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零五章 警花被迷晕
    ‘星辰酒吧’在羊城属于中低端消费酒吧,也就是说,只要是个人都能进去消费,而且都消费的起,这就造成了酒吧内鱼龙混杂,经常出现争强斗狠的人在里面打架斗殴。

    林涛进了酒吧之后,一阵刺耳的dj音乐在耳边响起,震的耳膜一阵阵发颤,他忍不住皱了皱眉,有些不习惯这里的氛围,目光扫视一圈,除了一群穿着奇装异服的非主流青年外,哪里有李婉茹的身影?

    林涛并不知道,就在他踏入酒吧之前,李婉茹被已经盯梢了她好几天的两个仇人给架进了酒吧的洗手间,按理说,以李婉茹的身手,即便打不过两人身材魁梧的男人,但至少也可以弄出点动静吧?可偏偏没有丝毫动静的就被人给悄声无息的架进了洗手间。

    “哥,咱们真要办了这妞啊?她可是个警察啊!”一个身材结实,剃着短寸发型的青年男子将迷糊不清的李婉茹给丢在了马桶上后,看了看她诱人的身姿,疑虑的看向另一个胳膊上有纹身的中年人,低声询问道。

    纹身男望着李婉茹白色衬衣束缚着的一对波涛汹涌,脸上露出一抹阴沉的笑,戏虐的说:“她穿警察服了么?”

    “没……没有!”短寸男木纳的摇头。

    纹身男撇撇嘴,阴恻恻的说:“这不就结了,没穿警察服她就不是个警察,咱们玩了她她还不敢宣扬出去,你信么?”

    “这是为什么啊?”短寸男更加不解了。

    “她是什么人?刑侦队的中队长,一个搞刑侦的,在酒吧被人给迷晕后轮了,她如果还想在警界干下去,她敢把这事给宣扬出去么?”

    “应该不敢吧。”短寸不确定的说道。

    纹身男用脚轻轻踢了一下李婉茹的小腿,一脸猥琐笑意的道:“玩真正的女警花肯定是非常爽的,咱们兄弟这次可是有福了,赚了雇主的佣金还玩了这么一个极品警花,靠,这辈子也算是值了。”

    短寸嘿嘿笑了起来,瞥了一眼神志不清的李婉茹,道:“这女警察也真是没有眼力劲,明明知道对方是超级富二代和牛逼的官二代,还非得去找他们的茬,硬要把杀人案给他们坐实,她不让他们好过,他们能放过她?这不是作死嘛!”

    纹身男咧嘴一笑,阴森森的眯着眼说:“正因为她作死,才有了咱们今天的享福啊,啊哈哈哈……弟,你玩的女人比我少,待会儿这女警花你先玩,你玩完了哥在玩,不过你得快点啊,这里不能久留!”

    “哥,这种事情得看状态啊,不是说我想快就能快的……”

    ……

    林涛打了好几遍李婉茹的电话都没人接,暗道,难道是酒吧音乐声太大,她没听见?

    “这个李婉茹,真是不让人省心!”

    林涛叹了口气,拨号继续打她的电话,目光扫向四周,正好看到一个吧台上放着一部手机,正不停的震动着。

    林涛挂断电话,快走了过去,朝吧台瞥了一眼,见手机屏幕上显示着自己的号码,这不正是李婉茹的手机吗!

    “问一下,刚才在这喝酒的女人呢?”

    林涛指着手机,对一名正在给客人调鸡尾酒的调酒师问道。

    听了林涛的问话,那名穿着马甲的调酒师脸色不自然的变化了一下,随即摇头说:“我不太……不太清楚,可能已经走了吧。”

    “不可能,她手机还在这呢!”

    “那就不清楚了。”调酒师双手有些哆嗦的捧着鸡尾酒,端到了客人面前。

    林涛的洞察力是多么的敏锐,从刚才调酒师脸色的变化,再到他心虚的双手发颤,林涛知道李婉茹肯定是遇到什么事了。

    在酒吧里,女孩子喝醉了最容易被一些不怀好意的男人‘捡尸’,一想到这种可能性,林涛感觉头皮直发麻,顿时怒火中烧,举起一个酒瓶,啪的一下子在吧台上砸碎,手里捏着半截玻璃渣子,怒声喝道:“我特么再问你一边,这里喝酒的女人到底怎么了?”

    调酒师被突如其来的状况给吓的身子一哆嗦,脸上带着惊恐神情的说:“我真……真不知道她去了哪,她喝完酒去了哪总不至于还告诉我一声吧,说不定她,啊!!”

    调酒师话还没说完,林涛直接将玻璃渣子狠狠的插进了他的胳膊,鲜血一下子从他胳膊溢了出来,疼的他惨叫起来。

    周围的顾客见到这状况,吓的尖叫起来,酒也顾不得喝,开始四处逃窜,酒吧一时间便的混乱不堪。

    看场子的一群混子见有人在酒吧闹事,迅速纠集起来,朝着林涛冲了过去,七八个人将林涛团团围住。

    林涛不去看他们,只当他们不存在,目光依旧死死的盯着调酒师,语气冰冷的道:“我再问你一遍,如果你再特么不说实话,下一刻刺的就不是胳膊了,而是你的心脏!说,刚才那个女人到底怎么了?!”

