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九十六章 后妈
    与陈淼通完话后,林涛分别又跟丁瑶瑶以及老班长‘猎鹰’解释了这几天失联的原因,并让老班长替他向常太极表示歉意,说等身体恢复了再去替常老先生治疗痛风病。

    ‘猎鹰’听说林涛遇袭身受重伤,表示关切后,说一定将话带给常太极。

    等跟丁瑶瑶以及‘猎鹰’通完话后,剩下沈曼丽和茱丽娅的电话没有回过去,林涛先把电话打到了沈曼丽那里。

    电话响了几声后被对面的人给挂断了。

    “什么情况?”林涛听着电话里的忙音,微微一愣。

    片刻后,电话又响了起来,林涛见是沈曼丽重新打过来的电话,于是忙接通,还没来得及开口,沈曼丽的声音便传了过来,没有责问,声音中透露着关切的问道:“林涛,你没事吧?”

    “大嫂,我没事,你呢?乌老大的丧礼把你给累坏了吧?”

    沈曼丽沉默片刻,压低声音问道:“老乌真是你杀的?”

    林涛苦笑道:“真不是我杀的,有人把乌老大给杀了然后栽赃到了我身上。”

    “其实现在是不是你杀的已经不重要了,红星社所有人都把你当成了杀他们老大的仇人,尤其是老乌的儿子,现在正在满世界找你,扬言要杀你替老乌报仇,你最近可千万不要露面啊!”

    林涛皱了皱眉,说:“大嫂,我怎么从来没听你们说起乌老大还有个儿子?”

    “这种事情你不问,谁会无聊到去主动提起?”

    “那他儿子为什么一口咬定是我杀了他爸?”林涛将心中的疑虑问了出来。

    沈曼丽娇声道:“我也不太清楚,反正自从他回来掌控红星社之后,社团里的风向明显变了,包括跟你称兄道弟的王三彪都已经站在了他那边,如果可能的话,我劝你最好是先离开羊城,去外地躲躲。”

    “你想让我做缩头乌龟?”

    沈曼丽有些生气,冷声道:“做缩头乌龟总比被砍死强吧?能屈能伸才是大丈夫,你现在一个人怎么去对抗一个庞大的黑社会集团?”

    “大嫂,你这是在关心我吗?”林涛笑了起来。

    沈曼丽恨铁不成钢的道:“都什么时候了你还有心情开玩笑?你真不怕死吗?”

    “怕,谁不怕死啊?!”顿了顿,林涛脸上露出一抹冷笑,“不过,想让我死没那么容易,我不仅不会逃走,还有正面迎战那些想置我于死地的家伙!”

    “你真是疯了!”沈曼丽叹了口气,不知道该说林涛什么好了,她认为林涛还是太年轻,没有城府,不懂得什么叫做蛰伏,这样莽撞的和整个社团硬拼,到头来吃亏的肯定是他。

    “你现在在哪,我去找你,咱们当面说!”沈曼丽打算见林涛一面,无论如何都得劝他暂时先离开羊城。

    沈曼丽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这么的关心林涛,连老乌死了她都没有多少波动,但是却对林涛放心不下,这让她心中感动迷茫和不安,难道自己真的看上了那个比自己小了十岁的年轻人?

    “老乌被杀之后我也被人袭击了,差点丧命,昏迷了三天才醒过来,现在还在养伤,暂时不能见你。大嫂你的好意我领了,但是大丈夫有所为有所不为,该面对的迟早都得面对,我是不会那么轻易就被打垮的,你放心好了!”

    沈曼丽听林涛说遭袭击昏迷了三天,紧张的忙问道:“你是不是伤的很重啊,现在有没有什么大碍?”

    “好的差不多了,只是身体还有些虚弱,不过没什么大碍!”

    沈曼丽沉默几秒,心情复杂的说:“老乌死后我就立马给你打了电话,一直打不通,我还以为你也……”

    “大嫂,真是抱歉,让你担心了!”

    “先不跟你说了,有人来了!”沈曼丽急忙说完这句话后直接将电话给挂断了。

    此时,老乌的别墅内。

    一名全身上下都穿着世界名牌服装的帅气年轻人脸上带着阴冷的笑意走到泳池边上,看着急急忙忙挂断电话的沈曼丽,饶有兴致的问道:“沈姨,你这是在给谁打电话呢?”

    朝沈曼丽问话的时候,年轻人目光火热的盯着沈曼丽妙曼的娇躯,眼神中充满了**。

    “啊?没……没谁,一个同事,让她替我再请几天假!”沈曼丽强作镇定的朝年轻人挤出笑,说道。

    能够随意的出入老乌别墅的年轻人不是别人,正是老乌唯一的儿子乌启华。

    乌启华盯着沈曼丽手中的手机看了一眼,似笑非笑的道:“真的是同事?”

    沈曼丽脸色微沉,有些不悦的道:“我跟谁打电话还需要跟你撒谎不成?”

