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二十三章 调教
    林涛正准备进房间时,旁边突然窜出一条黑影来。

    “老大!”

    林涛吓了一跳,就像是偷人被抓般惊慌,不过定睛一看,竟是周发那小子,心里稍微松了口气,忍不住骂道:“靠,你特么想吓死人啊?你怎么会在这?”

    周发嘿嘿笑了起来,说:“不是你让我暗中看着着茱丽娅吗,我看她晚上一个人偷偷摸摸的跑出来开房,怕老大你被戴绿帽子,所以……”

    “去你大爷的!”

    林涛伸手就是一巴掌。

    周发痛呼一声,揉揉后脑勺,委屈的道:“老大你怎么不讲理啊!”

    林涛没好气的说:“你不觉得你现在应该消失吗?”

    周发朝酒店房间瞥了一眼,看见性感装扮的茱丽娅,捂着胸口,一副痛心疾首的表情道:“我的女神啊!老大,你轻一点,对茱丽娅温柔点!”

    林涛:“……”

    茱丽娅突然从房间走了出来,脸上带着怪异的笑,用拗口的汉语说:“林,要不我回学校,把房间让给你们两人?”

    “我看你又欠打屁股了!”林涛低声恶狠狠的说道。

    茱丽娅见状便捂着娇笑了起来,笑的前仰后翻,花枝招展的。

    周发看的有些愣神,心里那个嫉妒啊,羡慕林涛如此艳福。

    “看毛啊,赶紧滚蛋!”

    林涛忙把茱丽娅往房间推,不能让茱丽娅被周发这小子占了视觉的便宜。

    “老大,一定……一定要轻点啊,呜呜……”

    嘭!

    林涛随手直接将房门给关上了。

    周发望着房门紧闭的客房,嘴里喃喃自语道:“妈的,劳资失恋了!”

    房间内。

    林涛望着茱丽娅婀娜多姿的身躯,轻哼一声,故作生气的道:“茱丽娅,你刚才什么意思?想让我跟周发那小子搞基不成?”

    茱丽娅笑了起来,嘴角露出漂亮的梨涡,“林,你说你有没有可能成为gay?”

    “我特么看着像gay么?”林涛很生气。

    茱丽娅娇笑道:“我只是补脑了一下你当gay的场景,感觉画面一定很美呢。”

    林涛气急,指着大床,一副命令的口味说:“去床边,撅着屁股!”

    “林,我错啦!”茱丽娅露出可怜兮兮的表情。

    “晚了!赶紧的!”

    茱丽娅瘪瘪嘴,走到床边,双手扶着床沿,躬下腰身,臀部微微翘起,百褶短裙的裙摆向上扬起,群内风光若隐若现,姿势诱人到了极点。

    咕噜!

    林涛喉咙哽咽一下,心里充满了自豪感,一个意大利极品美女慢慢的被自己给调教出来,任自己摆布,那种感觉简直爽爆了,尤其是对方还酷似《西西里》的女主角,更加让林涛觉得有成就感。

    啪!

    林涛伸手就朝茱丽娅臀部上打下去。

    “哎呀!”

    茱丽娅娇呼一声,臀部扭动两下,扭头可怜兮兮的看着林涛,祈求道:“林,轻点,疼!”

    啪啪啪啪!

    一连打了十几巴掌,再打下去今天晚上茱丽娅恐怕就不敢坐下了,林涛这才住手,望着她红彤彤的臀部,笑道:“以后乖点知道吗?”

    “林,我的屁股迟早被你打开花不可!”茱丽娅带着哭腔,整理了一下裙摆。

    “只要你听话,我就不打你屁股!”

    茱丽娅幽怨的看了林涛一眼,“知道了!”

    林涛知道打一巴掌给个甜枣的策略,便朝茱丽娅招招手,笑道:“过来,我给你揉揉!”

    茱丽娅红着脸说:“不用啦!”

    林涛道:“我用中医推拿的方式给你按摩一下,有助于你消肿。”“这么厉害?”

