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三十五章 大嫂的愤怒
    “没有缓和的余地了?”

    “没有!”

    “非得做这么绝?!”

    “是!”

    狼狗怒极反笑,连连点头,“好好好,林涛,你狠!”

    说完,狼狗带着另外三人转身就朝包厢外面走去,既然谈不拢,那他正好去找柳元宗出面,送出差不多上千万的字画给柳元宗总得有点用处吧!

    狼狗刚走到包厢门口,林涛的声音悠悠的传到了他耳朵里,“如果你出了这个包厢,也就意味着你放弃了活命的机会,你确定不再考虑考虑?”

    狼狗身形一滞,在包厢门口停顿了片刻,最终,他咬咬牙,还是拉开了包厢的门,走了出去。

    林涛望着狼狗的背影,笑了笑,“既然这样,那就怪不得我咯!”

    ……

    天色已黑,‘红月亮会所’外面。

    “老大,咱们好像还没给钱吧?”

    乌鸦去停车位开车,周发站在林涛身边,好奇的问道。

    “是没给钱!”

    周发百思不得其解,挠挠头,好奇的问道:“窝草,为什么不收我们的钱啊?”

    林涛还没开口,樊小军插话笑着说:“因为他们不敢收涛哥的钱!”

    “靠,这么牛?”周发笑的跟花似得,“那咱们不是白嫖了?”

    林涛见乌鸦把车子开过来了,白了周发一眼,说:“滚吧你们!”

    周发嘿嘿笑道:“你不跟我们一起?”

    乌鸦摇下车窗,笑骂道:“说你傻缺你还不承认,咱老大晚上有约好嘛!”

    “啊!”周发怪叫一声,暧昧的笑着说:“靠,体力消耗多了原来容易健忘啊,我倒是把这茬给忘了。”

    乌鸦给了周发一个大大的白眼,然后问林涛,“老大,不用我送你去过?”

    林涛摆了摆手,打趣道:“不用了,我坐出租车方便。你们消耗了不少体力,赶紧去吃些东西补补。”

    “好,那哥几个先闪了!”乌鸦笑道。

    林涛点头,嘱咐说:“记得收集那个叫什么乔老三的资料,如果背景不深,咱们速战速决。”

    “老大你放心好了 ,忘不了!”

    望着乌鸦的车子离开,林涛这才在路边拦了辆出租车,上车后说:“师傅,去艺术学院!”

    ……

    羊城艺术学院,舞蹈室内。

    沈曼丽教完女学生后,等到学生都走光了,她看了一眼手机 ,心里纳闷,那家伙怎么还没来?

    这时,有人将舞蹈室的门给敲响。

    沈曼丽以为是林涛来了,面露喜色,正要开口时,却见门口站着的并非是林涛,而是一个戴着金丝眼镜手捧玫瑰花的中年男人,顿时俏脸沉了下来。

    “曼丽,好久不见!”他面带自信的微笑,迈着步子朝沈曼丽走了过去。

    “站住!”

    沈曼丽的脸一下子冷了下来,斥责道:“我让你进来了吗?”

    “呃……”他停住脚步,笑了笑,目光充满爱意的说:“这么多年了,还在生我的气?”

    “别跟我说这些没用了,请你马上离开!”

    沈曼丽情绪激动的指着大门口,娇声喝道。

    “曼丽,请你先听我解释啊,当年我是有迫不得已的苦衷,所以才会暂时离开,我……”

    “闭嘴!”

    “不,我要说,这些话憋在我心里快十年了,这次我从美国回来就是为了专程来找你的!曼丽,我真的……”

    “啧啧啧……”

    男人爱慕又激动的话还没说完,身后突然传来了一阵砸吧嘴的声音,“大嫂,我来的正是时候呀,差点错过了一场好戏。”

    沈曼丽朝门口看了一眼,见是林涛,原本满脸怒意的脸缓和下来,故意嗔怪的白了林涛一眼,娇声道:“你怎么才来啊?我都等你半天了!”

    林涛笑眯眯的走了进去,说:“下午忙了点别的事情,所以来晚了,不过倒也挺好,看到了一场感人的表白!”

    中年男人回头看了林涛一眼,见林涛年龄不过二十多岁,衣着打扮也很一般,于是心底就有数了,朝林涛温和的笑了笑,问沈曼丽,“曼丽,这位是你弟弟?”

    “弟弟?”林涛嗤笑一声。

    沈曼丽成熟的俏脸又沉了下来,不耐烦的道:“何进,如果你不想让我更加恶心你,就立刻从我眼前消失!”

    叫何进的男人挤出笑,“曼丽,咱们就不能坐下来好说好商量吗?”

    “不能!”沈曼丽厌恶的看了他一眼,旋即,对林涛说:“咱们走!”

    “别急啊,多年不见的老朋友不多叙叙旧?”

    “你走不走?!”沈曼丽美眸瞪向林涛。

    “走啊,当然走!”林涛看热闹的不怕事大,故意憨厚的笑道:“要不咱们把这位仁兄也叫上吧?毕竟人家专门从美国回来找你,咱不能怠慢了外国友人不是?”

    何进笑着扶了扶眼镜框,说:“要不我请你跟你弟弟吃晚饭吧?”

    “我不是她弟弟!”林涛翻了个死白眼。

    “啊?”何进故作惊讶的说:“你刚才不是喊曼丽大嫂来着吗?”

