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四十章 碰瓷
    次日清晨,天蒙蒙亮的时候林涛便醒了过来,望着身边睡熟的性感女人,想起昨天夜里跟她疯狂的场景,小腹又燥热难耐起来,于是伸手拨弄了一下沈曼丽的下巴,将手伸到了被子里面……

    沈曼丽被林涛撩拨的发出嘤咛一声低吟,长长的睫毛抖动一下,缓缓睁开眼睛,睡眼惺忪的看了林涛一眼,妩媚的道:“一大清早又不老实了?”

    “大嫂,昨天晚上你很疯狂啊!跟你以往高冷的性子截然相反,嘿嘿……”

    沈曼丽被林涛说的满脸绯红,瞪了他一眼后,没好气的说:“你还有脸说,不都是被你弄的!”

    “昨天有没有满足你啊?”林涛坏笑起来。

    沈曼丽翻了个白眼,“没有,咋地啦?!”

    “没有,咱们接着来?”

    “不要,我困!”

    “来嘛,大嫂!我想要你!”

    “呀!林涛,你……你的手,啊,臭流氓……”

    ……

    吃过早饭,两人一起离开农家院,沈曼丽脸上带着寒霜的将车子开回市内,随便找了个地方将林涛给丢了下去,然后也不跟林涛打招呼,一踩油门,红色保时捷的发动机发出嗡鸣之声的绝尘于大街之上。

    林涛望着红色保时捷消失在自己的视线,脸上露出一抹苦笑。

    就在不久前,林涛再一次像昨晚一样,让沈曼丽死去活来到求饶,等到战斗结束的时候,沈曼丽差一点就没能从床上下去,恨的她一大早就跟林涛赌上气了。

    不过女人嘛,哪能为了这种事情一直生气,林涛暂时打算先晾晾她,等她气消了再去赔礼道歉。

    正打算伸手在路边拦一辆出租车回秦晓婷家时,突然,一辆雪佛兰车子打着转向灯朝林涛这边停靠过来,与此同时雪佛兰的车主朝着林涛按了一声喇叭。

    林涛疑惑的看过去,就见对方将玻璃窗滑了下来,露出一张成熟女人脸来。

    “啊,这么巧?”

    林涛看到车中的女人时惊讶一声,旋即笑了起来。此女便是昨天把老头弄成马上风的张蕙兰。

    张蕙兰朝林涛笑了笑,说:“是好巧哦,刚才看你在路边拦车,还以为认错人了呢。你去哪啊?”

    林涛笑道:“咱们应该不顺路,你先走吧,我拦出租车挺方便的。”

    “现在正是早高峰,不好拦车,上来吧,我载你一程。”

    此时确实是上班的高峰期,拦车挺困难的,林涛犹豫了一下,便笑着答应下来,“那就麻烦你了。”

    “小事,不麻烦!”

    林涛坐进副驾驶位置,张蕙兰重新打转向灯,车子缓慢的朝着主干道开去,谁知道一辆银白色奥迪像一头疯牛般横冲直撞的冲了出来,车头不偏不倚的一下子怼到了张蕙兰的车屁股上,发出嘭的一声巨响。

    车子一阵剧烈的颠簸,紧接着熄火。

    幸亏两人系了安全带才躲过一劫。

    “你没事吧?”

    林涛见张蕙兰吓的不知所措了,于是出声问道。

    张蕙兰看了林涛一眼,回过神来,摇头道:“没……没事!”

    她话音刚落,玻璃车窗就被人从外面粗鲁的敲响,于此同时一个女人粗俗不堪的怒骂声响了起来,“窝草,你特么的怎么开车的,会不会开车啊?下来,赶紧跟老娘滚下来!”张蕙兰吓了一跳,原本就软弱的性子被外面粗鲁女人一吓,顿时脸上呈现出惊慌之色。

    “没事,我陪你一起下车,错不在你!”

    林涛见对方车子追尾反倒气势汹汹的倒打一耙,顿时便一阵无语,推开车门走了出去。

    张蕙兰见状,也赶紧推开车门跟着下车。

    “靠,老女人,你特么怎么开车的?会不会开车啊?”

    奥迪车主是一个二十多岁的年轻女人,身材不错,长相也在中等之间,只不过这素质嘛就显得太不尽人意了,满嘴脏话连篇,素质极为低下,她见到张蕙兰下车,双手叉腰就开始怒骂。

    “年轻人,你怎么说话呢?有什么事情好说好商量!”张蕙兰微微皱眉,不悦的斥责道。

    “好好说你奶奶个腿,你特么把我车子给弄坏了,你说咋办吧!”

    年轻女人见张蕙兰开着一脸雪佛兰就判定张蕙兰不是什么厉害的主,一副吃定张蕙兰的样子。

    “小姐,你讲不讲理啊?明明是你追尾好吗?”

    林涛见张蕙兰明显争不过那女人,便开口帮忙跟那女人辨理。

    年轻女人瞥了林涛一眼,冷笑道:“我追你爷爷个脑袋,明明特么的是你们在马路上乱跑,还特么怪在老娘头上,想碰瓷么?你们也不看看碰的谁,信不信老娘分分钟弄死你们!”

    林涛从来没见过如此泼辣不讲道理的女人,而且满嘴喷粪,简直不堪入耳顿,顿时脸色拉拢下来,冷声道:“你嘴巴最好放干净点,否则抽你丫的信么?”

