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六十七章 暴揍路霸
    路上,林涛边开车边跟曹岚闲聊。

    曹岚懒洋洋的靠在座椅上,嘴角含笑的说:“以后我就是自由人啦,林涛,我给你做小老婆如何?”

    “啥?”

    林涛正漫不经心的开着车,听了曹岚的话,他诧异的看向曹岚,以为自己听错了。

    估摸是喝多了酒的缘故,曹岚说话的时候大胆了许多,美眸直勾勾的看向林涛,再次重复道:“我说,以后我给你当小老婆吧!”

    林涛失笑道:“你在开玩笑吗?”

    “你看我的样子是在开玩笑吗?”曹岚醉眼迷离的盯着了林涛。

    林涛肯定点头,说:“很像在开玩笑!”

    噗!

    “去你的!”曹岚伸手就朝林涛腰间掐了一把。

    “别闹,开车呢!”

    曹岚悻悻的缩回手,说:“难道你看不出来,我之所以这么决绝的离婚,跟你也有关系!”

    “靠!”林涛朝曹岚翻了个白眼,不爽的说:“你们夫妻不合离婚了怎么还扯上我了?”

    曹岚轻哼一声,说:“谁让你总是勾搭我,还得我整天脑子里想的都是你,所以就想尽快跟赵志刚离婚。”

    林涛颇为无奈的看了曹岚一眼,说:“你喝醉了,尽满口胡言。”

    “我没有!”

    “还说没有,话都快说不清了。”

    曹岚妩媚的道:“不管你信不信,话我都已经说了,如果你嫌弃我,就当没听见我刚才说的话!”

    “你长这么漂亮,我怎么可能嫌弃你,只是……以你的条件,完全可以再找一个很好的男人,何必……”

    “你懂个屁!”曹岚不屑的道:“现在哪还有什么好男人?更何况我还是离过婚的,即便有出色的男人愿意要我,恐怕也只是为了我的姿色罢了。”

    “那你就知道我不是为了你的姿色?”

    “你当然也是!”曹岚朝林涛戏虐的笑了笑。

    林涛很尴尬的咳嗽一声,说:“那你还情愿给我做小?”

    曹岚道:“谁让我看上你了呢。女人就这样,对于看上的男人,不管他是好还是坏,都想跟着他!”

    林涛见曹岚说的不像假话,心中感慨不已,最近桃花实在是太过泛滥了,当下又有些好奇,问道:“我有那么出色吗?你怎么会看上我呢?”

    曹岚抿嘴一下,直勾勾的看着林涛,说:“你不出色吗?会中医会武功,年轻长的帅气,还是一支巨大的潜力股,哪个女人跟你接触之后会不动心?”

    林涛被曹岚夸赞的有些不好意思了,讪讪的打趣说:“我自己都没发现原来我有这么多优点呢!”

    “不过你有一点特讨厌!”曹岚突然说道。

    林涛好奇的看了她一眼,不解的问道:“哪一点啊?”

    “好色!”曹岚突然捂嘴娇笑了起来。

    “……”

    林涛正要接曹岚的话茬时,突然,一辆保时捷轿跑发出嗡鸣声的猛的从林涛左边别了过来。

    林涛吓了一大跳,踩刹车的同时,方向盘猛的往右边打去。

    曹岚懒洋洋的躺在副驾驶座椅上,由于没系安全带的原因,急刹车使得她身子一下子失去平衡,向前倾斜,脑门撞在了前挡风玻璃上,发出嘭的一声闷响。

    “哎哟!”

    曹岚惨呼一声,疼的捂住了脑袋。

    林涛又气又怒,朝旁边的保时捷看去,却见保时捷的玻璃窗滑了下来,一个年轻的司机朝林涛竖起中指骂了句傻叉。

    林涛气的直骂娘,扭头看了曹岚一眼,问道:“曹姐,你没事吧?”

    “没,没事……就是脑门有些疼!”

    林涛看曹岚脑门上红肿一块,顿时更加恼火了,加速朝保时捷冲了过去,嘴里骂咧道:“麻痹的,劳资今天非打的连他妈都不认识他!曹姐,你忍一忍,我待会儿送你去医院包扎!”

    保时捷在前面飞驰,林涛开着奔驰在后面追赶,当两辆车子跑到一个十字路口,黄灯变成了红灯,保时捷不敢明目张胆的闯红灯,于是一个急刹车冲出了白线,横在了人行道上。

    林涛也是一个急刹车,将车子停在了等红灯的位置,紧接着跟曹岚交代一句,然后推开车门,气冲冲的朝保时捷车主走了过去。

    咚咚咚!

    林涛带着怒火的敲响了保时捷的车窗。

    一个染着黄毛的年轻人摇下车窗,鄙夷的看了林涛一眼,骂道:“敲你麻痹啊,找死是不?”

    林涛原本肚子里就憋着火,没想到这丫的如此嚣张,开口就骂,于是林涛也不跟他客气了,举拳就朝他脸上砸去。

    “窝草!”

