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四十五章 出租车内的小动作
    林涛的嘴巴凑上去后,曹岚原本打算迅速分开,脑袋刚要向后仰,却突然被林涛给按住了后颈,一条舌头一下子滑入了她的檀香小口。

    “呜呜……”

    曹岚瞪大了眼睛,喉咙里发出呜咽之声,脑袋挣扎两下,却被林涛更加疯狂的吸着她粉嫩的丁香小舌上的甘露。

    感受到林涛热情似火的亲吻,很久没有跟丈夫有过肌肤之亲的曹岚一下子就被林涛给狂热亲吻给弄的迷失了心智,一双包含秋水的眸子渐渐变的迷离起来,呼吸也变的急促,双臂情不自禁的搂住了林涛的脖子,慢慢的回应起林涛的深吻。

    正当两人身体越来越燥热的时候,恨不得立马在客厅的沙发上大战三百回合时,秦晓婷房间的门突然啪嗒一声从里面给打开了。

    林涛和曹岚如同遭遇电击般,身子猛的僵硬,旋即迅速分开。

    秦晓婷打着哈欠从房间走出来,林涛跟曹岚已经各自正襟危坐的假装看起了电视,只不过曹岚脸上的羞红和不自然很容易让秦晓婷发现破绽。

    幸亏秦晓婷刚刚睡醒,脑袋还全是浆糊,没有发现曹岚脸上的异常,笑着说:“怎么就剩你们两个人了?瑶瑶呢?”

    林涛心虚的端起茶杯喝了口凉的已经不能再凉呃茶水,讪笑的说:“她补觉去了,昨天晚上打了一夜的游戏。”

    “这丫头……”秦晓婷苦笑不已,随即说:“时间不早了,我先去厨房准备晚上要做的菜。”

    曹岚偷偷瞪了林涛一眼,忙从沙发上站了起来,说:“秦姐,我帮你吧!”

    “好呀,正好可以陪我说说话。”

    秦晓婷笑着点头,两女一起朝着厨房走去,留下林涛一个人在客厅回味刚才跟曹岚的深度轻吻。

    ……

    天色渐渐黑了下来,秦晓婷准备了一顿丰富的晚餐,几人边喝酒边聊天,一顿饭吃下来都喝了不少的酒,又闲聊一阵子,曹岚见时候不早了,便起身告辞。

    秦晓婷忙对林涛说:“小弟,你去送送曹岚,大晚上她这么一个大美女一个人回家不安全。”

    曹岚原本就喝了不少酒,脸上红扑扑的,听了秦晓婷的话,她偷偷瞥了林涛一眼,俏脸更加滚烫,忙开口说:“不用啦,我自己一个人可以的。”

    “还是我送你吧,最近羊城的治安不好!”林涛一脸正经的说道。

    曹岚犹豫了一下,咬咬唇,最终点头答应下来。

    两人一起离开秦晓婷的家,在小区门口拦了一辆出租车坐了进去,林涛问曹岚,“还是在医院附近的酒店住么?”

    此时的曹岚脑袋昏昏沉沉的,胃里也是一阵翻滚,上车后就无力的靠在了林涛身上,听了林涛的问话,她轻轻摇头,说:“已经找了出租屋,既然打算留在羊城,一直住宾馆也不划算。”顿了顿,她对司机说:“师傅,麻烦你去中心医院旁边的‘花苑小区’。”

    车里,出租车司机放着收音机,认真的开着车子,两人坐在后面,林涛见曹岚靠在自己身上,胸口柔软的部位紧紧的挤压着自己胳膊,顿时便想入非非起来,低头瞥了一眼她雪白修长的美腿,壮着胆子伸出手轻轻将手中放在了她不着丝袜的白嫩大腿上。

    林涛明显的感觉到曹岚娇躯轻轻一颤,不过并没有对林涛不老实的举动做出任何反应,依然斜靠在林涛身上,似乎是默认了林涛的小动作。

    林涛见状心下大喜,渐渐的将手探入了曹岚浅蓝色的迷你短裙之中,曹岚轻轻拍打了林涛一下表示不满,不过当林涛将手放到了不该不该放的位置时,她低吟一声,一只手死死的抓住了林涛的胳膊,将头埋在了林涛的怀里。

    伴随着收音机内音乐的响起,林涛手上的动作越来越快,曹岚感觉到了前所未有的刺激,仿佛是在人前偷情一般,双腿紧紧的并拢,一只手捂住了自己的嘴巴,从喉咙里发出阵阵断断续续的呻吟。

    幸亏出租车司机将收音机的声音开的足够大,再加上里面正好放着一首dj音乐,这才将曹岚的低吟给掩盖掉住了。

    曹岚结婚几年了,这几年从来没有在自己老公那里得到满足过,没想到今天竟然在出租车上,被林涛用手给……

    二十多分钟后,出租车稳稳当当的停在了曹岚租住的小区门口,付了钱之后,林涛见曹岚俏脸绯红,身子瘫软在出租车内,不由得一阵好笑。

    将曹岚扶下车子,林涛借着酒劲调戏道:“曹姐,刚才在出租车是不是很刺激啊?”

