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二十五章 暗送秋波
    《九龙针灸术》是林涛根据古医术中的针灸篇学来的。

    九龙针,顾名思义,是由九支银针组合而成。分别为,鑱针、圆针、鍉针、锋针、铍针、圆利针、毫针、长针、大针,这九支银针长短不同,粗细有别,治疗的病症也大有不同。

    常太极的痛风病属于风湿性的顽固疾病,所以林涛选用了九针中的‘长针’为常太极施针。

    ‘长针’的针体较长,一般为六至七寸(相当于 20~23 厘米)或更长一些。 多用于深刺入骨。

    书房内。

    林涛给银针消毒之后,走到常太极身边,嘱咐说:“可能有些疼,你忍着点。”

    常太极咬咬牙说:“当年参军跟小鬼子打仗,子弹都中过,这点痛算什么!”

    林涛苦笑起来,说:“待会儿扎你脚上的结石时,估计比你当年中弹还疼。”怕常太极年龄大了扛不住这种痛疼,林涛对旁边一脸紧张的常佳丽说:“我准备了麻醉液,要不你喂老爷子喝点?”

    常佳丽不敢做主,把目光看向常太极,“爸,您觉得呢?”

    常太极要面子,觉得身体的疼痛根本不算什么,摆手道:“不必了,我不怕疼!”

    “待会儿哭了可别怪我没提醒你!”

    林涛轻轻叹了口气,开始运功,手里的银针因为暗中催发内力导致银针变的火红。

    “这是?!”

    常太极和常佳丽一脸不可思议的同时瞪大了眼睛。

    刺!

    林涛将银针精准快速的刺入了常太极大拇指旁的结石里,常太极根本没想到林涛说刺就刺,他一点思想准备都没有,这一下刺进去,常太极就感觉整个身体像是被无数银针刺穿肌肤一般,疼的七窍颤栗,恨不得咬舌自尽都被这种痛苦来的轻松。

    啊!!!

    终于,常太极忍不住了,双拳死死的捏住,沙哑的嗓子尖叫出声,浑浊的眼泪不自觉的就从眼眶里流了出来,那惨叫的声音一下子穿透了整个别墅,将别墅一楼的佣人、常子龙以及常子龙的母亲都给吓了一大跳。

    常子龙跟他母亲范玉珍原本正在别墅大厅里喝茶聊天,听到二楼书房传来的惨叫,两人吓了一大跳,放下茶杯就急忙朝书房冲去。

    推开书房的门,常子龙和范玉珍见林涛拿着一支看上去都让人胆寒的银针在常太极身上刺来刺去,顿时脸色剧变。

    常子龙怒声喝道:“林涛,你特么对我爸做了什么?”

    林涛施展九龙针灸术需要耗费不少内力,所以没有精力应付常子龙,神情不变的继续施针。

    “操,你特么的住手!”

    常子龙见林涛不理会自己,又气又怒,迈步就要冲过去收拾林涛,却突然被一旁的常佳丽给阻拦住,俏脸一沉,道:“常子龙你别在这里捣乱,林先生正在为父亲施针,不能收到干扰,万一出了差错你承担的起吗?”

    常子龙怒声道:“常佳丽你特么忽悠谁呢?父亲找了多少名医专家都治不好痛风病,他一个连行医执照都没有,在夜场看场子的骗子小混混能治好父亲的病?我特么看你跟他是想合伙害死我父亲吧?!”

    范玉珍见常太极眼睛紧闭,脸色惨白,浑身冒汗,嘴唇紧紧的抿着,一副大限将至的模样,顿时吓了一大跳,喝道:“那小子,你赶紧住手,否则我要报警了!”

    “范姨,林先生真在为父亲治病,这也是经过父亲同意的,你再耐心等等,用不了多久就完事了!”

    常佳丽虽然看常子龙和范玉珍不顺眼,但是范玉珍为常太极生了儿子,在家里地位不低,常佳丽每次见了范玉珍只能忍气吞声的称她一声姨。

    “佳丽啊,我知道你平时对你父亲有怨言,怪他偏心。即便他确实更加疼爱子龙,但你也不能因为这个而联合外人来害自己的父亲啊!”

    范玉珍一副痛心疾首的表情盯着常佳丽说道。

    常佳丽甚是无语,这母子两人这个时候恐怕巴不得常太极出点什么事情才好吧?!这样就可以给她按一个与外人合谋谋害父亲的罪名,彻底把她给打垮。

    常佳丽厌恶的看了看范玉珍和常子龙,越看越觉得两人嘴脸丑恶,俏脸沉了下来,不再给范玉珍面子,带着怒气的说:“你不要胡说八道,林先生是父亲请来的,有什么问题等林先生针灸结束之后你可以问父亲,不过现在,我绝对不会让你打扰林先生针灸!”

    “好好好!”范玉珍怒极反笑,连连点头,道:“我等,我等着,万一你父亲有一点点损伤,我让你跟这小子吃不了兜着走!”

    常子龙站在范玉珍身边,这会儿也不叫嚣了,一脸幸灾乐祸的看着常佳丽,巴不得林涛施针的时候出错,这样就可以将林涛和常佳丽一起给收拾掉。

    呼!

    十分钟,林涛终于刺出了最后一针,一刺一收,将银针给收了回去,重重的吁了口气,伸手抹了一把额头的汗珠,盯着双眼紧闭的常太极问道:“感觉怎么样了?”

