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一十章 不敌
    羊城是一座具有历史性的古城,是楚文化、汉文化的主要发源地,已有将近三千多年的建制历史,历代为经济和军事的发展要地,当年华夏遭到了外国列强的入侵,也是从羊城这里打响了武装反抗列强的第一枪。

    所谓古色古韵古羊城,这些年来,羊城的老城区建筑一直保持着古老的原型生态,步入老城区,望着古老的城墙,古老的建筑,你会感觉仿佛身临其境的穿越到了三国时期。

    就是这么一片美好的城区,最近几年却被一个外号叫乌鸦的地痞老大给占领了。凡是想在古城区做生意的,都必须得到他的首肯,交了保护费才能安心的开店、开公司。

    若是有刺头跳过乌鸦,不肯交保护费,那么便会遭受到乌鸦那群小弟无穷无尽的骚扰,让你生意根本没法做下去。

    所以,老城区所以生意人几乎都知道乌鸦,一提到乌鸦就谈虎变色。

    此时,在老城区广场的一家台球厅内来了一群凶神恶煞的大汉,一个个虎背熊腰,面露凶色,让人见了就心颤不已。

    而这群大汉中,为首的是一名剃着光头的瘦弱男子,看上去就像是个病秧子一般。

    也就是这么个病秧子模样的男人却征服了一群彪形大汉,许多人都不理解这事,不过只有被他征服了的人才心中有数,这个表面上看如同病秧子的光头男人,其实是一个阴狠且身手极好的练家子。

    “啊,乌鸦哥,您怎么突然来了?我这季度的费用应该交了吧?”

    台球厅的老板见乌鸦带着一群人气势汹汹的闯了进来,还把玩台球的客人全给吓跑,于是脸色一变,忙小心翼翼的迎了上去,以为自己哪里得罪了乌鸦,脸色露出惶恐神色的问道。

    为首的光头男子便是老城区出门的地痞老大‘乌鸦’。

    乌鸦含笑的拍了拍台球厅老板的肩膀,说:“曹老板,你别担心,我不是来找你的,过来是约了人在这里谈事情,你该干嘛就干嘛去吧。”

    “谈事情?”

    曹老板脸色变了变,知道他们这种人通常说的‘谈事情’并不是什么好事,于是赔笑的说:“乌鸦哥,您看我这里是台球厅,也不适合你们谈事情啊,要不你看这样行吗,对面有一家茶楼,我请乌鸦哥喝茶,乌鸦哥你们去茶楼谈事情如何?”

    “曹老板,你这个地方可不是我定的,而是要找我谈事情的小子定下来的,所以你跟我说没用,我只是来赴约罢了。”顿了顿,毕竟曹老板是自己的保护对象,于是乌鸦语气缓和的笑着说:“曹老板你放心,我既然收了你的费用,就会对你这里进行保护,不会有事的,你去忙你的吧。”

    乌鸦已经说到这个份上了,曹老板如果再继续叨叨下去,只能惹得乌鸦生气,便在心里苦叹一声,点头说:“那我先去忙,乌鸦哥你们自便吧。”

    曹老板离开后,乌鸦身边的一名小弟好奇的问道:“大哥,不就是一个羊城大学的毛头小子嘛,咱们样的着这么给他面子?”

    乌鸦没好气的说:“我特么这是给他面子吗?我这是在给他劳资的面子,如果不是他劳资,我特么正眼都不瞧这种连毛都没长齐的愣头青。”

    “哦?这小子老爹还有些来头?”小弟好奇的问道。

    乌鸦撇嘴说:“政法口副书记,你觉得来头咋样?”

    “靠,这么吊?”

    “滚一边去,一惊一乍个球!”小弟的那一声‘靠’喝的把乌鸦给吓了一跳,伸手就是一巴掌打在小弟的脑门上。

    ……

    十五分钟后,周发带着他的两个跟班、林涛以及樊小军来到了台球厅。

    在来的路上,林涛已经吩咐过樊小军和周发,让他们两人先出面会会乌鸦,万一两人搞不定他在露面。

    所以等五人来到台球厅后,林涛与另外四人分开,装作路人,有模有样的拿起台球杆打起了台球。

    周发、樊小军等四人则朝台球厅最里面走去。

    “乌鸦哥,抱歉啊,让你久等了!”

    周发笑眯眯的朝光头的乌鸦走了过去,打招呼道。

    乌鸦还算给面子,露出一丝笑意,说:“周少不必客气,咱们言归正传,这么兴师动众的约我出来到底想谈什么正事?”

    周发没想到乌鸦直接开门见山的问今天见面的目的,这倒是把周发给难住了,他总不能直接就空口白牙的人让乌鸦让出地盘吧?

    更何况他不了解林涛以及樊小军的真实实力到底有多强,所以心里没底,不敢直接开罪乌鸦。

    乌鸦的问话让周发为难了片刻,他正想要岔开话题,想要先缓和一下,再视情况而定,但话还没说出口,就听到旁边站着的樊小军一脸跟别人欠他五百万似得表情,冷漠的问道:“你就是乌鸦?”

    周发见樊小军这么个死人脸模样,瞬间无语。

    乌鸦听了樊小军冰冷的问话,这才注意到樊小军,脸色带着愠怒的朝樊小军打量两眼,皱着眉头道:“我就是,你又是什么人?”

