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九十一章 产生幻觉
    陈海安这些年在羊城可谓是要风得风要雨得雨,凭借着他父亲陈氏集团财力,不知道玩了多少漂亮的女人,前些日子,有名二线女歌手来羊城开演唱会,陈海安看上了女歌手的美貌,硬是砸了一百五十万让那名女歌手陪他睡了一晚上。

    这几年他睡过的女明星不下十个,有几个影视女明星陪他睡觉的过程还被他给全程给拍了下来,作为他在富二代朋友圈里炫耀的资本。

    他好色倒是不假,但是除了玩女人以外,倒是没有做过多少出格的事情,唯一一次就是他把自己从羊城大学追来的女朋友让给贾副市长的儿子贾益辉给睡了,这一睡还睡出了人命案,陈海安心中有些后悔自己的决定,不管如何,那也是一条活生生的人命啊!

    他没想到贾益辉会如此无下限,刚弄死一个女人,人家尸体都还没凉呢,这畜生就又跑来‘霞飞’玩女人,真不知道该说他心大,还是仗着他父亲是副市长而有恃无恐。

    如果不是陈氏集团有求于他父亲,陈海安根本不想跟这种变态的畜生打交道。

    陈海安被贾益辉逼着点了一个女人,进了房间后却半天也起不了反应,不怪他无能,实在是他女朋友刚死没多久,他又哪里有心情跟别的女人干那啥。

    ‘霞飞’里面的女人可谓是各个样貌出众,饶是如此,美女帮陈海安拨弄了半天也没有多少起色,这下倒是把陈海安拨弄的尴尬又恼火,将美女给撵了出去后一个人躺在床上抽烟,心里盘算着接下来如何将案子的凶手给推到他找来的替死鬼的身上。

    咚咚咚……

    房间的门被敲响,陈海安以为刚才那个女人又回来了,只穿了个短裤就下床不耐烦的将门给打开,嘴里嚷嚷道:“不是说了不用再……”

    说话一半陈海安便愣住了,因为门口站着的并不是刚才那个女人,而是一个极为漂亮的外国洋妞。

    妙曼的身姿,一双极品长腿,以及充满野性妩媚的五官让陈海安愣在那里看了这个极品洋妞老半天。

    “啊,抱歉先生,我可能是找出房间了!”

    此洋妞便是刚才与林涛密谋过的茱丽娅。她故意装作找错房间,来引起陈海安的注意,以她那魅惑众生的妖艳长相,她有自信心让陈海安上钩。

    陈海安盯着茱丽娅看了看,见她穿着一件性感的黑色短裙,短裙下一双极品美腿套着超薄丝袜,整个身子一下子就像是被点燃了一般,浑身燥热起来,刚才被那个女人拨弄了半天没反应的下身这会儿只是看了茱丽娅几眼便蠢蠢欲动了。

    “等等……”

    陈海安见茱丽娅转身想走,忙叫住了她。

    “先生,您还有事吗?”茱丽娅面带微笑的问道。

    陈海安喉咙哽咽一下,目光火热的说:“你是新来的吧?”

    茱丽娅点头道:“是的先生,今天是我第一天上班呢。”

    “你进来吧,我点你了!”陈海安心中惊喜不已,感叹自己赚到了,被自己碰到一个第一天来着的极品美女,他不心动才怪了,哪里还管的了自己女朋友是不是刚死。

    “可是……”茱丽娅故作为难的说:“可是我已经被别的先生给点了呀!”

    “不用管他!”陈海安冷哼一声,说:“在这‘霞飞’我陈海安想要的女人谁敢跟我争?你先进来,出什么事情我来帮你扛着,我有的是钱,只要你把我伺候好了,我重重有赏。”

    “好……好吧!”茱丽娅装作很勉强的答应下来,旋即进入了陈海安的房间。

    “美女啊,你普通话说的可真溜啊!”

    陈海安径直坐在了床边,翘着二郎腿点上一支烟抽了起来,眼睛眯在一起,对着茱丽娅全身上下一阵打量。

    茱丽娅笑道:“刚不久前也有一位先生夸奖过我的普通话呢!”

    “哦,是吗?”陈海安其实没有多少兴趣跟茱丽娅聊天,只想着在这极品洋妞上身发泄一番,便有一句没一句的跟她敷衍着,过了一会儿,他吩咐茱丽娅说:“你去换一套警察制服吧,我还没干过洋妞女警呢,嘿嘿……”

    “好的,先生!”

    茱丽娅笑了笑,踩着高跟鞋朝试衣间走去,到试衣间后,她先快速的换好女警制服,紧接着将藏在身上的药瓶给拿了出来,往掌心倒了两倍的药液,在手掌心涂抹均匀后这才慢悠悠的走了出去。

    “先生,在做前我先给你按摩一下吧,这样有助于您全身放松,做起来更加的生龙活虎哦!”

