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二十八章 美妇的请求
    吃晚饭的时候,常子龙以及常子龙的母亲范玉珍没有到场,不过这也很正常,毕竟他们两人跟林涛闹的非常不愉快,不可能跟林涛同桌吃饭,林涛也乐意不看到他们母子,所以大家都很默契的没有主动提常子龙母子。

    因为常太极不能喝酒的缘故,一顿饭吃的不咸不淡,虽然有好酒招待林涛,但是林涛对白酒本来就不怎么感冒,所以也只是浅尝即止的试了一下三十年窖藏茅台的口感。

    不过说到白酒,对林涛这种不爱喝白酒的年轻人来说,不管是十几块钱一瓶的二锅头,还是成千上万块的窖藏茅台,口感都差不多,总之是辣心。

    吃过饭后,林涛跟常太极告辞。

    常太极起身相送,说:“林先生,我让老陈送你回去吧。”

    林涛笑着摆手,道:“我用麻烦,我自己开了车来的。”

    “可是你喝了酒,开车不安全啊!”陈佳丽在一旁截口说道。

    林涛苦笑道:“就喝了小半杯白酒,我的酒量还不至于那么差,没事的。”

    见林涛坚持要自己开车,常太极也不再劝说,含笑的点头道:“那林先生回去的时候注意点安全,小心驾驶。”

    将林涛送到别墅大门口,常佳丽也不知道是无意的还是有意的也跟常太极提出离开,而且明明是自己开了车子来别墅的,却说要坐林涛的车子。

    “我喝了酒,脑袋还有些晕,林先生,我蹭一下你的车子不介意吧?”

    陈佳丽因为喝了酒的缘故,原本就成熟漂亮的脸庞更显妩媚。

    林涛瞥了常佳丽一眼,不动声色的说:“当然没问题。”

    “爸,那我就走了,过两天再来看你。”陈佳丽含笑的对常太极说道。

    常太极表情淡然的点头,然后转身进了别墅,似得对常佳丽提出跟林涛一起离开而感到不高兴。

    常佳丽看出了自己父亲的不悦,不过也没放在心上,毕竟就像她父亲说的,她已经嫁出去了,就不是常家的人了。以后的日子她不可能再处处为常家着想,再去唯唯诺诺的看常太极的脸色行事。

    “走吧!”

    常佳丽看着常太极进去,然后回过身子,挤出笑的对林涛说道。

    林涛点点头,有意无意的说道:“你爸对你还真不咋样。”

    “重男轻女呗,我早已经习惯了!”常佳丽一脸的无所谓。

    ……

    车子行驶出别墅,常佳丽坐在副驾驶的位置,目光看着窗外怔怔出神,过了片刻,她幽幽轻叹一声,说:“晚上没喝好,咱们再找个地方喝几杯吧?”

    林涛看了常佳丽一眼,苦笑道:“刚才有那么好的三十年茅台你怎么不喝尽兴?”

    常佳丽白了林涛一眼,悻悻的说:“老爷子在,受到了约束,能喝的尽兴么?”

    林涛见时间还早,自己也没什么事情,能多跟成熟美女待会儿也挺好的,就点头说:“行吧,你说去哪喝酒?”

    常佳丽思考片刻,笑了起来,“我知道一个偏僻的特色小店,喝黄酒吃馄饨,要不要去尝尝?那家店的海鲜馄饨做的特别地道。”

    林涛好奇的道:“不是刚吃过饭吗?怎么又吃?”

    “吃过饭怎么了?谁规定吃过饭就不能吃宵夜了?”

    对于常佳丽的话,林涛竟无言以对。

    在常佳丽的指挥下,半个小时后,两人来到了羊城靠近郊区的一个城中村,这家馄饨店是一对老年夫妻开的,听说已经开了将近二十年,黄酒是老两口自己酿的,醇厚甘甜,馄饨经过多次改良也是无比鲜美可口。

    两人进入小店,找了一个靠角落的位置坐下,常佳丽点了两坛黄酒和两碗馄饨后,老人先将黄酒给送了过来,笑着对常佳丽说:“闺女,还是老规矩,鲜虾馄饨?”

    “是的,老爷子!”常佳丽笑了笑,看向林涛,“你想吃什么馅的?”

    林涛问道:“都有哪些馅?”

    “牛肉、猪肉大葱、鲜虾、韭菜以及莲藕馅的。”常佳丽介绍道。

    “那就来份猪肉大葱的吧!”

    “好嘞!”老人家答应一声,笑着去后厨忙活。

    常佳丽打开一弹黄酒,正要为林涛倒上时,被林涛给阻止了,打趣的笑道:“还是我给你倒吧,这样显得我绅士些。”

    “如果不是个绅士,何必又要去强装绅士了?”

    “你这话好像另有所指吧?”见常佳丽满含义说的盯着自己,便撇了撇嘴,给她倒了一碗黄酒,又给自己添上。

    “我感觉你就是个矛盾体,有时候吧看你挺正经的,做事也挺讲究,但有时候又感觉你挺不正经,口花花手还特别欠,你说你到底是个什么性格?”

    常佳丽端起碗,小嘬了一口黄酒,盯着林涛说道。

    “我是个随性的人,做事没那么多讲究,所以你觉得我有时候正经,有时候又不正经这很正常。”

    “还好你是随性,而不是乱性!”常佳丽笑着打趣道。

    林涛喝了口黄酒,砸吧着嘴,挑眉道:“那可不好说,说不定待会儿如果喝多了就来个酒后乱性!”

