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三十一章 舞蹈老师的邀约
    虽然阿辉证实了林涛的话所言不虚,但乌启华依然不肯相信林涛有那么神乎其神的功夫,难道他的身手比子弹还快不成?!

    “林涛,你特么不用吓唬我,你就是再厉害,身手能快过子弹?”

    乌启华冷笑一声,嗤之以鼻的望着林涛。

    “你的眼界太低,也太不会做人,比你爸差远了!”

    林涛刚说完,脸色一沉,脚尖轻轻朝前面的茶几上踩了一下,整个人如同一道幻影般,唰的一下子就蹿到了乌启华跟前。

    乌启华只感觉眼前一黑,紧接着脖子一紧,等他从疼痛中惊醒过来时,竟发现林涛已经掐住了他的脖子,正对着他露出阴恻恻的冷笑。

    “咳咳咳……你特么……松手!”乌启华剧烈的咳嗽一阵子,憋红了脸,从牙齿缝里挤出几个字来。

    原本围住林涛的三十来人见到这种状况一下子傻了眼,不知道该如何是好了。

    “我说过,我想弄死你比捏死一只蚂蚁还简单,所以,你最好是不要挑战我的底线!”

    林涛松开了乌启华的脖子,推了他一把,重新回到了沙发上坐下,说:“我今天就是来问问你,跟你无冤无仇,你为什么一直栽赃陷害我?”

    “你是为一个有嫌疑杀我爸的人!”乌启华伸手摸了摸脖子,惊魂未定的盯着林涛,嗓子沙哑的说道。

    “我有嫌疑?”林涛怒极反笑,“我特么有什么嫌疑?乌老大正是器重我的时候,我有什么理由要杀了他?”

    “正因为他器重你,你在社团的地位高,所以只要你杀了他就能成为社团的大哥!”

    林涛鄙夷的道:“你也太想当然了吧?如果我真是这么想,也是这么做的,还会等着你从国外赶回来在群龙无首的情况下掌控整个帮会?我如果真想当大哥,我特么会给你这个机会么?”

    林涛一连串的质问让乌启华哑口无言。

    “你……你这是狡辩!”

    林涛似笑非笑的说:“你一门心思的想陷害我,是不是做贼心虚啊?还是说,乌老大是被你给杀了?想栽赃嫁祸到我身上?”

    林涛这句话原本只是无心的说出口,却没曾想乌启华脸色剧变,反应极为强烈。

    “你特么胡说八道,我怎么可能杀我的亲生父亲,你再敢血口喷人,我就是凭着这条命不要了,也要让你血溅当场!”

    乌启华双眼血红,如同一头发怒的狮子般死死的盯着林涛。

    对于乌启华的表现林涛感到非常诧异,自己只是随口说说,这家伙为什么反应如此之大,难道真被自己无心说中了?不可能吧,这家伙即便再没人性,也不能杀自己父亲啊?!

    “你很激动啊,难道是我戳到你的痛处了?”林涛目光紧盯乌启华,想从他脸上看出什么破绽来。

    乌启华渐渐的从愤怒中平复下来,表情也缓和了些,语气依旧阴冷的说:“你特么就是想把水给搅浑从而让自己洗脱嫌疑,亏你说的出口,我杀我父亲?呵呵,你不觉得你说的话很可笑吗?”

    “天下之大,无奇不有,禽兽不如的人不在少数,所以弑父这种事情不是没有畜生干!”

    林涛在说到弑父的时候,乌启华到没有多大的表情波动,倒是乌启华身边的阿辉脸色变了又变,脸色铁青,表情中透露着慌乱,林涛看在眼里,总感觉这个阿辉似乎知道什么内幕。

    “少说没用的废话,你今天到我这里来到底想干什么?”乌启华不想再跟林涛继续说这个话题,不耐烦的问道。

    “我就问你一个问题。”

    “说!”

    林涛冷声道:“你打算就这么一直跟我为敌?”

    “你杀了我父亲,难道我不该跟你为敌?”

    “如果你再说我杀了你父亲,信不信我现在立马杀了你!”林涛脸色冷了下来。

    乌启华还真有些怵林涛,缓了缓,说:“我父亲真不是你杀的?”

    “我不想再说第二遍!如果你非得坚持是我杀了你父亲,那咱们就战,看看最后到底鹿死谁手。如果你肯就此罢手,以后你走你的阳关道,我走我的独木桥,谁也不招惹谁!”

    乌启华现如今有大计划,那十个亿的毒品是他势在必得的,所以没法分出更多的精力来对付林涛,更何况他知道林涛根本不是杀他父亲的凶手,他父亲就是被他收买的卧底阿辉给干掉了,之所以栽赃嫁祸给林涛,只是为了能够将林涛给排挤出红星社,如今目的达到,也就没必要再去死咬着林涛不放了。

    “好,我可以暂时罢手,但是我会继续调查杀我父亲的真凶,如果被我查出来是你干的,我依然不会放过你!”乌启华沉思片刻,盯着林涛说道。

    林涛从沙发上站了起来,撇撇嘴,道:“随时奉陪,我还得警告你,如果你再打我身边人的主意,我会毫不留情的宰了你!”

    说完,林涛冷哼一声,隔空一掌,右手推动内力,直接将面前的茶几给轰的四分五裂开来,发出巨大的响声。

    乌启华以及他的众小弟见此场景吓的肝胆俱裂,脸色惨白。

    “这特么还是人么?”

    这是在场所有人心中唯一的心声!

