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四十八章 青年宗师
    “愚蠢之极!”

    柳元宗重重的放下茶杯,沉声道:“连你请去的潇玉郞都没能杀了林涛,黑腹蛇能行么?你这不是在激化矛盾吗!”

    狼狗忍不住擦拭了一下额头的汗珠,表情心虚的说:“我也是想赌一把,如果黑腹蛇能够顺利的击杀林涛,那我也可以一劳永逸了,却没想到黑腹蛇还是失手了,以林涛瑕疵必报的性格,他这次一定不会轻易放过我的,柳老,你得想办法保住我啊!”

    “早知今日,何必当初呢!”柳元宗叹了口气,道:“我既然答应保你了就一定会做到,放心好了。不过这是第一次,也是最好一次。”

    “是是是,多谢柳老!”

    狼狗连连点头,心里稍有安慰。

    两人正聊着,身穿黑衣的精壮男子从外面走进了庭院,对柳元宗恭敬的说道:“柳爷,林涛来了!”

    柳元宗神情如常,喝了口茶后,语气淡淡地道:“让他进来吧!”

    “是!”

    黑衣男子答应一声,又静悄悄的退了出去。

    狼狗听说林涛来了,脸上又开始冒汗了,以前在羊城不可一世的狼狗如今听到林涛的名字就会瑟瑟发抖,如果不是林涛太过厉害,他又怎么会打心眼里恐惧林涛。

    在黑衣男子的带领下,林涛进了庄园后面的庭院,一眼就看见了石亭中的狼狗以及狼狗对面坐着的一名老者。

    “看样子,那个应该就是柳元宗了吧!”林涛瞥了一眼正在喝茶的柳元宗,心里默默地道。

    “柳爷,林涛带来了!”

    黑衣人通报一声后默默的站在了柳元宗身后。

    “柳老,你好!”林涛含笑的主动打招呼。先不说柳元宗人如何,林涛毕竟是晚辈,最起码的礼节还是应该有的。

    让林涛万万没想到的是,柳元宗喝着茶水,连看都没看他一眼,只是轻轻的在喉咙里敷衍的嗯了一声,也没邀请他进入石亭。

    烈日炎炎,林涛就这么毫无遮挡的暴晒在太阳之中,当下无比恼怒,心道:“劳资尊重你是老前辈,你特么还倚老卖老起来了?”

    “柳老?”

    林涛压抑着怒火,提醒一声。

    柳元宗这才放下手中的茶杯,看向林涛,说:“你就是林涛?”

    “是!”

    “今天多大了?”

    “二十六!”

    柳元宗皮笑肉不笑的摇头,道:“如今的世道真是变了,一个二十六岁的小伙子就能把羊城的黑道搅的天翻地覆。我如果有后的话,孙子恐怕也跟你一般大小了。”

    “柳老叫我来究竟为了何事?”林涛不怎么喜欢柳元宗这种倚老卖老的老家伙,便懒得再跟他闲扯,开门见山的问道。

    “年轻人性子不要这么急躁!”柳元宗皱起眉头表示不满。

    林涛骂娘的冲动都有了,暗骂,“你特么的坐在凉亭里优哉游哉的喝茶,劳资站在大太阳底下暴晒着,感情晒的不是你这个老家伙吧!风凉话谁不会说,有本事你丫的跟我站在一起,我看你还有心情扯闲篇不!

    “我一点都不急躁,只不过站在太阳底下没心情多说话。”顿了顿,林涛目光盯向柳元宗,冷笑道:“柳老,这就是你的待客之道吗?”

    柳元宗似笑非笑地道:“以你的年龄,能跟我平起平坐么?”

    林涛被柳元宗的话给气的怒极反笑,讽刺地道:“你年龄大又如何?年龄大就可以倚老卖老,既然你觉得我年龄小,不配跟你平起平坐,又何必叫我来?”

    “林涛,你放肆!”柳元宗还没开口,狼狗突然跳了起来,指着林涛骂道:“你特么胆子也太大了,竟敢说柳老倚老卖老,别以为你最近在羊城风头大就可以为所欲为。”

    林涛目光淡淡的瞥了狼狗一眼,面无表情的说:“死人就不要出来献世了。”

    林涛话里的含义很明显,他已经把狼狗当成死人了,狼狗他必杀无疑。

    狼狗是聪明人,又怎么可能听不明白林涛话里的意思,脸色一变,随即目光阴沉的盯着林涛,没有再继续说下去。

    也不知道狼狗是害怕了,还是等着柳元宗开口,他闭嘴后坐回了石墩,目光看向柳元宗。

    柳元宗似乎并没有因为林涛骂他倚老卖老而生气,表情依然平静如水,重新给自己续上茶水后,说道:“你跟狼狗之间的矛盾我都已经听说过了,彼此间都有过错。没必要不死不休,事情就这么揭过吧。”

    柳元宗说话的口气让林涛非常不爽,语气中透露出不可置疑,仿佛在命令林涛一般。

    林涛嗤笑道:“你说一句算了,这事情就能轻易算了吗?”

