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四十九章 香车美女
    “林涛,你胆子可真够大的,竟敢在我的地方杀人!”

    柳元宗眯着眼睛望着林涛,脸上表情怪异,说不出是愤怒还是什么情绪,不过气势已经没有刚才见到林涛时那么强了。

    对于不懂得尊重自己的人,林涛向来也不会去尊重,他自顾自的坐在了刚才狼狗坐的位置,脸上带着无所谓的笑意,说:“杀了就杀了,你能奈我何?”

    “你当真以为我收拾不了你?”柳元宗气的浑身发抖,咬牙切齿的道。

    林涛撇嘴笑着说:“我知道你柳老爷子在这羊城势力很大,可是那又如何呢?我光脚的还会怕你穿鞋的?”

    “好,很好!”柳元宗气的连连点头,指着后院大门,怒声道:“你可以走了!”

    林涛似笑非笑的点头,从石墩上站了起来,走出石亭,刚走出石亭外,便又转回身子,脸上露出戏虐神情的问道:“狼狗给了你多少好处,值得你这么拼命的袒护他?”

    柳元宗被林涛说的目光一滞,随即,醒悟过来,道:“你不要胡说八道,他没有给我什么好处,我只是站在道义的立场上而已。”

    “是么?”

    林涛冷笑的反问道:“你所说的道义是不分青红皂白的道义吗?”

    柳元宗眯着眼睛望着林涛,等着林涛接下来的话。

    林涛接着说:“换做是你,会允许一个一次又一次想置自己于死地的仇人活在眼皮子底下吗?”

    “你到底想说什么?”柳元宗皱起了眉头。

    “我要统一整个羊城,你作为羊城黑道上的老前辈,我希望得到你的支持!”

    “如果我不支持你呢?”

    “那我依然会继续做我该做的事情,谁也阻挡不了我前进的步伐。如果你支持我,那咱们以后就是朋友,如果反对……”

    “反对当如何?”柳元宗挑眉看着林涛。

    林涛道:“那就对不起了,咱们只能是敌人!”

    柳元宗毕竟不是普通人,生气归生气,一些利害关系还是需要考虑的,林涛的实力摆在那里也不容他小觑。从他见到林涛时,林涛所表现出的不卑不亢,再到击杀狼狗,真正做到了杀伐决断,确实是个有能力成为一代枭雄的人物,与其为了一时泄愤与这种人为敌,何不结个善缘,自己晚年也可能安然度过,想到这些,他目光炯炯的看着林涛,问道:“如果我支持你,我能得到什么好处?”

    林涛见柳元宗有缓和的余地,便含笑的重新走进石亭坐了回去,笑道:“说到好处,钱这东西对您来说恐怕只是个数字,也不太在乎了,而我暂时一穷二白,没法给你这些。我能保证的是,如果我成了羊城黑道大哥,我可以保你安享晚年,寿终正寝。”

    柳元宗如今七十有余,这辈子做过太多坏事,也得罪了太多人,可谓仇家无数,想要他命的也不再少数,到了他这个年龄,能够寿终正寝可能是他最渴望的了,林涛正好说到了他的软肋上。

    “寿终正寝?”柳元宗嗤笑道:“你凭什么能够跟我保证?”

    林涛瞥了一眼柳元宗身边的高手‘黑影’,满含深意的笑道:“让你保镖说说看,我有没有能力保你到寿终正寝!”

    见柳元宗看向自己,黑影低声说:“柳爷,他很厉害,至少要比我强许多!”

    柳元宗虽然已经知道林涛身手不凡了,但亲耳从黑影嘴里听到他说,林涛比他强出许多时,心里暗自震惊。

    黑影乃当年清廷大内高手的后裔,一身功夫极为了得,放眼整个羊城,或者说放眼整个华夏,能够打赢黑影的并不多,而黑影也一直是柳元宗的底牌,却没想到今天出现的年轻人比自己引以为傲的黑影还要厉害,这就让他不得不重新正视林涛的能力了。

    “我这些年做了太多缺德事,老天让我绝了后,我膝下无儿无女,如果你想让我支持你,那你就必须做我的义子,如何?”

    柳元宗低头沉吟良久,突然目光闪烁的盯着林涛,说出让林涛惊讶不已的话来。

    ‘黑影’波澜不惊的脸上露出了惊诧的神色。

    “你在跟我开玩笑么?”林涛微微蹙眉。

    柳元宗正色道:“你觉得我像是在开玩笑吗?我这辈子积累了太多的财富,我死之后总得有个来继承吧?”

    “我们萍水相逢,凭什么是我?”

    柳元宗神秘的笑了笑,说:“就凭你武功不凡,能够保我寿终正寝,而且要做我的义必须得保证我死后,将我的尸体埋在无人察觉的位置,免得被仇家掘坟,还得做我的守墓人,替我守孝三个月。”

    按理说这对林涛来说是个天大的好事,以柳元宗搜刮了半辈子的财富,足够林涛什么都不做的挥霍几辈子都挥霍不完,但认人做父这种事情太大了,林涛不可能立马就答应柳元宗,犹豫了片刻后,说:“这个事情我得考虑一下。”

    柳元宗轻哼一声,不屑的道:“以我柳元宗今时今日的地位,想做我义子的大有人在,你小子竟然还推三阻四,你以为我真巴结你不成?”

