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九十三章 再入医馆
    林涛跟李婉茹通完电话后暂时把李梦娜被杀一案给放在一边,毕竟他不是警察,找证据的事情还轮不到他去做,他已经告诉了李婉茹真正的凶手,至于李婉茹能不能找出凶手的罪证,那就要她的能耐有多大了。

    在羊城大学门口拦了一辆出租车,林涛直接去了秦汗青的中医药馆,他既然答应了给常氏集团的总裁常太极治疗痛风病,就得先把治疗痛风病的中药给凑齐了,而秦汗青的医馆虽然不算是羊城最大的中医医馆,但却是中药最多,类型最全的医馆,到他那里去寻药最合适不过了。

    中医馆和往常一样,大门敞开,秦汗青正坐在柜台前,戴着老花镜拨弄着算盘。

    林涛迈步走了进去,笑道:“秦叔,这都什么年代了,你怎么还在用算盘算账?”

    秦汗青抬头望去,见是林涛,脸上露出喜色道:“师兄,我听晓婷说你中毒了,现在没事了吧?”

    秦汗青忙起身仔细打量林涛。

    林涛笑着走到柜台边上,说:“我福大命大,哪那么容易有事啊!倒是你,我跟你说多少次了,能不能别叫我师兄?”

    “不能!”说起此事,秦汗青义正言辞的说:“规矩不能坏了,我必须得遵守。”

    林涛无奈了,叹气道:“随你吧。”说着,将自己事先准备好的药方递给了秦汗青,说:“帮我把药方上的中药配齐,我去秦晓婷那里看看我侄女,待会儿下来了过来取。”

    “你等等!”

    见林涛要走,秦汗青忙道:“看你开的这药方,应该是治风湿之类病症的吧?”

    “是痛风病!”林涛含笑的道。

    “痛风病的药方?”秦汗青呼吸急促起来,知道能够治疗痛风病的药方意味着什么,“这药方真能够有效的治疗痛风病?”

    “当然!”林涛撇嘴道:“不过,这药方可以治标但却不能治本,如果想要彻底根除痛风病,还必须配合针灸术进行针灸治疗。”

    秦汗青咧嘴笑了起来,讪讪的说:“嘿嘿,师兄,这药方我可以留下么?”

    林涛没好气的白了秦汗青一眼,毫不在意的摆手道:“拿去吧,既然给你看了药方,也就不在乎让你知道,咱们之间不用这么客气,毕竟你女儿跟我……”

    “你们是不是……”秦汗青打断了林涛的话,一脸暧昧的道:“是不是在一起了?”

    “神经!”林涛鄙夷的看了秦汗青一眼,道:“你女儿是我认的干姐,你说你年龄都这么大了,怎么为老不尊呢?恨不得盼着我跟你女儿有点什么事?!”

    秦汗青哈哈笑了起来,说:“那可不,我女儿如果真能跟了你,我也就放心了!不过说真的,小涛,要不你跟晓婷在一起吧?”

    林涛走到医馆门口,瞥了一眼像老狐狸的秦汗青,道:“你也别叫我小涛了,还是叫我师兄吧!我去看我侄女去了,你赶紧给我抓药,我待会儿来取。”

    说完,直接出了医馆,朝不远处秦晓婷住的小区走去。

    因为秦晓婷就住在韩雪隔壁,所以林涛到秦晓婷家门口后变的小心翼翼,生怕韩雪看到他出现在这里。

    咚咚咚!

    林涛轻轻敲响了秦晓婷家的房门。

    片刻,房门被打开,一身性感黑色蕾丝睡衣的秦晓婷站在门口,见林涛鬼鬼祟祟的朝隔壁张望,便好笑的说:“干什么呢,跟做贼一样?”

    林涛讪笑道:“这不是怕你邻居看见吗?”

    秦晓婷白了林涛一眼,有些吃味的说:“还说跟那个小空姐只是普通朋友呢,普通朋友会怕她看见?”

    林涛赶紧走了进去,随手将房门给关上,顺手搂住了秦晓婷的柳腰,陪笑道:“我这不是怕别人看见有损你的声誉吗!毕竟你刚离婚不久,让人看见该闲言闲语了。”

    “切,我才不在乎,我看啊就是你做贼心虚!”

    林涛嘿嘿笑了笑,转移话题说:“我侄女呢?好久没看她了,我先去跟她玩会儿。”

    “刚喂完奶睡下,你就别招惹她了,这丫头最近特爱哭,都快把我给吵疯啦!”

    林涛便打消了进婴儿房逗弄小丫头的想法,陪着秦晓婷坐在沙发上,搂着她柔软的腰身,望着她妙曼的娇躯,眼热的笑着说:“姐,有没有想我啊?”

    秦晓婷一眼就看出了林涛脸上的笑意代表着什么,脸红了起来,轻轻推了林涛一下,说:“才一天没见,有什么好想的?”

