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三十四章 要么滚,要么死!
    “你丫的,信不信劳资割了的卵蛋?人家姑娘同意了?你丫的就用强的!要玩滚四楼玩去,想在这上演个强奸的戏码等着劳资亲自送你去派出所么?”

    林涛瞪着眼睛斥责道。

    乌鸦原本已经兽血沸腾了,被林涛这么一骂,一下子熄火了,重重吁了口气,讪笑道:“这丫头片子哪是按摩啊,简直是撩拨我的**,明显是想勾引我上她。是不?”

    说着,他把目光看向那名受到惊吓的女技师,似笑非笑的问道。

    按摩女瑟瑟发抖的双手环胸,乌鸦问她话,她吓的不敢看乌鸦,也不知道怎么回答。

    “行了,别废话,赶紧滚四楼去找周发他们!”

    林涛不耐烦的挥挥手。

    乌鸦又是一笑,偷偷瞪了一眼那个按摩女,穿上拖鞋后说:“那我可上去啦?”

    “去吧!”

    “老大,你真不去爽爽?”

    “哪那么多废话,不去!”

    乌鸦忍不住称赞道:“真特么能忍,小弟佩服!”

    林涛:“……”

    等乌鸦出了包厢之后,林涛看了一眼那名受惊吓的女技师,说:“你先出去吧,刚才的消费给你算双倍。”

    “好的,谢谢老板!”

    女技师怯怯的看了林涛一眼,忙穿上鞋子往外跑。

    林涛翻了个身,对自己身边的女技师说:“你也出去吧。”

    “可是老板,时间还没到啊?!”

    “我不按了,给你照满钟点算钱便是了。”

    “好吧老板,有什么需要服务的随时叫我!”女技师看林涛长的帅气,朝林涛抛了个媚眼,暗想,如果是眼前这个帅哥给我用强的,我会反抗么?

    满脑子胡思乱想的女技师出去之后,包厢内只剩下林涛一人。

    林涛看了一眼墙壁上挂着的石英摆钟,暗笑道:“应该差不多快到了吧?!”

    说着,他给自己点上一支烟抽了起来。

    林涛是从部队的时候学会抽烟的,说起来还是被他的老班长猎鹰给带坏的。想起猎鹰,林涛觉得挺惋惜的,如果当初不是他带队去执行任务,因为错误的判断导致一名战友牺牲,现在恐怕他早已经升到少校级别了,也不会被退役成为了富豪的保镖。

    想到猎鹰,林涛重重叹了口气,暗衬,自己还有闲工夫替别人不值,自己现在脱离部队,做警方的卧底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是个头,再加上如今羊城黑道的局势混乱,按照陈淼的既定方针,想让自己来统一整个羊城的黑道,这样一来,制毒的毒贩子自然会联系自己,到那时候制毒的窝点便呼之欲出。

    虽说方针制定起来容易,但是真正做起来却难上加难,羊城黑道是那么容易被统一的?

    老乌付出了十几年的心血到死都没能统一羊城黑道,自己只不过来羊城两个月,底蕴不足,又得不到警方明面上的支持,简直是太艰难了啊!

    一想到省公安厅的副厅长陈淼,林涛便是一肚子的怨言,当初她把自己从部队申请出来帮忙,结果卧底做了,他们警方却做甩手掌柜,就好像查制毒窝点不是他们警方的事情似得。

    林涛越想越生气,心道:“绝对不能就这么便宜了陈淼,等找到机会了一定要敲她竹杠,不给足够的好处,劳资还不跟这老娘们玩了!”

    他突然想到李婉茹因为调查副市长公子奸杀女学生一案受到阻力,被停职在家的事情,想想有好些日子没联系李婉茹了,于是忙掏出手机,把电话打到了李婉茹那边。

    嘟嘟嘟……

    电话响了几声后被李婉茹接通,语气不悦的道:“你还记得有我这么个人啊?”

    林涛心虚的笑道:“这几天有些忙,所以……”

    “少给我找借口,你忙?你有什么可忙的?!”

    “瞧你,看不起人了不是?”顿了顿,林涛问道:“你现在还赋闲在家么?还是已经回去上班了?”

    提及此事,李婉茹唉声叹气的道:“还被停职着呢!”

    林涛突然笑了起来,问道:“如果有机会可以让你调到省厅里去,你愿意去吗?”

    “废话,咱们羊城市市局的警察,哪个不愿意调到省公安厅呀?除非是脑袋秀逗了。你问这个干吗?难不成你还有能力把我调到省厅不成?”

    李婉茹开玩笑的说道。

    “我可以试试!”

    李婉茹笑道:“你不会是认真的吧?”

    “你听我的声音像是在开玩笑么?”

    李婉茹正色起来,“不会吧,你在省厅有关系?”

    问完这句话,她忽然想到什么,语调徒然提高,“啊,该不会是那位陈淼副厅长吧?”

    “就是她!”林涛笑了笑,说:“她欠我个人情,我试试看,看能不能让她把你调到省厅去!”

    李婉茹沉默片刻,感动的问道:“林涛,你为什么要拿你的人情去给我换前途?”

    “被我感动到了?”

    “恩!”

    “那就对我以身相许吧?!”

