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零九章 以毒威胁
    陈海安为了夜生活方便,特意跟他父母分开住,去年在羊城富人区的‘云海阁’买了一套价值五千万的高档别墅,几乎夜夜笙歌,经常带不同的漂亮女人回家过夜。

    今天带回家的是一名签约公司里的模特,身高足有一米七几,穿上女警察制服后,一双笔直的大长腿无比惹眼。

    陈海安心中邪念丛生,将长腿模特幻想成了警花李婉茹,将模特推到在床后,一脸狰狞的用极其粗暴的方式要了她。

    不过,因为常年过着糜烂的夜生活,身体被掏空,陈海安在长腿模特身上没弄几下就一泻千里了。

    长腿模特刚刚进入状态,陈海安却已经鸣金收兵,这让她心里非常不乐意,手口并用的伺候陈海安,都没能让陈海安再有反应。

    为此,陈海安也感觉很尴尬和恼火。

    “行了,别再弄了。”

    陈海安推了一把正在卖力为自己舔下面的模特,郁闷的说道。

    长腿模特抹了抹嘴角的口水,装作委屈的模样说:“陈哥,你怎么回事呀,是不是不喜欢我?”

    “没有。”

    “那你为什么……为什么一点反应都没有?”

    陈海安闭上眼睛,摆手道:“我累了,今天晚上不用你伺候了,你回去吧,不过钱我照给,桌子上放了五千块钱,你拿走。”

    长腿模特听了陈海安的话,脸上露出一抹鄙夷之色,不过很快就消失,取而代之的是一脸谄笑,娇声道:“那就谢谢陈哥啦,下次想我了记得打我电话哦。”

    “嗯。”陈海安没有睁眼,只是淡漠的应了一声。

    长腿模特迅速穿好了衣服,梳理了一下长发,之后,将桌子上放着的一沓钱拿了起来,放进坤包里,推开主卧的房门正要出去时,却见一个年轻男人如同鬼魅般站在门口,吓的她惊慌失措的娇呼出声来。

    “呀!”

    陈海安闭着眼睛不耐烦的道:“大呼小叫什么?”

    “陈……陈哥,有人!”

    长腿模特带着颤音的提醒道。

    陈海安猛的睁开眼睛,见门口还真站着一个陌生的男人,顿时心中一突,忙从床上跳了下去,沉声质问道:“你是什么人?怎么进来的?”

    “我是什么人其实一点都不重要,重要的是,我是来替一个人讨回公道的!”

    “什么人?讨什么公道?”陈海安连番问道。

    林涛不理会有些不知所措的长腿模特,沉着脸看着陈海安,说:“李婉茹你不会不认识吧?”

    “李婉茹是谁?我不认识!”陈海安矢口否认。

    林涛戏虐的笑了笑,说:“你手下的两个马仔任务已经失败了,所以你不用狡辩了。”

    “你到底是什么人?!”陈海安开始有些心慌了,脸色一下子阴沉下来。

    “我说过我是谁不重要,我来就是为了告诉你一声,以后不要打李婉茹的主意,否则我会让你死的很惨,我既然能够悄声无息的进你的别墅,就能够悄声无息的抹了你的脖子,你信么?”

    陈海安只觉得脖子一凉,整个人忍不住打了个激灵。“你敢威胁我,你知道我是什么人吗?”

    “陈氏集团的大少爷,我怎么可能不认识。”

    陈海安带着怒气道:“那你可知道陈氏集团在羊城代表着什么吗?你威胁我,你有威胁我的资本吗?!”

    “要不咱们试试?”

    林涛话音刚落,整个身子如同一道幻影般,一下子闪到了陈海安跟前,旋即,在陈海安还没有任何反应的情况下,一把捏住了他的脖子。

    “只要我轻轻用力,你立马命丧当场!”

    “你……你敢!”陈海安憋红了脸,从牙齿缝里挤出两个字来。

    “我为什么不敢?”林涛手上微微用力,陈海安顿时就感觉呼吸一滞,差点一口气没喘过来给憋死。

    “你到底想怎么样?!”

    “我说过,不要再惹李婉茹,否则我一定会捏死你!”说着,林涛松开了陈海安,似笑非笑的道:“别以为你跟贾益辉的勾搭只有李婉茹知道,我比她知道的更加清楚,哦,忘了告诉你,你和贾益辉害死李梦娜的事情是我告诉的李婉茹。”

    陈海安听了林涛的话心中巨震,一脸不可思议的盯着林涛,失声的质问道:“你怎么会知道这些?”

    林涛冷笑道:“世上没有不透风的墙,若要人不知除非己莫为。该说的我都已经说完了,你好自为之吧!”

