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一十六章 数风流人物,还看今朝。
    美妇在打量林涛的时候林涛也正打量着美艳的熟妇。

    此女长的虽然不算倾国倾城,但却也五官精致,韵味十足,她穿着一套标准的ol职业套裙,身上是一件清凉的白色衬衣,衬衣微微有些透,露出里面若隐若现的深色内衣,从内衣的轮廓可以看出此女的胸部极为壮观,下身一条咖啡色直筒裙包裹着肥硕的臀部,将裙子给绷得紧紧的,一双不算太长,却也不短的笔直腿上套着超薄的肉色丝袜,在烈阳的照射下散发着淡淡的光晕,脚下穿着的是一双黑色的精致高跟鞋。

    “这位是常董事长的大女儿,常佳丽。”老班长陈宝强轻声在林涛耳边介绍道。

    林涛回过神,含笑的点头,道:“常小姐你好,我是林涛。”

    “林先生,我已经听我父亲提起过你,真是没想到,你如此年轻,中医却如此了得呀。”常佳丽主动伸出白皙的手跟林涛握在一起。

    林涛感觉常佳丽的手仿若无骨般柔软,两人双手分开时,也不知道常佳丽是有意还是无意的,用小拇指轻轻在林涛手心划了一下。

    林涛看了常佳丽一眼,见她抿嘴含笑,面色如常,便以为她是无意的。

    “林先生,我听我父亲说你能治痛风病,这是真的吗?”常佳丽笑容收敛,正色的问林涛。

    林涛点头道:“能治,以前治好过一个农村汉的痛风病,那是我第一次为人治疗痛风病,也可以说是拿那个农村汉在做实验,不过是经过他本人同意的,那一次的治疗很成功,这都已经好几年过去,也没有再听到复发的消息。”

    “如果真能治好我父亲的痛风病那就太感谢你啦,我父亲年级大了,已经八十有余,经常还受到痛风病的折腾,我们这些做儿女的看着心里难过却也无能为力,这次如果你能彻底治好我父亲的痛风病,我一定会好好报答林先生你的!”

    常佳丽对林涛非常热心,热心的让林涛心里怀疑常佳丽动机不纯。

    为人子女,担心父亲的病是正常的,但是像常佳丽这般表现的还是很少见的,一副自己仿佛是她请来的样子,难道是想在常太极面前争功劳?

    她是常太极的女儿,也没必要争什么功劳啊?!

    “大小姐,还是让林涛先进去为老爷子诊断病情吧?”陈宝强这时候适当的提醒了常佳丽一声。

    常佳丽笑着点头,道:“林先生,你里面请,我带你去见我父亲。”

    说着,踩着高跟鞋,扭动着挺翘肥硕的臀部,身姿妖艳的在前面带路。

    “这常大小姐多大年纪了?”林涛朝常佳丽翘臀的臀部上瞥了一眼,低声好奇的问陈宝强。

    陈宝强压低声音说:“好像三十七八岁吧,看上去是不是很年轻?”

    林涛认同的点头,道:“有钱的女人懂得保养,也舍得花钱保养,确实比同龄的一般女人要显得年轻太多。”

    林涛心中窃喜,自己打算创办一个护肤品公司看来是正确的选择,对于女人而言,没有任何事情比自己的肌肤样貌更重要了吧!

    在常佳丽的带领下,林涛进了别墅的大厅,大厅内装修的金碧辉煌,到处挂满了古玩字画,以及各种欧洲风格的油画,就像是一个画廊般。

    “林先生,我父亲在二楼书房,我带你去二楼见他!”

    常佳丽看了陈宝强一眼,语气淡漠的道:“老陈,你先去忙你的吧,这里有我招呼着。”

    陈宝强答应一声,嘱咐林涛两句后迈步出了别墅。

    常佳丽看向林涛的时候又恢复了热情的微笑,“林先生,请跟我来。”

    她率先走上楼梯,林涛跟在她身后,她那被直筒裙包裹着的臀部恰好正对着林涛的视线,圆滚滚的让林涛见的是脸红心跳,想把视线挪开,但她的挺翘臀部仿佛有魔力般,让林涛的目光深陷其中,无法自拔。

    “林先生,到了!”

    常佳丽把林涛带到书房门口,朝林涛笑了笑,紧接着敲响了房门。

    书房内传来常太极浑厚低沉的声音,“进来!”

    常佳丽推开房门,看了一眼正在案桌上伏案疾书的常太极,轻声提醒说:“父亲,林先生来了。”

    “倒茶!”

    常太极没有抬头,依然快速的挥动着毛笔,嘴里吩咐常佳丽倒茶。

    常佳丽朝林涛歉意一笑,指着座椅说:“老爷子就这样,一写字就停不下来,非得写完不可,林先生你先坐,我给你泡茶。”

    林涛含笑的点头,没有坐下,静悄悄的走到常太极身边,仔细的观看他写字。

    “三十功名尘与土,八千里路云和月。莫等闲,白了少年头,空悲切。靖康耻,犹未雪;臣子恨,何时灭……”

    林涛看他时,他正好写着岳飞《满江红》的这几句。

    末了,常太极放下了毛笔,仔细看了几眼,含笑的点头,甚是满意自己的字,这才扭头看向林涛,见林涛也正盯着自己的毛笔字欣赏,便好奇的笑问道:“见林先生看的仔细,莫非也是同道中人?”

