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九十九章 邪恶的心思
    林涛伸手朝茱丽娅的臀部上拍打几下,茱丽娅娇滴滴的回头,咬了咬嘴唇,表情妩媚的娇声道:“亲爱的林,再打下去屁股都要肿啦!”

    林涛故作凶狠的表情道:“说,刚才是不是故意撩我的?”

    茱丽娅悻悻的吐了吐舌头,娇腻的说:“我都已经认错了,而且你也惩罚我了,就别再跟我计较了嘛。”

    林涛打茱丽娅的屁股自然不是真生气,只是觉得手感好,很刺激,不过也不能得寸进尺,便住手了,笑道:“这次就原谅你了,下不为例!”

    茱丽娅笑嘻嘻的站直了身子,轻轻揉了揉屁股,笑着说:“其实一点都不疼,你是不是心疼我,所以没有下重手?”

    “那是当然,如果我真下重手,你屁股就该开花了!”说着,林涛看了看腕表,提醒道:“这会儿是不是该下课了?”

    茱丽娅笑着点头,说:“我们得赶紧出去,否则待会儿女学生们回宿舍了你就尴尬了,嘻嘻……”

    ……

    狼帮,议事厅。

    太白鼠手里正握着手机,听着下手的汇报。

    “你确定看到的是林涛?”太白鼠看了狼帮帮助狼狗一眼,对电话里的小弟沉声问道。

    “大哥,错不了,您让我们哥几个守在潇玉郞出事的地方,我们一连守了三天,就在刚不久,看见了林涛从一家医馆出来。”

    “那他现在在什么地方?”太白鼠忙问道。

    “我一路跟着他到了羊城大学,现在在女生宿舍。”

    “给我盯紧,千万别跟丢了,待会儿我再打给你!”太白鼠吩咐完后,挂断了电话,随即把目光看向狼狗,说:“老大,有林涛的消息了!”

    狼狗猛吸了一口手里的咽,将烟蒂塞进烟灰缸,眯着眼睛道:“召集兄弟们,这次势必要让他死无葬身之地!”

    “老大且慢!”

    “怎么了?”狼狗疑惑的看向太白鼠。

    太白鼠阴恻恻的笑道:“对付林涛何须咱们自己动手,难道您忘了,老乌的儿子乌启华现在正在满世界找林涛呢,只要咱们偷偷把林涛的行踪告诉乌启华,他必然会替咱们收拾林涛!”

    “军师不亏是军师,好主意,哈哈哈……”狼狗大笑起来,顿了顿,又道:“那我们该怎么把消息传给乌启华呢?”

    “随便找个公话亭打给他,把林涛的行踪告诉他,他不会怀疑消息的真实性,只要有林涛的消息,不管对错他都会去证实。”

    狼狗若有所思的点头,随即不解的道:“老白,有一点我一直想不通,你说乌启华这小子为什么一口咬定是林涛杀了他爸,这小子葫芦里到底卖的什么药?”

    太白鼠眯着眼睛笑了笑,一副智者的模样道:“其实道理很简单,你想想啊,乌老大被杀,帮会群龙无首,谁有可能会顺势上位?”

    “如果乌启华没回来,自然是林涛!”狼狗随意的说了一句,不过他马上就反应过来,惊讶的道:“你是说,乌启华怕林涛接了他爸的班,所以趁着林涛受伤的时机将红星社给清洗了一遍,又把他爸被杀的祸栽到了林涛身上?”

    “没错!”太白鼠点头道:“这小子不简单啊,比他爸还有心机和魄力,以后可能会成为咱们的劲敌。”

    狼狗冷笑道:“正好借着这次机会让他们窝里斗,咱们坐收渔翁之利,哈哈哈……”

    ……

    乌启华这些年虽然一直生活在国外,但是对于红星社的事情是了如指掌,从他大学毕业时就已经盯上了他父亲的社团,他痛恨他父亲把他和她妈丢在国外不管不顾,导致他母亲相思成疾,郁郁而终。

    乌启华把他母亲的死算在了老乌头上,这些年表面上看似对老乌一口一个父亲的叫着,其实心里早已经恨透了他,就在几日前,他瞅准了机会,让他安插在国内的卧底对老乌进行刺杀活动,一场弑父的阴谋就这样展开了。

    说来也巧,乌启华找红星社内部的眼线刺杀老乌的时候,狼帮也让潇玉郞对老乌进行绞杀,潇玉郞原本打算先杀了老乌再对林涛动手,只可惜当时老乌一直躲在深山老林的制毒窝点,潇玉郞没找到对老乌下手的机会,这才转而把目光投向了林涛。

    老乌的死,狼帮的人以及林涛都以为是潇玉郞干的,其实他们怎么也不会想到,真正杀害老乌的是老乌那个表面上看上去温文尔雅,实则内心阴毒的亲生儿子乌启华。

    此时,乌启华站在老乌的遗像面前,表情阴冷的低声自语道:“贪生怕死的你怎么也不会想到有一天会死在自己儿子手里吧?呵呵,爸,我再叫你一声爸,可惜你永远也听不见了,原本我们好好的生活全被你给毁了,所以我得送你下去跟我妈赔罪,你放心好了,社团我会替你打理好的,你就安息吧,千万别死不瞑目,嘿嘿……”

    刚说完,他手机突然响了起来。

    见是陌生的号码,乌启华皱眉接通,问道:“什么人?”