    林涛今天在霞飞会所被茱丽娅给撩拨的欲罢不能,这会儿见秦晓婷穿着性感的睡衣,露出两条笔直白嫩的长腿,浑身再次燥热难耐起来。

    “姐,咱们这也算是新婚燕尔吧?是不是该多亲近亲近?”林涛凑到秦晓婷耳边,吹着热气轻声说道。

    秦晓婷敏感的躲避一下,声音软糯的说:“谁跟你新婚燕尔呀,别胡说八道!”

    “虽然没有结婚,但是在医院的病房时,咱们可是有了夫妻之实哦,不知道当时谁哭着喊着求饶,不停的叫我老公!”

    秦晓婷被林涛说出了那晚最尴尬羞人的事情,妩媚的俏脸红到了耳后根,又气又羞的朝林涛腰间掐了一把,啐道:“林涛,你再敢提这事看我以后还理不理你!”

    “哈哈,秦姐,我错了!不提,我不提了还不行么?”林涛笑着说完,紧接着趁秦晓婷不注意,一下子噙上了她红润的嘴唇。

    秦晓婷嘤咛一声,身子一下子就敏感的瘫软在了林涛怀里,眼神迷离的娇媚的道:“你个混蛋,就知道欺负我,呜呜……”

    “秦姐……”林涛蜻蜓点水的吻了一下秦晓婷后柔声在她耳边低声喊道。

    “嗯?”

    秦晓婷俏脸红的发烫,微眯着双眼,呼吸的急促的主动搂住了林涛的脖子,一双美腿紧紧的并拢,红唇主动朝林涛凑了过去。

    两人一阵狂热的亲吻,秦晓婷呵气如兰,娇声细语的道:“小弟,我们去里面吧!”

    “去里面做什么?”林涛坏笑起来。

    秦晓婷红着脸啐道:“讨不讨厌呀,你说呢?!”

    林涛用厚实的大手抚摸着秦晓婷光滑细腻的俏脸,坏笑道:“我就想在客厅的沙发上要了你!”

    “不要,小蕾会听见的!”

    “不会,她已经睡着了,而且几个月大的婴儿,知道什么?”

    “可是……”

    秦晓婷正纠结着,就见林涛已经将罪恶之手伸了过来……

    ……

    巫山**之后,秦晓婷一脸满足的倒在林涛怀里,羞赧的道:“小弟,我真怀疑你吃药了,也太久了吧?”

    林涛极为得意的笑了起来,“我用得着吃药么?!如果不是你受不了了向我求饶,我还能再折腾你一阵子,嘿嘿。”

    秦晓婷被林涛滋润过后俏脸更加红润妩媚了,听了林涛嘚瑟的话,乜了林涛一眼,说:“再这样下去非得被你弄死不可,以后得限制你的次数,一个月不能超过三次。”

    “啥玩意?”林涛瞪了秦晓婷一眼。

    秦晓婷抿嘴笑道:“你瞪我也没用,每次被你折腾完,浑身都快散架了,我可不想年纪轻轻的就害怕做那事……”

    “害怕吗?刚才不是挺喜欢吗?”林涛故作好奇的看了秦晓婷一眼,随即再次朝秦晓婷的身上压了下去,哈哈笑道:“那我就让你再害怕一次……”

    “呀,林涛,你个臭流氓!”

    ……

    心满意足的从秦晓婷家离开的时候,天色已经擦黑,要了秦晓婷两次之后林涛才感觉彻底的神清气爽,原本林涛还想留在秦晓婷家吃晚饭来着,却被秦晓婷给气的赶出了家门,娇愤的道:“都被你弄的快下不了床了,还有脸留下来吃饭?休想!”

    林涛苦笑不已,看秦晓婷气愤的模样,估摸着在很长一段时间内,秦晓婷都不会再让林涛碰她的身子。

    回到医馆的时候秦汗青已经为林涛准备好了配方上的所有草药,见林涛进来,秦汗青似笑非笑的说:“去我女儿家这么长时间,你们孤男寡女的没发生什么事吧?”

    “又来了!”林涛白了秦汗青一眼,心虚的道:“什么叫孤男寡女?不还有小蕾在么?”

    见秦汗青还要继续说下去,林涛忙转移话题,道:“配方上的药都凑齐了没?”

    秦汗青知道林涛故意把话题岔开,就斜了他一眼,说:“我这里的草药多了去,你要的都是些普通的草药,当然凑齐了,已经替你打好包了!”

    “好!”林涛满意的点点头。

    秦汗青翻白眼道:“为什么不问多少钱?”

    林涛鄙夷的道:“你还有脸向我要钱?我给你的这个药方价值大了去,千金难买,你就偷着乐吧!”

    秦汗青:“……”

    拿到药后,刚走出医馆大门,还没走出医馆的那条小巷,林涛就感觉到了一阵危险的信号传来,这是林涛长这么大第一次感觉到强烈的不安,能够悄声无息的盯上自己的人,身手一定是十分了得的,至少要比狼帮‘黑腹蛇’之流要强上许多。

    “朋友,既然来了,何必现身一件呢?!”

    林涛目光紧盯前面转角的方向,一副如临大敌的表情沉声喝道。

    ……

    ……

    ps:此章未删减版加qq群:581589198截订阅图可看。医流狂兵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