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零二章 派出所捞人
    给周发分派好任务之后,离开羊城大学,林涛站在大学门口的街道上拦车,心里暗自思量,如今的状况,单靠自己一个光杆司令,再怎么能打也保护不了身边所有的朋友和红颜知己,必须发展自己的势力才行。

    出租车到了身边,林涛拉开车门坐了进去,“师傅,市中心医院。”

    从他醒过来到现在,还没有联系过他第一个忠实小弟樊小军,樊小军虽说脑袋不怎么灵活,但是替他开疆扩土还是没问题的,以樊小军的身手,恐怕在这羊城很难找到对手。

    电话打了好几遍樊小军都没有接听,于是又打到了他表姐曹岚那里。

    电话响了几声就被曹岚接通,声音中带着诧异和惊喜的道:“林……林总,你醒过来了?”

    林涛苦笑道:“别叫我林总了,我现在已经不是红星酒店的总经理了。”

    曹岚替林涛抱不平,道:“你的事情我大致都听小军说了,那个老乌的儿子还真够没人性的,这样对你实在是太不公平了!”

    “先不提他。曹姐我问你个事啊,小军去哪了?我怎么打不通他的电话?”

    曹岚啊的叫了一声,郁闷的道:“忘了告诉你,我现在正在派出所呢,哎……”

    “出什么事了吗?”林涛心中一突,忙问道。

    曹岚郁闷的说:“不久前我丈夫来羊城了,在医院对我死缠烂打,结果小军气不过,就把他给揍了,医院的工作人员报了警,把小军和我丈夫给带走了,哎,我都快急死了,派出所的民警一直不肯放人。”

    “哪个派出所?我现在马上就过来!”

    ……

    出租车在市医院附近的米公祠派出所门口停了下来,林涛刚推开车门走出去,就见身材苗条的曹岚朝自己迎了过来。

    “林总,你可算来啦!”

    林涛望着曹岚有些焦急的俏脸,问道:“现在是什么情况?派出所为什么不放人?”

    曹岚尴尬的说:“我那口子现在死咬着小军不放,说非得告到他坐牢为止!”

    “你们不是亲戚么?他至于做这么绝?”林涛皱起了眉头。

    “哎,你不知道,我丈夫不是个人,根本就不管什么亲戚不亲戚,我跟他结婚的这几年,他几乎把我亲戚都给得罪光了,平时除了打牌就是酗酒,真是没法说。”曹岚唉声叹气的说道。

    林涛边跟曹岚往派出所里面走,边好奇的问:“曹姐,你说凭你的身材和样貌,找个什么样的男人找不到?怎么就找了一个赌鬼酒鬼了呢?”

    曹岚脸红了红,表情不自然的说:“当初也怪我瞎了眼,这桩婚事是我爸妈撮合的,觉得人家是公务员,工作收入都比较稳定。我当时看他也挺斯文的,就想先接触一下,没结婚前倒是显得很温柔体贴,但是结了婚之后,整个人的坏毛病一下子全部都暴露出来了,等我后悔的时候已经来不及了。”

    “现在的有些父母啊,也确实是目光短浅,生活在自己的小圈子里,就觉得公务员是天底下最好的职业,往往不看自己子女跟对方合不合适,就硬勉强两人在一起,美其名是为了子女着想,其实就是为了自己那点不值钱的面子,殊不知,天底下好的职业多了去。”

    见曹岚脸上的表情越发尴尬,林涛忙解释说:“曹姐,我不是说你父母啊,说的只是社会上的一种普遍现象。”

    曹岚抿了抿嘴,看了林涛一眼,轻声说:“你说的对。可惜我没有早认识你,否则也不至于这么悔恨当初。”

    说完,曹岚的俏脸上露出一抹羞赧的绯红。

    林涛不经意的瞥了曹岚一眼,见曹岚看自己的眼神有些爱慕,心中一突,暗道:“这位美丽的少妇该不会是看上自己了吧?”

    “曹姐,你接下来怎么办,打算跟你丈夫一起回去么?”林涛故作漫不经心的问道。

    此时两人已经走到了派出所调解室门口,曹岚止住脚步,说:“走一步看一步吧,不过以他现在的态度,我暂时是不打算回去了,再照顾小军父亲几天,我就在省城找份工作,先安顿下来再说。”

    林涛苦笑道:“如果没有发生这么多乱七八糟的事情,正好红星酒店还差个大堂经理,可惜我现在帮不了你了。”

    “不用!”曹岚朝林涛笑了笑,娇声说:“虽然我没多大的本事,但是养活自己还是可以的。”

    林涛没有再接这个话茬,指着里面说:“我先进去了,你在外面等一下,暂时不要进来。”

    曹岚疑惑的看向林涛,问道:“为什么呀?”

    “待会儿我可能要对你丈夫采取一些手段,你在场的话有些不适合!”

    曹岚若有所思的点头,旋即担忧的提醒道:“这毕竟是在派出所,你可千万别闹出太大的动静啊!”

