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九十四章 灭杀
    此时,暮色渐深。

    转角处渐渐走出一个身高大约在一米六七左右的褐发男子,造型怪异,目光阴沉如刀子般盯着林涛,缓缓朝林涛走了过来。

    “果然是个高手,我已经很小心了,没想到还是被你发觉了!”

    男子阴笑一声,开始打量林涛。

    林涛目光警惕的盯着来人,问道:“你为什么跟踪我?”

    “因为要杀了你!”男子很坦白的说道。

    林涛冷下脸来,嗤笑道:“如果我猜的没错的话,你是狼帮请来的杀手吧?”

    在羊城跟林涛有仇,并想将林涛除之而后快的,除了狼帮的人找不出其他的人来,林涛随便一想就有了答案。

    “是有如何?”男子诡异的撇嘴笑了起来,“即便你知道了也没什么,因为你活不过今晚了!”

    “你的自信是从哪来的?”

    “如果你听说过潇玉郞这个名字,那么就不会觉得我是自信,而是确有能力杀了你!”

    “潇玉郞?”林涛盯着自称做潇玉郞的男子看了看,突然想起来了此人的来历,曾是国际刑警通缉的红色通缉对象,此人可谓是杀人不眨眼,且身手极为了得,国际刑警追捕了此人五六年都没能将他抓获,足见其反侦查能力之强。

    “狼帮竟然请了你这么一个国际型的杀手来杀我,真是大手笔啊!”林涛更加警惕起来,已经做好了出手的准备,这种国际杀手林涛必须下狠手,不能让对方有任何喘息的机会,否则只要给了对方机会,对方会毫不犹豫的置自己于死地。

    “噢,你也知道我?”

    潇玉郞似乎没有急着出手,眯着眼睛笑望着林涛。

    “大名鼎鼎的潇玉郞我怎么会没听说过,只是你竟然敢跑到华夏来,你不知道咱们华夏是你们雇佣兵和杀手的禁地么?”

    “我潇玉郞何曾怕过?美国去得,难道华夏就来不得了?”

    “美国在有些方面是没法跟华夏比的,既然你来了,那就永远的留在华夏吧!”

    见林涛要动手,潇玉郞冷声道:“不急,我还有一个问题要问你,华夏有一名武功极高的武学宗师也姓林,叫林惊涛,与你名字相仿,你认不认识他?”

    “不认识!”

    “真不认识?二十年前他杀了我师父,之后就像个缩头乌龟似得龟缩起来,这次我来华夏杀你是一方面,还有一方面就是为了找到林惊涛,亲手解决他,为我师父报仇!”

    林涛笑了起来,“潇玉郞先生,恐怕你没有机会替你师父报仇了,下去见他倒是有可能的!”

    蓦地,林涛身形一动,潇玉郞只感觉眼前一花,黑影已经闪动到他跟前,刹时,潇玉郞冷哼一声,嘴里喝道:“找死!”脚下用力一跺,身子凝空而起,直接朝林涛踢了过去。

    这一脚可不是一般的拳脚功夫,可是潇玉郞足足练了二十年的泰国古武学腿功,一脚下去足以踢碎巨石,这一脚带着风劲的朝林涛胸口踢去,林涛伸出双手,精准的抓住了潇玉郞的小腿,用太极里的四两拨千斤直接借力卸力的将潇玉郞给摔了出去。

    潇玉郞在空中一个凝空翻,脚步沉稳的站在了地面上,脸上露出狰狞的笑意,“果然是个高手,我已经很久没有遇到你这种级别的高手了,真是太兴奋了!”

    说着,他手中突然多出一把通体发黑的匕首,然后用舌头舔了舔刀身,一脸疯狂的喝道:“小子,上路吧!”

    潇玉郞运足暗劲,左腿朝林涛踢了过去,与此同时右手握着的匕首朝林涛的胸口刺了下去。

    林涛一个闪身躲过了潇玉郞的匕首,却不得不正面抵挡潇玉郞踢来的一脚,林涛提起全身的内力,伸出胳膊去抵挡潇玉郞踢来的一脚。

    嘭!

    一声闷响,林涛直接连退三步,全身气血翻腾,喉咙一甜,强行将口腔的血给咽了下去。

    因为前两天中毒的缘故,林涛身上的内力骤减到三成,对上潇玉郞全力的一脚,一下子就吃了大亏。

    潇玉郞一击得逞,脸上露出一抹得意的笑,“也不过如此嘛!”

    “若我内力在全盛时期,杀你如杀野狗般简单!”林涛目光直视潇玉郞,眼中杀机闪现,紧接着在潇玉郞诧异的目光下,林涛双腿扎马,运足内力,以一种奇怪的步伐朝潇玉郞冲了过去。

    就如同段誉的凌波微步一般,林涛周身出现几道幻影,无数拳头朝潇玉郞砸了下去。

    潇玉郞脸色凝重,使用泰国快拳朝着无数道拳影打了过去,苦苦支撑几下,潇玉郞便感觉到不对劲了,他每次打出的拳头都如同打在棉花上了一般,可是林涛出的拳头每一拳都打在了他身上,拳拳要命!