    陈海安见林涛要离开,心里暗自松了口气,但见林涛刚转身就又走了回来,心里又是一突。

    林涛诡异的笑着走到陈海安跟前,突然一把捏住了陈海安的下颚,让他张开嘴巴,随即手中一粒紫色药丸丢进了陈海安嘴里,笑眯眯的道:“差点把最重要的事情给忘记了!”

    “咳咳咳……”

    陈海安一阵咳嗽,表情惊恐的道:“你给我喂的什么?”

    “百日殒命丸!”

    “什么?!”

    林涛冷漠的解释道:“这是一种特制的毒药,用十七味有毒植物提炼而成,服下此药丸之后,如果在百日之内没能得到解药,那么你将必死无疑。”

    “你!”

    “哦,还得提友情提醒你一声,不要抱希望能够去医院解毒,这个世上,除了我没有任何人能够解这种毒。”

    说完,林涛迈着步子朝外面走去。

    “你……你等一下!”

    陈海安脸色变了又变,忙喊住林涛,问道:“你到底要怎么样才肯给我解药?”

    林涛扭过头看了陈海安一眼,嗤笑道:“只要你乖乖的听我的话,我会给你解药的!”

    “你想用解药来摆布我?!”陈海安愤怒的瞪着林涛。

    林涛撇撇嘴,无所谓的说:“你可以不听我的啊,大不了就是一死罢了。”

    陈海安:“……”

    “我怎么知道你给我喂的是不是毒药?”陈海安抱着侥幸的心理,他不相信林涛所说的什么十七味有毒植物提炼而成的毒丸。

    “你看一下你肚脐的位置就知道了。”

    林涛说完后不再理会陈海安,直接出了陈海安的卧房。

    陈海安掀开浴袍,仔细看了一眼自己肚脐,原本正常肤色的肚脐,此时变成了暗黄色。

    “这……”陈海安浑身哆嗦的不知道怎么形容此时的心情。

    从始至终都没有离开的长腿模特此时从震惊中醒悟过来,出声道:“陈哥,你好像真中毒了,快去医院检查一下啊!”

    “给劳资滚!”

    陈海安气的怒骂一句,心里窝火,便开始打砸卧室里的物品。

    ……

    次日下午,三点半。

    羊城大学南门。

    周发带着两名校篮球队的小弟,匆匆忙忙的赶到南门与林涛汇合。

    林涛跟樊小军站在南门门口抽着烟,见周发过来,林涛笑指周发,对樊小军说:“那小子就是我刚收的小弟。”

    樊小军顺着林涛指的方向看去,见周发长的帅气看着像个小白脸,便苦笑的说:“涛哥,你怎么收了一个小白脸当小弟?”

    “他像小白脸么?”

    “很像!”樊小军认真的点头,如实的说道。

    “靠,难道劳资真收了个小白脸?”林涛骂咧一句,见周发走了过来,便道:“你特么的长这么帅干啥?”

    周发被林涛没头没脑的骂声给搞愣住了,怔了好几秒才回过神,得意的笑着说:“老大,这事能怪我吗?要怪只能怪我老妈太会生了。”

    林涛鄙夷的看了周发一眼,提醒道:“我得再跟你提醒一次,如果胆子小,手无缚鸡之力就千万别跟着我,否则以后死了都不知道是怎么死的!”

    周发信誓旦旦的说:“老大,你别看我长的像奶油小生,我打架可是在羊城大学出了名的厉害,你随便去打听打听,在这羊城大学谁敢得罪我?”

    “废话少说!”林涛白了周发一眼,问道:“我让你约这个区域的老大出来聊聊,你约好了没?”

    “当然,我办事您放心!”周发自得的笑了笑,说:“我已经跟乌鸦约好了,四点在前面不远处一个广场的台球厅见面。不过,你们就两个人?”

    “孬种,两个人怎么了?”樊小军看不上周发这种小白脸,忍不住呛道。

    “你知道个球,乌鸦在这一带混了五六年,手底下至少有三十个小弟,其中有两三个是越南偷渡过来的硬茬子,不要命,很难对付,咱们总共加一起才五个人,怎么打的过?”

    林涛还没开口,樊小军别对周发露出鄙夷的神情,沉声道:“像你这样的废物再多都没用,但是我跟我涛哥就不一样了,对付那些小虾米,我们两人足矣。”

    “吹,你接着吹!”周发对于樊小军的话嗤之以鼻,道:“你以为你是张无忌啊?”

    “有没有吹,待会儿让你这个小白脸见识过就知道了。”

    “靠,你骂谁小白脸呢?劳资虽然帅了点,但是经常打篮球晒太阳,肌肤小麦色,哪里像小白脸了?”

    “好了,别说无用的废话!”林涛阻止两人无休止的拌嘴,对周发说:“我们几个人对付他们绰绰有余,你在前面带路,今天晚上之前我要这个乌鸦要么俯首称臣,要么滚出这边!”

    ……医流狂兵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