    “怎么,担心你丈夫了?”林涛调侃道。

    曹岚轻哼一声,道:“他的死活与我无关,虽说我跟他现在还是合法的夫妻,但是夫妻关系早已名存实亡了,他若是稍微对我好一点我也不会这么死心!我提醒你不过是担心你没捞出小军,还把自己给搭进去。”

    林涛笑道:“不会,我自有分寸。”

    说完,直接进了调解室。

    此时,一名中年民警正对一个三十多岁戴着眼镜的男人做着思想工作,见到林涛进来,他把目光看向林涛,问道:“你有什么事吗?”

    “我找樊小军!”林涛笑着说道。

    民警问道:“你跟樊小军是什么关系?”

    “我是他朋友。”

    民警指着对面坐着的男人,对林涛说:“你朋友把这位先生打伤了,现在已经被我们给拘留了,如果这位先生坚持不肯和解,那么樊小军可能要被拘留五到十天。”

    林涛看了曹岚的丈夫一眼,见他戴着眼镜斯斯文文的样子,如果不是听曹岚说起他,还真没法把他跟嗜赌嗜酒联系在一起。

    “民警同志,我可以单独和这位先生聊几句吗?”林涛含笑的问中年民警。

    中年民警表情有些犹豫,“这不符合规矩啊!”

    林涛低声说:“我跟你们分局的李婉茹警官关系不错,警察同志,您放心好了,我不会乱来的,就是劝解劝解这位先生,他如果愿意和解,你们也省事不是?!”

    中年民警考虑一下,便点头答应下来,嘱咐说:“你们可以好说好商量,不许胡乱啊!”

    “放心,一定!”

    目送中年民警出去,林涛把目光看向曹岚的丈夫,笑着问道:“先生贵姓啊?”

    “赵志刚。你别跟我说没用的,我是不会就这么轻易的放过樊小军那小子的!”

    赵志刚摸了一下自己被打塌的鼻梁,疼的龇了一下牙,愤愤不平的喝道。

    “那你到底想怎么样?”林涛坐在了刚才民警坐的那个位置,盯着赵志刚,沉声问道。

    赵志刚冷笑道:“怎么样?你说我想怎么样?他把我打成这样,我能让他好过吗?先让警察拘留他十日再说,让特么的跟劳资嚣张!”

    “拘留十日是绝对不可能的!”林涛冷声道:“我必须要他马上出来!”

    “你让他马上出来?”赵志刚鄙夷的看了林涛一眼,讥笑道:“你算个什么东西?樊小军一个农村的废物混混,交的朋友能有几斤几两?!”

    “我是没有几斤几两,但是将樊小军弄出来的本事还是有的,你信不信我现在就可以给省公安厅的领导打个电话,立马就能把人给我放咯,我之所以没这么做,是觉得这么个小事情没必要麻烦省厅领导,再者你应该是公务员吧?如果让你们领导知道了你在省城跟人打架,还进了派出所,恐怕你也不好跟你们领导交代吧?”

    听林涛这么一说,赵志刚原本轻松淡定的表情变的有些慌张起来,脸上带愤怒的神情喝道:“你特么威胁我?”

    “是又如何?”林涛冷笑道:“我又不是体制中人,我光脚的不怕穿鞋的,如果你想玩,我就陪你玩到底,不把你玩的家破人亡,我特么就跟你信!”

    见林涛凶神恶煞的模样,赵志刚还真有些害怕了,语气软了些,讪讪的道:“这里是派出所,我告诉你啊,你可别乱来。”

    “是,这里是派出所,我心里清楚,自然不会乱来。但是你总不会一直待在派出所吧?我劝你识相一些,同意和解咱们一切都好说,如果你要继续闹下去,樊小军大不了被拘留十天,并没有多大损失,但是你将面临的却是对方报复的惨重的代价,你确定你想清楚了?”

    “你特么又威胁我!你以为我是吓大的?”赵志刚虽然心里有了怯意,但是作为男人,面子上又抹不开,只能嘴硬的还击。

    林涛朝他戏虐的笑道:“是不是吓唬你咱们可以走着瞧,只要你敢找事,我向你保证,一出派出所立马让你去医院躺着!”顿了顿,林涛软硬兼施的又说道:“只要你同意和解,我可以让樊小军赔你五百块钱的医药费。”

    “什么,才五百?!”赵志刚唰的一下从椅子上站了起来,指着自己鼻梁,愤怒的道:“把我打成这样五百块钱就想了事?不可能!”

    “那你想要多少?”林涛似笑非笑的问道。

    赵志刚表情有些心虚的说:“至……至少两万,没有两万这事没完!”

    “两万,你特么碰瓷呢?最多一千块钱,多一分都没有,如果你执迷不悟,那么咱们出了派出所再来说道说道!”

    赵志刚确实有些害怕林涛的威胁,一是怕在人生地不熟的羊城被地头蛇给揍,再一个就是怕这事真闹到了他们领导那里去了,毕竟他是名公务员,想要有升迁的机会,名声就不能坏。

    “好吧,一千就一千,但是他必须得跟我道歉!”

    赵志刚咬了咬牙,虽然心有不甘,但也只能这样了。

    以樊小军的倔性子,让他给赵志刚道歉那是绝对不可能的,不过为了先把樊小军弄出来,林涛暂时得稳住赵志刚,便含笑的点头,说:“没问题,等他出来了我就让他给你道歉。”

    ……医流狂兵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