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二十二章 茱丽娅的诱惑
    林涛没有去接茱丽娅的电话,把电话给摁断之后走到韩雪身边,说:“小雪,你去劝劝你母亲,事情既然已经发生了,再怎么闹下去也于事无补,只能让他们在物质上多赔偿一些,而且他们这些人都不是善茬,如果把他们给惹怒了,做出什么不可弥补的事情对大家都没好处。”

    韩雪听了林涛的话点点头,上前几步将她母亲给拉了两下,劝慰说:“妈,您就别闹了,当务之急是给弟弟看伤要紧,你就是把他们给打死,弟弟也不可能在恢复如常了,他们的责任一定得让他们承担,但是现在先给弟弟治伤。”

    韩雪母亲怒火稍渐,指着三个醉汉道:“你们一个都别想跑,待会儿跟我一起去医院,医药费你们得出,还有,你们得给我儿子作出赔偿!”

    那三名醉汉见对方愿意和解自然忙点头答应下来,他们的态度能够发生三百六十度大转弯,自然是因为林涛的原因。

    否则以他们的性子,又怎么会把这几个普通百姓放在眼里,打了就打了,想赔钱?门都没有!

    见事情解决了,就等救护车过来拉人,林涛觉得自己没有必要再继续待下去,便走到韩雪身边,低声说:“小雪,你待会儿陪你爸妈和你弟弟一起去医院,我就不陪着去了。”

    韩雪感激的看了林涛一眼,说:“林涛谢谢你啦,这么晚了还给你添麻烦。”

    林涛摆手笑道:“咱们之前谁跟谁啊,用不着这么客气,有什么事情随时给我打电话。”

    韩雪轻轻嗯了一声,深深看了林涛一眼,悄声说:“等我爸妈走了,我请你去我家吃饭。”

    林涛打趣道:“我帮了你这么大的忙,吃顿饭就想把我给打发了?”

    韩雪面色一窘,讪笑道:“那你还想要什么?”

    林涛凑到韩雪耳边,轻轻在她耳边吹了口热浪,调戏道:“我想要你!”

    韩雪没想到林涛这么大胆子,当众调戏自己,被耳边的热浪给撩拨的娇哼一声,身子酥麻不已,俏脸绯红的偷偷瞪了林涛一眼,说:“臭流氓,又欺负我!”

    林涛低笑一声,说:“有空再联系!”

    韩雪红着脸嗯了一声。

    林涛又走到三个醉汉身边,嘱咐道:“那个被你们打的年轻人是我非常要好的朋友她弟弟,我希望你们能把这个事情给处理好,处理到让他们满意,否则下次我亲自去找你们,就没那么好说话了!”

    说完,林涛眼神一凝,犹如尖刀般盯着他们。

    三人身子同时不自然的一哆嗦,忙点头答应下来。

    他们哪敢得罪林涛啊,据江湖传言,林涛连乌老大都敢杀,而且杀了乌老大还毫发无损,想要收拾他们那还不是分分钟的事情,只能破财免灾了。

    交代完之后,林涛在路边拦了辆出租车,直接朝茱丽娅开房的酒店赶去。

    等林涛走后,韩雪的母亲才好奇的问道:“刚才那小伙子是你在羊城的朋友?”

    韩雪俏脸不自然的红了起来,说:“是的,不过认识的事情还不长!”

    韩母又问道:“他是做什么的?那几个流氓好像挺怕他的?”

    韩雪讪讪的说:“好像是一个什么三星级酒店的总经理吧。”

    “哦。”韩母若有所思的点头,旋即又摇头,说:“这不可能啊,一个酒店的经理怎么可能让那几个流氓如此忌惮?我看那家伙也不是什么善茬,小雪啊,我可告诉你,你是个女孩子,而且还是个职业很吃香的空姐,潜力股、优质股大把等着你挑选,你可别看走了眼。以后交朋友得有些分寸,千万别交那些乱七八糟的朋友。”

    “妈,你怎么能这样?!”韩雪俏脸一下子就沉了下来,不悦的说:“好歹人家刚刚还帮了我们一个大忙,你怎么转脸就不认人了?可没您这么办事的!”

    韩母有些心虚,嘴上却不饶人的讪讪道:“切,他就是不来我也能搞定这几个小兔崽子,现在是法治社会,我就不信小流氓还不怕警察了!”

    韩雪气的不想再理自己母亲,干脆直接把脸扭向一旁,一个人生着闷气,心里又对林涛满是歉意,心想,下次一定要加倍补偿他。

    林涛坐在出租车里并不知道韩雪跟她母亲的对话,如果知道了,恐怕得气的跳脚骂娘。

    出租车在一家叫做‘北呈’的连锁酒店门口停了下来,林涛付钱下车后给秦晓婷打去电话,说了一下韩雪弟弟的情况,并故意把伤情说的严重了些,说晚上恐怕得留在医院帮忙,就不回去睡了。

    秦晓婷自然不知道林涛肚子里的花花肠子,叮嘱林涛注意休息,之后两人又闲聊一阵这才挂断了电话。

    林涛心里惦记着在酒店已经洗白白的茱丽娅,心情激动的朝着酒店里走去。

    ……

    某高档小区内。

    一身丝质睡衣的常佳丽赤着玉足,手里端着一杯红酒,目光怔怔的望着落地窗外的皎洁月光,脑海里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身后传来一阵开房门的声音将她的思绪给拉回到现实中来。

    “老婆,还没睡呢?”

