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七十二章 宛如宗师
    ,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姓柳的,你少特么的在那倚老卖老,我们父亲怎么教育我们轮不到你说三道四,今天就一句话,你到底……”

    “掌嘴!”

    赵岩叫嚣的指着柳元宗,话还没说完,柳元宗脸色一下子沉了下去,冷声喝道。

    一旁如同雕像的黑影在听到柳元宗的命令之后,身形突然一闪,如同鬼魅般就到了赵岩跟前,赵岩身边的李虎脸色一变,刚起身想要阻拦,谁曾想一股无形的巨力压迫的他身子根本动弹不得,刚站起来又一屁股坐了下去,眼睁睁的看着黑影一巴掌结结实实的扇在了赵岩的脸上。

    啪!

    “哎哟!”

    赵岩惨呼一声,捂着脸怨毒的看着黑影,刚想开口怒骂,忽的看到黑影如尖刀般锋利的眼神,心脏猛的一抽搐,到嘴边的脏话又硬生生的被吓的给咽了回去。

    “虎哥!”

    赵岩有些忌惮黑影,把目光看向李虎,却见李虎坐在那里纹丝不动,顿时幽怨的喊道。

    此时的李虎内心无比震惊,他今天之所以不带任何人来就是因为他对自己的身手充满了自信,他曾是部队连续三年的散打冠军,就是在这种常胜不败的状态下,他大有打遍天下无敌手的傲气,却不曾想今天还未出手就败给了对方。

    对方单凭气势就完全把他压制的死死的,毫无还手的余地,到此刻他才真正的意识到,天外有天人外有人,他觉得他以前就像个坐井观天的癞蛤蟆一般。

    李虎深深的看了黑影一眼,旋即脸色沉了下来,对赵岩道:“刚才进来的时候我是怎么跟你说的?”

    赵岩怎么都没想到李虎不仅不帮自己反而在外人面前奚落自己,顿时心里又委屈又幽怨,哑口无言的看着李虎。

    李虎没有理会赵岩,把目光看向柳元宗,到此刻起,他才真正的正视眼前这个已经古来稀的老者。

    “柳老先生,刚才对不住了,我朋友从小娇生惯养脾气不太好,你多担待。”

    李虎语气变的谦卑了些。

    柳元宗冷哼一声,道:“即便是你们父亲站在我面前也不敢像这小子这么放肆的跟我说话,我柳元宗在羊城风生水起的时候你们父亲还不知道在哪个农村当知青呢!”

    “柳老先生,刚才确实是我们冒犯你了,我在这里给你赔个不是,但是一码归一码,你手下的人打伤了我兄弟,我总不能让他就这么白打了吧?”

    李虎虽然对柳元宗说话客气了些,但他并不害怕柳元宗,真要拼起来,他随时可以搞到枪支,他坚信再厉害的武功也比不了子弹的速度快,所以他今天既然来了,就必须为赵岩讨回公道。

    在这羊城的一亩三分地,他们什么时候吃过亏!

    柳元宗表情缓和了些,端起茶杯抿了口茶,语气又恢复了平和,说:“事情的经过到底是怎么回事我暂时还不清楚,所以不方便发表言论,不过,他不是我的下属,是我干儿子。”

    话音刚落,柳元宗就见林涛带着一个年轻漂亮的小姑娘走了进来,于是脸上带笑的指着从石拱门进来的林涛,对李虎说:“喏,我干儿子来了!”

    李虎和赵岩同时扭头望去,当赵岩看见林涛时,眼睛瞪的老大,骂骂咧咧地道:“虎哥,昨天晚上就是这个王八蛋打的我。”

    “你闭嘴!”李虎瞪向赵岩,低喝一声。

    赵岩很憋屈,很想反驳,但是他知道这会儿如果李虎不帮他出头,他屁都不是,所以即便憋屈的要死,暂时也只能隐忍着,等着看李虎怎么来帮自己报仇。

    “柳爷,我没来晚吧?”

    林涛带着丁瑶瑶走进石亭中,一脸笑意的问道。

    柳元宗没好气的说:“人家都找上门来了,你说晚不晚?”说完,他看向林涛旁边的丁瑶瑶,顿时又露出一抹笑意,问道:“这个漂亮的小姑娘是谁啊?”

    林涛还没来得及开口介绍,丁瑶瑶立马笑嘻嘻的接话说:“柳爷您老好,我是林涛的女朋友,叫丁瑶瑶!”

    林涛:“……”

    柳元宗打量丁瑶瑶一阵子,颇为满意的点头,笑着说:“名美人更美,你能看上林涛这小子是林涛的福气,丫头你先站到我这边来,先让他们把事情给解决了,咱们再细聊。”

    “噢!”

    丁瑶瑶乖巧的答应一声,看了林涛一眼,然后走到柳元宗身边。

    林涛把目光重新放回到李虎和赵岩身上,一脸似笑非笑的表情道:“听说你们在找我?”

    “你叫林涛?”李虎虎视眈眈的盯着林涛,反问道。

    “是!”

    李虎道:“既然柳老爷子能够认你做干儿子,说明你定有过人之处,但是你想凭着柳老爷子的庇护就在羊城横行无忌,是不是太小看咱们羊城人了吧?”

    “我横行无忌?”林涛冷笑了起来。

    李虎皱起眉头,说:“难道不是?你一言不合就对我兄弟大打出手,把他打成重伤,还敢说你不是横行无忌?!”