    “当然不会。不过,我听说你跟林涛的关系不错?”乌启华看似不经意的随口问道。

    沈曼丽心中一突,强装镇定的道:“谁说的?是王三彪吗?”

    “谁说的重要么?我只想知道事实。”

    “简直是胡扯,我沈曼丽是什么人,会跟一个小混混关系不错?”沈曼丽冷笑起来,说道。

    “我就说嘛,咱们沈姨是何等身份,怎么可能跟那种不入流的家伙有什么关系。”乌启华笑着伸手摸了摸下巴,随即,满含深意的说:“你跟谁打电话都没关系,但是千万不能给林涛打电话,而且如果知道他的行踪一定要告诉我。要知道,他是杀你丈夫,杀我父亲的仇人,沈姨你可千万不能吃里扒外哟!”

    “这些不用你提醒我!”沈曼丽瞥了乌启华一眼,继续道:“这几天忙你爸的丧礼,忙前忙后有些累,先回屋休息了。”

    “好的,沈姨!”

    乌启华眼睛直勾勾的盯着沈曼丽的倩影,目光从她的柳腰上慢慢的落到了浑圆肥硕的翘臀上,心中一阵起火,顿时就燥热难耐起来,自从沈曼丽嫁给老乌,乌启华在老乌的婚礼上看到沈曼丽后,他就对这位妩媚到极点的漂亮后妈心生不轨的想法。

    望着沈曼丽消失在楼梯转角,乌启华一脸诡异的笑了起来,接着掏出手机,把电话打到了王三彪那里。

    “王三彪,这几天你给我盯紧沈曼丽,我总觉得她肯定知道林涛的行踪,也许通过她,咱们能够找到林涛!”王三彪在电话那头犹豫了一下,还是没忍住,硬着头皮说:“乌少,真没有搞错吗?我觉得二……唔,我觉得林涛不应该杀老大,也没有杀老大的动机啊!”

    最近几天,乌启华大刀阔斧,手段极为残忍的将社团里声援林涛的弟兄全部打伤赶出社团又或者砍杀抛尸荒野,经过几天的内部大清洗,已经再也听不到质问乌启华的声音了。

    王三彪之所以在这个时候还硬着头皮想为林涛解释,是因为他一直记得林涛的救命之恩,即便以后不能成为朋友,王三彪也不想成为林涛的敌人。

    “你说他没有杀我父亲的动机?”乌启华脸色一下子阴沉起来,语气冷冰冰的道:“王三彪你想死么?”

    “乌少,我……”

    “闭嘴!”乌启华低声喝道:“你说他没有杀我父亲的动机,那我且问你,他在社团属于什么位置?”

    “二把手!”王三彪抹了一把额头上的汗珠,如实说道。

    “那么如果我父亲死了,他这个二把手是不是就可以名正言顺的掌控整个社团了?”

    王三彪沉默下来。

    “说话!”乌启华低声咆哮道。

    “是!”王三彪心中轻叹一声,虽然觉得乌启华这个理由太牵强,但乌启华认定了林涛就是凶手,如果自己再强行为林涛开脱,那么下一个重伤或者死的人可能就是自己了。

    乌启华阴恻恻的道:“以后不要再让我听见为林涛开脱的声音,否则……你知道是什么后果!”

    ……

    茱丽娅这三天来非常郁闷,又有些生气,打林涛的电话一直打不通,倒不是惦记林涛说的那笔钱,只是她认为林涛既然不愿意出那笔钱,又或者拿不出那笔钱就应该直说,而不是不接自己的电话,跟自己断绝往来,这叫什么事嘛?!

    难道自己真看走了眼?

    回想着林涛把自己从‘霞飞’会所救出来,送自己回学校,并承诺替自己母亲还赌债的场景,茱丽娅心里无比难受,感觉被一个大骗子给欺骗了。

    这几天她无心上课,整天闷在宿舍里,心里堵的慌,就好像是失恋了一般,时不时的拿起手机看看有没有林涛打来的电话或者短信,可是每次拿起手机换来的却是失望。

    这会她漂亮的眼睛紧盯着手机里林涛的号码,下定决心正打算彻底删掉林涛的手机号时,手机突然一下子响了起来。

    手机屏幕上显示着林涛的名字,茱丽娅整个人一下子精神起来,脸上露出喜色,不过随即又轻哼一声,直接把林涛的电话给挂断了,嘴里嚷嚷道:“凭什么他一打电话我就得欢天喜地的去接?可恶的男人!”

    林涛听着电话里的忙音,一阵苦笑,“什么情况,怎么跟沈曼丽一个套路?为什么不直接接电话?”

    他哪里知道,沈曼丽是怕被别人听见他们的谈话,所以先挂断了再找个安静的地方给他打过去,而茱丽娅挂他电话单纯的只是因为生气!

    ……医流狂兵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