    常太极微微睁眼,看了一眼自己大拇指旁边的圆形结石,脸上带着疲惫的喜色道:“很明显小了一些,而且脚上的疼痛也减轻了不少,林先生真乃神医啊!”

    常太极惊喜不已的夸赞林涛。

    林涛道:“别高兴的太早,痛风病属于疑难杂症中风湿类最顽固的疾病,不是喝几次中药,针灸一次就能痊愈的。接下来你还得继续喝药,大概要连续喝上两个月,而且这两个月每个星期都得用同样的方式针灸一次。”

    “啊?这么麻烦啊?!”

    常太极夸张的张大了嘴巴。

    林涛有些不悦,道:“我都没嫌麻烦,你嫌什么麻烦啊!”

    常太极挤出笑:“我不是嫌麻烦,只不过怕耽误林先生太多的宝贵时间,这样我会过意不去的。”

    “你不用过意不去,只要记住咱们之间的承诺便行了。”

    “那是自然,我常太极说一不二!”

    林涛点点头,把目光看向了此时有些心虚的常子龙和范玉珍,表情冷漠的说:“常老爷子,我希望下次再来别墅的时候不用看见这两人,否则咱们的针灸疗程就此结束,刚才因为他们两个的吵闹,我差点内力紊乱,气血攻心!”

    “呃……”常太极正要开口,却被常子龙抢先暴怒的骂咧起来,“呸,这是我家,你特么算个什么东西?还不想看到我呢!别以为给我父亲看看病就一副老子天下第一的姿态,你再牛逼也就只是个野郎中,有什么可嚣张的?!”

    常子龙这会儿纨绔的本性暴露无遗。

    林涛还没有开口,常太极率先坐不住了,怒声道:“你个畜生,给我住嘴!我前几天怎么跟你交代的?你都当耳旁风了?赶紧给我滚,这几天给我待在自己的房间,一步也不能离开,否则我打断你的狗腿!”

    常子龙虽然嚣张,但还是挺怕常太极的,被常太极这么一喝,他立马蔫了,不敢再说什么,只是偷偷朝林涛递过去威胁的眼神。

    林涛直接将常子龙给无视掉了。

    常太极说完常子龙后又瞪向范玉珍,沉声道:“子龙这混账东西不懂事也就算了,你这个做母亲的也跟着胡闹?!晚点我再找你算账,现在立刻把你宝贝儿子领上,给我滚出去!”

    范玉珍很少见常太极发这么大的脾气,哪敢反驳,连看都不敢看常太极一眼,轻轻拉了一下常子龙的胳膊,朝他使了个眼色后,两人灰溜溜的出了书房。

    常佳丽一直默不作声的站在一旁,见常子龙跟范玉珍被骂的狗血淋头,心中无比痛快,再看林涛的时候就觉得林涛有些可爱了。

    等常子龙和范玉珍出去之后,常太极轻轻叹了口气,对林涛说:“林先生,让你见笑了!”

    “这没什么可笑的!”林涛这会儿心情挺不爽的,沉着脸说:“常老先生,我说句不怕你生气的话,你这个儿子简直就是个草包,你得狠狠的教育他一番,否则以后你常氏这么大的企业,就……呵呵,不用我说你也明白什么意思,虽然他是你们常家唯一的男丁,但是如此放纵的宠溺,到头来害得只能是他和你们常家!”

    常太极一直觉得林涛是个很谦逊的人,这会儿哪来的这么大的脾气?说话也非常直接,让常太极有些难以接受,但是他又明白,林涛说的都对,也不能冲林涛发火,只是脸色有些难看的点头,说:“林先生说的是,那个小畜生我会好好的管教。”

    林涛没有再继续这个话题,只是嘱咐常太极继续喝中药,下个星期再来为他针灸。

    常太极见林涛起身告辞,忙说:“林先生,留下来吃晚饭吧?上次让你留下来吃饭你就不辞而别了,这次怎么着也得让我好好的招待你一下。”

    常佳丽在一旁笑着附和道:“是啊林先生,我爸专门为你准备了他窖藏了三十年的茅台酒,你不喝可是会遗憾的哦!”

    林涛见外面天色不早了,用不了多久就会全黑,这会儿也确实快到饭点了,犹豫一下后,便笑着点头答应下来,道:“那我就留下来见识见识羊城首富家的家宴是什么样的规格。”

    常太极听了林涛的话,爽朗的哈哈大笑起来,说:“待会儿恐怕要让林先生失望了,除了好酒,菜肴都和平常老百姓家的差不多。不过林先生如果有什么特别喜欢的菜可以告诉佳丽,让佳丽去厨房告诉做菜的厨师,让厨师给你做,我家的厨师可是曾在米其林三星的饭店当过大厨呢。”

    林涛笑着感慨的道:“羊城首富就是不一样,连家里的厨师都是请的米其林三星的大厨,待会儿可以一饱口福了。”

    常佳丽身姿卓越的在一旁含笑的看着林涛,见林涛刚才施针出了一身汗,便体贴的温声说:“林先生,现在离吃饭还早,我看你刚才出了一身汗,要不我带你去浴室洗个澡吧?这样浑身会舒服些!”

    林涛朝常佳丽看了一眼,见常佳丽抿嘴含笑,眼眸中仿佛含着秋水般盯着自己,心头便是一热,不经意的朝她肉丝美腿上瞥了一眼,点头说:“也好,那就麻烦常小姐带路了!”

    ……医流狂兵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