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九十五章 风云涌动
    “小弟,你……你醒啦?”

    耳边传来秦晓婷软软糯糯的声音。

    林涛缓缓睁开眼睛,一张漂亮的脸蛋呈现在面前。

    “姐?”

    秦晓婷美眸泛红,眼泪再眼眶中打转,“你可算醒了,都快吓死我了!”

    林涛艰难的从床上坐了起来,秦晓婷见了赶紧将枕头放在他背后,让他靠的舒服些。

    “姐,我这是在哪里啊?”林涛迷茫的看向四周,鼻尖能够闻到淡淡的中草药味。

    “你都忘记啦?”秦晓婷擦拭了一下眼角,担忧的说:“那天你被人追杀,重伤折返回医馆,之后就晕过去了,之前的事情你还记不记得?”

    “当然记得!只不过,你刚才说那天我被人追杀,那天是什么意思?难道我昏迷很久了?”

    秦晓婷轻叹一声,“你都昏迷三天了,再不醒过来我真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林涛醒了?”屋外传来秦汗青的声音。

    “爸,小涛醒了!”秦晓婷扭头含笑的说道。

    秦汗青忙从外面走了进来,面露喜色的说:“我还以为我的针灸术不到火候呢,你几天不醒可把我给愁死了!”

    林涛苦涩的笑了笑,说:“这次受内伤太重,三天内能醒来已经不错了,如果再重一些,我恐怕真就没命了!”

    秦晓婷无比担忧的望着林涛,轻声问道:“小涛,到底是什么人非得置你于死地?是不是跟那个什么乌老大有关?”

    “你为什么会觉得跟他有关?”林涛好奇的反问秦晓婷。

    秦晓婷忧心忡忡的说:“在你昏迷的第二天那个叫樊小军的就来过了,说……说乌老大死了!”

    “什么?!”

    林涛一脸的震惊,瞪着眼睛望着秦晓婷,不可置信的问道:“你说乌老大死了?”

    “是的,他还提醒说,让你最近千万不要露面,红星社的所有人都在找你,谣传是你杀了乌老大,乌老大手下的小弟现在正在满世界的找你寻仇!”

    林涛此时脑袋里全是浆糊,这些信息让他措手不及,他怎么也不会想到乌老大会这么轻易就被人给杀了,而且似乎还把屎盆子扣在了自己头上。

    林涛并不为乌老大的死感到惋惜,这种作恶多端的人死有余辜,但是他如果死了,那自己的卧底任务岂不是以失败告终了?

    一想到这些,林涛心中说不出的苦涩,眼看着就快要成功了,却没想事情并没有按照设定的路线走,老乌的死可以说打乱了省公安厅副厅长陈淼和林涛的全盘计划。

    “小涛,你没事吧?”见林涛目光呆滞,秦晓婷忙关切的询问道。

    林涛回过神,摇摇头,说:“没事,我昏迷之后还有没有其他事情发生?”

    秦晓婷道:“倒没什么特别的事情,不过你昏迷之后有几个人给你打过电话,你的身份太特殊,我不敢随便去接。”说着,她把林涛的手机递给了林涛,“手机我已经给你重新充了电,你拿去看看吧。”

    林涛接过手机点亮屏幕后,一眼就看到了陈淼、沈曼丽、老班长‘猎鹰’、丁瑶瑶以及茱丽娅的来电。

    “秦姐,秦叔,我打几个电话,你们先去忙你们的吧!”

    “好,我去给你熬些小米粥!”秦晓婷知道林涛有自己的**,虽然好奇,但作为聪明的女人,林涛不说,她不会主动多问,只是深深的看了林涛一眼,便拉着秦汗青出了医馆里屋。

    局势发生了大变化,林涛昏迷的这几天陈淼恐怕得急疯了,于是他先把电话打到了陈淼那里。

    电话嘟嘟的响了几声后,对面传来陈淼愤怒的声音:“林涛,你还有没有一点组织性纪律性了?你这几天到底在干什么?为什么一直不接我电话?”

    林涛苦笑道:“我这不是出事了么,否则又怎么敢不会您老人家的电话。”

    陈淼抱怨一通后语气缓和了些,声音中透露着关切的问道:“你没事吧?到底出了什么状况,你赶紧跟我说说。”

    林涛叹了口气,当下就把三天前在医馆附近遭潇玉郞伏击的事情告诉了陈淼,陈淼听完后沉默片刻,道:“其实我联系不上你时隐约已经猜到了,国际案犯潇玉郞的死可能和你有关,不过老乌死的倒是出奇,你说会不会也是潇玉郞干的?”

    林涛听陈淼这么说,一下子惊醒,忙问道:“老乌是什么时候死的,在我遇袭之前还是之后?”

