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三十六章 郊区留宿
    沈曼丽的车子被逼停之后,警车也在保时捷旁边停了下来,一名年轻警察从车中走了出来,板着脸走到沈曼丽车前,敲了敲玻璃。

    沈曼丽将车玻璃划了下去,尴尬的看着警察笑了笑。

    “下车!”年轻警察面无表情的说道。

    沈曼丽脸色难看的看了林涛一眼。

    林涛笑道:“你别下车,我下去跟他交涉!”

    说着,林涛把车门推开走了出去。

    “警察同志,有什么事吗?”

    “明知故问!”年轻警察皱起眉头,说:“身份证驾驶着都拿出来!”

    “咱们去旁边说吧?”

    林涛朝年轻警察笑道。

    年轻警察丝毫不给面子,沉着脸说:“没必要去旁边说,你也别想搞什么小动作,赶紧把身份证和驾驶着拿出来。”

    林涛见这警察如此油盐不进顿时就感觉有些头疼,但是又不能让沈曼丽看轻了他,于是打算搬出陈淼的名号,压低声音对年轻警察说:“我认识你们省厅的陈副厅长,兄弟,给点面子呗,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得了,这不也没出什么事故嘛,咱交个朋友,这事大事化小你看行么?”

    年轻警察听了林涛的话,表情稍微缓和了一些,说:“不是我不帮你,你们的车速实在是太夸张了,都惊动咱们副局长了,是副局长亲自下令命令我拦截的!”

    “哦,原来是这样啊!”林涛若有所思的点头,旋即,神秘兮兮的说:“兄弟,其实我跟你差不都算同行,有些事情我不方便跟你透露,但是我可以肯定的告诉你,刚才的事情事出有因,我会去跟陈副厅长解释,让陈副厅长打电话找你们局长,这样也不会为难到你,你看如何?”

    “你真认识陈副厅长?”年轻警察有些质疑。

    “要不我现在就给她打个电话?”

    年轻警察连忙摆手,“不用不用,你还是别打了,等我走了你再打!”

    “谢谢你啊兄弟!”林涛笑道:“要不咱们彼此留个联络方式,等忙完这阵子,请你出来喝酒。”

    年轻警察笑了笑,说:“好啊,不过你得提醒一下你女朋友啊,开车别这么猛,毕竟是在市区,车多路况复杂,那么快的速度,非常危险。”

    “放心,我会好好的教训她一顿,她刚才就是跟我置气,脾气上来了,所以才会开那么快,平时还是挺遵纪守法的!”

    警察笑着点点头表示理解,随即问道:“还没请教兄弟贵姓啊?”

    “我姓林,单名一个涛字,波涛汹涌的涛!”

    “哟,兄弟,咱们是本家啊!”年轻警察惊喜道:“我也姓林,单名一个谦字,谦谦有礼的谦。”

    “缘分啊!”

    林涛笑着跟林谦握手。

    沈曼丽坐在车里看的一愣一愣的,这都什么情况?刚才那警察还一副公事公办的样子,怎么才一会儿的功夫就跟林涛像亲兄弟似得?

    林涛又跟林谦寒暄几句,看着警车开走,这才回到了沈曼丽的车里。

    “厉害呀,还真被你搞定了?!”

    沈曼丽抿嘴笑着说道。

    林涛一脸得意,“那可不,这都是小事。”

    “说你胖你还喘上了?”沈曼丽白了林涛一眼,重新启动车子,好奇的问道:“不过,你是怎么搞定他的?”

    林涛笑道:“我跟他说我是黑社会老大,我问他怕不怕!”

    噗!

    沈曼丽一个没忍住笑出声来,啐道:“胡说八道,我不信你敢这么说!”

    “骗你做啥,他听我是黑社会老大,当即就吓傻了,还留了我的电话号码,非得请我吃饭道歉呢!”“忽悠人!”

    “靠,我骗你干啥,不信你看,我们刚才还留了电话号码呢!”

    “这样都行?”沈曼丽惊讶的看了林涛一眼,信以为真。

    林涛之所以刚才留下林谦的号码是因为觉得可以结交一下这个交警,毕竟日后少不了要违规,在交警大队有个认识的朋友以后处理车辆违规要方便许多。

    林涛见沈曼丽朝着郊区的方向开去,便问道:“你这是要去哪啊?”

    “一个好玩的地方。”沈曼丽神秘的笑了笑,“到了你就知道了。”

    ……

    柳元宗的四合院内。

    狼狗这回带着军师太白鼠登门造访。

    下午那名高深莫测的精壮汉子领着狼狗和太白鼠到四合院的后院去见柳元宗。

    柳元宗正坐在后院的石亭中吃着晚饭,很简单的三菜一汤,而且全都是素菜,这朴素的作风与他黑道前辈以及富商的身份完全不符合。

    “柳爷,人带来了。”

    精壮汉子领着狼狗和太白鼠到石亭处,语气淡漠的说道。

    柳元宗点点头,说:“你先下去吧。”

    然后指了指石墩,跟狼狗说:“坐吧。”

    狼狗挤出一丝笑,讪讪的坐了下去。

    “谈判的不如意?”柳元宗夹了一口青菜放进嘴里,边嚼边淡淡的问道。

    狼狗有些愤怒的说:“这小子非常嚣张,根本没有缓和的余地。”

    柳元宗笑了笑,问道:“怎么个嚣张法?”

    狼狗脸色难看的说:“我问他有没有缓和的余地,他说没有,让我要么滚出羊城,要么死在羊城!”

    “哦?”柳元宗轻哦一声,感动有些惊讶,旋即神色又恢复如常,似笑非笑的道:“确实是个狂人,即便再厉害,也是个江湖后辈,怎么能够对前辈如此无礼,不该啊!”