    常佳丽已经习惯了林涛的口花花,也不再难为情了,笑着说:“我都已经成老女人了,你还有兴趣跟我酒后乱性?”

    “你哪里老了?一点都不老嘛,而且很美!”

    “可是我已经三十八了!”

    林涛盯着常佳丽肤白的脸蛋看了一眼,摇头道:“完全看不出有三十八,看着顶多像二十八诶。”

    女人都喜欢被异性赞美,常佳丽也不例外,被林涛赞的心情极好,抿嘴笑着说:“还好你没有夸张的说我像十八岁。”

    “那种不切实际的话我才不会说。不过,不认识你的人估计真以为你的年龄不会超过三十,你有孩子了吗?”

    提到这个话题,常佳丽的笑意渐渐收敛,表情有些落寞的说:“没有。”

    “啊?”林涛诧异的看了常佳丽一眼,试探的问道:“是你的原因,还是……”

    “怪我,我没有生育能力。”常佳丽脸上露出痛苦的神情。

    “什么原因导致的?能告诉我吗?说不定我能帮你?”

    常佳丽一口将碗里的黄酒喝完,带着苦涩的笑意说:“你帮不了我,咱们能不聊这个话题了吗?你非得在我的伤口上撒点盐不可么?”

    林涛见常佳丽不愿意说也就不勉强,喝了口酒后把话题给转移。

    常佳丽目光闪烁的看着林涛,说:“其实我刚才叫你过来,并不单单只是为了喝酒。”

    林涛并不感到惊讶,笑道:“我就知道你心里有事,说吧,是不是有什么需要我帮你的?”

    “我可以信任你吗?”常佳丽很认真的问道。

    林涛道:“当然可以。”

    常佳丽目光温和的点点头,压低声音说:“我觉得常子龙不是我爸的儿子。”

    “啥?”

    林涛瞪大了眼睛,惊呼一声。

    “嘘!”

    常佳丽白了林涛一眼,忙朝林涛做了个嘘的手势,紧接着低声说:“我现在只是怀疑,还没有真凭实据。”

    “你喝醉了吧?这种事情都能瞎猜?”

    林涛有些无奈,觉得常佳丽是因为没能得到常太极的重视,所以盼望着常家的独苗是别人的种,这样常佳丽就可以合法的继承常家的一切了,不过想法是美好的,现实却是残酷的。

    “我不是瞎猜,你听我跟你分析。”常佳丽压低声音说:“你看我爸已经八十多岁了吧。”

    “嗯,那又如何?”

    常佳丽继续说:“我爸是在快六十的时候娶的范玉珍,你说一个将近六十的人还能有机会生出孩子么?”

    “几率不大,但是也不能说完全没有几率。”林涛如实说道。

    “可是有一点你不知道,我爸年轻的时候就因为身体原因没能多生几个孩子,这也就导致在没有常子龙之前,我爸只有我这么一个女儿,你说他年轻的时候生育能力就差,到老了难道比年轻时候生育能力还要旺盛起来了?!”

    “听你这么一说,还真挺蹊跷的。”林涛微微皱眉,一脸的若有所思。

    陈佳丽继续说:“不单单只是这些,还有一点原因让我产生怀疑,那就是范玉珍刚嫁给我父亲没多久就怀上了,我觉得这其中有一种可能性。”

    “你的意思是她可能是怀着孕嫁给你爸的?”

    “你觉得这种可能性不大吗?”常佳丽反问道。

    林涛觉得陈佳丽分析的确实有理,便问:“你爸那么聪明一人,难道就没有怀疑过她?”

    陈佳丽喝了口黄酒,轻轻叹息一声,道:“他太渴望有个儿子了,所以在得知范玉珍怀孕后都高兴糊涂了,哪里会想到范玉珍肚子里面的孩子有可能不是他的,等到范玉珍如愿以偿的生出个儿子之后,他更加想到不会往那方面想了。”

    “如果真如你所说,那这件事情就太可怕了,这里面有几种可能性,有可能是范玉珍跟老情人老相好密谋好了,想图取常家的财产,所以借那个老相好的种给你爸生了个儿子也就是常子龙,等着你爸那啥了之后常子龙就可以顺理成章的来继承遗产了,如果这种假设成立,那么这就是个惊天阴谋。”

    常佳丽脸色变的极为难看,问道:“还有哪种可能性?”

    “还有就是,也许范玉珍知道自己怀了别人的孩子,又想嫁入常家,怕你爸知道她怀孕的事情,嫁入豪门的梦想泡汤,所以就隐瞒了你爸,将计就计的让你爸做了接盘侠!”

    常佳丽气极,忍不住爆粗口道:“这个无耻的臭女人,我杀了她的心都有了。”

    林涛苦笑不已,“我们这也都只是猜测,万一常子龙真是你爸的儿子呢?”

    “所以我才想让你帮我调查此事。”

    “为什么找我?”

    “因为你是个医术高超的医生,你一定有办法查出常子龙是不是我父亲的亲生儿子。”

    林涛道:“可是这种事情普通医生都能做啊。”

    常佳丽认真的说:“普通医生我信不过,而且普通医生也不可能神不知鬼不觉的帮我查出两人有没有血缘关系。”

    “那么我可以认为你这是在求我帮忙吗?”

    林涛一副商人唯利是图的嘴脸暴露出来,盯着常佳丽让人心动的俏脸看了看,心思一下子变的活络起来。

    ……医流狂兵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