    常佳丽的丈夫周晓康喝的满脸红光,醉醺醺的进了屋里,走门口换上拖鞋,笑呵呵的朝常佳丽打招呼。

    常佳丽柳叶眉轻轻一蹙,道:“又去哪喝酒了?”

    周晓康笑了一声,一步三晃的走到沙发边坐下,端起茶几上的水杯猛喝两口水后,抹了一把嘴,这才笑着说:“我不是跟你说了吗,今天是我们大学同学聚会的日子,让你去你说你忙。”

    “哦。”常佳丽似乎并不怎么在意周晓康去了哪喝酒,随后敷衍一句,“你喝多了就赶紧去睡吧。”

    “老婆,嘿嘿……”周晓康干笑两声,望着常佳丽娇艳的身姿,充满**的说:“一起去睡吧,咱们好久没有亲热了,我想要了。”

    “今天不行!”常佳丽皱眉摇头道。

    “为什么啊?”周晓康有些郁闷。

    “因为你喝了不少酒!”

    “这跟咱们做那事有什么关系?”

    “你觉得没有吗?”常佳丽反问道。

    周晓康一副恍惚的表情,“哦,你怕我身上有酒精气味,我去浴室多洗两遍早就是了。”

    “你洗十遍今天也不可能!”常佳丽脸色沉了下来。

    周晓康见常佳丽态度冷漠,脸色也难看起来,“佳丽,你现在越来越不把我当你老公了。”“有么?”常佳丽抿了口红酒,目光再次看向了窗外。

    周晓康道:“娶你的时候我周晓康算是高攀了,你是常家大小姐,又相貌出众,还是羊城有名的名媛,我配不上你这一点我知道,但是那又如何?咱们结婚都这么多年了,也相处了这么多年,难道你还不能放一放身段?跟我过一过正常夫妻该有的生活?”

    “说完了没?说完了就去睡觉。”

    常佳丽背对着周晓康,语气平淡的说道。

    周晓康被常佳丽一副满不在乎的态度给彻底激怒了,扯开白色衬衣的衣领,咆哮道:“常佳丽,你到底想要我怎么做你才满意?!”

    常佳丽转过身,美眸盯着周晓康,表情淡然的问道:“这些年,你除了做饭洗衣拖地,你还会干些什么?”

    周晓康被问的有些心虚,嗓门压低了些,道:“那……那也是因为你太要强,所以我只能牺牲工作的时间来照顾这个家,你以为我喜欢做家庭煮夫啊?!”

    “谁说男人不能家庭工作两不误?”常佳丽嗤之以鼻的说:“你自己自甘堕落,反而跑过来怪我,你要脸吗?”

    “好好好……”周晓康气的直点头,气极反笑的说:“这可是你说的,从明天开始我就出去找工作,以后这个家的家务咱们分配着干!”

    “找工作?你找什么工作?”常佳丽语气淡漠的说:“你已经跟社会脱钩七八年了,你觉得你还能做什么?去给别人老板当保安?你身体行么?还是说去当保洁?”

    “你!”周晓康怒极,指着常佳丽精致的俏脸,恨不得狠狠的扇一巴掌,但是他又不敢,他知道如果这一巴掌扇下去,那么强势的常佳丽绝对不会善罢甘休,“算了,我不跟你争执,我累了!”周晓康重重的吁了口气,不再看常佳丽,神情萎靡的朝着卧室走去。

    常佳丽何尝不心烦,一口将高脚杯中的红酒全部喝完,紧接着又倒上半杯,重新回到了落地窗前,表情复杂的看着夜空,嘴里低声呢喃道:“这些年我为了常氏集团付出了那么多,我的苦衷又有谁懂?我不能就这么放弃……”

    ……

    林涛好不容易找到了茱丽娅告诉她的房间号,站在房门口,林涛心情激动的敲响了房门。

    “谁呀?”

    房间内传来茱丽娅拗口的汉语询问声。

    林涛笑道:“是我!”

    房门咔嚓一声响,被茱丽娅从里面给打开了,她一脸慵懒的站在门口,妩媚的俏脸上带着幽怨的神情说:“林,你知道现在几点了嘛?!”

    林涛见到茱丽娅眼前不由得一亮,此时的茱丽娅似乎精心打扮了一番,原本就妩媚的俏脸化上淡淡的妆容很更显妩媚妖艳,身上穿着一套性感的学生百褶裙,露出一双穿着齐膝筒袜的笔直长腿,一副性感又可爱的学生装扮。

    林涛看的是目光火热,浑身的血液都被茱丽娅的性感装扮给带动的沸腾起来了,他盯着茱丽娅看了好一会儿后,先是朝茱丽娅歉意的笑了笑,紧接着盯着茱丽娅充满西方野性的俏脸嘿嘿笑道:“大宝贝,我这不是临时有事给耽搁了嘛,咱们先进去再说,进去了我好好的补偿补偿你,嘿嘿……”

    ……医流狂兵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