要命的绝症,急什么,明天再说吧。”

    秦汗青叹气道:“那你就在明天?”

    “嗯,明天下午吧。”

    “好,那我跟患者说一声。”

    挂断林涛的电话之后,把目光看向一脸希冀的辛无敌,说:“辛先生,我师兄今晚有事,约了明天下午会诊,你看行么?”

    十几年都等了,也不急在一时,辛无敌点了点头,随即,心中有些疑虑,便试探的问道:“秦先生,你师兄跟你比,如何?”

    秦汗青看出了辛无敌脸上的担忧,含笑地道:“这么说吧,在没认识我师兄之前,我的中医水平只能在普通标准,遇到我师兄之后,经过他的传授,如今整个华夏,除了少数几个大师级别的以外,恐怕再也没有比我强的了,你觉得我跟他有可比性吗?”

    “当真?”辛无敌心中的石头仍然没有落地,他不敢再随便给女儿希望,然后又让她失望,所以他得谨慎对待女儿的每一次会诊。

    “辛先生请先把心放在肚子里,我师兄是个奇人,医术之高超无法想象,虽没有起死回生的神通,但是到目前为止,我还从未听他说过,有他没法治的病症。”

    辛雨彤安静的站在一旁,听了秦汗青的话,她长长的睫毛抖动一下,目光朝秦汗青瞥去一眼,见秦汗青说话时候严肃认真的模样,不像是在开玩笑,于是心道,难道这现如今的世道真还有华佗、扁鹊般的神医存在?

    ……

    林涛跟沈曼丽离开‘盛世嘉园’小区之后,重新坐回了车里,启动车子,林涛笑着说:“我晚上有一个饭局,你跟我一起去吧?”

    沈曼丽抿了抿嘴,似笑非笑的看着林涛,说:“什么饭局?我去合适么?”

    林涛看沈曼丽的表情就知道沈曼丽想歪了,苦笑的解释说:“还记得那天咱们在郊外过夜遇到的隔壁那对马上风的男女么?”

    “记得啊,难道是他们请吃饭?”

    林涛点头说:“你知道那男人的身份么?”

    “我哪知道!”

    林涛压低声音道:“是咱们省的政法委书记,在羊城属于权利滔天的主!”

    “啊?!”

    沈曼丽惊呼一声,震惊地道:“竟然是,高官?!”

    ……医流狂兵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