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零六章 惹不起的男人
    短寸男没想到今天会碰上林涛这种身手好到了天际的硬茬子,他不想看着他哥受罪,犹豫了一下,正要张嘴时,却见纹身男喝道:“别特么说,说了我们都特么死定了!”

    嗤!

    林涛面无表情,二话不说再次将匕首刺入了纹身男的左手手背。刺入,拔出,动作连贯,没有一点拖泥带水,纹身男又是一阵惨叫,疼的大汗淋漓,双手钻心的疼让他实在是受不了了,直接给疼的晕死过去了。

    林涛顺势将匕首架在了纹身男的脖子上,对短寸平头男说:“你如果再不说,我就该抹他的脖子了!”

    短寸男自诩他已经算的上是狠角色了,但是跟眼前这个如同从地狱里爬出来的恶魔比,他差的还远。见这恶魔两次都毫不犹豫的刺伤他哥,他知道这个恶魔肯定能够说到做到,如果自己再不说实话,恐怕哥的性命就难保了。

    短寸男一脸的纠结,内心做着思想争斗,见匕首已经渐渐的刺入了他哥的脖子,他表情痛苦的瘫软了身子,重重吁了口气,有气无力的道:“我说,我什么都说出来,你赶紧把刀挪开!”

    林涛冷声道:“你没有讨价还价的余地,赶紧说!”

    短寸男捂着胸口咳嗽两声,喉咙里咳出一口血痰,吐出来后,这才开始叙述整件事情的过程。

    十分钟后,林涛大致搞清楚了针对报复李婉茹事件的来龙去脉。

    原来这两人是陈海安手底下养的马仔,这几年,陈氏房地产公司有什么见不得人的事情要处理,都是由陈海安找这两兄弟去办的。

    前些日子,陈海安为了替他父亲的陈氏集团拍下政府的一块地皮,就把自己女朋友李梦娜让给了贾副市长的儿子贾益辉玩弄,想让贾益辉出面说服他父亲,将土地暗箱操作给他们陈氏集团。

    不曾想土地的事情还没解决,陈海安的女朋友李梦娜却被贾益辉给弄死在了酒店的客房。

    原本陈海安想找个替死鬼,来顶替杀人凶手贾益辉,但在前天的时候,两人突然听到了从警察局内部传来的消息,说是一名叫做李婉茹的警官知道了事情的真相。

    陈海安以及贾益辉得知此消息,无比震惊,于是忙通过警局内部的帮手,主审谋杀案的大队长周建虎,让他暗中震慑李婉茹,威逼利诱一番。

    周建虎收了陈家的好处费,涉案的又是副市长的儿子,如果帮副市长的儿子摆脱滔天大罪,那么对于他以后的升迁也是有巨大帮助的,于是周建虎拼着暴露自己帮凶的身份,勒令李婉茹不要再管这个案子了,并隐晦的把贾益辉的身份告诉了李婉茹,让她知难而退。

    谁知道李婉茹一根筋,根本不听劝,非但没有住手,反而变本加厉的开始搜寻证据。

    无奈,周建虎只能偷偷联系上贾副市长,让贾副市长对分局局长施压,暂时停了李婉茹的职。

    李婉茹虽然被停了职,但陈海安还是不放心,怕她私下继续偷偷寻找证据,于是就派了他的两名马仔出手,让他的马仔暂时先把李婉茹给绑了,等到案子尘埃落定了再将她给放出来。

    两名马仔偷偷跟踪了李婉茹两天,今天在酒吧的时候终于找到了下手的机会,他们用钱买通了调酒师,给李婉茹的酒杯里下了药,原本是想直接把李婉茹带走的,但见李婉茹长的实在是太漂亮了,于是两兄弟见色起意,想要把李婉茹弄到酒吧的洗手间给轮掉,却万万没想到,好事没干成,还突然冒出来一个地狱恶魔将他们打成了重伤。

    “这就是我知道的全部了,大哥,我们也是一时糊涂,但好在您赶来的及时,我们没有犯下大错,看在我们未遂,且没有对这位姑娘造成什么伤害的份上,您大人有大量,饶了我们兄弟这一回吧!”短寸男子目光祈求的望着林涛低声下气的说道。

    林涛哪有这么容易放过这两人?

    不过此时也不是争强斗狠的时候,林涛得暂时先把李婉茹给带离这里。

    “你们就在洗手间给我老老实实的待着,我什么时候不回来,你们什么时候不准离开这里半步!”

    林涛说完后目光冷冷的看向调酒师,道:“告诉这酒吧的老板,给我看住这两人,如果他们跑了,我就让这酒吧彻底在羊城消失!”