    林涛听了苦笑道:“认人作父这么大的事情,你总得容我考虑一下吧?”

    “多久?”柳元宗不耐烦的问道。

    林涛道:“三天。”

    “好!”柳元宗满口答应下来,“三天就三天,三天后你给我答复,做我义子那么我自然得支持你当羊城黑道大哥,如果不愿意做我义子,那么抱歉,我是绝对不会支持你的!”

    “狼狗的尸体还得麻烦你们帮忙处理一下!”

    林涛没有再多说什么,从石墩上站起来后直接朝着院子外面走去。

    等林涛走后,柳元宗目光盯着林涛离开的方向好一会儿,这才扭头看向黑影,问道:“黑影,你觉得我这个决定正确吗?”

    “至少现在看来,他是我见过最有能力的年轻人,将来如果城府更深一些,一定可以成为像您这有的一方枭雄。”

    柳元宗哈哈笑了起来,摆手道:“我算不得枭雄,后来洗白做了正经商人,给我的评价只能是成功商人罢了。”

    黑影点点头,旋即,正色的说:“柳爷,据探子来报,山西的铁拳辛无敌最近一个星期之内便会抵达羊城。”

    “终于,他还是来了!”柳元宗轻轻叹息一声。

    “以前的恩怨总得来个了断不是。”黑影淡淡的说道。

    “当年我确实对不起他们辛家,他来找我报仇也是理所应当的!”顿了顿,柳元宗问道:“你和他比如何?”

    “听说他已经把铁拳练到了大成,一拳能够击碎几百斤的巨石,我……”

    “好了,不必说了!”柳元宗无奈的摆摆手,有些落寞。

    黑影忍了忍,低声说:“如果林涛能够答应做您义子,有他相助可保万无一失。”

    “这小子与别人不同,能否答应还是个问题,没想到我柳元宗也有今天,得求着别人做我儿子!”

    黑影低着头,默然无语。

    ……

    离开柳元宗郊区的别院,回到市区的时候,林涛接到了常佳丽打来的电话,说:“林先生,一个星期到了,是不是该给我父亲再次施针?”

    林涛笑着说:“我正想着时间差不多了,准备明天过去呢。”

    “别明天呀,正好下午我有时间,我们一起过去。”

    “那好吧。”林涛苦笑的答应下来。

    常佳丽似乎心情不错,语气轻快的说:“你现在在什么地方?我过去接你!”

    “不用了吧?我直接坐出租车过去挺方便的。”

    “别呀,你替我父亲治病,我来接一下你也是应该的,再说了,我还有事情要跟你说。”

    林涛想了想,问道:“你是不是在常氏集团?”

    常佳丽道:“是啊!”

    “那我先坐车去你们大厦,在你们大厦门口等你!”

    “也好!”常佳丽轻笑着说:“那林先生,我就在大厦门口等你咯。”

    挂断常佳丽的电话,林涛直接在路边拦下一辆出租车,朝着常氏集团的大厦驶去。

    二十分钟后,出租车停在了常氏集团门口。

    林涛付钱下车后一眼就看到了停在不远处的一辆香槟色的保时捷轿跑,旁边站着一个身材玲珑,五官大气妩媚的美妇,那人不是常佳丽又会是谁。

    所谓香车配美人,常佳丽往保时捷车边一站,整条街的行人无比纷纷侧目打量,尤其是常佳丽那一双套着黑丝的美腿,简直就是夺人眼球,让人见了心动不已。

    “林先生,这里!”

    常佳丽瞧见林涛,忙踮起脚,笑着朝林涛招手。

    林涛见常佳丽的动作引来不少路人的观望,顿时苦笑不已,心说,这也太招摇过市了吧。

    不少路过的男人朝林涛投去羡慕的目光。

    林涛尴尬的走到常佳丽身边,说:“常大小姐,你就不能低调点么?”

    “我不低调吗?”常佳丽抿嘴笑着反问道。

    “这么豪华的车子,这么漂亮的美女结合在一起,能算低调吗?”林涛翻了个白眼。

    常佳丽捂嘴笑着说:“那也不能怪我吧?难不成我还得可以买一辆低廉的车子来装低调?”

    “好吧。”林涛有些无语,真是人比人气死人呀,他到现在连一辆价格低廉的车子都还没有呢。

    “上车吧!”常佳丽笑着说道。

    林涛点点头,绕过车头,坐进了副驾驶座椅,刚进车里就闻到了车中散发的淡淡清香,极为好闻,跟常佳丽身上的香味相同。

    林涛忍不住瞥了一眼已经坐进车里的常佳丽,见她臀肥胸挺,顿时便是一阵眼热,怕常佳丽发现他眼神不单纯,他只是看了一眼后忙把目光给移开了。

    ……医流狂兵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