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三十三章 按耐不住
    在整个狼帮,几乎没有不知道林涛的,可以说林涛就是狼帮的克星。

    林涛来羊城短短的两个月,就将羊城黑道搅的天翻地覆,先是狼帮的黑熊和黑狼被林涛用计给抓进了监牢,判了个无期徒刑。紧接着黑腹蛇又间接的被林涛给逼迫的杀死了一个分局副局长,被羊城警方通缉而亡命天涯,狼帮一下子损失三名大将,重伤元气,紧接着红星社的老乌又遭人暗杀,江湖谣传,杀死老乌的也是林涛。

    一时间,整个羊城黑道,几乎所有人都知道了林涛整个煞神的名字,即便没见过他本人,也知道了他的事迹。

    而狼帮之中,几乎所有人都认识林涛,有些小弟即便没见过林涛本人,也看过林涛的照片。

    ‘红月亮会所’这个场子是由黑虎的心腹小弟赵刚看管的,就在不久前,赵刚正调戏一个前台的美女收银时,四个人高马大的汉子迈着步子走了进来。

    赵刚原本只是无意的瞥了一眼他们四人,不过当目光落到为首的年轻人身上时,他隐隐感觉有些面熟,好像在哪见过,眉头一蹙,想了想,顿时心中一惊,表情变的极为难看起来,这特么不是那个煞神林涛吗?

    这还得了?

    赵刚脸色变了又变,不知道林涛突然跑到‘红月亮’来做什么,于是快步走到大厅的一个角落,等到迎宾带着林涛四人上了电梯之后,这才急忙打通了黑虎的电话。

    黑虎正陪着狼帮帮主狼狗见羊城一个老一辈的黑道大哥。

    此人名叫柳元宗,虽然已经年近七十,但是依然对羊城黑道有极大的影响力。即便是在世的老乌见到柳元宗也得对柳元宗点头哈腰。

    柳元宗成名于七十年代初期,那时候国家还不富裕,治安也相对松散,柳元宗就是从那个社会有些动乱的年代中崛起,手底下养了一大帮打手,利用手里的打手获得了许许多多的利益,一度控制了羊城的整个黑道,羊城的所有建筑材料以及拆迁的活全落到了柳元宗手中。曾被誉为羊城的‘拆迁大王’。

    后来到了九十年代,柳元宗渐渐的改做房地产生意,资金积累到了数以亿计,也就是从那个时候开始,柳元宗渐渐的洗白自己,成了羊城的商业大亨,而黑道依然被他暗地里把控着。

    最近十来年,柳元宗年龄大了,所以渐渐的退出了黑道,才有了老乌以及后来的狼帮崛起。

    不过,虽然柳元宗已经退出了,但是在黑道的影响力一直还在,属于德高望重的黑道老前辈。

    狼狗之所以来找柳元宗,就是因为狼帮已经到了岌岌可危的地步,他必须让柳元宗替他扛过这关。

    他请了国际顶级杀手潇玉郞暗杀林涛,却反被林涛给杀了。等潇玉郞死后,狼狗才意识到事情恐怕越来越没法收拾了。

    以林涛的个性,狼狗知道林涛一定会报这个仇,所以最近他一直担惊受怕,实在是没办法了,所以才找到了柳元宗,希望柳元宗出面帮忙。

    “柳老,事情就是这样的,这个林涛实在是太过分了,完全不按咱们道上的规矩做事,竟然联合警察来陷害我的两个兄弟。柳老,您再不出面阻止他,恐怕整个黑道都被他给搅的天翻地覆,到那时候您老人家恐怕也会被他给……”

    狼狗添油加醋的在柳元宗面前说道。

    柳元宗坐在一把太师椅上,手里拿这个紫砂壶,听了狼狗的话,他抿了口茶,似笑非笑的道:“我现在已经老了,出面又有什么用?再者说了,我已经退出江湖多年,他总不至于为难我这么一个马上要入土的糟老头吧?”

    “话是这么说,可是……这个人丧心病狂,没有原则可讲,就怕他到时候不懂得尊老,对您……”

    柳元宗伸出手来打断狼狗的话,冷笑道:“狼狗,你小子不用在我面前挑拨离间,我吃的盐比你吃的饭都多,在我面前耍小聪明你觉得我是个蠢人,会上你的当么?”

    柳元宗脸色一下子沉了下来,眼神凌厉的盯着狼狗。

    狼狗吓了一跳,挤出一丝笑意,忙说:“柳老,您误会了,我今天过来不是什么想挑拨离间,只是单纯的想请您帮忙,当然,这个忙不会让您老人家白帮。”说着,他朝身边的黑虎使了个眼色。

    黑虎立马将怀里抱着的锦盒递给了狼狗。

    狼狗将锦盒双手捧到柳元宗面前,含笑的介绍说:“听闻柳老喜欢收藏名人字画,我这里有一副宋徽宗的字画,您老来过过眼?”

    “宋徽宗?”柳元宗浑浊的老眼一下子变的神采奕奕,由刚才的不咸不淡变的兴奋起来。

    这辈子,柳元宗没有什么其他的爱好,就是对这名人字画感兴趣,他自己没有读过多少岁,觉得遗憾,所以就玩古董,玩字画来培养他的修养,这些年下来,他家收藏的名人字画价值高达几个亿。

    他从太师椅上坐了起来,忙接过狼狗手里的锦盒,然后走到书桌前,对他身边一个一直沉默寡言的精壮大汉说:“撑开来,我看看。”

    精壮大汉无言的点头,将锦盒打开,把字画摊开放在了书桌上。

    柳元宗忙戴上老花镜,又拿出了他的放大镜,仔仔细细的欣赏着宋徽宗的字画,看了一阵子后,柳元宗脸色带着喜色道:“真迹,是宋徽宗的真迹啊!”

