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四十二章 趁火打劫
    等张蕙兰走后,陈海安让受了轻伤的王哥去医院看伤,王哥带着手下的人离开之后,陈海安这才含笑的对身后的林涛说:“林先生,请上车吧。”

    林涛看了一眼陈海安的法拉利,摇摇头,指着那辆银白色的奥迪,说:“我坐那辆!”

    小玉微微一愣,有些不情愿,但是又不敢反驳。

    陈海安不知道林涛为什么放着法拉利不坐要去坐小玉的奥迪,难道是看上小玉了?

    要说小玉的姿色还算不错,如果林涛看上了她,陈海安也不会觉得奇怪,真是那样的话,陈海安正好可以把小玉送给林涛,能够跟林涛搞好关系,日后解药就不愁了。

    “成,小玉,那你好好的跟林先生相处,再不许惹林先生生气,知道了吗?”

    小玉又不傻,哪里还看不出形势啊,连陈海安都对这个林涛卑躬屈膝的,自己有有几斤几两,有多大的胆子还敢去招惹他!

    陈海安开着法拉利在前面带路,奥迪车紧紧的跟在后面。

    林涛坐在副驾驶位置,看了一眼有些紧张的小玉,满含深意的说道:“别再追尾了啊,这次如果追尾了,你这辆奥迪恐怕都不够赔的!”

    小玉尴尬的笑了笑,不知道如何接话,又怕说错话,于是干脆不做声。

    “你叫什么名字?”

    小玉讪讪的说:“姜小玉。”

    “哦,名字还挺好听的,只不过嘛……”林涛顿了顿,盯着姜小玉看了两眼,说:“女孩子嘴巴不能太损知道吗?”

    “我错了,林先生!”说着,姜小玉眼眶就红了起来。

    林涛知道姜小玉并不是真心的认错,如果换做今天自己拿不下陈海安,她还会一副可怜兮兮的模样向自己认错吗?

    自然是不可能的!

    林涛为什么突然要叫上姜小玉一起,真正的原因并不是如陈海安以为的那样。

    林涛之所以叫上姜小玉,就是故意让姜小玉一直提心吊胆着,如果就那么轻易的放她走了,那实在是太便宜她了。

    人在犯了错误之后如果得不到教训,下一次还会照犯不误。林涛见这个姜小玉嘴巴实在是太损,便想治一治她。

    “你跟陈海安是什么关系?”林涛试探的又问道。

    姜小玉脸不自然的红了一下,说:“他是我哥!”

    “哥?表哥么?”

    “不……不是,是……认的干哥哥!”

    林涛哦了一声,一副若有所思的表情。什么干哥哥,说起来是哥哥,实际上两人是什么关系不言而喻。

    车祸的位置离陈海安的别墅并不是很远,大概也就十几分钟的车程,便到了目的地。

    林涛上次为了找陈海安算账,特点潜入过陈海安的别墅,这次过来也算是故地重游吧。

    车子停好后,三人一同进了别墅。

    到别墅大门口,姜小玉讪讪的问林涛,“林先生,你看我是不是可以走了?”

    “我让你走了吗?”林涛故意露出不悦的神情,道:“刚才那位张姐虽然懒得跟你计较了,但是你可是骂了我半天,我这个人小心眼,对于那些招惹过我的人,我一定会报回去的。你说是不是啊,陈大公子?”

    林涛说着把目光看向陈海安。

    陈海安脸色挤出一丝难看的笑,不知道如何去接林涛的话,只能故意岔开话题瞪着姜小玉斥责道:“林先生让你留下你就留下,哪那么多废话?我这里是龙潭虎穴,进不得还是咋的?”

    姜小玉低着头红着眼眶,不敢反驳。

    “进去吧!”

    林涛瞥了陈海安一眼,说道。

    陈海安忙又换了一副嘴脸,笑着给林涛带路。

    客厅内。

    陈海安请林涛入座,紧接着问道:“林先生喝茶还是红酒?”

    “什么都不喝,我过来可不是跟你喝东西的,该说什么就直接说吧!”

    林涛不知道陈海安心中所想,也不知道陈海安有什么目的,断然不会随便喝他家的东西,万一他在酒里面下点什么药,那自己不就是阴沟里翻船了吗。

    陈海安似乎知道林涛的想法,笑着点了点头,看了姜小玉一眼,说:“你先去二楼待着,我跟林先生有事情要谈,没有允许不许下来,听见没?”

    姜小玉答应一声,可怜巴巴的看了林涛一眼,也不知道林涛待会儿要怎么收拾她,心里七上八下,等待是最为煎熬的,她宁愿林涛现在抽她几巴掌了事,也不愿意煎熬的等着未知的惩罚。

    陈海安盯着姜小玉上楼,直到消失在楼梯转角处之后,这才坐在林涛身边,说:“林先生,关于李梦娜之死,其实跟我关系不大,您所知道的,可能跟真实情况有些出入!”

    “哦,是吗?”林涛饶有兴致的看着陈海安,道:“那你说说看,都有哪些出入?”

    陈海安正色的说:“您以为李梦娜是我女朋友吧?”

    “难道不是?”林涛反问道。

    陈海安轻叹一声,说:“其实我跟李梦娜并非男女朋友的关系,李梦娜是我经朋友介绍认识的,这个朋友专门为有钱人介绍在校大学生,从中收取中介费,我于李梦娜的关系属于包养与被包养的关系。”

    林涛在听到这个消息时并没有感动多惊讶,当初第一次接触李梦娜的姐姐李苗苗时,就发现李苗苗是个极其势利的女孩子,她妹妹能够被人包养,可能或多或少受到李苗苗的影响。

    “即便她不是你女朋友,但这也没法摆脱你帮凶的行径吧?”