    陈海安笑眯眯的道:“好啊,这几天确实有些累,正好你给我按一按,按的好有赏!”

    陈海安很自觉的趴在了床上,茱丽娅脸上带着诡笑的走到床边,拖下高跟鞋后慢腾腾的爬上床,然后凑近陈海安开始为陈海安按摩。

    茱丽娅其实并没有进过专业训练,虽然按的生疏,但是被美女按摩,即便不专业,男人们也会觉得舒坦,陈海安被茱丽娅的一双小手按的浑身痒痒,正想要将她给扑倒时,突然感觉脑袋一阵昏沉,眼皮仿佛有千斤重一般。

    慢慢的……

    慢慢的……

    陈海安感觉脑海天旋地转,眼神也变的迷离起来,整个人仿佛失去了灵魂一般,眼神变的空洞无神。

    “陈先生?”茱丽娅试探的喊了一声。

    见陈海安没什么反应,茱丽娅轻轻松了口气,一把将陈海安给推开,走下床去,回到试衣间重新换上自己的衣服,等她走出试衣间的时候,正好房间的门被人敲响了。

    茱丽娅猜到肯定是林涛来了,忙快步走上前去开门。

    门口,林涛带着笑意问道:“搞定了?”

    “是的,林先生”茱丽娅一副邀功的表情道:“你该怎么感谢我?”

    “我感谢你个棒槌!”

    林涛没好气的白了茱丽娅一眼。

    茱丽娅虽然不知道棒槌是什么意思,但也能够猜出不是什么好词,顿时娇愤的道:“林先生,你不能出尔反尔!”

    林涛走了进去,随手将房门给关上,好笑的道:“跟你开个玩笑,这次不管能不能成功的从陈海安嘴里套出有用的线索,都算你帮了我一个大忙,你母亲欠的赌债我会帮你还上!”

    林涛身上的总资产不过才二十来万他肯定是没有富裕的钱去替眼前这个洋妞还债的,但是他没有不代表里面躺着的家伙也没有啊!

    “对了,你母亲欠了多少赌债?”林涛看了一眼仿佛睡死过去的陈海安,好奇的问茱丽娅。

    “十万欧元!”茱丽娅悻悻的吐了吐舌头,怕林涛觉得太多,她忙继续说:“不用您全替我付,您能出多少就算多少,剩下的我自己想办法。”

    “十万欧元可是相当于上百万华夏币啊!”林涛苦笑的道:“你能想什么办法?难道还要继续在这里待下去?你这种方法可以骗一时,但是骗不了很久,总会有失手的时候,万一失手,你就……”

    “哎,那能怎么办呢?”茱丽娅苦恼的叹了口气,“我总不能看着我母亲被黑社会给剁手吧!”

    “十万欧元对于某些土豪来说相当于毛毛雨,放心好了,我全替你搞定!”

    “林先生,您说得是真的吗?”茱丽娅一脸兴奋的望着林涛。

    林涛含笑的点头,“先不说这些了,办正事要紧!”

    他走到床边,将趴在床上的陈海安给翻了个身,然后试探的的说:“你是陈海安吗?”

    陈海安闭着眼睛皱了皱眉,眼睛似睁非睁,似闭非闭的看了林涛一眼,嘴里含糊的低声道:“是,我是陈海安。”

    林涛见陈海安的状况心中一喜,暗道:“有戏!”

    “陈海安,那你跟我说说,你女朋友是怎么死的?”

    “唔……”陈海安闭着眼睛揉了揉太阳穴,“头,头好痛!”

    林涛忙轻声说道:“快告诉我,你女朋友是怎么死的,说完头就不疼了!”

    陈海安再次微微睁眼,喉咙哽咽了一下,一脸难受的表情道:“她……她是被我给……给下了药,然后……然后送给了贾……贾益辉,贾益辉失手,把她给……给杀死了,呜呜……我不……我不是故意要害你的,李梦娜你……你别找我啊!”

    陈海安脸上充满了惊恐,语无伦次的开始胡说八道,估摸着是药物起了作用,脑海产生了幻觉,以为李梦娜来向他索命。

    林涛从陈海安嘴里得出一个关键的人名来,于是忙继续问道:“贾益辉是什么人?”

    “梦……梦娜,真不是我,你……你别找我啊!”

    “快告诉我,贾益辉是什么人?!”林涛压低声音,语气沉重的问道。

    陈海安脸色又放轻松了些,似乎李梦娜的幻觉从他脑海中消失了,听了林涛的问话,他迷迷糊糊的嘀咕道:“贾益辉是……是贾副市长的公子。”

    “贾副市长?”林涛微微一怔,没想到里面还涉及到高官的儿子。

    如此一来,案子恐怕有些难办了!

    ……医流狂兵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