    “是是是,我一定转告您的意思!”调酒师如获大赦,连连点头答应下来。

    林涛抱起昏睡的李婉茹,一脚将跪在门口的调酒师踢开,迈着步子走出了洗手间。

    此时,酒吧已经被清场,酒吧内部集结了不下二十个彪形大汉,听说场子被砸,酒吧的老板贺永贵立马带人赶了过来,已经很久没人敢在他的场子闹事了,如今听说有人在太岁头上动土,他又怎么能不怒。

    酒吧的门从里面被反锁上,带着金链子金手表的贺永贵一脸阴沉的对手下众人沉声道:“敢在劳资的场子搞事情,待会儿生死不论,给我弄死他!”

    贺永贵的话刚说完,就见洗手间里,林涛抱着李婉茹走了出来。

    二十多个彪形大汉见到林涛,如同吃了兴奋剂一般,一拥而上,将林涛以一个包围的形式给围了起来。

    林涛面无表情的朝酒吧门口走着,脸上一脸的淡漠。

    “小子,你是真淡定还是特么的强装淡定啊?”贺永贵见林涛面不改色,不由得戏虐的冷笑起来。

    “滚开!”

    林涛站在舞池的中央,怀里抱着神志不清的李婉茹,声音低沉的喝道。

    贺永贵表情一怔,怎么也没想到,这个年轻人如此嚣张跋扈,旋即脸色阴沉的可怕,眯着眼睛盯着林涛,道:“你特么的说什么?有本事你……”

    贺永贵话还没说完,嗓子就如同被死死掐住了一般,说不出话来了,因为就在此刻,林涛迈着步子向他走来,每走出一步,地上的地板砖便龟裂一寸,发出噼里啪啦的龟裂声。

    “这……”

    贺永贵一下子震惊了。

    他在社会上摸爬滚打了多年,打打杀杀的场面也见过不少,但何曾见过这种走着路都能踏碎地板的场面?

    这种场景就跟他看的武侠小说里面的高手一般,一瞬间,他觉得自己的眼界和三观全都崩塌了。

    “不想死就滚开!”

    林涛走到贺永贵不足一米的地方站着,表情冷峻的说道。

    贺永贵这些年做惯了老大,小弟们都敬着他,他可谓是要风得风要雨得雨,从他做老大之后就没有再服过谁,但是就在今天,就在此时,一个比他年龄小了差不多两轮的年轻人让他滚开,他竟然心中没有丝毫怒气,也产生不了怒意,因为对方所展现出来的实力实在是超乎了他的想象。

    他被林涛这么一喝,下意识的侧过身子,给林涛让出了一条道路。

    他手下的兄弟看到他这样的举动,全都惊呆住了。

    这还是他们那个脾气火爆的老大吗?

    林涛从贺永贵身边经过,停下脚步,面无表情的说:“洗手间有两个我扣押的人,如果他们在我没有回来前溜掉了,那么你的酒吧就别想继续在羊城开下去!”

    说完,林涛似笑非笑的看了脸色铁青的贺永贵一眼,直接迈着步子朝酒吧门口走去。

    众小弟跃跃欲试的想要拦住林涛,贺永贵却咆哮道:“都特么让开,把酒吧的门打开,让他出去!”

    望着林涛消失在酒吧门口,贺永贵手下的一个心腹小弟凑到贺永贵身边,不解的问道:“老大,您这是为什么啊?咱们这么多人,用的着怕那小子吗?”

    “你特么眼瞎啊?!”

    贺永贵对着心腹小弟就是一顿怒骂,把林涛带给他的火气全部发泄到了小弟身上,“你也不看看他刚才所展现出来的实力,你觉得就你们这些废渣,能是别人的对手么?”

    顿了顿,贺永贵轻轻吁了口气,看了一眼地上破碎的地板砖,心有余悸的说:“这样的人咱们惹不起啊!”

    ……

    林涛抱着李婉茹出了酒吧之后,轻轻晃了一下李婉茹的胳膊,低声道:“婉茹,醒醒啊,你家在哪?我送你回去。”

    李婉茹的药劲还没过去,迷迷糊糊的听到有人叫她的名字,半眯着双眼看了林涛一眼,脸上露出一丝疲惫的笑,低声呢喃,“是你呀!”

    说完,眼皮仿佛有千斤重一般,又合上了。

    林涛轻轻叹了口气,暗衬,看她现在的状况,送她回家肯定是不现实的。于是抱着她朝街上走去,走到一家档次还不错的宾馆门口时,林涛止住了脚步,看了一眼昏睡的李婉茹,自言自语道:“今天晚上就先在这里凑合一晚上吧。你说你一个刑侦队的中队长,怎么一点安全意识都没有?如果我再来晚一点,你不就被坏人给欺负了吗?哎,一点都不让人省心!”

    林涛嘀咕完后朝着宾馆里走去,却不知道他迈步进宾馆的时候,原本昏睡的李婉茹嘴角偷偷勾起一抹若有若无的笑意。

    ……医流狂兵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