    ……

    林涛等四人一直出了别墅很久,乌启华才从惊吓中醒悟过来,望着几乎粉碎的茶几,他艰难的吞了口唾液,看向旁边脸色同样惨白的阿辉,表情沉重的说:“这就是他的实力吗?”

    “可能不是他全部的实力!”阿辉缓过劲来,苦笑的说道。

    “那这么说,我刚才的决定是对的?”

    阿辉重重的点头,心有余悸的说:“华哥,小弟说句良心话,千万千万不要跟林涛作对,他想杀我们非常容易。既然他不主动找咱们的麻烦,那咱们还是不要去招惹他为妙,我最近听到了一个关于他的传闻……”

    “什么传闻?”

    “你听说过潇玉郞吗?”

    乌启华道:“当然听说过,潇玉郞可是世界级的顶级杀手,不过这跟林涛有什么关系?”

    阿辉压低声音说:“乌老大没死之前,狼帮是咱们最大的敌人。原本乌老大可以统一整个羊城黑道的,但是就是因为狼帮的出现,使得乌老大统一整个黑道的梦想破灭,甚至咱们红星社一度被狼帮给打压的差点喘不过气来,一直到林涛加入红星社才有了新转机……”

    “这些我都知道,用不着你跟我废话!”乌启华不耐烦的打断阿辉的话。

    阿辉苦笑道:“后面是重点,在狼帮被林涛给打击的损兵折将之后,听说狼帮的老大狼狗花了重金将潇玉郞从国外给请到了羊城来专门对付林涛。”

    “哦?”

    这个事情乌启华倒是没听说过,脸上露出隆重的好奇,问道:“最后怎么样了?”

    阿辉呼吸变的粗重起来,脸色复杂的看着乌启华,语气沉重的说:“在你回国的前一天,潇玉郞死在了羊城。”“林涛干的?”乌启华惊诧的问道。

    “除了他不会有别人!”

    “他竟然杀了潇玉郞!”乌启华一脸的不可思议。

    阿辉叹气道:“所以我刚才说,您千万不要主动去招惹他,这样的人物万一被激怒了,咱们真的抵挡不住他的怒火啊!”

    乌启华虽然心有不甘,但不得不承认,刚才见到林涛的身手以及听到阿辉潇玉郞被林涛击杀的事情后,他确实有些忌惮林涛了。

    倒是旁边的化学系女教授马莉听了林涛的事迹后,目光闪烁的盯着林涛离开的方向,也不知道心里面在想些什么。

    ……

    返程的路上,周发坐在后排座椅上,一脸兴奋的手舞足蹈,“靠,老大,你刚才震慑乌启华的那招实在是太帅气了,我都快要佩服的五体投地了。”

    乌鸦开着车子,笑着附和说:“是啊,实在是太让人震撼了啊,幸亏我上次做出了正确的选择,没有与你为敌,否则被你拍上一掌,我还不得身首异处啊!”

    林涛笑了笑,正要开口说话时,手机铃声突然响了起来,他从身上掏出手机一看,见是沈曼丽打来的,于是忙接通,笑道:“大嫂,你这电话打的可真及时啊!”

    沈曼丽在电话那头焦急的问道:“怎么样,你没事吧?你们谈判出什么结果来了没?”

    自从刚才林涛给沈曼丽打过电话之后,沈曼丽整颗芳心一直忐忑不安,也不知道为什么会那么关心林涛的死活,在舞蹈室纠结了快一个小时,也无心教学生舞蹈,最终她还是没忍住,把电话打到了林涛这里。

    林涛听沈曼丽语气焦急,便打趣道:“大嫂,你这是在关心我吗?”

    沈曼丽见林涛还能开玩笑,就证明他没什么事,于是冷哼一声,说:“我关心你个脑袋,我是怕你死了没人给我当苦力了!”

    “靠,能不能盼我点好啊?!”林涛郁闷的爆出口道。

    沈曼丽在电话那头露出一抹撩人心弦的笑意,语气柔和了些,说:“你们谈判的结果怎么样?”

    林涛笑道:“这小子还不傻,知道退避三舍,承诺不再于我为敌。”

    “哦?”沈曼丽诧异一声,“以乌启华的性子,他竟然会做出让步?”

    林涛不屑的冷笑道:“他不让不行,除非他不怕死!”

    沈曼丽无声的笑了,林涛这句话说的很霸气,让她感同身受的充满自豪感。

    不管怎么说,这件事都是值得高兴的,沈曼丽也在心里替林涛松了口气,忐忑的情绪瞬间好了许多,整个人轻松下来,突然有些想见林涛了,便娇声道:“晚上给你个机会,请我吃饭!”

    林涛笑眯眯的问道:“你这是在约我么?”

    沈曼丽便不做声了。

    林涛砸吧着嘴,打趣的说:“羊城第一美女的谱就是大,还给我个机会,请你吃饭呢,啧啧!”

    “怎么,你不愿意?那就拉倒呗!想请我吃饭的人可以从我们学校大门口排队排到大学的后街,不缺你一个,呵呵……”

    见沈曼丽气的要挂电话,林涛忙赔笑道:“嘿嘿,大嫂,跟你开个玩笑呢,我怎么可能不愿意请你吃饭,高兴还来不及,我马上就去你们学校找你去,等着我哦!”

    一想到沈曼丽那个祸国殃民级别的俏美妇主动约自己,林涛心里就跟吃了蜜一般的甜到了心窝,只想马上就见到她,好好的跟她亲腻一番。

    ……医流狂兵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