    “试试不就知道了!”林涛不由分说的将茱丽娅给横抱了起来,放在床上,让她趴着,自己则暗暗运用内力来给她的臀部消肿。

    一阵推拿按摩,茱丽娅感觉臀部上的疼痛感渐渐消失,取而代之的是温和的暖流,暖流传递到全身让她浑身说不出的舒坦。

    “林,这就是华夏中医的效果吗?太神奇啦!”

    “对,不过我这是古医术。”林涛笑了笑,收回手掌,解释说:“如今打着中医旗号到处招摇撞骗的假中医太多,导致大家都不相信中医了,时过境迁,中医渐渐被西医给取代,已经没落了啊!”

    茱丽娅翻过身来,搂住林涛的腰身,安慰的说:“林,不管中医没落与否,咱们做好自己就够了,毕竟我们不是上帝,顾不了所有人的想法和做法。”

    林涛笑着点头,岔开话题说:“哦对了,你母亲的事情解决了没有?”

    提起此事,茱丽娅更加紧的搂住了林涛,轻声说:“已经被放出来了,多亏了你,否则我母亲这次真要遭殃了。林,真的很感谢你为我做的一切,你就是我的幸运星。”

    “没事就好。”林涛身上轻轻摩挲着茱丽娅绝美的俏脸,嘱咐道:“你可得嘱咐你母亲,赶紧戒掉赌博,再赌下去,我恐怕也帮不了她了!”

    “我会好好劝说她的!不过,有没有用就不知道了,如果她再继续这样下去,下次我也不会管她了!”

    林涛道:“何不让她来中国?让她跟你一起生活,换个新的环境,说不定能够戒掉赌瘾。”

    茱丽娅轻轻叹了口气,无奈的说:“她不愿意来,意大利有她的一个老相好,在她眼里,那个老相好比我要重要的多。”

    林涛见谈这个话题气氛显得有些沉重,就转移了话题,说:“眼看着就要暑假了,暑假你打算做什么?回不回意大利?”

    茱丽娅抿嘴笑道:“你想让我回去吗?”

    “当然不想!”林涛伸手摸了摸茱丽娅洁白顺滑的大腿,笑道:“如果你想回去看你母亲我也不反对。”

    “她不用我看!”茱丽娅撇撇嘴,道:“只要有钱给她,我这个女儿她见不见都无所谓。”

    “那就别回去了。正好暑假期间我打算成立一家护肤品公司,到时候你到公司帮忙去。”

    “啊?”茱丽娅诧异道:“你要成立护肤品公司呀?”

    “怎么,很奇怪吗?”

    “也不是。”茱丽娅笑着说:“你懂护肤品吗?”

    “我不懂啊,不过公司运营的人是我姐,我只负责投钱。”

    “哦,原来如此。”茱丽娅道:“那我听你的安排。”

    林涛盯着茱丽娅漂亮的脸蛋看了看,突然一脸兴奋的道:“茱丽娅,以后你就当我们公司的产品代言人吧,就你这肌肤和长相,简直是秒杀国内的所有女明星了。”

    “啊?我可以吗?”茱丽娅讪讪的问道。

    “当然没问题,你如果不行,恐怕就没人行了。”

    “那你打算给我多少代言费?嘻嘻……”

    “靠,给你老公做代言还要钱啊?”

    茱丽娅愉快的在大床上翻了个身,嬉笑道:“中国有句古话叫做亲兄弟明算账。”

    “你丫的又欠打屁股了是不是?”

    “呀,林,我错啦!”

    林涛一个饿虎扑食将茱丽娅给按在了身下,威胁的道:“叫声老公来听听,兴许我听高兴了就不打你屁股了!”

    茱丽娅看着林涛认真的说:“可是我们没有结婚呀!”

    啪!

    “哎哟!”

    “叫不叫?”