    对方用低沉沙哑的语调道:“我是什么人不重要,重要的是我知道林涛的行踪。”

    “林涛?”乌启华心中一突,不动声色的道:“他在什么地方?”

    “羊城大学的‘堕落街’,正陪美女吃东西呢,乌先生现在派人过去正好可以堵他个正着,呵呵。”

    “你到底是什么人?为什么要告诉我这些?”

    “我是谁不重要,重要的是林涛是我们共同的仇人,我对付不了他,所以我提供情报给你,由你来对付,至于动不动手那就是你的事情了!”

    不等乌启华开口,对付直接把电话给挂断了。

    乌启华没有犹豫的将电话拨到了他的心腹手下阿辉那里,沉声道:“已经有林涛的消息了,在羊城大学的‘堕落街’,该怎么做不用我说了吧?”

    对方说了句‘放心好了,大哥。’,接着将电话给挂断了。

    阿辉原本是老乌手下的贴身打手,负责老乌日常的安保工作,如今老乌死后一跃成为了社团第三号人物,更是成为了乌启华最为信任的手下。

    没有人知道乌启华刚回来为什么会对一个名不见经传的打手如此看重,真正的原因只有他们两人知道。

    乌启华原本是打算让王三彪去铲除林涛的,但是看王三彪今天给林涛开脱的架势,他知道王三彪还没有真正的臣服,如果派王三彪去对付林涛,王三彪肯定会给林涛通风报信,于是直接在心里把派他出去的念头给打消了。

    乌启华打完电话之后,朝别墅二楼的房间看了一眼,迈着步子朝着二楼沈曼丽的房间走去。

    “沈姨,醒了没?”

    乌启华敲响房门,问道。

    “有事吗?”沈曼丽的声音从房间里传了出来。

    乌启华轻轻推门,见房门被沈曼丽从里面给反锁了,很明显,沈曼丽对自己有戒心啊。

    乌启华冷笑一声,随即说道:“有一个重要的消息不知道沈姨想不想知道?”

    “什么消息?”沈曼丽心中一惊,似乎猜出了乌启华所说的消息是什么。

    “你先把门打开我再告诉你!”

    沈曼丽并不知道乌启华对她有邪心,便穿好了睡袍将房门打开一半,看着门口站着的乌启华,问道:“到底是什么消息?”

    乌启华的目光故作不经意的从沈曼丽的胸口瞟过,似笑非笑的说:“我已经知道林涛的行踪了。”

    说完,他目光紧盯沈曼丽,想从沈曼丽脸上看出些什么来。

    沈曼丽强装镇定,表情淡漠的说:“你跟我说这些做什么?跟我有什么关系?”

    乌启华嘴角勾起一丝弧度,邪笑着说:“难道你不想为我爸报仇?”

    沈曼丽冷笑一声,道:“这是你们男人的事情,于我无关,再说了,老乌是不是林涛杀的还得另说,你一直一口咬定人是林涛杀的,你有证据吗?”

    乌启华脸色沉了下来,“沈姨,你这是在为林涛开脱么?”

    “我这是在为他开脱吗?”沈曼丽冷笑的反问道,顿了顿,她继续说:“社团里许多兄弟都心存疑虑,但是你强行打压,导致大家不敢说真话,我就不明白了,你为什么要跟林涛过不去?”

    “还说跟林涛关系一般?”乌启华脸色彻底阴沉下来,“沈曼丽,我叫你一声姨不代表你就可以在我面前肆无忌惮,你就不怕我把你当林涛的共犯给……”

    沈曼丽不理会乌启华的威胁,冷冷的盯着他,冷声说:“乌启华,你不要太过分了,你以为你可以一手遮天?这社团好歹也是你爸一手建立起来的,你以为就这几天的功夫,社团所有人都全听你的了?不信你动我试试看,你看看社团里的那些老字辈的会不会找你算账!”

    乌启华目光阴沉的盯着沈曼丽妩媚动人的俏脸,恨不得此时就将她给强行按倒在床上,狠狠的蹂躏,玩弄她一番,将她调教成自己的一个女奴,让她所有的傲气都在自己面前荡然无存。

    ……医流狂兵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