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七十四章 止战
    一阵阵整齐的脚步声由外向内快步冲了进来,一瞬间,四合院内差不多冲进来十几号身穿迷彩服的军人,其中带头的几个荷枪实弹,杀气腾腾。

    “营长,一排三班前来报道,请指示!”

    带头的大兵快步走到李虎面前,给李虎敬了个理。

    李虎身体站的笔直,对三班班长吩咐说:“把四合院给我围起来,没有我的命令,谁也不准离开这里半步!”

    “是!”

    三班班长敬了个军礼,随即大手一挥,喝道:“大家分散开来,包围四合院,没有营长的命令,不能让任何人出去!”

    三班的十来个人立马分散开来,守住了四合院的各个角落。

    林涛在部队里服兵役好几年,更是在全国最优秀部队的王牌军营里做班长,知道部队纪律严明,李虎这种为了私人恩怨而滥用职权的行为已经严重的违反了军队的条例,严重的甚至会被送上军事法庭。

    他环视四合院一周,最后把目光落到了李虎身上,说:“李虎,你知不知道你现在在做什么?”

    李虎沉声说:“别说没用的,一句话,你到底给不给我兄弟一个交代?!”

    林涛道:“看来你是选择执迷不悟啊,你真以为你父亲是个副司令就可以让你无法无天了?”

    李虎原本沉着脸盯着林涛,却见林涛一口道破他父亲的身份,顿时便是一惊,李虎心中立马猜出,看来刚才他打电话的时候已经打听清楚自己的身份了,在知道自己真实身份后还一副有恃无恐的模样,要么是硬装出来的,要么就是真有强硬的后台,根本不害怕。

    李虎心中有些后悔了,刚才不该冲动,因为面子而把事情闹到这个地步,正如林涛所说,他私自调用军队的士兵出来解决自己的私事,这是军中大忌,一旦传出去,恐怕连自己父亲都难保住自己。

    就在李虎内心无比纠结的时候,赵岩突然站到了李虎旁边,忍着嘴巴上撕裂的疼痛感,阴恻恻的说:“林涛,你特么少装神弄鬼,今天这事没完。”

    林涛饶有兴致的看着赵岩,问道:“没完?那你想怎样?”

    赵岩以为林涛害怕了,一脸阴毒的说:“跪下来给我磕头罪证,并打断自己一条胳膊,这事就算了,否则,不管是你还是柳老头,有一个算一个,全都特么得倒霉。”

    “看来刚才打你打的还是不够狠啊,信不信我现在立马一掌拍死你!”

    林涛目光突然一凝,眼神如尖刀般瞪向赵岩。

    赵岩被林涛打的有心理阴影了,被林涛这么一瞪,心脏猛的一抽搐,下意识的就往李虎身后躲去,嘴里心虚的道:“我看你敢!”

    李虎知道事情拖的越长恐怕麻烦也越到,于是打算速战速决,朝林涛说道:“既然你不愿意给我们一个交代,那么就跟我们走一趟吧!”

    说完,他朝三班班长命令道:“把人带走!”

    三班班长得到李虎的命令,带着两个大头兵就朝林涛冲了过去。

    林涛站在那里纹丝不动,两个身强力壮的大头兵一边一个拽着林涛的胳膊,想要见林涛给拖走,却未想到,林涛的身体仿佛有千斤重一般,任凭他们如何拉扯,林涛就如一座大山般屹立在那里。

    “给我老实点!”

    三班班长见两名大兵拉扯不动林涛,微微皱眉,朝林涛背后猛的推了一把,没想到林涛没有往前走出一步,他反倒是被一股无形的力量给推的一下子摔翻在地。

    众人全是一惊。

    坐在石亭里的柳元宗丝毫也不紧张,含笑的看着眼前发生的一切,一副成竹在胸的模样,倒是旁边的丁瑶瑶一脸的紧张,握紧了小拳头,如果不是柳元宗拦着,她早就忍不住冲上去了。

    “小子,你敬酒不吃吃罚酒,别怪我不客气了!”

    三班班长从地上站了起来,一把夺过了一个大兵手中的枪械,将黑洞洞的枪口对准了林涛,“再不走我开枪了!”

    林涛脸色一沉,低喝一声找死,身体猛的一使劲,两条胳膊直接将拽住他的两名大兵给甩了出去,紧接着一个箭步蹿到三班班长跟前,三班班长还没反应过来,就感觉眼前一花,手中的枪械一下子跑到了林涛手中。

    “我这辈子最痛恨的就是别人拿枪指着我,以前拿枪指着我的坏人基本上全都死掉了,如果你不是个军人,我现在会立马开枪崩了你!”

