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零七章 李婉茹的挑衅
    进了宾馆,林涛遇到了一个不大不小的难题。

    他抱着昏睡的李婉茹想要开个房间,可是前台死活不给他开房。

    “先生,你们要入住宾馆,必须出示你们两人的身份证才行!”

    女前台表情严肃的说道。

    林涛苦笑道:“我不是跟你说了吗,我不住在这里,就她一个人住在这,我出示我的身份证开个房间让她睡,我不住在宾馆。”

    “如果是这位女士住,那么就得出示这位女士的身份证才行!”

    “可是她喝醉了,手提包丢在了酒吧,现在没法出示身份证啊!”

    女前台一副公事公办的表情道:“那么很遗憾,您没法办理入住。”

    林涛见女前台为了这么一个小事上纲上线,不由得有些生气,脸色沉了下来,说:“姑娘,你至于么?我就是开个房间而已,我开给她住有什么问题?用得着这么苛刻吗,又不是不给你钱?”

    “谁知道你认不认识这位女士,是不是在酒吧‘捡尸’,如果女士在咱们酒店出了什么事情,谁来负责?”女前台不为所动,将林涛当成了无耻的‘捡尸’族。

    她警惕的看了林涛一眼,接着又说:“前些日子一家三星级酒店出现了醉酒‘捡尸’事件,还闹出了人命,最近羊城公安局勒令羊城所有的酒店严查入住情况,所以,开房必须是本人入住!”

    林涛见女服务员把自己当成了不为人齿的‘捡尸’族,不由得好笑道:“姑娘你误会了,这位女士是我朋友,我们是认识的,她叫李婉茹。”说着,她晃了晃李婉茹的身子,低声喊道:“婉茹,醒醒啊!”

    李婉茹似乎睡的很香,不为所动。

    林涛有些无奈的看向女前台。

    女前台犹豫了一下,“你们真认识?”

    “我骗你做什么?”林涛没好气的道:“要不你先给我开房,如果信不过我,咱们一起送她去房间。”

    “那倒不用!”女前台讪笑一下,道:“先生,您别怪我多事,我也是没办法,酒店老板最近一再嘱咐我们,一定要严格登记入住情况,马虎不得,否则我的饭碗就保不住了。”

    “你放心,我保证不会让你丢了饭碗。”林涛苦笑不已的说道。

    好说歹说,女前台终于给林涛开了一间单人房。

    房间内。

    林涛小心翼翼的将李婉茹横放在了大床上,然后伸手脱掉了她的粉色高跟鞋,露出一双套着肤色丝袜的玉足,她一只腿卷曲着,而另一只腿稍微弯曲了一点,一只美足伸出床面,好像要故意展露她丰满匀称的小腿似的。

    “水,我要喝水!”

    李婉茹突然嘀咕一句。

    林涛把目光从她玉足上挪开,拿了一瓶客房准备的矿泉水,扭开盖后走到床边,递给李婉茹道:“能不能自己喝?”

    李婉茹迷茫的睁开眼睛,好奇的打量四周,问林涛道:“这是哪里?”

    “宾馆!”林涛没好气的说道。

    李婉茹揉了揉脑袋,从床上坐了起来,说:“我怎么会在这里?”

    林涛似笑非笑的盯着李婉茹,说道:“还装呢?你是不是早醒了?”

    “怎么可能,我刚醒!”李婉茹表情不自然的矢口否认。

    “装,接着装!如果你刚醒,状态不可能这么清醒。”林涛恨的牙痒痒道:“刚才在前台开房的时候你就醒了吧?害得我跟那女人磨了半天嘴皮子,我看你是真该打!”

    “打呗!”李婉茹一副死猪不怕滚水烫的表情,撇撇嘴,道:“反正你也不是第一次打我了。”

    “靠,我什么时候打过你?”

    李婉茹俏脸红了一下,翻着媚眼说:“也不知道那一天是谁在茶楼的卫生间打了我屁股,呵呵。”

    林涛老脸发烫的嘿嘿干笑两声,说:“那不叫打你,是对你进行惩罚,你的性子太野了,需要调教。”

    李婉茹从林涛手里夺过矿泉水,喝了两口后,目光温和了些,轻声说:“今天晚上谢谢你,如果不是你来得及时,恐怕我就……”

    提到这事,林涛哼声哼气的说:“你自己说你是不是欠打屁股,你可是堂堂的刑侦队中队长啊,竟然在酒吧被人给下了药,你说我是该说你笨呢,还是该说你太单纯?”

    李婉茹委屈的道:“我怎么会想到那两个王八蛋会串通调酒师给我下药,这次确实是我疏忽了,该打,你想打……就打吧!”