    狼狗沉声说:“柳老,这次真的要靠你帮忙了,那小子是油盐不进。”

    “准备五百万吧!”

    “啊?”狼狗惊讶一声。

    柳元宗道:“别这么看着我,这钱不是落进了我的口袋,既然要对付林涛这种狠角色,硬拼是不可取的,我会找找老关系,让某位大领导出面来讲和此事,如果他还不给面子,那么滚出羊城的必然是他!”

    顿了顿,柳元宗冷笑道:“怎么,这点钱都不愿意出?”

    “出出出,一定出!”狼狗醒悟过来,忙点头,说:“只要能把这事搞定,五百万我愿意出!”

    “就是嘛,花钱消灾。”柳元宗笑了笑,将碗筷放下,说:“你可别以为我贪污了你的钱哦,这些钱全都是用来打通关系用的,大领导嘛,你以为三五十万人家会理你?”

    “我知道!”狼狗忙挤出笑,说:“柳老这件事情如果办成了,我另外再感谢你!”

    柳元宗摆摆手,道:“事后再说吧。哦,对了,听江湖传闻那个林涛武功非常了得?是真的吗?”

    狼狗听了柳元宗的话,心有余悸的点头,说:“我们帮会五大金刚之首的黑腹蛇您是见过的吧?”

    “嗯,见过。早在越南的时候他就已经有些名气了,曾经在越南一夜之间悄声无息的杀人满门,而且对方还是在有十几名保镖的情况下,这件事情当时很轰动嘛!”

    “对!”狼狗道:“黑腹蛇已经算是非常厉害的高手了,可是在这个林涛的手里走不过两招。”

    “什么?!”柳元宗猛的一惊,诧异道:“竟然强悍到这种地步了?”

    “哎,可不是嘛,否则我也不会这么头疼,求到您老人家出面啊!”

    柳元宗只是稍微诧异一下之后又恢复了淡漠的表情,说:“放心好了,他就是在厉害,在这羊城我不想让他好过,他就好过不了。”

    “那这事就拜托您老了。”

    “好,你先回去吧。”柳元宗下了逐客令。

    “诶,好的!”

    狼狗答应一声,从石墩上站了起来,朝来了之后没有说过一句话的太白鼠使了个眼色,两人静悄悄的退出了石亭。

    等狼狗和太白鼠离开四合院之后,柳元宗从石墩上站了起来,对身侧的黑衣壮汉问道:“黑影,如果你对上那个林涛,当如何?”

    被称作‘黑影’的黑衣壮汉表情始终淡漠,语气平静的说:“他不是我的对手!”

    “哦,你为什么敢断定?”

    黑影淡淡的道:“‘真气外放’境界之下无敌手!”

    此话林涛曾经也说过,如果他在场的话,一定能够看出黑影也是一名内功高手。

    ……

    沈曼丽带着林涛去了羊城的近郊,在一家灯火通明的农家大院门口停了下来。

    林涛好奇的问道:“这里是做什么的?”

    沈曼丽笑了笑,说:“吃农家菜的地方,里面的肉类和蔬菜全都是他们自家养殖和种的,特色便是碳烤鱼和碳烤羊排。”

    “跑这么大老远就是为了吃烧烤啊?”林涛苦笑不已。

    “切,你别不屑,这里的菜好吃到你会要到舌头的!”

    “夸张!”

    “不信咱们走着瞧!”沈曼丽妩媚的斜了林涛一眼,率先朝大院走去。

    在服务员的带领下,沈曼丽和林涛来到了农家大院内的一个湖中心的竹屋,竹屋相当于外面酒店的包厢,挺有特色的,看上去是用竹子建造而成的,整个湖中心大概有十来间这种竹屋包厢。

    坐在竹屋内吹着自然的湖风,观赏波光粼粼的湖面以及远处的大山,让林涛瞬间感觉心旷神怡,确实是一个休闲娱乐,放松心情的好去处。

    服务员拿来菜单,沈曼丽快速点了一些特色菜,然后将菜单递还回去,说:“来两瓶五粮液。”

    “好的,小姐!你们稍等一下,酒和菜马上就上!”

    说完,她拿着菜单退了出去。

    “这里环境不错吧?”沈曼丽笑问道。

    林涛点点头,说:“环境是不错,但是你点两瓶白酒是什么意思?想灌醉我啊?”

    “不行么?”沈曼丽似笑非笑的看着林涛。

    “当然行,可是如果喝醉了,你打算怎么把我拖回去?我很重的!”

    沈曼丽脸上露出一抹媚笑,说:“放心好了,这里有客房提供给客人,你就是喝的烂醉如泥都不怕!”

    林涛听沈曼丽这么一说,心里一下子就想入非非起来,笑道:“那咱们今晚就住在这里了?”

    “看情况吧!”

    “别啊,这里环境这么好,难得来这种地方,咱们得多亲近亲近大自然,晚上就别回去了!”

    沈曼丽盯着林涛看了两眼,冷笑道:“心里又在打鬼主意了吧?”

    “大嫂,天地良心啊,我只是觉得这里环境好,想留着这里过夜,绝对没有其他任何不良想法!”

    “你这是不打自招啊,我说过你有不良想法了么?”沈曼丽鄙夷的嗤笑一声,随即说:“成吧,喝了酒开夜车也不安全,今晚就住在这里了。”

    林涛面色一喜,盯着沈曼丽妙曼的身姿,悻悻笑道:“咱们是住一个房间呢,还是分开住?”

    “当然分开住!”

    “别啊,那多浪费钱!”

    “少废话,再多说一句,晚上不住在这了!”

    “好吧,我闭嘴!”

    ……医流狂兵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