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三十九章 一亲芳泽
    林涛见裸露着身子的老头仰躺在床上,双眼紧闭,面部抽搐,脸上呈现出痛苦之色,再看他脸色泛青,身体僵硬,立马看出他的症状,扭头对身边低声哭泣的中年女人说:“他这是马上风!”

    “马上风?”中年女人偷偷抹了一把眼泪,疑惑的看向林涛。

    林涛神情凝重的说:“所谓马上风又称为,‘脱症’又或者通俗的叫‘大泻身’。指的是在做那方面事情的时候,身体太虚,次数过于频繁,又过度兴奋,身体在不堪重负的情况下,气阳虚脱,引起急性心肌梗塞,如不及时治疗,猝死便在分分钟的事情!”

    “啊?!”

    中年女人听了林涛的讲解,脸色剧变,惊呼一声,焦急的抓住林涛的胳膊,眼泪哗哗往外流,声音哽咽的道:“那……那他现在还有救吗?”

    “有是有,只是……”

    林涛也有些焦急,他出来跟沈曼丽约会身边并没有什么治疗马上风的药,银针也不在身边,如何才能给这得了马上风的老头治病呢?

    林涛在房间四处巡视一周,无意间瞥了一眼中年女人耳朵上带的耳环,眼前一亮,忙出声说:“快,把你耳环取下来给我!”

    “耳环?”

    中年女人质疑的看着林涛。

    林涛不耐烦的皱眉说:“想要救他命的话就赶紧照我说的做!”

    “哦哦,好!”中年女人赶忙点头,然后伸手把一只耳环取了下来递给林涛,紧接着又去取另一只。

    “不用了,我只需要这一个!”

    林涛没有脱鞋子,直接踩在了床上,吩咐中年女人说:“你帮忙按住他的人中,我给他扎针。”

    “好的!”

    中年女人上了床后,小心翼翼的按住了老头的人中。

    林涛托起老头的左胳膊,将他五指处刺破,流出丝丝鲜血,紧接着又刺破了他右手的五指,再到小腹的穴位,以及眉心处的穴位,一口气刺出二十几针,速度之快,简直肉眼难辨。

    “好险,如果再晚一点,他必死无疑!”

    林涛将耳环上的针给扔在了地上,轻轻吁了口气,心有余悸的感叹道。

    “那他……他现在没事了吧?”

    “咳咳……”

    中年女人刚问完,那老头便虚弱的咳嗽两声,缓缓的睁开了眼睛。

    “瑞明!”

    女人忙用被子盖住了老者的身子,双手捧着老者的脸颊,带着哭腔的喊着他的名字。

    “我没事……”

    老者皱了皱眉,目光第一时间落在了林涛身上。

    “年轻人,是你救了我?”

    林涛见老者虽然气息很弱,但目光却异常凌厉,盯着他的时候仿佛要洞穿他的一切似得。

    林涛很少能够在一个人身上感受到这种压迫感,只是在当初面见军区首长时才感受过那种气势的压迫,那是上位者久居高位自然而然养成的一种气势,今天又在这个老者面前感受到了。

    “举手之劳,不足挂齿!”

    林涛迎着老者的目光,含笑的说道。虽然老者给他的压迫感很强,但这并不代表着他就会卑躬屈膝,他性子天生要强,从不看任何人的脸色,管对方是什么人,惹到他了天王老子都不好使!

    “对于你来说是举手之劳,但是对于我来说确实救命之恩,古人云滴水之恩当涌泉相报,你对我的救命之恩我又怎么能够装作视而不见,请留下你的联系方式,日后必有重谢!”

    “真的不必了!”林涛笑了笑,说:“我救你并不是为了让你感谢,再说了,我什么都不缺,你……”说到这里,林涛顿了顿,满含深意的说:“你好好的注意身体,年龄大了身体不能和年轻人比,所以在那方面的事情上需要节制一点,这种病很容易留下心理阴影,你还是尽快去医院检查一下身体吧。”

    说完,林涛迈着步子就朝外面走去。

    老者脸色阴晴不定的看着林涛离开,旋即,忙对中年女人说:“蕙兰,你赶紧出去,无论如何把他的联系方式弄到!”