    陈海安苦笑一声,说:“您先听我讲完。”

    “贾副市长的儿子贾益辉能够跟李梦娜认识,这确实跟我有关,但我并没有估计去撮合他们,是贾益辉一眼就看上了李梦娜,而李梦娜又得知贾益辉是贾副市长的儿子,所以两人一拍即合。”

    “这么说来,你还是受害人咯?”林涛戏虐的看着陈海安。

    陈海安尴尬的看了林涛一眼,讪讪的说:“受害人不敢说,毕竟不是我正牌女友,花钱买来的女人,被朋友撬去也就撬去了。”

    “照你这么说,李梦娜是自愿跟着贾益辉的?”

    陈海安悻悻的点头。

    林涛冷笑道:“你特么当我傻小子呢?如果李梦娜是自愿的,两人不存在矛盾,那又怎么可能争执起来,导致贾益辉将她给杀了!”

    “我没有骗你!”陈海安叹气道:“李梦娜并不是被贾益辉灌醉后被强暴的,而是自愿,也不是因为李梦娜酒醒后发现贾益辉把他给强了,所以两人发生争执。李梦娜真正死亡的原因是……”说到这里,他顿了顿,见林涛一脸好奇,这才继续说:“是因为,贾益辉有特殊癖好!”

    “特殊癖好?”

    “是,这家伙喜欢虐待女人,虐待女人能让他极度兴奋,李梦娜就是因为贾益辉虐待过度,打到致命的位置了,这才导致的死亡。她死亡的时候身体上有伤痕,所以警方便先入为主的以为李梦娜是被人灌醉后被强行发生关系殴打致死。”

    “我凭什么相信你说的?我怎么知道你是不是为了洗清嫌疑,故意这么说的?!”

    林涛目光死死的盯着陈海安,陈海安所说的‘真相’确实超出了他的想象。

    陈海安露出一丝笑,说:“我有证据证明我所说的一切都是真的!”

    “什么证据?”林涛皱了皱眉,问道。

    陈海安说:“命案发生之后,我去找过贾益辉,就怕这人命官司把我牵扯进去,所以在与他谈话之前,我带了录音设备,将他如何虐待李梦娜致死的全过程都够录了下来。”

    林涛忽然发现了陈海安叫自己来的真实目的,便笑了起来,“如果我猜的没错的话,你打算把录有贾益辉罪证的录音给我?”

    “是的,林先生!”

    “你为什么这么做?”

    林涛非常不明白陈海安的用意,先不说贾益辉跟他之间的朋友关系,就说贾益辉的父亲吧,一个主管商业用地的副市长,对于陈氏房地产集团意味着什么,难道陈海安心里不清楚么?

    他怎么敢去出卖贾副市长的公子?

    “林先生,我知道您心中的疑惑,一开始我确实打算帮着贾益辉把这个敏感给糊弄过去,但是让我没想到的是,贾益辉的父亲原本承诺把一块商业用地批给我们,最后见自己儿子快要摆脱嫌疑了,便出尔反尔,把那块商业用地卖给了常氏集团!”

    “常氏集团?常太极么?”

    “是的!”陈海安表情恨恨的道:“贾氏父子都特么不是个东西,现在我父亲已经不在乎得罪贾副市长了,只要这件事情捅破了,贾副市长离下马也就不远了!”

    到此刻,林涛才彻底明白陈海安为什么这么做,便冷笑道:“原来你们属于利益冲突,狗咬狗啊!”

    陈海安尴尬的笑了笑,没敢辩驳。

    “那这录音您要么?”陈海安小心翼翼的问道。

    “要,为什么不要!虽然你特么的有借我之手铲除贾氏父子的嫌弃,但是我不介意帮你找个忙,但是我能得到什么好处?”

    林涛嘴角微微扬起,开始打陈海安的注意了。

    陈海安确实想借林涛之手来告发贾氏父子,这样他们陈家不用亲自出马,万一到时候贾副市长没有被扳倒,他们也可以找理由说事情不是他们告发的,避免遭到贾副市长的报复。

    陈海安原本以为林涛在得知有录音设备来证明贾益辉的罪名后会欣喜若狂,万万没想到林涛如此淡定,而且头脑非常灵活的在短时间内分析出了一切的前因后果,以及自己的真实目的,用这个事情反过来再讨要好处,不得不说林涛精明狡猾又奸诈。

    “您想要什么好处?”

    陈海安不介意给林涛一些好处,如果能够跟林涛搞好关系,弄到解药,比什么都重要。

    林涛盯着陈海安满含深意的笑了笑,说:“我来羊城几个月了,还没有一套自己的房子,你们陈氏集团不是搞房地产的吗,房子一定很多吧?”

    陈海安听了林涛的话嘴角一阵抽搐,心疼不已,但为了搞到解药,不下血本肯定是不行的,于是咬咬牙,说:“林先生既然看上咱们陈氏集团的房子了,送您一套肯定是没问题的,正好咱们陈氏集团刚建好一个高档小区,抽时间我带您去选一套?”

    “不会是在郊区吧?”

    “当然不会,在市中心地段!”

    “房子面积有多大?”

    陈海安赔笑道:“小到**十平米,大到一两百平米的户型都有。”

    “我喜欢住大一点的房子,房子太小住的憋屈!”林涛腆着脸说道。

    “那咱来一套两百平米的户型!”陈海安又是一阵肉疼。

    “嗯,带装修吗?”

    “不带,不过这些您不用操心,我都为您装修好!”

    “要豪华装修啊,差了可不行!”

    陈海安心在滴血,挤出笑的忙点头,“一定一定……”

    林涛这才满意的露出了傻小子般的微笑!

    ……医流狂兵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