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三十七章 灌醉沈曼丽
    “你不想知道刚才那个男人是谁么?”

    酒菜上齐,各自倒上一杯白酒,沈曼丽端起杯子抿了口白酒,目光怔怔的望着林涛问道。

    “你是谁那个叫何进的?”

    “是!”

    “这还用我问?不就是你前男友么!”林涛撇撇嘴,从烤羊腿上撕下一块羊肉放在嘴里尝了尝,正如沈曼丽所言,这里的菜肴确实非常可口,羊腿烤的外焦里嫩,肥美可口。

    “那你就不想知道我们之间发生了什么?”

    林涛说:“让我猜猜看。”

    他看了沈曼丽一眼,笑道:“一定是他抛弃了你吧?”

    “你怎么知道的?”沈曼丽感到有些惊讶。

    “只要脑袋不笨都能猜出来好吗?如果不是他负了你,你能在见到他的时候这么生气?”

    沈曼丽露出一丝自嘲的笑意,说:“挺狗血的,上大学的时候我跟他谈恋爱,咱们在一起三年,原本计划好了毕业就结婚,可是……最后他跟我们同校一个有钱的女学生一起去了美国。”

    “靠!真特么无耻,骗睡之后就抛弃你,真是个渣男!”林涛愤怒的骂咧道。

    沈曼丽白了林涛一眼,说:“你想多了,那个年代,我们的思想都听单纯的,约定好了结婚之后才做那种事情,所以……”

    “所以你们什么都没干?”林涛笑了起来。

    “是的。”

    沈曼丽抿了口酒,夹了一颗四季豆放在嘴里,细细的嚼着。

    “我去,谈了三年竟然没把你给睡了?”

    沈曼丽美眸瞪向林涛,“你想死?你是不是巴不得我被他睡了你才开心?”

    “我特么又没毛病,我巴不得你只被我一个人睡!”

    沈曼丽:“……”

    “以后跟我说话嘴巴干净点!”

    林涛讪笑道:“都怪我最近新收的两个小弟乌鸦和周发,这两个王八蛋满足喷粪,还得我也跟着说脏话了。”

    “还说?”沈曼丽又瞪了林涛一眼。

    林涛嘿嘿笑道:“不说了,喝酒喝酒……”

    半个小时后,喝掉了一瓶白酒,两人都有了稍许醉意,林涛打着酒嗝问沈曼丽,说:“这次他好像是专门从美国回来找你,看来还是没用忘了你啊,你会跟他复合吗?”

    “你希望我跟他复合?”

    “我希望你能打死他!”林涛坏笑了起来,说:“你特么是我的女人,你敢跟他好上,给劳资戴绿帽子,劳资非扒了你的裤子,把你屁股打开花!”

    沈曼丽听了林涛粗俗又暧昧的话,俏脸红了红,啐骂道:“滚,你怎么不去死?!”

    “嘿嘿,咱们两虽然没有那啥过,但是也是有过肌肤之亲的,我这个人比较传统,我碰过的女人就觉得不允许再有别的男人碰,否则……”

    “否则什么?”沈曼丽戏虐的看着林涛,问道。

    林涛脸色少有的沉了下来,语气不阴不阳的道:“我会让背叛我的人不得好死!”

    沈曼丽感觉到从林涛身上散发出一股凉意,让她忍不住打了个寒颤,赶紧喝了口酒镇定心神,没想到林涛平时看上去嬉皮笑脸的像个小流氓,真正的气势散发出来的时候竟然比乌老大还强。

    沈曼丽连乌老大都没怕过,却对林涛身上散发的冷意感到忌惮,她能够感觉到林涛说的话不是在开玩笑。“你这个家伙,年纪轻轻的,还挺霸道的!”

    沈曼丽拿起桌子上一瓶还没开封的酒,正要打开时,林涛苦笑的说:“还喝?”

    “不敢?”

    “不是不敢,是怕待会儿你喝多了撒酒疯!”

    沈曼丽轻哼一声,高傲的说:“只有疯女人才撒酒疯,我像疯女人么?”

    林涛盯着沈曼丽看了两眼,重重的点头,“太像了!”

    “去你的!”

    沈曼丽笑着将打开的酒瓶盖砸向林涛,却被林涛精准的用双指给夹住。

    沈曼丽看的瞠目结舌,半响才醒悟过来,满含深意的道:“以前听老乌说你身手了得,一直没见识过,今天是第一次见识到。”

    “雕虫小技罢了。”

    沈曼丽兴致勃勃的说:“我想看,你给我表演表演呗?”

    “我的功夫不是用来表演的,而是用来杀人的!”说完,林涛直接将手里的所料瓶盖捏的粉碎。

    沈曼丽一下子看呆了。

    林涛淡淡的说道:“我最近会杀人,如果你想看我表演,我可以杀人给你看!”

    “……”

    沈曼丽以为林涛在开玩笑,笑道:“好啊,我倒想看看你怎么杀人!”

    “你觉得我在跟你开玩笑?”

    “难道不是?”

    林涛将被子推到沈曼丽跟前,说:“倒酒!”

    沈曼丽不满的乜了林涛一眼,还是顺从的给林涛倒满一杯。

    林涛笑着抿了一口酒,砸吧了一下嘴,这才悠悠的道:“今天去艺校找你之前,我见了狼帮的狼狗。”

    “哦?”沈曼丽美眸看向林涛,好奇的问道:“为了什么?”