    “老……老公!”茱丽娅面红耳赤的捂着俏脸,羞赧的喊了林涛一声老公,语气软软糯糯的,让林涛听的是浑身轻飘飘的。

    “这才乖嘛!来,让老公亲亲。”

    茱丽娅这次倒是挺主动,双臂搂住了林涛的脖子,闭上美眸,红唇轻启的朝林涛迎了过去。

    ……

    一周后的下午,林涛正跟樊小军、周发以及乌鸦在乌鸦的水泥加工厂里炸金花。

    乌鸦一个人输了不少钱,唉声叹气道:“最近真特么流年不利,出去打麻将,输的屁股尿流,哥几个炸金花,又是你们三个赢我的钱,靠,我是不是该去烧香拜佛啊?”

    周发笑呵呵的说:“鸦哥,你这外号不给力啊,乌鸦,乌鸦象征着什么知道不?”

    乌鸦摸了摸光头,不解的问:“象征着什么?”

    “不吉利啊!”

    “是么?”

    周发笑道:“不信你问涛哥。”

    林涛撇撇嘴,道:“我从不信这个。”

    乌鸦道:“我跟涛哥一样,也不信这个。”

    “那你还说你要烧香拜佛?”周发一脸无语。

    乌鸦笑骂道:“劳资输了钱,发发牢骚随便说说不行么?”

    樊小军插嘴笑着说:“乌鸦,你少做点缺德事运气就会好转了。”

    “靠,小军,我特么做什么缺德事了?”

    樊小军翻着白眼道:“你还有脸说?远的不说,就说昨天吧,是不是搞了一个良家少妇?人家老公突然回来,发现了你们的龌龊事,你丫的真不是个东西,玩了人家老婆不说反倒把人家给打了!”

    乌鸦听了樊小军的话,讪笑起来,说:“窝草,这事你怎么知道?”

    樊小军道:“若要人不知除非己莫为。”

    乌鸦尴尬的道:“这特么也不能怪我啊,是那娘们先勾引的我,我怀疑那对夫妻是不是故意搞了个仙人跳想让我往里钻,可惜了,嘿嘿,他们选错对象了!”

    “跳你妹,如果真是仙人跳,人家能把媳妇让你上完了再抓你个现形?”樊小军对于乌鸦这个解释感到不齿。

    林涛丢掉手中的牌,看了乌鸦一眼,说:“以后这种事情少做,损阴德。”

    “是,老大,我尽量改!”乌鸦尴尬的笑了笑。

    林涛点点头,问道:“前几天在羊城大学转悠的几个嫌疑人怎么就突然消息了?”

    乌鸦跟樊小军对视一眼后,说道:“老大,我怀疑我手下的人里面出了奸细!”

    “哦?”林涛诧异的看向乌鸦。

    乌鸦解释说:“那天你打电话让我把那个几个人抓起来严加拷问,电话刚打完,我还没来得及布置人手,那几个人似乎就得到了消息,逃之夭夭了。”

    “有没有怀疑的对象?”林涛脸色沉了下来。

    “我正在暗中查这事。”乌鸦叹气道:“手下几十号人跟我的时间都不短了,真不知道是特么谁干了这吃里扒外的事,让我知道非废了他不可!”

    林涛严肃的说:“咱们这里面一定不能有乌启华的内应,否则做什么事情都会提前被乌启华知道,这样咱们就会很被动。三天内查出奸细,有问题吗?”

    乌鸦咬咬牙,道:“没问题,三天之内绝对把奸细给揪出来。”

    正说着话,林涛的手机突然响了起来,见是一个陌生的号码,犹豫了一下,接通后没有主动说话。

    电话那头传来一个女人清脆软糯的声音,“是林先生么?”

    林涛听着有些耳熟,好奇的问道:“我是林涛,你是?”

    “呵呵,林先生连我的声音都听不出来啦?真是贵人多忘事呀!我是常佳丽!”

    林涛这才恍惚,脑海中闪现出了常佳丽成熟妩媚的样子来。

    ……医流狂兵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