    说完,李婉茹漂亮的脸蛋上布满了红晕。

    林涛望着卷曲在床上的李婉茹,见她一副任君采摘的模样,浑身就是一阵燥热,尤其是还主动提出来让林涛打她屁屁,这让林涛怎么抵挡的住李婉茹给他带来的诱惑。

    “你是不是喜欢被打屁股啊?”林涛喉咙哽咽了一下,想起上次在茶楼打李婉茹屁股的情景,从那时候起,他就觉得李婉茹有受虐倾向。

    “你才喜欢被打屁股呢!”李婉茹红着脸道:“如果换做是别人打我屁股,我非把他千刀万剐不可,可是你不一样,谁让我喜欢你,所以愿意被你打!”

    “又来了!”

    “我说的是事实!”

    “你知不知道我的真实身份?”林涛突然严肃的看着李婉茹,问道。

    李婉茹微微一愣,说:“不就是红星酒店的总经理吗?”

    “那你知道红星酒店是谁的产业吗?”

    “我知道啊,不就是上次那个漂亮女人,叫什么曼丽来着的酒店吗?这有什么问题吗?”

    林涛摇头道:“她只是酒店的法人,但是真正的幕后老板却是一个叫老乌的黑社会头目。”

    “老乌?”李婉茹美眸瞪大,看向林涛的时候,眼神中似乎多了些说不清道不明的东西,“原来如此,怪不得那次你那么狠心的拒绝我,现在我终于知道原因了。”

    林涛饶有兴趣的问道:“你知道是什么原因?”

    李婉茹道“虽然我有时候确实头脑简单,但这并不代表着我好几年的办案经验是白来的。首先我见过你跟省公安厅的副厅长陈淼偷偷会面,那时候不理解你们之间会有什么交集,直到刚才你提到老乌,我才猛然发觉,你应该是陈淼派到老乌身边的卧底。”

    “有点小聪明!”林涛欣赏的点点头,说:“懂得举一反三来推测我的身份和目地,看来你也不是一直头脑简单嘛。不过……”说到这里,林涛表情严肃了些,认真的说:“这件事情是绝密,你一定不能告诉如何人!”

    李婉茹笑嘻嘻的道:“我保证,打死我都不说。”

    “嗯。”林涛满意的点头。

    “啊,对了,老乌前两天死了,是不是你干的?”李婉茹突然想起这事来,惊讶的娇呼一声,美眸看向林涛,问道。

    林涛没好气的道:“怎么可能是我杀的,我任务都还没完成呢,能杀他么?”

    “那他是怎么死的?”

    “江湖仇杀。”

    “那这是不是意味着你卧底任务失败了?”李婉茹好奇的问道。

    林涛道:“原本我也是这么想的,不过陈厅长让我不能放弃,还得继续以黑社会的身份面对外人,从中查找老乌制毒窝点的线索。”

    “有没有什么我能帮你的?”李婉茹美眸闪烁的盯着林涛。

    “不用了,我怕你给我帮倒忙!”

    李婉茹:“……”

    “对了,你晚上急急忙忙的把我叫去酒吧,说有事情要告诉我,到底是什么事?”林涛突然想起这茬来,于是开口问道。

    李婉茹整理了一下自己白色衬衣的领口,郁闷的叹气道:“李梦娜被杀一案遇到了大阻碍,贾副市长亲自出面给咱们分局的局长施压,现在分局局长已经让我停职反省了,这个案子恐怕我有心无力了,哎!”

    “你做错什么了吗?为什么停职反省?”

    一提这个李婉茹便是一脸娇愤,不平的道:“这些王八蛋,为了想整我,故意给我按罪名,说我总是迟到早退,就用迟到早退这么一个烂理由停了我的职,让我反省!”

    “这明显是怕你继续调查下去嘛!”林涛若有所思的说:“看来你们分局局长有意要包庇贾副市长的儿子啊!”

    “谁说不是呢,一想到这事我就气不打一处来,太憋屈啦!”

    林涛安慰的道:“他们不想让你查了你就暂时先别查了,在家休息几天,等我抽时间跟陈淼汇报一下这件事情,看她能不能出面震慑你们分局局长,让你重新办理此案。”

    “希望不大!”李婉茹叹气的说:“陈淼能够做到副厅长的位置,政治天赋肯定是极高的,对于这种吃力不讨好的事情,她未必愿意管。”

    “不管成败与否,跟她说说这件事情的始末总没坏处嘛。我就不信她知道这事后还能当着我的面,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的包庇贾副市长的儿子。”

    “你还不信邪是么?”李婉茹嗤笑的道:“你以为你是她领导啊,她就当着你的面包庇贾益辉那畜生了,你能拿她怎么办?”

    “嗬,好你个李婉茹,你诚心跟我唱反调是么?信不信我真把你屁股打开花?!”

    “嘻嘻,我就不信,有本事你来打呀!”

    李婉茹娇俏的笑了两声,故意将浑圆诱人的臀部撅了起来,左右晃动几下,声音充满诱惑力的对林涛挑衅道。

    ……医流狂兵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