    林涛笑道:“毛笔字确实会写,不过是被家里的老爷子给逼迫的,算不上喜欢吧,所以不能跟老先生你属同道中人。”

    常太极见林涛不卑不亢,满意的点点头,指着自己刚写的字,说:“那你觉得我这字如何?”

    林涛道:“老先生下笔有力,书写的遒劲自然,飘若浮云,矫若惊龙,字体仿佛被写活了一般游龙走凤,实在是有大家之风范啊!”

    “哈哈哈……”

    常太极听了林涛的夸赞,忍不住得意的仰头哈哈大笑起来,他生怕最得意的就是自己写的这一手毛笔字,别人赞赏他字写的好,比赞赏他聪明会经商要开心百倍,林涛这一真实的点评正好击中了常太极的下怀,让常太极对林涛好感倍加。

    “林先生眼力很不错嘛!”顿了顿,常太极道:“要不林先生也写一副?”

    林涛苦笑道:“在老爷子你面前献丑不合适吧?”

    “这有什么合不合适的,随便写着玩嘛。”说着,他看了一眼正在泡茶的常佳丽,吩咐说:“佳丽,笔墨伺候。”

    “诶。”常佳丽抿嘴一笑,放下了手中的茶杯,走到书桌前,重新铺了宣纸,替林涛准备好了毛笔,娇声道:“林先生,你就随便写写,你年纪还轻,就算写不好我们也不会笑话你啦。”常太极听女儿这么说话,眉头微微一蹙,表现的有些不高兴,斥责道:“佳丽,怎么说话呢?”

    常佳丽讪讪一笑,道:“我跟林先生开个玩笑呢。”

    林涛满不在意的摆手,紧接着握住毛笔,深吸一口气,目光凝重的落下了第一笔。

    “江山如此多娇,引无数英雄竞折腰。惜秦皇汉武,略输文采;唐宗宋祖,稍逊风骚。一代天骄,成吉思汗,只识弯弓射大雕。俱往矣,数风流人物,还看今朝。”

    半首《沁园春·雪》被林涛写的是一气呵成,字体连字体的交相呼应,浑然天成,又如鬼斧神工般让人看了震惊不已。

    “好一个俱往矣,数风流人物,还看今朝。”常太极呼吸急促的看着林涛写下的词句,一双浑浊的眼睛仿佛露出光芒般,脸色潮红的重重点头,毫不掩饰的称赞道:“好,实在是太好了啊!这字体简直是神了啊,我也见识过不少大书法家的真迹了,但是说实话,没有一个写的像你这般传神的,没想到你年纪轻轻的中医高超就罢了,连书法的造诣也如此之深,妙,实在是太妙了啊!”

    常佳丽虽然不怎么太懂书法,但是见父亲对林涛如此高的评价也知道林涛字迹写的肯定是比父亲还用强,当下美眸就忍不住好奇的再次偷偷的打量起了林涛。

    她没法想象,一个比自己小了十几岁的年轻人是如何做到如此出类拔萃的,父亲很少称赞后辈年轻人,却毫不吝啬的对林涛赞不绝口,这让她对林涛充满了好奇感。

    女人一旦对某个人产生了好奇,那么接下来脑袋里面想的就会都是那个人,这是个非常不好的信号,可惜常佳丽此时并不自知。

    “老爷子谬赞了,随便写写,还望不要见笑。”

    常太极苦笑道:“林先生你太谦虚了,这如果算随便写写,那我以后还敢写字么?”

    常佳丽忙道:“林先生,可否把这首诗赠送于我?”

    她话音刚落,常太极便不满的轻哼一声,道:“这首诗不适合你,诗中充满了野心勃勃,你一个女人家家的,要这种诗做啥,你性格太过要强,得改!”

    说完,满含深意的看了常佳丽一眼,似有暗示。

    常佳丽听懂了父亲的暗示,心中一突,成熟妩媚的俏脸变的有些苍白,立马低头不语了。

    训完常佳丽,常太极朝林涛笑道:“这字林先生赠与我如何?”

    “老爷子如果不嫌丑陋了,自然没问题!”

    常太极笑道:“你就别再谦虚了,这字我得好好裱起来,以后作为传家宝供着,哈哈哈……”

    “呃……”

    林涛苦笑的挠挠头,虽说常太极有开玩笑的成分在里面,不过自己的字也确实是非常不错的,不似古往今来的任何书法大家,字体自成一系,确实难得。

    常太极将林涛的字小心翼翼的收了起来,林涛趁着常太极没注意的功夫,偷偷看了常佳丽一眼,却见常佳丽也正在偷看他,两人目光在空中对视,常佳丽成熟的俏脸不自然的一红,率先将目光给闪躲开来,伸手轻轻梳理了一下额头间的刘海,来掩饰自己的尴尬。

    ……医流狂兵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