    曹岚羞涩的伸手就朝林涛腰间掐了一把,恨恨的说:“你简直……”

    “简直什么?”

    “简直太流氓了!”一想到刚才在出租车内发生的事情,曹岚身子又是一阵酥麻瘫软,差点没一下子摔倒在地,幸亏林涛及时搂住了曹岚的腰身。

    “我已经到了,你回去吧。”曹岚轻轻推了林涛一把。

    林涛笑着说:“我还是把你送回家吧,你现在站都站不稳了。”

    “不要,让你进了我家那不就等于引狼入室吗!”

    “别闹,我不搀着你,你自己能走吗?”

    “当然能?!”

    “是吗?”林涛坏笑一声,突然松手,曹岚双腿一软,娇呼一声,一屁股坐在了地上。

    “哎哟!摔死我啦!”

    林涛含笑的望着坐在地上的曹岚,打趣的说:“那我就不管你了啊,你自己回去吧。”

    见林涛转身欲走,曹岚急了,忙喊道:“你……你不许走!”

    “不是你让我走的吗?”

    林涛回过神,戏虐的看着曹岚。

    曹岚俏脸上带着怒意的说:“看不见我摔倒了呀,你就是故意的,臭无赖!”

    “靠,还敢骂我!”

    林涛佯装发怒,转身就走。

    “你别走,我……我不骂你就是啦!”曹岚忙喊道,她可不想一个人坐在黑黢黢的小区门口。

    曹岚租住的小区属于非常老旧的那种,一到天黑之后,小区黑黢黢的,看不到几个人影,这会儿她坐在地上,屁股感觉凉凉的,那种凉意一下子传到后脊梁,让她心里有些发虚和害怕。

    “这可是你让我送你回去啊!别再说什么引狼入室了。”林涛得意一笑,重新走了回去,将坐在地上的曹岚给扶了起来。

    “我现在才发现你又贱又坏还阴损!”曹岚气呼呼的揉了揉疼痛的屁股,带着怨气的批判着林涛。

    林涛搂着曹岚柔软的腰身,笑着说:“现在才知道啊,可惜已经晚了!”

    “晚了?”曹岚拿醉眼斜了林涛一眼,说:“晚吗?怎么就晚啦?”

    “咱们已经有肌肤之亲了啊!”

    “切,就亲了亲而已!”

    “是吗,只是亲了亲?”林涛似笑非笑的朝曹岚挑挑眉头。

    曹岚一下就想起刚才在出租车上,林涛非常可耻的将手放进自己裙子,而且还用手……

    更让曹岚无地自容的是,她只是被林涛用手撩拨了几下,就被林涛给撩拨的‘河水泛滥’一发不可收拾。

    两人边说边朝单元楼楼梯口走去,当两人进入楼梯口后,黑暗中,一个穿着黑衣的瘦高个出现在了单元楼下的一棵杨树下,仰头朝楼层望去,当见到三楼左侧的一户房屋灯光打开后,他记住了楼层位置,脸上露出了阴恻恻的冷笑。

    ……

    林涛将曹岚扶进房里后,扫视一圈,见两室一厅的房子连沙发都没有摆设,客厅的家具简单到只有一张饭桌,两把座椅以及一个小彩电,便再无其他家具了。

    “你这租的房子也太简陋了吧?”林涛苦笑不已,将曹岚搀扶到饭桌旁边的椅子上坐下。

    曹岚尴尬的说:“我刚来羊城,能有个落脚的地方就不错了,再说这里离医院近,方便我照顾小军的父亲。”

    说起樊小军的父亲,林涛关切的问道:“老人家治疗的情况怎么样了?”

    曹岚叹气的说:“我这个姑父啊癌症晚期,医生说如果做化疗,不仅痛苦,延缓不了多久生命,还浪费钱。所以建议保守治疗,估摸着保守治疗最多还能挺半年。”

    林涛听了轻轻叹气,道:“癌症晚期也只能尽人事听天命了,如今的医疗技术有限,癌症之类的病几乎相当于死亡判决书。”

    饶是林涛中医了得,是老神医唯一的亲传弟子,也对癌症束手无策。如果说治疗疑难杂症或者不是要命的病,林涛还是可以出手相助的,但是樊小军的父亲已经是癌症晚期了,他也爱莫能助。

    “哎,说句不太好听的话,其实老爷子现在拖着病魔缠身的身子也是痛苦,也许早点走了对他来说是一种解脱。”

    “是啊,虽说这种话不该说,但确实是如此。”

    “算啦,不提这事!”曹岚轻轻叹了口气,看了林涛一眼,说:“我现在已经到家了,你是不是可以放心的离开了?”

    林涛见曹岚对自己下逐客令,便笑骂道:“靠,好你个曹岚,我刚把你送到家,你连口水都不让我喝就赶我走啊?!”

    曹岚悻悻的笑道:“我可不敢留你多待,怕你……”

    “怕我什么啊?”林涛目光火热的望着曹岚妩媚诱人的俏脸,满含深意的问道:“怕我把你给那啥了?”

    ……医流狂兵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