    陈淼道:“按你说的时间来算,老乌在被杀没多久后你就遇到了伏击。”

    “老乌在什么地方被杀的?是在他住的别墅吗?”

    “不,是在一家叫‘霞飞’的会所门口被杀的!”

    林涛又是一惊,按照陈淼所说,那么老乌被杀的时间就是在三天前,自己和樊小军从‘霞飞’离开后没多久,老乌也出现在了‘霞飞’,而且在霞飞门口被人给杀了?!

    不过,那天老乌又为什么会出现在‘霞飞’?

    难道是因为自己打去的电话让老乌也动了心,想去‘霞飞’找个女人玩玩,结果被蹲守他的仇人给暗算了?

    这种可能性极大,而且很有可能就是潇玉郞杀了老乌,转而又去伏击自己!

    “你是不是想到了什么?”见林涛半天不说话,陈淼好奇的问道。

    林涛回过神,说:“我觉得有非常大的可能性是潇玉郞杀了老乌。”

    “你为什么会觉得是潇玉郞杀了老乌?”

    林涛道:“潇玉郞伏击我时承认了是狼帮花钱雇他来杀我,既然狼帮能够让潇玉郞来杀我,自然也有可能让潇玉郞杀老乌,以潇玉郞的身手,老乌身边的保镖根本抵挡住。”

    “这么说来,潇玉郞杀老乌的可能性确实很大!”

    林涛心里苦涩的道:“老乌现如今已经死了,那么是不是意味着我的卧底任务以失败告终了?”

    “不,事情恐怕没有你想的这么简单。”陈淼语气沉重的道。

    不等林涛询问,陈淼继续说:“老乌虽然死了,但是他一手建立的制毒窝点依然存在,而且你可能还不知道吧,他死的第二天,他远在国外的儿子就赶了回来,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接管了红星社的一切事务,看样子来者不善啊!”

    林涛惊讶的道:“老乌竟然还有个儿子?”

    “是的,据说是跟他的前妻所生,这些年他儿子一直定居在英国。老乌刚死不到一天,他儿子就赶了回来,这其中有什么微妙的联系就不得而知了,而且,很有可能他儿子会接手他的毒品生意。”

    “他儿子暂且不说。陈厅有个情况我得向你反应,听我手下的一个亲信说,现在红星社所有的人都把老乌的死推到了我身上,如今的局面,我恐怕不适合再做卧底了吧?!”

    陈淼有些不悦,问道:“你想放弃?”

    林涛苦笑道:“不是我想放弃,现在所有人都说我杀了老乌,我还怎么去做卧底?”

    “绝处逢生这个词你总该听过吧?林涛,我相信以你的能力,一定能够重新打开局面的,咱们准备了这么长时间,牺牲了几个卧底警员做代价,不能说放弃就放弃啊,否则那几名牺牲的警察同志不是死的一点价值都没有了吗?!”

    林涛叹了口气,“这么说来,我还得硬着头皮往前冲?”

    陈淼语气坚定的说:“无论付出多大的代价,都不能让老乌制毒工厂的毒品流到市面上来,否则会给整个社会带来巨大的灾难。林涛同志,我知道你现在的处境很艰难,但是除了你,没有人更适合这个任务了,我会在暗中尽力的帮助你,如果这次任务能够成功,我会向你们部队领导提议给你一个个人二等功的嘉奖。”

    “可以申请个人一等功么?”

    “小林同志,你这是在讨价还价吗?”

    “哪有的事,我就是随口说说,如果不行就算啦,反正估摸着这个任务我也没法完成了,干脆你们找其他同志继续我的工作吧!”

    陈淼:“……”

    两人都没有再出声,在电话里对峙一阵子后,最终还是陈淼顾全大局,率先败下阵来,苦笑的叹气道:“你小子真是一点亏都不愿意吃,好吧……我答应你了,如果你这能够顺利完成任务,我一定向你们军区极力为你申请一个个人一等功,这下总行了吧?!”

    “嘿嘿,我就知道陈厅长是讲究人!”林涛得意的笑了笑,旋即又严肃起来,沉声说:“如今局面和之前不同了,想要继续把任务完成,以后恐怕少不了要干仗,我得提前跟你说一声,万一哪天我把哪个古惑仔给打成重伤或者特殊情况,把人给弄死了,你得为我抗住这些事情!”

    陈淼知道林涛如今的处境,也知道即将要发生的事情,轻轻叹息的说:“尽量避免伤亡吧。林涛,你自己千万也要小心些,我希望你能够毫发无损的将任务完成。”

    “嘿嘿,陈厅,您放心好了,我很爱惜自己的,万一干不过我就跑!”

    陈淼:“……”

    ……医流狂兵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