    狼狗跟黑虎对视一眼,露出笑意,紧接着忙说:“柳老,您如果喜欢这副字画就拿来孝敬您了!”

    “这不合适吧?”柳元宗爱不释手的观赏者,嘴里却虚伪的推脱。

    “合适,合适,这种玩意在我这么个大俗人手里浪费了,就应该被您老这种古玩爱好者收藏才能发挥它的价值。”

    柳元宗眯着眼睛笑了笑,点头道:“好,很好,狼狗你很有觉悟嘛。”顿了顿,他故作好奇的问:“这幅画你是从哪得来的?”

    狼狗笑道:“我是托朋友在香港的拍卖场拍下来的,价值八百多万,说是还有很大的升值空间。”

    “宋徽宗的字画确实值这个价钱,甚至更高!”

    柳元宗笑了笑,让手下的汉子将画给收了起来,指着沙发道:“坐吧。”

    狼狗来了柳元宗家半天,这才被请入座。

    “你说的这个林涛就是最近道上盛传,杀死老乌的年轻人吧?”柳元宗重新坐回了太师椅,问道。

    狼狗忙点头,道:“就是这小子,这小子不是人啊,连自己大哥都敢杀,你说他还有什么事情做不出来?”

    柳元宗默默的点头,随即脸色沉了下来,说:“确实太不像话了。”

    狼狗知道自己的字画起了作用,脸色一喜,忙问道:“这么说柳老您愿意出面了?”

    柳元宗道:“你跟他谈一次吧,如果他愿意罢手,那么自然好,大家都相安无事,如果他执意要将羊城黑道搅的天翻地覆,到那个时候我再出面不迟!”

    听柳元宗这么说,狼狗心里骂了一句老狐狸,如果谈判有用,劳资还用来找你这个老不死的?心里骂归骂,脸上却不敢表现出来,他挤出笑,道:“就怕那小子不肯谈啊!”

    “先试试再说。如果他不愿意谈,到时候我会为你主持公道的!”

    柳元宗话音刚落,黑虎的手机突然响了起来。

    黑虎掏出手机一看,见是自己心腹手下赵刚打来的,于是跟柳元宗告了个罪,走到一旁将电话接通。

    “啥玩意?”

    当黑虎听了赵刚的汇报后,一双虎眼瞪的老大。

    “好,我知道了!”

    很快,黑虎便挂断了电话,脸色难看的走到狼狗身边,一脸阴晴不定的说:“大哥,林涛去红月亮会所了!”

    狼狗听完后脸色变了变,随即露出复杂的神情,道:“果然,这小子不会善罢甘休,终于找来了。”

    柳元宗听着两人的谈话,不为所动,语气淡淡的说:“这个不是更好嘛,不用再约他了,去跟他谈一次吧,如果他不肯罢手你再来告诉我。由我出面帮你!”

    “好吧!”

    狼狗从沙发上站了起来,道:“那我现在就去见他。”

    “嗯,去吧,我就不送你了!”

    ……

    狼狗和黑虎出了柳元宗的四合院后,黑虎将停在四合院门口的奔驰车打开,嘴里骂骂咧咧的道:“这个老东西,真特么不是个东西,收了咱们的字画还让咱们自己去跟林涛那小子谈判,既然咱们自己去谈判,还找他个老东西干什么,简直是老不死的杂碎!”

    狼狗拉开车门坐了进去,脸色阴沉的道:“倚老卖老的狗东西,收东西倒是来着不拒,让他办事倒是推推拖拖,早知道就不该来找这个老家伙了。”

    黑虎怒声道:“刚才如果不是忌惮那老东西身边的汉子,劳资恨不得一巴掌拍死那老东西!”

    狼狗好奇的问道:“他身边的汉子是什么来路?看上去很厉害的样子。”

    黑虎摇头道:“具体什么来路我也不清楚,但是可以肯定的是,这汉子武力值极强,如果我跟他对上,估计出不了几个回合就得被他干翻。”

    “以前就听说这老家伙身边有好几个高手,看来传闻不假啊!”

    黑虎点头说:“是啊,还听说他身边有一个是清朝大内侍卫的后代,祖传功夫极为了得!也不知道是不是刚才那个汉子。”

    “现在先不说这些了,开车吧,去‘红月亮’!”狼狗颇为头疼的说道。

    “要不要把太白鼠和黑豹叫上?”

    如今狼帮的五大金刚只剩下黑虎和黑豹,以及没有武力值的军事太白鼠。

    “都叫上吧,今天的这次谈判可能关系到狼帮的生死存亡了!”狼狗重重的叹息一声,一个连潇玉郞都能杀死的对手,他真没有多少把握去对抗。

    “好的大哥,我这就打电话!”

    ……

    ‘红月亮会所’的按摩包厢内。

    乌鸦实在是被穿着短裙的女技师给撩拨的受不了了,喘着粗气的一个翻身将女技师给压在了身下。

    女技师吓的娇呼一声,想要挣扎却被乌鸦给死死的按住。

    他一把撩起了女技师的短裙,扭头对林涛嘿嘿笑道:“老大,不介意我在这来一炮吧?”

    ……

    ……医流狂兵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