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五十一章 出轨信号
    婉拒了常子龙的晚宴,林涛跟常佳丽一起出了别墅,坐进常佳丽的保时捷中后,常佳丽见林涛额头出汗,神情显得有些疲惫,不由得好奇的问道:“林先生,你很热么?”

    林涛仰靠在座椅上,听了常佳丽的询问,他抹了一把额头的汗珠,苦笑的摇头说:“不是热,刚才为你父亲施针,我消耗了太多内力,导致体内虚弱。”

    “内力?”

    常佳丽以为林涛在跟她开玩笑,便嗤笑地道:“还内力呢,你怎么不说你会降龙十八掌啊!”

    “……”

    林涛极为无语,感情自己为常太极施针过两次,常佳丽在一旁白看了?连一点门道都看不出来!

    常佳丽见林涛瞥了自己一眼,然后闭着眼睛不说话,便启动车子,将车子开出别墅后笑问道:“怎么不说话了?即便是戳穿了你的谎言,你也不用闭口不言吧?”

    林涛懒洋洋的躺靠着,没有睁开眼睛,嘴里淡淡地道:“我懒得跟你多费口舌,对于不信任我的人,我何必要解释那么多?!”

    “哎呀,我哪有不信任你了?”常佳丽斜了林涛一眼,娇媚的道。

    林涛冷哼一声,“我说我会内力,你不信,这就是对我的不信任!”

    “可是……”常佳丽颇为无奈的苦笑道:“可是这什么内力的玩意也太匪夷所思了吧?”

    林涛道:“你也不动脑筋想想,如果我用的只是普通的针灸治疗法,你父亲随便找个中医就可以治疗了,还需要我么?之所以我可以替你父亲治疗痛风病,是因为我有内力作为辅助,施展针灸术,针灸术跟针灸又有所不同,虽然只是隔了一个字,但效果却是有天壤之别的!”

    “你说的这些我无法理解!”

    “所以我没打算跟你继续讨论这个问题,你们女人大脑缺根弦。”

    常佳丽不满的斜了林涛一眼,说:“你这个人太大男子主义了,一点都不可爱。”

    “可爱?”林涛睁开眼睛,失笑的摸了摸鼻翼,道:“感情你还打算让我在你面前卖萌呢?”

    “不行么?”常佳丽挑眉道:“我比你大了**岁,是你的大姐姐,你在姐姐面前卖卖萌不挺好吗!说不定我一高兴了还有赏呢。”

    林涛若有所思的问道:“你对你丈夫也是这样吗?喜欢他在你面前卖萌?”

    提起她丈夫周晓康,常佳丽脸色变的有些不自然,目光直视前方,语气有些平淡下来,说:“我跟他在一起生活了七八年,度过了七年之痒,生活却变的没有滋味了。”

    “怎么了?他很无趣?”林涛从常佳丽嘴里得知她如今对她丈夫似乎并不怎么满意。

    常佳丽叹气说:“他人倒也不算差,这么多年还没做过什么对不起我的事情,就是没有多少上进行,整天喜欢腻在厨房里,除了做饭收拾屋子,其他啥都不会干。”

    “他肯为你下厨房,不是挺好的么?”

    “可他是个男人啊,终究不能一直当个家庭煮夫吧?”

    林涛不以为然的撇嘴,“有你这么能干的媳妇,他一直当个家庭煮夫又有什么不妥的?大家分工挺明确的,你赚钱,他顾家。”

    “可是,他一个大老爷们总不能一直靠我养着吧?”

    林涛嗤笑道:“你们这些女人啊,有时候就是不知道满足,又想男人会赚钱,还想男人顾家会做家务,天底下哪有那么好的事情,鱼和熊掌不可兼得嘛!”

    常佳丽觉得林涛并不了解她的家庭情况,不想跟他多说关于她丈夫的事情,于是转移话题说:“林涛,这些天谢谢你对我们常家的帮助,让我表达一下谢意,请你吃顿晚饭如何?”

    林涛原本是打算待会儿去找大嫂沈曼丽,想把柳元宗有意认他做干儿子的事情告诉她,想听听她是什么意见,但见常佳丽主动约自己,林涛不想错过与这个美妇单独约会的机会,心中犹豫片刻后点头答应下来。

    “好,不过感谢的话就别说了,都是各取所需罢了。”

    常佳丽满含深意的看了林涛一眼,说:“林涛,我很好奇,你如此年轻,中医为什么可以学的如此精通?”

    林涛苦涩的笑了笑,说:“如果你从六岁开始就被一个超级变态的老头逼着学习人体穴位,逼着学习中草药的作用以及用法,被逼着学习针灸,到我这个年龄的时候,你的医术恐怕也不会比我差!”

    “你说的老头是你爷爷吗?”常佳丽试探的问道。

    林涛瞥了常佳丽一眼,说:“你怎么对我的事情这么感兴趣?难道看上我了?”