    林涛本不想打女人,但是对于这种实在是太贱太无耻的女人,教训教训也是可以的。

    “靠,你特么个社会底层的穷鬼**丝还特么敢打我?你特么算个什么东西?!跟老娘等着,老娘这就叫人弄死你!”

    年轻女人叫嚣的走到一旁,掏出手机便拨了个号码。

    那边接通后,年轻女人立马换了副口气,嗲声嗲气的对电话那头的人说:“陈哥,我在淮阳路这边被人给碰瓷了,对方一个臭**丝嚣张的不得了,还要动手打我,你快来帮帮我!”

    也不知道对方说了什么,年轻女人连连点头,“好好,陈哥,那我等着你哦!”

    挂断电话,年轻女人趾高气昂的看着林涛,鄙夷的冷笑道:“小子,今天你特么死定了,要本事待会我陈哥来了你还能嚣张起来,那老娘算你有本事!”

    “陈哥,哪个陈哥?”林涛似笑非笑的问道。

    年轻女人微微一愣,随即露出不屑之色,“说了你特么认识么?就你这种臭穷鬼也配打听我陈哥的名字?”

    林涛对于年轻女人满嘴喷粪的话置之不理,冷笑道:“如果你陈哥来了我照样嚣张的起来,你说咋办?”

    年轻女人见林涛衣着一般,断定林涛是个普通平民,极其鄙夷的道:“你特么如果能斗的过我陈哥,那说明你丫的确实有本事,老娘免费给你玩都行,不过啊,你这种穷鬼永远也不可能斗赢我陈哥!”

    “抱歉,你这样的女人白送给我玩,我都不感兴趣!”林涛嗤笑一声,打击道。

    “呸,还白给你玩,你特么脑袋怎么那么大?不扫泡尿照照你自己的挫样!”

    林涛懒得在再大街上跟着泼妇骂街,心道,待会儿你那个什么狗屁陈哥来了,如果敢嚣张,连他一起给收拾了,不管他是谁!

    张蕙兰在一旁听着两人的对话,表情尴尬的不知道如何接口,毕竟这个年轻人是在帮自己的忙,自己总不能站在旁边看热闹吧?!

    张蕙兰怕对方叫来过来林涛吃了亏,于是低声说:“我打电话报警吧?”

    “不用,大姐,你不急着走吧?”

    “不急,我叫张蕙兰,你喊我兰姐就行了。”张蕙兰自我介绍道。

    林涛点点头,说:“我叫林涛。”顿了顿,又道:“不急的话,就等等吧,看她能叫什么手眼通天的厉害人物来,我还就不信邪了!”

    张蕙兰听了林涛的话心中苦笑不已,心说李瑞明还说这个年轻人城府深什么的,这哪里城府深啦?明明就是一个标准的年轻气盛,喜欢争强斗狠的小伙子嘛。

    她倒不怕林涛会吃亏,大不了待会儿如果局势没法收拾了就自报家门,在这羊城,除了少数的权贵之外,张蕙兰还真不忌惮谁。就凭昨天那位,在这羊城便是排名前六的大人物,比那些实权不大的副省长还要有实力。

    没过多久,一辆商务别克车风风火火的驶了过来,停在了银白色奥迪车旁边,站在一旁的女人见到别克商务车中走下来几个人,顿时脸露出得意的笑,盯着林涛道:“小子,你死定了!”

    商务车中陆陆续续下来四五个大汉,为首的年轻男子肌肉壮实,一看就是经常锻炼出来的,他脸上含笑的走到年轻女人面前,笑眯眯的说:“小玉,谁欺负你啊,告诉哥哥,哥哥替你收拾他!”

    叫小玉的年轻女人搔首弄姿的跟男人打招呼,随即指着林涛,说:“王哥,就这小瘪三想碰我的瓷,还想打我来着,你一定得替我出气,好好的教训这个王八蛋!”

    “我帮你收拾他,那你打算怎么谢我啊?”叫王哥的男人目光朝小玉胸口瞟了几眼调笑道。

    小玉娇声抛媚眼说:“你想让我怎么谢我就怎么谢,不过现在先给我出气!”

    “放心好了,有陈哥在后面做后盾,就是打死那小子咱都能相安无事!小玉你瞧好吧!”

    说着,他领着手下就朝林涛走了过来,似笑非笑的朝林涛打量几眼,极为不屑的道:“就是你小子碰瓷我妹子啊?”

    林涛淡定自如的盯着那个王哥,冷笑道:“睁大你的眼睛先看清楚,到底是谁撞谁,谁碰瓷谁?!”

    “我睁你麻痹,窝草你……”

    啪!

    那王哥脏话还没骂我,林涛伸手就是一巴掌狠狠的抽在他脸上,紧接着一脚踹在王哥小腹上,直接将那王哥给踹出四五米远,然后重重的摔在地上。

    林涛这辈子最痛恨别人骂他妈,虽然他也很讨厌那个抛弃他的女人,但是他允许别人随便来骂她。所以当那个王哥张口骂娘时,林涛毫不留情的出手了。

    那一巴掌力道极大,直接将王哥打的一边脸肿的老高,门牙被打掉了一颗,嘴里不住的往外流血,双手捂着小腹疼的在地上打滚,连骂林涛的力气都没有了。

    王哥带来的那四个手下见到这一状况直接傻眼了。

    林涛身边站着的张蕙兰瞪大了眼睛,仿佛又重新认识了林涛一会,暗衬,这李瑞明不亏是干政法的,眼睛真够毒的!

    自己呀,确实心思太过简单了!

    这个年轻人,真的很有能耐!

    ……医流狂兵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