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七十三章 争斗
    “林先生,你下手未免也太歹毒了吧?!”

    李虎从短暂的震惊中缓过劲来,见赵岩整张脸被打的呈血紫色,脸颊中的老高,顿时脸色便沉了下来,他是跟赵岩一起来的,赵岩被打的如此惨,他回去了跟赵岩的父亲也没法交差,所以,只能硬着头皮,打算死磕到底。

    林涛一把将赵岩如同扔沙包般给扔开,双手负背的盯着李虎,气势徒长地道:“昨天晚上他害我差点出车祸,我已经放他一马了,并警告过他,别再出现在我面前,他把我的话当耳旁风,还带着你到这四合院来叫嚣,辱骂于我,你们真当我林涛是好欺负的么?别说你们一个是组织部长的儿子,一个是军区领导的儿子,就算是再大的领导,只要是惹到我了,我都会让他付出惨重的代价!”

    “好大的口气!”李虎冷声道:“说话如此自负,谁给你的勇气,难道就凭借着柳老先生的庇护么?”

    “可笑,我林涛需要人来庇护?”

    “好,很好!”李虎冷笑连连,道:“我兄弟被你打成这样,你当真不给个说法?!”

    “要说法也应该是你们给我们说法才对吧,你兄弟草菅人命,害得我差点车毁人亡,还有脸找我要说法?”

    李虎冷笑道:“好,既然你不给我一个说法,那我就给你一个说法!”

    说着,李虎脸色阴沉的难看,从身上掏出手机,拨了一个号码之后,走到一旁去打电话。

    赵岩见李虎打电话去了,脸上露出兴奋的神情,随即把目光看向林涛,眼神阴毒的暗衬,“姓林了,待会儿人叫来了,不卸你一条腿,我特么跟你姓。”

    如果不是嘴青肿的不像样子,赵岩非得对林涛破口大骂。

    “柳老,李虎好像叫人去了,你看咱们……”黑影在一胖轻声提醒道,却被柳元宗伸手给打断了。

    “我说过,让他自己解决!”

    黑影忍不住低声说道:“林少还是有些太年轻了,处理事情的方法有些鲁莽了些,李虎待会儿叫来的肯定是兵油子,虽然林少武功超凡,但是那些兵油子里面随便一两个从部队里带出枪来,恐怕林少就应付不了了,要不咱们提前做好准备,免得事情到了不可收拾的地步!”

    “不用,他今天处事的方式如此狂傲,我想看看他狂傲的资本是什么,如果连这么点纠纷都让我来处理,那我以后还怎么指望他养老送终?!”

    顿了顿,柳元宗饶有兴致的扭头看了一眼身后的黑影,笑道:“你今天的话很多啊,比平时多了不少。看来你是真的在关心他了!”

    黑影难道的露出一丝笑,旋即很快收敛,把目光看向了不远处的林涛。

    林涛见李虎打电话叫人去了,他自然也不能落后了啊,于是也掏出了手机,走到了石亭一侧的一个花丛旁边,翻出一个号码拨了过去。

    柳元宗目光一直注视着林涛,见林涛去一旁打电话,便笑着说:“看来林涛也要亮出他的底牌了。”

    “瑶瑶,你跟林涛是怎么认识的?”

    柳元宗心情大好,把目光转移到了一旁乖乖坐着的丁瑶瑶身上,含笑的问道。

    丁瑶瑶听了柳元宗的问话,讪讪的笑着说:“他以前是我的老板,一个恶霸欺负我的时候他救过我。”

    “噢!”柳元宗若有所思的点头,随即笑道:“感情这小子是英雄救美啊!”

    丁瑶瑶难得乖巧的腼腆笑了笑。

    柳元宗又打趣道:“他英雄救美,你以身相许?”

    丁瑶瑶俏丽不自然的红了一下,说:“其实即便他不英雄救美,我也会喜欢上他。”

    “哦,这是为什么?”柳元宗好奇的问道。

    丁瑶瑶目光坚定地道:“我的预感一直很准确,以后他一定会是个不平凡的男人,而我要找的就是不平凡的男人!”

    “呵呵,目标很明确嘛!”

    丁瑶瑶得意的笑了起来,“我的目标一直都很明确,值得碰见林涛,我的目标已经快要达成了!”

    “你就这么确信林涛会成为你理想中的男人?”柳元宗越发觉得丁瑶瑶有趣了。

    “当然,否则我也不会整天死皮赖脸的缠着他呀!”

    “哈哈哈,有趣!”柳元宗大笑起来,随即目光慈善的看着丁瑶瑶说:“林涛现在既然是我的干儿子了,那你就是我的干儿媳妇,以后如果有闲暇就到这里来陪我聊聊天,可好?”