    林涛无心的一句玩笑倒是让常佳丽的脸颊有些发烫,尴尬的乜了林涛一眼后,说:“你一个小屁孩,我能对你有什么兴趣?”

    “嘴硬!”林涛朝常佳丽递去一个暧昧的笑意。

    常佳丽好气又好笑的道:“没想到你还挺自恋的。”

    “不是自恋,如果你过度的关注一个男人的时候,说明那个男人已经走进了你的心里去。你最近对我的关注不少吧?而且听说你还间接的向我的老班长陈宝强打听过我当兵的事情?”

    常佳丽就像是做错了事情的小孩被老师抓了个正着,心里无比心虚,暗自抱怨陈宝强的嘴巴不牢靠,平时看上去老实巴交的,没想到嘴巴如此闲碎,这么快就把自己跟他打听林涛的事情传到了林涛耳朵里。

    常佳丽见林涛目光直勾勾的盯着自己,于是故意迎着林涛的目光,俏脸上多了几丝妩媚地道:“很快咱们就是合作伙伴了,我想了解一下我的合作伙伴是个什么样的人,这有什么问题?”

    “你不觉得你这个解释很牵强吗?”

    常佳丽郁闷的瞪了林涛一眼,说:“你这个家伙真没趣,怎么还不依不饶上了?!”

    “只是不想看你沦为失足少妇!”

    “十足少妇?”常佳丽先是一愣,随即好笑的说:“我一个四十二岁的女人了,你说我是少妇?”

    “你虽然没有少妇的年龄,但是却有少妇的容貌啊,看上去就像二十七八岁似得。”

    女人都喜欢被夸,常佳丽也不例外,听了林涛的夸赞,她抿嘴一笑,说:“你终于说了一句让我开心的话了,真讨厌,这一路上都在跟我作对!”

    林涛见常佳丽把车子停在了一家火锅店门口,便好奇的问道:“你该不会是想吃火锅吧?”

    常佳丽笑着点头,“你不介意吧?”

    “我倒不介意,只不过夏天吃火锅容易上火啊!”

    “你不是中医吗?一定有去火的方法,我相信你!”

    林涛:“……”

    ……

    周晓康能够感觉到如今常佳丽的心思越来越不放在家里了,尤其是自从认识一个叫林涛的年轻人之后,她甚至都不让周晓康碰他了。

    周晓康感觉很悲催,连跟自己妻子同房都得求爷爷告奶奶,他越来越觉得这种生活过的压抑又无趣。

    今天他精心的做好了晚餐,打算等常佳丽回来了跟她来个浪漫的烛光晚餐,来打动她的芳心,让周晓康没想到的是,牛排红酒已经准备好了,常佳丽却突然来电话说晚上不回家吃饭了。这一下,周晓康的心拔凉拔凉的。

    他一个颓废的坐在客厅的沙发上,望着餐桌上摆放好的高档餐具,感觉自己精心做的一切都只是徒劳,心中觉得气愤又感觉受到了侮辱。

    他不知道常佳丽是否已经出轨,但是他知道的是,自己再这么憋屈压抑的生活下去,一定会得抑郁症的。

    前几天他们大学同学聚会的时候,他再次见到了大学时喜欢过的美女班花,以前上大学的时候,周晓康家里条件不算太好,班花一直瞧周晓康不太顺眼,无论周晓康如何追求都狠心拒绝,时隔多年,一次偶然的机会,班花得知如今的周晓康已经是羊城首富的女婿,婚后生活不如意的她里面起了歪心思,搞了个大学同学的聚会。

    在同学聚会上,班花故意挨着周晓康坐下,还频频示好,不停的暗示周晓康自己婚后很不开心,潜台词很明显是想要周晓康安慰她。

    寡男寡女的,安慰安慰那种事情不就水到渠成了。

    不过让班花失望的是,整场同学聚会上,周晓康一次又一次的装傻充楞,假装听不懂她话里的含义,她心中难免有些郁闷,难道自己年龄稍大,他周晓康发达了看不上自己这个当年的班花了?

    同学聚会之后,班花又有意无意的给周晓康发过几次短信都石沉大海。

    这会儿,坐在客厅沙发上心情极为不好的周晓康突然想到了班花,犹豫片刻,将心一横,翻出班花的号码就拨了过去。

    “晓康?”

    那边接通电话后语气显得有些惊喜。

    周晓康闷闷不乐的道:“老同学在干什么呢?这会儿有没有时间?咱们出来喝两杯如何?”

    “好啊,没问题,你说什么地方?我待会儿过去找你!”

    周晓康心虚的问道:“你丈夫那边……”

    “不用管他,他出去打麻将去了,不打一个通宵是不会回来的。”班花暧昧的笑了起来,话语中信息量极大

    ……医流狂兵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