    “有那个必要吗?”被称作蕙兰的中年女人好奇的问道。

    老者脸色阴晴不定的说:“说不定他已经认出我的身份来了,为了以防万一,我必须要随时能够联系的上他!”

    蕙兰猛然醒悟,这才想起老者的身份必须保密,原来他一直让年轻人留下联系方式,报恩是其次的,能够掌握年轻人的行踪才是主要目的,虽说这么做有点忘恩负义,但是老者身份特殊,那么做蕙兰也能够理解。

    “好,我这就去!”

    蕙兰答应一声,忙追了出去,撵上林涛,忙喊道:“年轻人,你稍等!”

    林涛极为无奈,停住了脚步。

    “烦请你留下联系方式吧。”蕙兰苦笑道。

    林涛看了她一眼,好奇的说:“为什么非得让我留下联系方式?我看你们这么倔强,不单单只是为了报恩那么简单吧?”

    蕙兰听了林涛的话,心中一突,没想到林涛的心思如此缜密,哪里像个二十多岁的年轻人,思想倒像个充满智慧的老者似得。

    “没……没有的事,他只是不喜欢欠别人的人情,所以……”蕙兰表情忸怩,强行辩解,顿了顿,她悻悻的说:“你不认他吗?”

    林涛觉得蕙兰问的莫名其妙,好笑道:“我为什么要认识他?难道他是什么明星不成?不会啊,我对他一点印象都没有。”

    蕙兰生怕自己的提醒人让林涛想起什么来,于是忙摇头,讪笑道:“没,他哪能是什么明星啊,不过,还是请你把联系方式告诉我吧,否则我没法跟他交差。”

    林涛这会儿急着回去跟沈曼丽缠绵,实在是不想跟这女人纠缠,于是叹了口气,道:“行吧,我没有名片,你找个什么东西把我的电话号码记下来。”

    ……

    蕙兰回到房间的时候李瑞明已经从床上坐了起来,后背靠在床上,眉头紧蹙的低头沉思。

    见张蕙兰进来,李瑞明沉声问道:“联系方式要到了?”

    张蕙兰轻轻点头,说:“瑞明,你可能想多了,我试探过他了,他好像并不认识你诶。”

    “你啊你啊!”李瑞明无奈的直摇头,苦笑道:“这个年轻人聪明的很,就你这么思想单纯的一个女人能从他嘴里套出话来?我都怀疑原本没事的,被你这么一问,他反倒起疑心了。”

    “啊?”张蕙兰捂着嘴巴怪叫一声,心虚的看着李瑞明,怯怯的说:“书记,我是不是犯错误了?”

    李瑞明轻叹一声,道:“好在要到了他的联系方式,最近得抽个时间好好跟他谈一次,无论他知不知道我的身份,都得让他将今天晚上的事情永远的忘掉。如今羊城正是敏感期,可不能再出任何岔子了。”

    顿了顿,他又说:“你也是的,非得学人家年轻人玩什么新潮浪漫,这下好,差点玩的命都没有了,好歹今天碰到这个年轻人,否则我死了死了还得名誉扫地!”

    张蕙兰讪讪的说:“我以后不再提这种要求就是了,不过,今天真的多亏了那个年轻人,他说如果再晚那么一点点,你就……”

    “我知道!”李瑞明重重的点头。

    张蕙兰说:“所以,不管如何,咱们都应该好好的感谢人家,只要咱们真心对待他,想必即便他知道了你的真实身份,也会守口如瓶的。”

    李瑞明听了张蕙兰的话含笑的点头,说:“你说的对。”心里却在叹息着,这女人啊,还是太单纯,不知道这男人世界里的险恶。

    “瑞明,你……算了……”

    李瑞明见张蕙兰一副欲言又止的模样,好笑道:“想说什么就说什么,别吞吞吐吐的。”

    张蕙兰尴尬的瞥了一眼李瑞明的双腿间,道:“刚才那个年轻人说犯了这种病,心理会留下阴影,你那里……那里还行吗?”

