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一十九章 大嫂的另一面
    林涛回去的时候还是由陈宝强开车送他。

    坐在车里的副驾驶座椅上,林涛瞥了陈宝强一眼,试探的说:“老班长,我怎么发现这常家姐弟关系似乎非常不和睦啊?”

    陈宝强侧头乜了林涛一眼,说:“你什么时候变的这么八卦了?”

    “只是好奇罢了。”林涛撇撇嘴,“快跟我说说到底是怎么回事。”

    陈宝强点点头,正色的说:“其实也没什么,主要是两个人同父异母,你懂得。这种关系处理不好很容易变成敌人。”

    “啊?”林涛诧异的说:“常佳丽跟常子龙不是一个母亲生的?”

    陈宝强神秘兮兮的点头,道:“常佳丽是常董事长的大老婆生的,而他大老婆去世的早,所以又娶了一个年轻的小老婆,之后才有了常子龙。”顿了顿,陈宝强提醒道:“你可千万别瞎传,否则我在常家不好做人!”

    “老班长你放心,我林涛说喜欢嚼舌头的人吗?”顿了顿,林涛似笑非笑的说:“不过看这个常大小姐的样子是不甘心让常子龙接班啊,又是一个要强的女人强人!”

    “谁说不是呢,否则他们姐弟的关系也不至于这么僵。不过说起来,这个常大少爷也确实是不让人省心,经常给常董事长惹麻烦,就说前段时间吧,一个三流的女演员来羊城做活动,晚宴的时候,咱们这位常大公子硬是把那个女演员给灌醉了之后拖到酒店给睡了,这事如果不是常董事会出面解决,这小子恐怕避免不了就得受牢狱之灾。”

    林涛好奇的问道:“常太极是怎么解决的?”

    陈宝强笑了笑,道:“还能怎么解决,砸钱呗,听说砸了一百五十万才搞定这事。”

    林涛听了感慨不已,“这有钱人还真是不一样啊,睡一个女人一晚上花出去一百五十万,说句搞笑的话,那个三线女演员下面是钻石做的么?”

    “哈哈哈……”陈宝强忍不住哈哈大笑起来,无奈的说:“你小子啊,嘴巴还是这么损。不过,上次走的匆忙我倒是忘记问你了,为什么好好的部队不待了?”

    “不跟你说了嘛,调戏文工团的女兵,事情闹的有点大,被劝退了!”

    “不会吧?”陈宝强一脸的恨铁不成钢,唉声叹气道:“真是太可惜了,你小子色迷心窍了?在部队那么好的前途不好好珍惜,调戏人家女兵做啥,你简直就是作死,部队那么多领导器重你,你不好好表现反而……哎,说了都来气!”

    林涛没好气的白了陈宝强一眼,说:“有什么大不了的,不就是不当兵了嘛,你看我现在不也活的好好的,吃香的喝辣的,还有豪华专车接送。”

    陈宝强嘿嘿一笑,道:“不过我倒是一直不知道你小子竟然还会医术,你丫的简直是他神秘了,身上就跟有无数秘密似得,完全让人看不透啊。”

    “人嘛,或多或少都会有些秘密。”

    陈宝强点点头,表示理解。

    “诶,我说你往哪开呢?”林涛刚感慨完,就见陈宝强行驶的路线不是他要去的地方。

    “不是回早上接你的小区么?”陈宝强将车速放缓,问道。

    “擦,我难道没跟你说去艺校?”

    “没有!”陈宝强很肯定的点头。

    “好吧,送我去艺校!”

    此时正是中午烈阳高照的时候,车子行驶到羊城艺校之后,林涛刚准备推开车门出去时,就见陈宝强坏笑的问道:“小子,是不是在艺校找女朋友了?”

    “找什么女朋友啊,我来办事!”

    “忽悠谁呢?办事得跑到艺校来办?”

    “爱信不信,你赶紧走你的,什么时候学的这么八卦了,你再不走我可要投诉你们老板了!”

    “擦!”陈宝强瞪了林涛一眼,佯怒道:“你个混蛋劳资辛辛苦苦送你过来,你不感谢我就算了,还要投诉我,你是人么? ”

    “你走不走?”林涛掏出手机,一副要给常太极打电话的架势。

    “贱人!”陈宝强翻了个死白眼,又的瞪了林涛一眼,一踩油门,车子绝尘而去。

    林涛把电话打到沈曼丽那里时,沈曼丽正好从教职工宿舍出去,打算去学校食堂打饭,接到林涛的电话,她俏脸上露出一抹会心的笑意,轻声道:“忙完了?”

    “是啊,刚给一位大人物看完病,就立马赶过来见你了。”

    “啊?”沈曼丽惊讶一声,忙道:“你过来啦?”

    “是啊,就在你们学校门口呢。是我进来找你,还是你出来找我?”

    沈曼丽问道:“你吃饭了没?”

    “这么早,你觉得我可能吃饭么?”