    那黄毛被林涛拳头大的鼻血一下子从鼻孔溢了出来,鼻腔火辣辣的。

    他捂着鼻子,眼神毒辣的瞪着林涛,怒骂道:“你特么的敢打老子,小子,你特么知道我是谁吗?”

    “我特么管你是谁!”

    林涛举拳又朝黄毛脸上打了两下,还不解气,他直接将手伸到车里面,从里面将车门打开,一把将黄毛从车上拽了出来,一脚将他踹翻在地。

    此时是晚上八点多钟,虽然不算是晚高峰,但是过往的车辆不少,林涛的奔驰跟黄毛的保时捷不动,后面的车子就没法过去,很快,后面便堵了不少车子。

    “窝草你麻痹的,你……咳咳,你死定了,劳资特么的如果不弄死你,劳资就白在羊城混了!”

    黄毛被林涛踹的卷曲在地上,捂着小腹边咳嗽边放狠话。

    林涛见后面的司机不停的按喇叭催促,也不好一直影响交通,便冷笑道:“随时奉陪,只不过我劝你别自寻死路。这一次给你点教训,长个记性,别特么的仗着家里有点钱就想做路霸,小心被打死!”

    说完,他不理会后面骂骂咧咧的黄毛,直接快步回了车中,紧接着启动车子,猛踩油门,奔驰车如同一道闪电般从黄毛身边飞驰而过,吓的黄毛浑身一哆嗦,双腿一凉,竟被吓的尿了裤子。

    “王八蛋,窝草你大爷,你特么给劳资等着,劳资记住你的车牌号了,这才不弄死你,劳资特么的誓不为人!”

    黄毛见自己被吓的尿了裤子,顿时又羞又怒,感觉林涛像是玩了他媳妇似得,让他怒不可遏。

    身后的喇叭声此起彼伏的响着,黄毛暴怒的从地上爬了起来,指着被堵的一众汽车司机,怒骂道:“按按按,按你麻痹,谁特么的再按一下试试,看劳资不砸烂你们的狗屁破车!”

    他这一骂,一下子惹来了众怒,好几个年轻的司机下车就要揍他,他见寡不敌众,于是,一股溜的小跑回自己的保时捷车旁,拉开车门指着几个快要追上来的年轻司机,骂道:“你们都特么给劳资等着,操!”

    骂完,见几个年轻的司机已经快到跟前了,他吓的赶紧钻进车里,启动车子就逃似的飞奔而去。

    ……

    林涛带着曹岚去医院包扎了一下额头的伤口,出医院的时候已经是接近夜里十点钟。

    两人重新坐回车中,曹岚把车中遮阳板里的小镜子打开,看了一眼额头上包扎的白色布条,郁闷地道:“哎呀,包扎的丑死了!”

    林涛嗤笑道:“能够不留疤你就该庆幸了,还嫌丑呢!”

    曹岚气呼呼的白了林涛一眼,“你还好意思笑,不都怪你!”

    “靠,这能怪我啊?那个作死的黄毛,故意别我的车,我也是受害者好嘛!”

    曹岚一想到林涛暴揍黄毛的场景又忍不住笑了起来,说:“我看那个黄毛才是最大的受害者才对,瞧你把他揍的,都快成猪头了!”

    “他这是活该,我最痛恨的就是这种路霸,自己想死不要紧,别祸害无辜的路人,这种垃圾我见一个打一个!”

    “知道你林大少爷嫉恶如仇,赶紧开车吧,再墨迹一会儿都快天亮了!”

    林涛启动车子,看了一眼车载钟表,笑道:“才十点多,你急啥啊?”

    曹岚觉得林涛笑的不怀好意,俏脸不自然的红了红,悻悻地道:“你才急呢!我……我只是困了,不行呀?”

    “行行行,当然行!”

    林涛见曹岚娇憨的模样,又瞥了一眼她不着丝袜的极品美腿,喉咙忍不住吞了口唾液,情不自禁的赞叹道:“曹姐,你的腿可真美啊!”

    曹岚修长的双腿故作在林涛眼前晃动两下,得意的说:“你才知道呀,我这双腿是不是就像网络上说的那种‘腿玩年’呀?”

    林涛目光火热的盯着曹岚的美腿,笑道:“何止是‘腿玩年’啊!简直可以玩一辈子!”

    曹岚作出羞涩的模样,娇声说:“那我就让你玩一辈子,好不好?”

    曹岚原本就长的漂亮,又刻意的去勾搭林涛,声音嗲媚,一下子就把林涛弄的浑身气血翻滚,恨不得立马停下车,在车里就把她给办了。

    于是乎,林大少急不可耐,死踩油门,车子飞驰起来,火急火燎的朝着酒店驶去。

    回到酒店,刚把房门打开,两人便心有灵犀的紧紧拥抱在一起,火热的亲吻起来。

    林涛用脚尖将房门给关上,一边狂热的亲吻曹岚,一边将曹岚往床边推。

    于此同时,一只不老实的大手渐渐的朝着曹岚的裙底探去……

    ……医流狂兵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