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零八章 勾引未果
    勾引,简直是赤果果的勾引啊!

    见李婉茹突然就像是一只放荡的小母老虎,背对着自己,撅起臀部,还轻轻的扭动着臀部,这不是勾引是啥?

    “还真以为劳资不敢打?!”

    说完,林涛伸手就是一巴掌。

    啪!

    虽然隔着一条夏季浅色的修身牛仔裤,但李婉茹浑圆臀部上带来的柔软弹性依然非常不错。

    大手拍在圆鼓鼓的翘臀上,清脆响亮,随便巴掌声的响起,李婉茹的臀部如同是丢进了平静湖面的小石子,激起一**的浪花般,臀浪颤颤。

    这一巴掌打的李婉茹低呼一声,声音娇柔充满诱惑力。

    “这么喜欢被我打屁股,那我就把你屁股打开花!”

    林涛腆着老脸,伸手就又是一巴掌,紧接着第三下,四下,五下……

    暧昧的拍打声此起彼伏的在客房里响起,伴随着李婉茹似痛苦又似享受的低吟,林涛身子被刺激的燥热难耐。

    “靠,能不能不要叫的这么诱人犯罪!”

    林涛见李婉茹凌乱的长发随意披散在肩后,俏脸绯红,鼻尖上溢出丝丝细汗,表情妩媚,臀部又以无比撩人的姿势撅着,在这种情况下,再配上她软糯的低吟声,任何男人遇到这种场景,怕是都会忍不住身体要起变化。

    “怎么啦?受不了了?”李婉茹咬了咬娇艳欲滴的红唇,朝林涛抛去一个挑衅的媚眼。

    “你真不怕我一时兽性大发,扒了你的牛仔裤就要了?”林涛望着被牛仔裤紧紧包裹着的圆润翘臀,喉咙哽咽又眼热的说道。

    “我知道你不会的!”

    “为什么知道我不会?你是觉得我像正人君子呢,还是觉得我不像个男人?”

    李婉茹听了林涛的问话,美眸朝他裆部瞥了一眼,见那里生机勃勃,俏脸一阵燥烫,但又忍不住捂嘴咯咯娇笑起来,说:“瞧你那里都要爆炸啦,又怎么可能不是男人,不过你也算不上什么正人君子,例如,这种打我屁股的便宜,你绝对是抱着有便宜不赚白不赚的念头。”

    林涛被说中了心里的想法,一双大手尴尬的不知道放哪了,也不好意思在借着打她屁股的理由占她便宜了。

    “被我猜对了吧?”李婉茹得意的笑了起来,随即,继续刚才的话题,说:“你之所以不会对我下手,不为别的,就是怕要了我之后,我会对你死缠烂打。”

    “那啥,时间不早了,我该走了!”

    林涛觉得,此时这种状况已经不再适合待下去,此地不宜久留,开溜才是上策。

    “你要去哪?!”

    李婉茹立马翻了个身坐在床上,屁股刚挨床,便疼的直皱眉头。

    “刚才在酒吧对你下手的那两人是陈海安派来的,我还得再回去找他们聊聊。”

    李婉茹郁闷的道:“明天再聊不行吗?”

    “怎么着,想让我留下来陪你睡觉啊?”

    “是呀,你敢吗?”李婉茹一脸挑衅。

    林涛根本不吃激将法,“劳资就不敢了,咋地?!”

    说着,白了李婉茹一眼,就朝客房门口走去。

    “林涛,你……你个臭流氓,大无赖,占了便宜就开溜的无耻之徒,我恨你!”

    李婉茹见林涛执意要走,气的娇声骂了起来。

    林涛笑了笑,没有理会李婉茹的不满,直接开门走了出去。

    见林涛离开,客房归于平静,李婉茹郁闷的将身边的枕头扔在了地上,轻哼一声道:“臭流氓,你给老娘走着瞧!”

    说完,穿上酒店的白色拖鞋,去了浴室,紧接着褪去了牛仔裤,看了一眼自己火辣辣的红屁股蛋,又好气又好笑,“这个臭流氓绝对是有打屁股的癖好,还不承认呢,迟早老娘让你原形毕露!”

    ……

    林涛重新回到‘星辰酒吧’的时候已经是晚上十点多钟,十点多钟原本应该说夜场最热闹的时间段,却因为林涛的一场大闹,此刻酒吧门前显得冷冷清清的。

    酒吧正门口站着两个身材黑衣的彪形大汉,是酒吧老板贺永贵手底下最能打的打手,两人正聊着晚上发生的事情,无意间见林涛走了过来,同时住嘴,衣服如临大敌的模样。

    林涛看也不看两人,直接迈着步子走了进去。

    两人对视一眼,稍稍松了口气,其中一人道:“咱们要不要进去看看?”

    另一人摇头,道:“老大刚才吩咐了,让咱们守在门口,他知道那小子会折回来,既然不让咱们保护他,那想必他应该是不会跟那小子起冲突的。”

    “切,你特么的就是害怕那小子,不敢进去!”