    “上次我身受重伤昏迷几天,就是狼狗花钱请国际顶级杀人潇玉郞来伏击我造成的。今天找他只不过是谈判算旧账而已。”

    “谈判的结果如何?”

    “崩了!”

    沈曼丽优雅的用性感红唇抿了口酒,轻轻蹙眉,继续问道:“你怎么跟他谈的?”

    林涛似笑非笑的说:“我让他要么滚出羊城,要么死在羊城,他选择了死在羊城!”

    沈曼丽满脸不可思议的说:“难道你正要杀他?”

    “我从来不会让想谋害我的人在我身边转悠,他必死!”

    “可是……这样你会惹上麻烦的,不说他手底下的兄弟会不会为他报仇,单单羊城警方那一关你就不好过去!”

    林涛一脸淡然的道:“这一点不用担心,没什么事的,老乌被杀,羊城警方不照样什么都没查出来!”

    “不要抱有这种侥幸心理!”沈曼丽有些不悦的看向林涛,心里又有些担心。

    “不用担心,我给你透露个实底吧,我上面有人,可以让我在杀了狼狗后安然无恙!”

    “啊?”沈曼丽震惊不已,“难道是……”

    “嘘,只可意会不可言传!”林涛笑着朝沈曼丽做了个嘘的动作,“像狼狗这种罪恶多端的人渣被就该受到人民的审判,我只是替社会除掉一个败类罢了。”

    “如果我猜的没错的话,你是想统一整个羊城黑道吧?”沈曼丽若有所思的盯着林涛,问道。

    林涛没有隐瞒沈曼丽的意思,点点头,说:“你觉得我行么?”

    “不行!”沈曼丽豪不给面子的否决。

    林涛笑道:“为什么不行?”“你才来羊城多久?你知道羊城的水有多深?”沈曼丽嗤之以鼻的白了林涛一眼说:“你听说过柳元宗这个人吗?”

    “柳元宗?难道是那个唐代的诗人?”林涛愣了一下,好奇的道。

    沈曼丽一脸无语,“你说的那个唐代诗人叫柳宗元,我说的是咱们羊城的柳元宗!”

    林涛:“……”

    “这丫的有多稀罕柳宗元,才会跟柳宗元起这么相似的名字?”

    沈曼丽说:“听民间传闻他好像还真是因为喜欢柳宗元所以才取了个柳元宗的名字。听说他特别爱好收藏古玩字画,家里收藏的古玩字画价值几个亿。”

    “这么有钱,他什么来路啊?”

    沈曼丽一脸严肃的说:“我之所以跟你提这个人,是因为这个人曾在羊城黑道呼风唤雨了近三十年,手眼通天,黑白两道通吃!即便是老乌在他面前都得卑躬屈膝,每年过年都得去给他送礼拜年。”

    “你跟我说这些是什么意思?”

    沈曼丽忧心的说:“你很聪明,应该知道我想说什么,柳元宗虽然已经七十多岁,很少过问道上的事情,但是如果他不认同你,你根本统一不了羊城黑道。”

    “这么邪乎?”

    沈曼丽严肃的看着林涛,说:“你不得不信邪!”

    林涛端起杯子将杯中的酒喝去一半,眯着眼睛冷笑道:“说的意思,我想要统一羊城黑道还得得到这个柳元宗的同意?”

    “理论上是这么回事,你想想啊,他在羊城混迹了四十多年,其中有三十年把持着整个羊城黑道,你觉得这种人你能得罪的起?”

    “他再牛有我的拳头硬么?毕竟已经是个七十多岁的老头子了!”

    沈曼丽鄙夷的笑道:“幼稚,你以为武力可以解决一切?即便谈武力,你觉得他需要自己动手么?我曾经听老乌无意间提到过,这个柳元宗手底下有好几个高手,各个都不是一般人。”

    林涛听了沈曼丽的话,微微皱眉道:“这么说来,想要统一羊城黑道远远没有我想的那么容易啊!”

    “是的,所以你千万不要做傻事,去跟那个柳元宗硬碰硬。退一万步讲,即便你武力能够胜过对方,你有对方的背景深么?你们这种混黑的再厉害,能厉害过政府?政府稍微有实权点的领导想整垮你们太简单了。”

    林涛不得不承认沈曼丽说的极对,他得重新打电话跟陈淼商量对策了,陈淼将羊城黑道统一这件事情想的太简单了!

    沈曼丽虽然是一介女流,但毕竟在老乌身边待了好几年,知道的黑道往事要比林涛多的多,两人边喝酒边聊羊城黑道轶事,不知不觉,两瓶白酒见底,两人各自喝了差不多一斤白酒。

    林涛体力好,酒量也还不错,一斤酒下肚虽说脑袋有些天旋地转,但头脑还算清醒,沈曼丽就没有林涛这么轻松了,很多年没有喝过这么多白酒,此时她感觉脑袋仿佛有千斤重似得,脑袋天旋地转,胃里一阵翻腾。

    林涛见沈曼丽喝的趴在饭桌上不省人事,于是脸上露出醉笑,嘴里含糊不清的说:“大嫂,你……你终于喝……喝醉了,嘿嘿,想要灌醉……灌醉你不容易呀!走,咱……咱们睡觉去!嘿嘿嘿……”

    ……

    ……

    ps:这个月每天日更万字,希望读者朋友们踊跃投一下月票、推荐票,有能力的打赏一下,给作者写书的积极性,多谢了!医流狂兵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