    林涛笑眯眯的道:“难道我喊她老婆,她就是我老婆了?”

    说着,他朝沈曼丽坏笑的喊道:“老婆!”

    沈曼丽原本带着怒意的俏脸因为林涛这句老婆,一下子绷不出,不自然的红了起来,心中感觉怪怪的,却又有些窃喜,一时之间站在那里有些不知道怎么回应。

    “你倒是应我一声啊?!”

    沈曼丽见林涛盯着自己坏笑,顿时佯怒的道:“再胡说八道你也给我滚!”

    说完,踩着高跟鞋,气势汹汹的朝着舞蹈室外面走去。

    “你叫何进吧?”

    林涛没有急着跟上沈曼丽,而是跟何进聊了起来。

    何进露出自以为迷人的笑,点头说:“是啊,还没请教先生贵姓?”

    “我叫何出!”

    “何出?”

    林涛没有给何进解惑,笑指着何进手里的玫瑰红,说:“送给沈曼丽的?”

    “嗯!”

    “来来,给我吧!”林涛直接从何进手里接过花。

    何进目光疑惑的看向林涛。

    林涛笑道:“何必浪费了,扔了也是扔了,拿来让我使使!”

    何进:“……”

    还没等何进开口,林涛捧着花屁颠屁颠的朝着外面跑去。

    他这才反应过来,感情这丫的不是跟自己聊天来了,而是要骗自己手里的花!

    ……

    “大嫂,你走那么快做什么啊?!”林涛追上沈曼丽,笑道。

    “你不是挺喜欢他吗?跟他一起共进晚餐呗!还来找我做什么?”

    林涛哈哈笑了起来,“你该不会是连男人的醋也吃吧?大嫂,你这醋劲可有点大啊!”“醋你个头!”沈曼丽停住脚步,恶狠狠的瞪了林涛一眼,质问道:“你刚才瞎凑什么热闹?”

    林涛笑道:“我随便开开玩笑,别生气嘛!”说着,把玫瑰红递到沈曼丽跟前,“喏,送你的!”

    “……”

    沈曼丽被气笑了,“林涛啊林涛,你还真是没下限,死不要脸,这花是何进的吧?”

    “现在是我的了!”林涛腆着脸笑道。

    沈曼丽一把从林涛手里夺了过去,哒哒哒的踩着高跟鞋,走到一个垃圾桶旁边,直接将玫瑰红给扔进了马桶。

    “哎哟,怎么给扔了,一束花一两百块钱呢,这败家娘们!”林涛心疼的抓耳挠腮,就好像钱是他出的似得。

    沈曼丽从学校的停车场取了自己的红色保时捷带着林涛快速的驶出了艺术学校。

    车子高速的行驶在羊城的大马路上,见沈曼丽俏脸沉着,柳眉紧蹙,再看看越来越快的车速,林涛抓紧了门把手,讪讪的道:“大嫂,您慢点开!”

    “怎么,怕死了?”沈曼丽看了林涛一眼,戏虐的冷笑道。

    “靠,废话,我特么年纪轻轻的,还没活够呢!”

    嗡嗡嗡……

    沈曼丽听了林涛的话更加用力的踩了一脚油门,车速在市区直接开到了一百迈。

    “我靠,停停停……”

    “要不咱们一起去死如何?”沈曼丽见林涛吓的脸都白了,顿时得意的娇笑起来。

    “你这疯娘们,要死自己死去,劳资还没活够!”

    “你再说一遍?!”沈曼丽美眸一瞪,油门直接踩到了底。

    保时捷轿跑本来提速就快,这一加速,瞬间跑到了一百五十迈,幸亏车子已经行驶到了一个车辆不多且道路宽敞的地方,否则分分钟车毁人亡。

    饶是林涛武功再强,遇上这种车祸恐怕也是分分钟死翘翘。

    “大嫂,我错了,我错了还不行吗?快……快停车!”

    “哪里错了?”

    “哪都错了!”

    沈曼丽得意的乜了林涛一眼,稍踩刹车,车速降了些下来。

    “下次再敢跟我作对,我饶不了你!”

    “不敢了,不敢了!”

    保命要紧,林涛嘴上认输,心里哼唧道:“你丫的跟大爷等着,迟早有一天,大爷非把你丫的屁股打肿不可!”

    两人正说着话,突然一辆警车冲了上来,发出警笛声,使劲的按着喇叭示意沈曼丽靠边停车。

    沈曼丽一下子变的紧张起来,心虚的道:“完了,警察追过来了!”

    林涛没好气的白了沈曼丽一眼,说:“你这不废话吗,在市区你敢开到一百五十迈,就算是在高速,你这速度也属于违规超速了,靠边停车吧!”

    “不能停,一停我就惨啦!”沈曼丽哭丧着脸说道。

    林涛不解的问道:“为什么啊?”

    沈曼丽郁闷不已,“我的驾照已经扣六分了,如果再违章超速扣六分,那我就得重新考交规了,哎!”

    “谁让你作死的!”

    “都这个时候了,能不能不说风凉话?”

    林涛道:“你先停车吧,跑得了和尚跑不了庙,你的车牌已经上了电子眼,你以为你现在跑了就能相安无事?”

    无奈,沈曼丽轻轻叹了口气,只能踩刹车,打着转向灯,车子朝马路边停靠过去。

    ……医流狂兵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