    柳元宗浑浊的眸子一下子瞪向了林涛,冷哼一声,道:“那你还想如何?”

    “狼狗必死!”林涛一字一句的说道。

    “好大的口气!”柳元宗冷笑道:“在这羊城,你还没有资格骑到我头上来,我想保的人,你敢动他一下试试!”

    “是吗?”林涛突然阴沉一下,旋即露出灿烂的笑意,“那可是你说的哦!”

    说完,他目光一下子变的凌厉起来,下一秒,整个身子就如同一道幻影一般,唰的一下子就闪到了石亭之中,出现在了狼狗身后,在他们都还没反应过来的情况下,林涛从后面一把捏住了狼狗的脖子。

    “咳咳……”

    狼狗一阵剧烈咳嗽,脸上露出惊恐之色,想要开口求救,却被林涛死死的捏住脖子,根本说不出话来。

    “林涛,你敢!”

    柳元宗万万没想到林涛说动手就动手,又惊又怒,出声暴喝道。

    柳元宗身后的黑衣男子见识到林涛的身手后,一下子站在了柳元宗旁边,一副如临大敌的架势,随时准备出手。

    “就像你所说的,你想要保护的人,谁也动不了。可是,我也一样有原则,我想杀的人,谁都保护不了!”

    说着,林涛脸上露出狰狞的微笑,随即,捏着狼狗喉咙的五指一用力,只听见轻微的骨头碎裂声响起,狼狗连最后的声音都没发出来,便瞳孔收缩,脸色渐渐变的惨白,身子失去支撑的直接从石墩上摔落在了地上,一动不动,彻底死透了!

    “你……你竟敢在我的地方杀人!”

    柳元宗怒气攻心,浑身气的直哆嗦,手指林涛,咬牙切齿的吩咐身边的黑衣男子道:“给我把他拿下,生死不论!”

    “是!”

    黑衣男子答应一声,毫不犹豫的就向林涛冲了过去。

    他身手极为了得,可能是林涛来到羊城之后见过的高手里面最厉害的一个了,比起潇玉郞都要厉害一些。

    只见他弹跳而起,一个开山掌直接朝林涛胸口打去。

    林涛丝毫不避让,运足内力,直接接下了他凌空一掌。

    嘭!

    一声闷响。

    两人手掌刚相撞便迅速分开。

    黑衣男子身子巨震,落地后脚步往后退出四五步。

    而林涛也被对方的掌力给震的一阵血气翻滚,往后退出一步。

    “你竟然也已经到达内力外放的境界了?!”

    黑衣男子震惊的看向林涛,强忍着吐血的冲动问道。

    林涛淡然的看向眼前这名大概有四十岁的男子,道:“我也没想到你也达到了内力外放的境界,只不过你与我比起来还是差了一截,如果真要继续对决,结局只能是你死我活。”

    “鹿死谁手还不一定呢!”中年男人冷笑道。

    林涛戏虐的看向对方,道:“难道你感觉不出来,其实我只是用了六成的功力而已,即便是你达到了内力外放又如何?内力外放也是分等级的,你只不过是刚入门而已,而我已经在内力外放的境界持续的六年!”

    “什么?!”中年男人彻底震惊了,“六……六年?那么说,你大概二十岁就达到了内力外放的境界?”

    “差不多吧!”林涛眯着眼睛看向中年男人,说:“如今整个华夏能够将传统武学练到内力外放境界的人实在是少之又少,我惜才,不愿意抹杀你,就此住手吧!”

    “柳爷不说住手,我就没法住手,必须跟你拼个你死我活!”

    中年男人目光复杂的说道。其实他心里很清楚,如果林涛用尽全力,那么死的人必然是他,但是他又无法违背柳元宗的意思。

    柳元宗知道黑衣人的实力有多强悍,黑衣人也是柳元宗最厉害的底牌,他怎么也不会想到,一个不到三十岁的年轻人竟然能够将传统武学练到内力外放,而且还是六年前就已经进入内力外放的境界,这让他在震惊的同时也不得不反思自己刚才太过托大了。

    怪不得狼狗如此惧怕与他,原来原因在这里。

    柳元宗轻轻叹了口气,如果强行争斗下去只能两败俱伤,如今他已经是个合格的商人,杀敌一千自损八百的事情他不会干,更何况结果可能是杀敌八百,自损一千。

    “住手吧,黑影!”柳元宗朝中年男人吩咐道。

    ‘黑影’听了柳元宗的话,神情微微松懈,心中松了口气,于此同时朝林涛投去一个感激的眼神。

    对于强者,‘黑影’一直是比较尊重的,更何况对方还是一个名副其实的青年宗师。

    ……

    ……医流狂兵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