    说着,林涛如果变魔术般,短短两三秒钟的时间,将一把枪械给拆解成了七零八碎的零件。

    那些当兵的在一旁全都看傻了眼。

    连李虎都张大了嘴巴,一脸的不可思议。

    他在部队拆枪和组合枪支也算是精英了,最快的时候也要九秒钟,但林涛刚才展示的拆枪熟练的程度,恐怕全国的军队精英没有一个能够比林涛更快的了。

    他见林涛如此熟悉枪支,一下子就怀疑上了他的身份,如果不是当过兵的,怎么可能玩枪玩的如此熟练。

    “你当过兵吧?”

    李虎从短暂的惊讶中醒悟过来,皱起眉头看着林涛问道。

    林涛不可否认的说:“以前当过。”

    “以你这么优秀的人才,部队为什么没有留住你?”

    林涛似笑非笑地道:“如果我说我在部队调戏女兵,被赶出部队,你信么?”

    这么顶级优秀的人才李虎觉得他不应该没听说过,于是试探的问道:“你曾在哪里当兵?”

    “怎么想要打听我的老底?”

    李虎自信满满的说:“即便你现在不说,我想要打听出来也并非难事。”

    “哦,是吗?”林涛戏虐的笑道:“那你就尽管去打听,打听出来了算我输!”

    “虎哥,别跟他废话,他再敢乱动,你就直接下令开枪!”

    李虎烦闷的瞥了赵岩一眼,心说,“你真特么是个蠢货,你以为军队真是你家开的呢?”

    李虎调一个班的兵力过来原本就只是为了震慑林涛,哪里敢私自开枪,除非不要命了。

    “李虎,你现在如果带上这些人马上离开,兴许还来得及,否则……”

    林涛的话还没说完,外面的警笛声此起彼伏的响了起来。

    “你报警了?”

    李虎脸色难看的看着林涛。

    “当然,难道你以为我会傻到用拳头跟你的枪去硬拼?”

    “你就这点能耐么?”

    李虎怎么都没想到,林涛会选择报警。

    四五辆防弹的武警车停在了四合院门口,紧接着陈淼从其中一辆防弹车中走了出来,在她身后迅速的出现了超过二十名手拿冲锋枪的武警战士。

    “冲进去!”

    陈淼目光沉着,一声令下想,武警们如狼似虎的朝着四合院冲了进去。

    自古以来,当兵的都不会怕地方警察,但是今天的情况不同了,冲进来的并非是普通警察,全是些荷枪实弹的武警战士,而且在人数上也是他们的两倍,整个气势一下子就将这些当兵的给压了下去。

    这些武警极为专业,没有陈淼的吩咐,直接将那些兵油子给控制起来了,等四合院内的情况得到了控制,陈淼这才迈着步子走了进去。

    “陈……陈姨?”

    李虎一下子傻了眼,失声的喊道。

    陈淼瞥了李虎一眼,冷着脸说:“李虎,你在这里做什么?带着士兵包围老百姓的家,想要做土匪不成?”

    “陈姨,这……”

    “别叫我陈姨!”陈淼沉声道:“李虎,谁给你的胆子让你这么做的?”

    李虎额头开始冒汗了,他怎么也没想到林涛所说的报警竟然是将省厅的副厅长给请动了。

    李虎虽属部队,不归省厅管制,但是陈淼正好跟他父亲关系不错,两家人也警察走到,在陈淼面前,李虎就是个晚辈,哪里敢放肆。

    “这次你闯下大祸了!”陈淼一脸恨铁不成钢的表情,瞪了李虎一眼之后,沉声道:“你可真给力爸长脸!”

    说完,直接命令道:“把这些兵痞子全都给我带回去!”

    那些大头兵见自己的营长都怂了,那么还敢反抗,直接被武警们给陆陆续续的带出了四合院。

    “你也跟我回去!”陈淼瞥了李虎一眼,说:“我会打电话通知你们的上级,让他们派人来把你们领回去!到时候你们该上军事法庭的上军事法庭,该被踢出部队的被踢出部队!”

    李虎一脸萎靡的吁了口气,心有不甘的看了林涛一眼,跟着赵岩被一起带走了。

    等兵痞们都被带出去之后,陈淼这才上前去跟柳元宗打招呼,笑道:“柳老先生,我来晚了,真是对不住啊,没被吓着吧?”

    柳元宗含笑的起身邀请陈淼入座,并亲自为陈淼倒茶,道:“陈厅长说笑了,我活了大半个世纪了,什么大场面没见过,会被这些小娃娃给吓着?”

    陈淼笑着接过柳元宗递来的茶水,说了声谢谢,随即说道:“没事就好。”

    陈淼又跟柳元宗客套几句,之后便起身告辞,从始至终都没有看林涛一眼,跟林涛说一句话。

    ……医流狂兵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