    “靠,是有咋样,你特么的不怕啊?那小子邪乎着,跺一跺地板砖都碎了,你这么能你去试试!”

    ……

    林涛进了酒吧,就见酒吧的老板贺永贵正一个人坐在贵宾桌喝酒。

    见林涛进来,他如同换了个人似得,忙起身,笑着道:“兄弟,这边来,咱们喝一杯如何?”

    所谓伸手不打笑脸人,更何况林涛跟他并无仇怨,不知道他葫芦里卖的什么药,于是点了点头,走了过去坐在了沙发上。

    “兄弟贵姓啊?”贺永贵给林涛倒了被洋酒递到了他跟前,笑眯眯的问道。

    林涛接过酒,稍稍抿了一小口,道:“林涛。”

    “林涛兄弟,我叫贺永贵,是这家酒吧的老板,咱们也算是不打不相识,刚才那会儿我太激动了,你别放在心上啊!这杯酒我敬你,只当是为了刚才的鲁莽赔罪。”

    “不怪你!”林涛在红颜知己面前可以逗比一些,但是在外人面前就得严肃正经加冷漠了,因为毕竟要按照陈淼的指示入黑道,如果一副逗比形象怎么能够让手下的小弟们敬畏。

    虽然林涛现在总共就两个小弟,一个樊小军,还有一个羊城大学校篮球队的周发,手下虽少,但是得慢慢开始培养自己不怒自威的气势啊,等到手下弟兄多了再去培养气势就有些晚了!

    贺永贵将杯中酒喝完,又给自己倒是,含笑的说:“刚才看兄弟的身手,那是内功么?”

    “你可以这么认为。”

    “没想到这个世界上还真有武侠小说里面形容的那种内功啊,啧啧,活了四十多岁了,今天算是开眼界了。”

    “兄弟现在在哪高就?”前面的话铺垫完后,贺永贵终于进入了正题。

    林涛听他这么一问就知道他想做什么,表情淡漠的说:“我没有兴趣跟你混,所以你不用打听我是做什么的!”

    贺永贵并没有因为林涛直言直语而感到不悦,相反听欣赏林涛这种高手风范,毕竟高手大多都是冷漠的嘛。

    “你不想听听我给你开出什么筹码吗?”贺永贵苦笑的说道。

    林涛摇头道:“贺老板的心意我领了,不过我已经有了自己的规划,所以不能加入你们。”

    贺永贵知道像林涛这样的高手不会轻易臣服于任何人,他原本就没抱多大的希望,所以也不算太失望,大度的笑了笑后,说:“成,既然林涛兄弟不愿意,那我也不勉强,不过,以后只要林涛兄弟改变主意了,我这里随时欢迎你加入。”

    林涛嗯了一声,仰头直接将杯中的酒喝净,旋即问贺永贵,道:“那两个人还在么?”

    贺永贵无奈的苦笑,“当然在,如果不再了,你还得拆了我的酒吧啊!”

    “好,那咱们就到这里吧。”

    贺永贵忙道:“林涛兄弟,如果看的起我贺永贵,以后有什么事情尽管吩咐,咱们彼此留下联络方式如何?”

    这种事情林涛自是欣然同意。

    ……

    将陈海安手下的两名马仔给拧出酒吧,原本疼的晕过去的纹身男此时已经醒了过来,再看林涛时,已经没有那会儿的硬气,平头短寸男倒是一直警惕的看着林涛。

    林涛瞥了短寸男一眼,说:“你不用看我,只要你们跟我合作,我不会再对付你们。”

    “怎么合作?”开口的是纹身男。

    林涛道:“带我去找陈海安。”

    “现在?”纹身男诧异的问道。

    “没错!”

    纹身男有些犹豫,道:“如果让陈海安知道是我们兄弟两人带你去找他,他一定不会放过我们兄弟的。”

    林涛冷笑道:“只要你让我找到他,你觉得他还有好果子吃么?他还有功夫去找你们?”

    纹身男听林涛这么说,觉得言之有理,纠结片刻后便咬牙答应下来,“好,我带你去!”

    “哥,你想好了?”

    “嗯,等带完路,咱们马上买火车票,南下去广东那边躲躲。”

    “哎,也只能如此了,只是从此就少了一份赚钱的美差啊!”短寸男郁闷的叹了口气。

    ……

    陈海安最近发现了警局一个叫李婉茹的极品女警花,心里如同着魔了一般,脑海里总是会闪现李婉茹丰腴诱人的身姿和俏脸。

    如果不是这名美女警官执意要追查李梦娜被杀一案,陈海安还真想好好的追求一下这个美女警官。

    不久前他收到了手下马仔的消息,说是已经成功将李婉茹给绑架,想到美女警花被绑,陈海安不自觉的心里就起了邪念,何必就此将她给……

    越想心里越痒,陈海安只能用他这几天包养的女模特来‘望梅止渴’了。

    他穿着浴袍躺在床上,见身材高挑,姿色中等的模特洗完澡从浴室出来,就向她招了招手,吩咐说:“去把我准备的女警察制服穿上,我要干翻你个小浪蹄子。”

    ……医流狂兵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