    “她……”调酒师脸色变的惨白,右手紧紧的捂着受伤的左臂,目光朝酒吧洗手间看了一眼,喉咙哽咽一下,声音带着颤抖的说:“她……她被两个人带进去了。”

    “这位兄弟,你知道这是谁的地盘吗?你这样做未免也太嚣张了吧?”为首的混子看不出林涛的底细,也不敢冒然出手,便用试探的口气想谈一谈林涛的底。

    “滚!”

    林涛伸手一巴掌狠狠的扇在混子老大的脸上,紧接着一脚将他踹出两三米远,如同发怒的狮子一般咆哮道:“今天她如果在这里出一丁点事,我特么让你们这群狗杂碎全部陪葬!”

    “你!”林涛指着调酒师,怒喝道:“滚过来,跟我一起过去!”

    调酒师身子一哆嗦,此时的林涛如同一个地狱的恶魔,眼睛通红,浑身散发着杀气,调酒师哪敢不答应,忙走在前面带路,原本围着林涛的六七个混混谁也不敢动手,主动让出一条道来。

    此时,在酒吧洗手间内,短寸男正纠结不已,“哥,你说我到底戴不戴t啊?”

    “我管你戴不戴,反正我特么的是不戴,戴着怎么能算玩过女警,要玩就玩真的!”

    短寸男提醒说:“可是不戴会在她身上留下咱们的证据啊!”

    纹身男鄙夷的道:“平时说你傻你特么的还不服气,我刚才是怎么跟你说的?我们就算玩了她,留下证据,她敢把这事宣扬出去么?别再逼逼了,你到底行不行啊?不行我先来,都特么快憋死我了!”

    “嘿嘿,哥,你刚才说了让我先玩,说话不能不算数,那我就不戴了。这女警还真是漂亮,连身材都这么火爆,弄她一次少活十年都值了!”

    短寸男目光直勾勾的盯着李婉茹足有34e胸围的存在,连续吞了两口唾液,目光火热,双手颤抖的要去扯李婉茹的衣服,就在这时,洗手间的房门发出巨大的响声。

    嘭!

    林涛一脚将反锁的门给踹开,映入眼帘的是神志不清的李婉茹坐在马桶刷,两名壮实的男人正要对她下手,见她衣服还算整齐,林涛心里稍稍松了口气。

    “操,你特么谁啊?不想活了?赶紧滚出去!”

    短寸男原本要对仙女般的女警下手,却被突然踹门的林涛给吓了一大跳,等他反应过来的时候,脸上带着怒火的朝林涛骂道。

    “找死!”

    林涛右脚跺地,地板砖周围龟裂开来,身子如同一枚炮弹般朝短寸男急速冲去。

    短寸男甚至连躲避的意识都没产生,差不多有一百八十斤的身体就被林涛给轰的倒飞出去,狠狠的砸在了对面的墙壁上,发出一声巨大的闷响。

    短寸男嘴中鲜血狂喷,就如同瀑布般场面极为吓人。

    “靠,卧槽你大爷!”

    纹身男怒火冲天,举拳就朝林涛砸了过去,林涛双手负背,在纹身男近身时,反手便是一巴掌。

    啪!

    纹身男被林涛打的一巴掌看似不重,实在是夹杂着内力的,一巴掌下去,纹身男嘴里鲜血直喷,好几颗牙齿被林涛给硬生生的扇脱落了。

    噗!

    纹身男摔在地上,又是一口血吐出去,鲜血中夹杂着几颗泛黄的牙齿。

    “婉茹,你没事吧?”

    林涛不管地上两人的似乎,一脚将纹身男踹开,走到李婉茹身边,轻声喊道。

    李婉茹俏脸滚烫,迷迷糊糊的睁开眼睛看了林涛一眼,旋即又眯了起来。

    “到底是怎么回事?”

    林涛扭头望着已经被吓傻的调酒师,沉声质问道。

    调酒师扑通一声跪在了林涛面前,哭着道:“大哥,都……都怪我财迷心窍,收了他们两兄弟的钱,在……在这位女士的酒里下了一些药,所以……”

    啪!

    林涛伸手就是一巴掌,打的调酒师惨叫一声,却不敢动弹,捂着被打肿的脸,身子哆嗦的如同猫抖虱子一般。

    “下的什么药?”林涛面无表情的问道。

    调酒师不敢看林涛,颤抖的说:“就是一……一般的迷药。”

    “先跪着,你的帐我待会儿再跟你算。”林涛瞥了他一眼,转过身,用脚踩住纹身男的脸,审问道:“说,你为什么要对她下手?”

    纹身男咧开满口鲜血的嘴,露出已经被打掉了门牙的口腔,脸上带着狰狞笑意的道:“来酒吧玩,看到漂亮的妞,对漂亮妞下手还需要理由么?”

    “是么?”林涛如同变魔术一般,从身上掏出一把瑞士军刀,眼睛都不带眨一下的直接将刀子刺向了纹身男的手背。

    “啊!!!”

    纹身男被刺的鬼哭狼嚎一阵惨叫。

    林涛一下将刀从纹身男手背上拔了出来,鲜血直接从纹身男手背喷了出来,疼的纹身男又是一阵惨叫。林涛不为所动,脸上带着淡淡的笑意,把目光看向靠坐在墙壁旁,右手捂着胸口,一脸萎靡不振的短寸男,道:“你来说,为什么对她下手,想仔细了再说,否则,第二下刺的就是他另一只手!”

    ……医流狂兵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