    李婉茹笑道:“原来你在这等着我呢?不过,前些日子你不是不愿意我联系你吗?”

    林涛感慨道:“如今时局不同了,联系你也不会对我有什么影响。”

    “那我以后可以主动给你打电话吗?”

    在警界有着女神探之称的警花李婉茹此刻可怜兮兮的模样,如果被她的那些追求者目睹,也不知道该作何感想。

    “可以,不过尽量少打。”

    “为什么呀?”李婉茹好奇的问道。

    林涛笑道:“因为你是警察,我是黑社会!”

    李婉茹:“……”

    又跟李婉茹闲聊几句,等挂断了李婉茹的电话之后,林涛没有停歇,直接把电话打到了陈淼那边。

    电话响了好一阵子陈淼才接通,“喂,林涛吗?有什么事?”

    林涛听陈淼平淡的语气顿时来了气,道:“咋地,陈大厅长,我这么个小人物是不是只能在快被人给弄死的时候才能找你?”

    陈淼听林涛语气不悦,顿时苦笑起来,说:“最近几天羊城不太平,忙的我晕头转向,刚才对你语气不热情,惹到你了,我给你道歉总行了吧!”

    “这还差不多!”林涛语气缓和了些,说:“我在前线为你卖命,你倒好,不管不顾的,给你打个电话还不耐烦呢!”

    “说正事吧!打电话给我,是不是出什么事了?”陈淼这会儿正忙着没多少时间说废话,于是直入主题问道。

    林涛道:“最近还算太平,我这边没什么事情,不过有一件别的事情要跟你说说……”

    当下,林涛就把贾副市长的儿子贾益辉在红星酒店奸杀李梦娜的事情前前后后的经过全部告诉了陈淼,并把李婉茹在办理贾益辉的案件时,贾副市长暗中插手,让分局局长停了李婉茹职的事全部说了出来。

    “还有这样的事?”

    陈淼听完后大为震惊。

    “可不是么!”

    陈淼沉思片刻,说:“这事我知道了,事情涉及到大官的家属,所以我得先跟厅长商议一下。”

    林涛道:“你们怎么去解决不管我的事情,我给你打电话的主要目的是想求你帮个忙!”

    “什么忙?”陈淼好奇的问道。

    林涛笑眯眯的说:“李婉茹是个好同志啊,她为了跟邪恶作斗争都被领导给停职了,你看……能不能把李婉茹给调到省厅去?”

    “这是她的意思还是你的意思?”陈淼若有所思的问道。

    “当然是我的主意!”

    “你们是什么关系?”

    “领导,这个……是私人问题,好像跟你没什么关系吧?”林涛有些心虚的说道。

    陈淼在电话那头嘱咐道:“你现在的身份是黑社会,我喜欢你暂时不要跟李婉茹走的太近,毕竟她是个警察!”

    “我心里有数!”林涛有些不耐烦了,说道:“陈厅长,痛快点吧,一句话,这事能不能办?”

    “好,我们省厅正好有个岗位空缺着,比较适合李婉茹,把她调到省厅来工作也不算违反原则,我答应了!”

    林涛面色一喜,称赞道:“大气!”

    “挂吧,我忙着呢!”陈淼没好气的道。

    挂了电话,林涛原本想再把电话打到李婉茹那边,把这个好消息告诉她,但转念又一想,到时候让省厅的人直接通知她去省厅报道,等于是给了她一个大大的惊喜,这样效果更好,于是便打消了给她打电话的念头。

    ……

    林涛在包厢里抽完第三支烟的时候,包厢的门才被缓缓推开,狼狗带着黑虎、黑豹以及太白鼠从外面走了进来。

    “狼帮的高层就剩你们几个了吧?”

    林涛看着狼狗、黑虎等四人,戏虐的笑了起来。

    一头黄发的黑豹嘴角抽搐了一下,如果刚才不是狼狗嘱咐过他,不要轻举妄动,他恨不得马上就冲上去撕碎这个害他兄弟坐牢的罪魁祸首。

    “林涛,开门见山的说吧,到我这里来做什么?”狼狗脸色阴沉的盯着林涛,问道。

    林涛将烟蒂塞进烟灰缸,坐直了身子,似笑非笑的看着狼狗,说:“你知道我为什么要来找你!”

    “我不知道!”

    林涛目光凌厉起来,盯着狼狗,一字一句的说:“潇玉郞临死前已经承认了,你抵的了赖么?”

    “是,我承认,潇玉郞确实是我请的。不过,如果真要算账,我也得跟你说道说道,我两个兄弟你敢说不是你设计弄进去的?”

    “是又如何?!”林涛根本没想着隐瞒,直接承认了,现如今,他想灭掉狼帮简直是分分钟的事情。

    “所以有因必有果,真说起来,咱们的帐顶多两抵。”

    “抵消的了么?”林涛似笑非笑的看着狼狗

    狼狗反问道:“为什么抵消不了?”

    林涛嗤笑一声:“你想要我的命,你说我能放过想杀我的人么?”

    狼狗脸色变的铁青,沉声问道:“你到底想怎么样?”

    “很简单,要么滚出羊城,要么死!”

    ……医流狂兵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