    噗!

    无数拳头砸下去,潇玉郞一口鲜血直接从嘴里狂喷而出,林涛瞅准了机会,一把捏住了他的脖子,直接将他甩出六七米远,潇玉郞的身子在半空中时,林涛追了上去,等潇玉郞的身体重重的砸在地面还没来得及反应,林涛已经近身,再次死死的捏住了他的脖子。

    潇玉郞被摔的口吐鲜血,脸色萎靡,手中的匕首朝林涛刺去,林涛左手一把捏住了他的手腕,阻止了他的偷袭,右手用力捏住他的脖子,冷笑道:“你败了!”

    潇玉郞一阵剧烈咳嗽,心有不甘的盯着林涛,道:“为什么?”

    林涛明白他问的是什么,傲然的道:“华夏的武功博大精深,岂是你们泰国功夫可以比拟的?若不是我受了内伤,我根本就不用自燃内力来对付你,轻轻松松就能要了你的命!”

    “我败了!”潇玉郞一脸萎靡的看着林涛,道:“你打算怎么处置我?”

    “你这种人,我不会留下来让你成为我的威胁,所以你必死!”

    潇玉郞脸色一变,忙道:“如果你肯放过我,我承诺不再找你麻烦。”当然,他知道这个承诺对林涛没有任何用处,于是继续道:“只要你肯放了我,我愿意把狼帮付给我的前期佣金给你作为报酬,卡就在我身上,密码是六个八。”

    “你的命就值这点钱?”林涛嗤笑道。

    潇玉郞以为林涛在跟自己讨价还价,以为自己有活路,于是急忙说:“当然不止,如果你放了我,我拿我的名誉跟你保证,事后一定再给你打一千万美金作为酬金,如何?”

    “一千万美金确实不少啊!”

    “你同意了?”潇玉郞面露喜色。

    “不,我当然不会同意。与其拿你那还不一定能拿到手的一千万美金时刻提防着你的偷袭,还不如直截了当的送你去见你师傅,这样你我都省事了!”

    “别,林先生,我说话算数,一定会……”

    “上路吧!”

    咔擦!

    潇玉郞话还没说完,林涛直接捏断了他的脖子,他的话音戛然而止,无神的眼睛瞪的老大,竟是死不瞑目。

    潇玉郞半辈子杀人无数,从未失手过,这次华夏之行却成了他的催命符,永远的留在了华夏的土地上。

    等检查过潇玉郞已经死透,林涛这才放松下来,强撑着的精力刚一泄下来,精神一下子变的萎靡不振起来,他无力的在潇玉郞身上一阵摸索,在上衣内部口袋里找到一阵金卡,估摸着就是他刚才提到了佣金,也不知道里面有多少钱,林涛偷偷将金卡给收了起来,脸上带着苦涩笑的自语道:“茱丽娅母亲的赌债有着落了!”

    他摇摇晃晃的站了起来,双腿无力的朝秦汗青的医馆走去,从林涛跟潇玉郞对话到战斗结束,仅仅用了不到五分钟的事情,而地方又是一个偏僻的小巷,所以并没有引起外人的注意。

    秦汗青等林涛走后正准备关了门继续研究针灸术时就见林涛又折返回来。

    “怎么又回来了?”秦汗青好奇的问道。

    林涛噗的一声憋了半天的鲜血还是没忍住从嘴里吐了出来。

    “啊,小涛,你这是怎么回事啊?刚才不还好好的吗?”

    林涛无力的抹了一把嘴角的鲜血,苦笑道:“刚才被一个非常厉害的杀手追杀了,差点丢了小命!”

    “什么?”秦汗青震惊的慌忙朝外面望去,“杀手在哪?”

    “被我送去地狱了!”

    秦汗青稍稍松了口气,好奇的问道:“你得罪什么人了?为什么有杀手要来杀你?”

    “江湖恩怨说来话长!”林涛脑袋一阵天旋地转,忙扶住旁边的一把椅子,身子摇摇欲坠的低声道:“我受了很重的内伤,估计需要休养几日,你不是已经学了针灸术吗,这几天我就靠你照顾了!”

    说完,林涛眼前一黑,身子直接朝地上倒去。

    “小涛!”

    秦汗青眼疾手快的忙一把扶住了林涛,然后赶紧带着林涛去了医馆内部的休息室。

    好不容易将林涛给弄上床,秦汗青忙掏出手机,把电话打到了秦晓婷那里,秦晓婷接通电话后,秦汗青叹了口气,道:“女儿,林涛这小子又受重伤了,哎!”

    “啊,怎么回事?刚才来我这还好好的呀?”秦晓婷语气焦急的在电话那头询问道。

    秦汗青叹气道:“具体情况我也不清楚,他现在昏迷了,你如果方便的话就过来照顾一下他!”

    “好好好,爸,我那啥,我……我立马就下来……”秦晓婷急的语无伦次,说完后直接挂了电话,换上衣服就朝医馆跑去。

    就在林涛昏迷之后的几日,羊城的地下黑势力将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连林涛也不曾想到,等他再次醒过来的时候已经是物是人非了!

    ……医流狂兵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