    “当然没问题啦!”丁瑶瑶笑着满口答应下来,不过脸色有些担忧的看了林涛一眼,对柳元宗说:“柳老,林涛不会有事吧?我看那个叫李虎的家伙背景好像挺深的。”

    柳元宗端起茶杯抿了口茶,说:“背景确实挺深的,否则他也不敢这么嚣张,不过林涛既然敢跟他叫板,肯定也有他的底牌,你不用替他担心。”

    丁瑶瑶郁闷地道:“他有个屁的底牌呀,他刚来羊城还不到半年,最近也就收拢了一帮小弟,那些小混混能跟兵油子比啊?那不是鸡蛋碰石头吗!”

    柳元宗笑道:“你不是很相信林涛吗,怎么这会儿对他没信心了?”

    “也不是没信心啦,他毕竟还年轻,有些心浮气躁,怕他吃亏!”

    柳元宗给了丁瑶瑶一颗定心丸,满含深意的说:“放心好了,这里毕竟是我的地盘,我会让自己的干儿子在自己地盘上吃亏么。”

    两人闲聊的时候,林涛正在打陈淼的电话。

    陈淼接通后,林涛直接开门见山的说:“羊城驻军部队有姓李的军官吧?大概是司令级别的!”

    陈淼被林涛不明所以的话给问愣住了,顿了好几秒,才疑惑地道:“有一个姓李的副司令员,你问这个做什么?”

    林涛没有回答陈淼的话,继续问道:“前几天我接受你们制定的新任务时,你是怎么跟我说的?是不是说周边的几个省份的警察和部队随时配合我的工作?”

    “是!”陈淼脸色变的凝重起来,挺林涛的口气,觉得肯定是出什么事情了,于是沉声问道:“你老实告诉我,是不是出什么事了?难道跟李副司令官有关系?”

    “跟他有间接的关系吧!”

    林涛当下就把昨天晚上的事情,以及刚才发生的事情前前后后的说给陈淼听,陈淼听完后,问道:“你觉得他打电话叫得是部队的士兵?”

    “这是明摆的事情啊!”

    陈淼低声喝道:“胡闹,他以后国家的士兵是他私人逞凶斗狠的打手不成?我现在就给李副司令官打电话,简直是不像话!”

    说完,便把林涛的电话给挂断了。

    过了大概三分钟,陈淼的电话打到了林涛手机上。

    “林涛,李副司令官这会儿正在开军部的紧急会议,恐怕顾不上这档子事情。”

    林涛道:“他叫的人马上就到了,陈厅我把话放着,要么你马上拍武警过来制止他们,要么我自己私人解决,但是如果闹出人命了我概不负责!”

    陈淼知道林涛的脾气,顿时苦笑不已,道:“林涛,你别冲动啊,就算他们的人来了你也别跟他们起正面的冲突,你身负领导托付的重任,可不能轻易的有个什么闪失,我现在马上就拍出警过去维持秩序!”

    林涛道:“你最好待会儿亲自带队,那两小子张狂的很,一般的武警军官镇不住他们!”

    “知道了!”

    陈淼应了一声,赶紧把电话给挂断了。

    此时,李虎老早就已经打完电话了,正在询问赵岩的伤势。

    见林涛走了回来,李虎冷声道:“你再最后问你一遍,你确定要跟我们硬抗到底?”

    “这句话应该是我问你们才对吧?”

    林涛似笑非笑的道:“一直以来都是你们在找茬,我不迫不得已才还击的!”

    李虎和赵岩听了林涛的话,心中同时觉得无语,世上怎么能够有这么厚脸皮,睁着眼睛说瞎话的二皮脸?

    明明是他林涛一言不合就动手,怎么反倒成了他是受害者了似得?

    “既然你这么说了,那咱们就没什么可说的了。我看你也叫人了,那咱们就比比看,谁的人更厉害!”

    李虎戏虐的笑望着林涛。

    林涛撇撇嘴,一脸的无所谓。

    李虎猜想林涛叫的肯定是社会上的小混混,那些家伙怎么可能跟军队里训练有素的老兵相提并论。

    他有种胜券在握的感觉,虽然林涛武功厉害,但是武功再高也怕菜刀啊,更何况他们握的可是手枪!

    两人你一句我一句的谁也不肯让步,这个时候,四合院门外突然传来一阵急刹车的声音,紧接着一阵阵脚步整齐的踏步声响起。

    赵岩听到外面的动静,脸色一喜,大叫道:“虎哥,咱们的人来了!”

    由于太激动,他一张嘴说话,一下子牵动了伤口,疼的他哎呀的痛呼出声来。

    不过这些痛没法跟他此时心里的兴奋相比,他目光阴毒的盯着林涛,仿佛已经看到了林涛被打的惨目忍睹,跪地求饶的场景。

    “林涛,今天我会让你知道什么叫做痛不欲生!”

    ……医流狂兵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