    林涛自顾自的端起石桌上的紫砂壶,往被子里到了杯茶,嗅了嗅茶香,然后放到嘴边小嘬一口,之后才看向李虎,答非所问地道:“组织部长的儿子被打能找到你来替他出头,那么你的父亲的身份应该不比他父亲差吧,让我来猜猜看。”

    说着,他仔细打量李虎两眼,笑道:“我看你坐姿端正,昂首挺胸,目光炯炯有神,话说铿锵有力,虎口处有一层很明显的老茧,一看便是常年握枪给磨的,你应该是一名军人吧?那么你父亲应该是部队的高层军官,我猜的没错吧?”

    “你确实异于常人,很聪明!”

    李虎心中挺惊讶的,没想到林涛只是看了自己几眼,就把自己的身份给分析透彻了,虽然有赵岩的身份作为铺垫,但是能够根据赵岩的身份猜测出自己身份的大概来也是相当不易的。

    林涛笑了笑,摇头道:“这跟聪明无关,观人知心,看一个人的外表大致就能看出他是个什么层次的人,这位李兄,你觉得我这样的人会去无缘无故的找茬么?”

    “这……”

    李虎有些郁闷了,他刚才来的突然,又忘记向赵岩了解事情的详细经过,只听说赵岩被狠揍了一顿,就先入为主的觉得对方有错在先,要替赵岩讨回公道,却鲁莽的让自己陷入了尴尬的境地。

    如果赵岩是个老实人也就算了,可赵岩本就是个喜欢惹事的主,这么一来,他不敢断定是对方有错在先,于是把目光看向赵岩。

    赵岩脸色变了变,随即恢复了嚣张跋扈的纨绔模样,大声喝道:“李哥,你别听这小子狡辩,明明就是他先动手打的我!”

    林涛嗤笑道:“你不要偷换概念,别说什么谁先动的手,是我承认,是我先动的手,你连还手的机会都没有,全程都在挨打。”

    “那那那……虎哥你听到没?这小子自己招认了!”

    林涛鄙夷的看向赵岩,说:“我招认什么了?我只是说我先打你了,但是并没有承认打你有错啊!”

    李虎微微蹙眉,盯着林涛说:“你这是胡搅蛮缠!”

    “是吗?”林涛似笑非笑地道:“你为什么不问问他,我为什么要打他?街上那么多人,单单就挑中他了?”

    “赵岩,你说!”

    李虎有些不耐烦了,一个简单的问题绕来绕去把他脑袋都快绕晕了。

    赵岩露出心虚的神情,讪讪的说:“我怎么知道,他有病呗!我莫名其妙的就被他给打了?”

    “真的是莫名其妙的被我打吗?”林涛冷声道:“要不要咱们去把昨天夜里那个路段的录像调出来看看?”

    李虎见赵岩表情越来越心虚,心不由得凉了,原本打算来替这小子出头,谁知道现在恐怕反倒是自己这边理亏了。

    “昨天我正常在马路上行驶,你兄弟开着一辆保时捷从我旁边过去时,故意去别我的车子,导致差点出了车祸,我副驾驶坐着的女孩子额头被撞的头破血流,你说我该不该揍他?”

    林涛脸色突然冷了下来,一改刚才的戏虐神情,目光凌厉的看着两人,质问道。

    “赵岩,是不是这么回事?”李虎脸色极为难看的瞪向赵岩。

    赵岩捂着刚才被黑影打红肿了的脸,心虚的说:“不……不是这样的,这小子胡说八道!明明是他看我车子比他好,仇富,才打了我!”

    “哦,是吗?”林涛突然又诡异的笑了起来,饶有兴致的看着赵岩,说:“你倒是提醒我了,你家很富裕吗?你爸作为领导干部,一个月有多少工资能够让你买上保时捷这种豪车?”

    林涛的潜台词很明显,赵岩父亲的工资即便是两辈子三辈子攒在一起都不可能给赵岩买的起保时捷,那么也就说明了,赵岩家的收入绝对来路不明,林涛不愿意把事情闹大,这么说也是隐晦的提醒两人,想让两人知难而退。

    谁知道林涛的话像是触碰了赵岩的逆鳞似得,对着林涛就破口大骂起来,“窝草你麻痹的,你特么别给老子来这套,我特么……”

    啪啪!

    林涛脸色一沉,猛的起身,一个箭步蹿到赵岩跟前,一把捏住了赵岩的脖子,将他整个人给提了起来,甩手就是两巴掌,所用的力道比刚才黑影抽赵岩的力道还要大,两巴掌下去,赵岩原本就红肿的脸变成了紫红色,嘴角溢出血来,嘴里发出哎哟哎哟的痛苦呻吟声。

    赵岩疼的整张脸都快麻痹了,想要张口开骂,却发现嘴巴肿的已经说不出话来了。

    李虎见赵岩被打的如此惨烈,也顾不上对错了,起身举拳就朝林涛的胸口轰去。

    林涛冷哼一声,胳膊一挥,直接卸掉了李虎的拳劲,紧接着手掌朝他腹部轻轻一推,李虎就如同被巨石击撞了一般,腹部传来绞痛,与此同时身体失去平衡的猛的向后退了七八步才勉强的稳住身形。

    李虎稳住身形后,脸上露出了不可思议的神情,如果说刚才黑影的身手让李虎感到吃惊的话,那么现在林涛所展现的实力则让他感到了震惊!

    他之所以震惊是因为,林涛太年轻了,所展现出的实力完全与他的年龄不符,宛如一个成名已久的大宗师般,挥手间让敌人灰飞烟灭的气势。

    ……医流狂兵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