    进张蕙兰提醒,李瑞明还真感受了一下子,这一感受顿时脸色就变了。

    “难道,真的……”张蕙兰惊诧不已。

    李瑞明有些焦急,“你帮帮我,看还有没有反应。”

    “好……”

    十分钟后,张蕙兰和李瑞明全都放弃了。

    张蕙兰轻声安慰道:“明天去医院检查一下,应该只是心理受到了影响。”

    “希望如此吧,如果那里真出了什么问题,以后活着还有什么滋味!”

    张蕙兰听李瑞明这么说,故意打趣的调节气氛,娇声笑道:“亏你还是个大书记呢,思想觉悟就这么浅显啊?就想着做那种事情啦?”

    李瑞明瞪了张蕙兰一眼,道:“我发现你现在胆子越来越大了,这种玩笑都敢跟我开了?!”

    “不行吗?”张蕙兰妩媚的白了张瑞明一眼。

    张瑞明突然笑了起来,一把搂住了张蕙兰,说:“行,当然行!我还担心你怕我呢,你不怕我才证明你把我当自己人了。”

    “啊,对了,瑞明,我突然想到,要不过几天我单独请那年轻人出来吃顿饭,你看给他点什么好处?你就别出面了吧?”

    “不用,为了表示诚意,我得亲自去感谢他,顺便咨询一下身体的事情。”

    “那……好吧!”

    ……

    林涛兴致勃勃的回到房间的时候,赶紧将房门给反锁了,正想着跟沈曼丽重新温存的时候却见沈曼丽躺在床上,呼吸均匀,睡的正香。

    林涛见了心里一阵郁闷,想要把沈曼丽给弄醒,又有些于心不忍。

    重新去浴室冲了个澡,等林涛出来之后,轻手轻脚的爬上床,躺在了沈曼丽身侧,心想,今天晚上先让你好好睡一觉,等到明天早上再跟你巫山**也不迟。

    不过,想是这么想的,但是一个成熟妩媚的大美女就这么睡在自己身侧,两人还挨的如此之近,林涛又怎么可能睡的着。

    凑近了看沈曼丽的俏脸,见她虽素面朝天,却依然肌肤细腻,五官精致又耐看,五官拼凑到一起简直就像是造物主的精美作品。

    忽然间,沈曼丽长长的睫毛抖动了一下,旋即,在林涛惊讶的目光下,沈曼丽美眸一下子睁开,忍不住娇笑了起来,“讨厌,有你这么盯着别人一直看的么?”

    “我靠,你没睡着啊大嫂?”林涛一脸惊喜。

    “废话,你出去了我一个人敢睡着吗?”沈曼丽红着脸白了林涛一眼,娇声说道。

    “那你装什么睡啊?”

    沈曼丽娇媚的乜了林涛一眼,“我怕你折腾我!”

    林涛突然搂住了沈曼丽的纤细腰身,感受着她柔软清香的娇躯,心头火热的轻声说:“大嫂,今天晚上咱们也算水到渠成了,上次你没有给我,理由是还没有跟老乌离婚,这次老乌死了,你们的婚姻关系就不存在了,所以……咱们……”

    沈曼丽见林涛突然忘情的盯着自己,芳心一阵乱跳,听了林涛的话,她怔怔的看了林涛两眼,美眸缓缓闭上,娇艳红唇微微轻启,等着林涛来一亲芳泽。

    ……

    ps:大章节番外,激情戏细腻,字数较多,所以打赏截图加群可看:581589198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最新小说!医流狂兵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