    沈曼丽笑了笑,道:“那你等着,我马上出来。”

    沈曼丽挂了林涛的电话之后又折返回宿舍,将饭盒丢在了宿舍,重新给自己补了一个妆,这才施施然的朝着学校大门口走去。

    走在校园里,沈曼丽心里想着在校门口等自己的林涛,心里说不出的轻松惬意,她不得不承认一个事实,那就是自从认识林涛之后,她没法再像对待外人那样冷冰冰的,在林涛面前,她总是没法冷漠以待。

    许多年前被称作羊城第一美女的沈曼丽此时就像是个少女般,脸上带着和煦的笑意,脚步轻盈的朝大门口赶去。

    这会儿正是中午放学的时间段,所以校门口来往的师生不少,沈曼丽原本就是受人瞩目的焦点,到校门口后她没敢声张,朝林涛使了个眼色,两人一前一后的朝着学校对面的街道走去。

    艺校街对面的饭店有不少,两人走到街那头没多少学生之后,才渐渐走到一起,林涛朝沈曼丽全身上下打量两眼,含笑的说:“大嫂,好些天不见又漂亮了不少呀!”

    沈曼丽今天穿了一件黑色的蕾丝连衣短裙,裙摆齐大腿位置,露出一双套着黑丝的修长美腿,脚下穿着一双玫瑰红的高跟鞋,在阳光的照射下显得艳丽无比。

    “整天没个正型!”沈曼丽娇媚的白了林涛一眼,随即目光关切的看着林涛,问道:“你身体没事了吧?”

    “好着呢,调戏大嫂的精神头还是有的!”

    沈曼丽:“……”

    “想吃什么?我请你!”沈曼丽岔开话题问林涛。

    林涛却故意不让沈曼丽岔开话题,坏笑道:“大嫂,我什么都不想吃,就想吃你!”

    两人上次在艺校的教职工宿舍时就发生过暧昧的亲密接触,虽然没有突破最后一次关系,但只要多些时日,也是水到渠成的事情,所以林涛如今跟沈曼丽说话的时候放肆了许多,也不再敬她是大嫂了。

    “我是你大嫂,你敢调戏我!”沈曼丽俏脸一沉,佯怒的瞪着林涛。

    林涛得意的一把搂住了沈曼丽的蛮腰,道:“大什么嫂啊,老乌都已经归西了,你给我摆大嫂的谱呢?再说了,我虽然嘴里喊你大嫂,心里可从来没承认你是我大嫂!”

    “那你在心里把我当成什么?”沈曼丽见林涛如此大胆的在街上搂住自己的腰,就红着脸推了林涛一把,实在是推不开,也只能由着他了。

    林涛理所当然的说:“当然是把你当我的女人咯!”

    “不要脸!”沈曼丽妩媚的俏脸不自然的红了红,啐了林涛一口,心里却挺满意林涛这个回答的。

    “从第一次在百货商场的奶茶店遇到你时,你的美貌就把我惊艳到了,当时我就在心里想啊,什么时候能把这样的女人给睡了,那就是死也值得了啊!”

    “真的吗?”沈曼丽戏虐的笑道:“那我给你睡一次,你的小命岂不就是我的了?”

    “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风流呀!”

    “德性!”沈曼丽白了林涛一眼,止步在一家川菜馆门口,说:“喜欢吃川菜吗?这家店的川菜挺正宗的。”

    “可以啊,我不挑食。过来找你也不是为了吃好吃的,就是想来看看你。”

    “哟,一些日子不见,嘴巴更甜了!”

    “大嫂,你怎么知道我嘴巴更甜了?要不我给你尝尝?”

    “你能不能别抽空就见缝插针?”

    林涛听了沈曼丽有内涵的话,坏笑起来,道:“我是见缝就插棒,而且是又粗又长的棒子,可不是什么针。”

    沈曼丽俏脸不自然的有些发烫了,翻了个白眼,一脸无语的道:“你可以去死一死了!”

    进了川菜馆,沈曼丽直接要了个包厢,点了几个特色菜之后,等服务员出去了,这才看向林涛,说:“我早上之所以给你打电话是因为最近几天被乌启华给囚禁了,早上才获得自由。想跟你说说现在红星社的情况。”

    林涛走到沈曼丽身边坐下,挨紧了她搂住她的腰身,说:“没被乌启华给欺负吧?”

    沈曼丽似乎明白林涛问的什么意思,直翻白眼说:“虽然乌启华不怕我,但是也不敢对我来乱,毕竟我名誉上还是他后妈,如果他想顺利的接管整个红星社那他就绝对不能碰我一下,否则老乌以前的一些手下能服他吗?!”

    林涛讪笑的岔开话题,说:“早上听你说跟她做了交易才获得自由,你们到底做了什么交易?”

    沈曼丽道:“我答应帮他掌控整个红星社,而他彻底给我自由,包括遗产我也不要了,但是他得给我一个亿的现金作为我不争遗产的费用。”

    “以老乌的财力,一个亿不算太多太多。”

    “是啊,不过有一个亿我这辈子也算是吃穿不愁了!”

    林涛苦笑道:“你太天真了,等他真掌握了整个红星社,你觉得以他的卑劣性子,他能真正的放过你么?说不定到时候还得逼着你吐出那一个亿呢。”

    沈曼丽娇媚的往林涛怀里一靠,轻声细语的腻歪道:“所以嘛,我这不是给你打电话了么,以后我的安全就靠你啦!林涛,你可得保护我呀!”

    这还是沈曼丽第一次对林涛如此温柔,小女人姿态的依偎在林涛怀里。温香软玉入怀,闻着沈曼丽身上散发的淡淡清香,林涛喉咙一阵哽咽,低头看了一眼沈曼丽蕾丝裙领口中的一抹白嫩深沟,他口干舌燥的嘿嘿笑了起来,腆着脸说:“大嫂,让我保护的女人可是要付出代价的哦!”

    ……

    ps:五月的第一天,有保底月票的顺手投一下月票,感谢了!医流狂兵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