    “我是什么人不要紧,也和你无关,把你约出来的目的就是通知你一声,你以及你的手下被我涛哥接管了!”

    周发脸色一变,暗骂:“这傻缺疯了不成?说话也太嚣张了吧?”正想要从中缓和一下气氛,不过转念又一想,这个时候不正是试探樊小军实力的时候吗,既然他如此嚣张,那就看看他到底有什么本事。

    这么想来,周发选择了沉默不语。

    乌鸦却已经气的笑出了声,“呵呵,你刚才说什么?我是不是听错了?”

    “你没听错,要么留下来服从我涛哥,要么滚出老城区!”

    “小子,你这是在作死你知道吗?”乌鸦眼露凶光的盯着樊小军,冷笑的说道。

    “这么说来,你是不同意咯?”樊小军原本就是争强斗狠的性子,此时见到乌鸦这群流氓地痞,心里的不安分因子便活跃起来,一副跃跃欲试的状态。

    “不同意怎么着?”

    “那就去死!”

    樊小军暴喝一声,突然出手,如砂锅般的拳头直接朝乌鸦面门砸去。

    不远处正打着台球的林涛瞥了一眼樊小军那边,见樊小军突然袭击的一拳被乌鸦给轻易的躲了过去,而且躲避的有条不紊,一看便是练家子,表情变的凝重起来,难道:“看来小军是遇到对手了啊!”

    樊小军虽然战斗力强,但也只是因为力气比普通人大了几倍,一身肌肉比较瓷实耐抗而已,没有多少格斗技巧,遇到真正的练家子必吃亏。

    樊小军见一击不成,还被对方给轻易的躲了过去,便发现对方是个高手,于是不再轻视,全力以赴的对战乌鸦。

    他急速向前迈出两步,铁拳再次朝乌鸦砸了过去,却见乌鸦一个侧身躲过樊小军一击,双手呈蛇形,右手五指的指尖直接朝樊小军胸口戳去。

    樊小军脸色微变,忙伸出胳膊去抵挡。

    乌鸦反应速度极快,五指要戳到樊小军的胳膊时,手掌弯曲呈拳状,胳膊肘往下一沉,拳头避开樊小军的胳膊,直接捶在了樊小军的小腹处。

    “哼!”

    樊小军闷哼一声,往后退了两步,体内内脏一阵绞痛,脸上变的有些难看了,暗衬,自己太疏忽大意了,总以为这天下除了林涛再无敌手,却不知自己其实只是个掉进深井的井底之蛙罢了。

    “小子,力道倒是挺足的,只可惜啊,动作和身手太差太慢了!”乌鸦一拳击中,脸色露出戏虐的笑意,继续说:“就凭你这点本事还想让我滚出老城区,你特么是不是脑袋秀逗了?!”

    樊小军咬紧牙关,打算拼死一战,这是他为林涛打江山的第一战,他不想以失败而告终,于是暴喝一声后,忍住小腹的剧痛,举拳再次朝乌鸦冲了过去。

    乌鸦嘿嘿一下,喝道:“来的正好!”之后不躲不闪的举拳直接和樊小军拳对拳的硬抗。

    咚!

    一声闷响,两拳相对,乌鸦与樊小军的拳头撞击在一起,还没来得及分开,就见乌鸦突然伸出左手,一把捏住了樊小军的胳膊内侧,右手捏紧他的手腕,紧接着一个侧身躬腰,直接一个过肩摔将樊小军给摔了出去。

    又是一声闷响,只不过这次是樊小军被乌鸦给摔出去,身体砸在地面的声音。

    噗!

    樊小军体内一阵气血翻滚,最终没忍出,一口鲜血从嘴里溢了出来。

    乌鸦原本就是心狠手辣的主,这会儿见樊小军摔倒在地暂时起不来,顺手就抄起旁边台球桌上的一根台球杆,一脸狰狞的朝樊小军走了过去,嘿嘿笑道:“小子,在我乌鸦哥面前装逼是要付出代价的,我这个人嫉恶如仇,看你不爽就得弄死你!”

    说完,他走到樊小军面前,居高临下的眯着眼睛看了一眼捂着胸口躺在地上的樊小军,高高的举起台球杆,力道十足的朝樊小军脸上狠狠的戳了下去。

    周发在一旁见了这一幕脸色剧变,想要阻止却已经来不及了。

    “乌鸦哥,快住手!”

    乌鸦又怎么会听周发的,手上的动作丝毫没有迟缓,这一下如果戳中樊小军,结果绝对是惨目忍睹的。

    就在千钧一发之际,突然一个破空般的声音响起。

    嘭!

    一个黑色台球急速射向了乌鸦手中的台球杆,就在台球杆离樊小军的脸还有两到三寸的距离时,台球精准无误的将乌鸦手里的台球杆砸的飞了出去。

    台球杆被砸成两半飞出好远,又落在了地上。

    而乌鸦也因为刚才台球杆上传来的巨大反弹力,震的双手不听使唤的哆嗦起来,当下脸色大骇。

    就在众人都被这突如其来的飞球给震惊住时,一个淡淡的声音从众人后面传了过来,“我这个人也是嫉恶如仇,打伤我的人就必须得付出惨重代价!”

    ……医流狂兵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