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九十章 将功补过
    “林涛先生,别……”

    茱丽娅娇呼一声,漂亮的脸蛋上露出惊恐之色,见林涛强行掰开了她的双腿,她吓的拼命挣扎起来,一双美腿牢牢的被林涛拽住,扔她怎么动弹都摆脱不了林涛的控制。

    由于茱丽娅拼命的挣扎,短裙的裙摆一下子跑到了腰际,露出套着超薄肉色丝袜的浑圆臀部,林涛摩挲着茱丽娅的丝袜长腿,脸上露出玩味的神情,道:“茱丽娅小姐,我很不解,你既然选择了这一行,为什么又要如此反抗呢?你能跟我解释一下吗?”

    茱丽娅咬了咬红唇,一双褐色眼球的大眼睛盯着林涛,带着祈求的语调道:“林先生,我……我后悔了,求你放过我吧。”

    “这个理由不够充分,我是不会放过你的!”说着,林涛一把撕扯开茱丽娅的白色衬衣,露出一对毫无遮挡的小白兔来。

    茱丽娅的胸部虽然不算很大,但却属于胸很美的类型,大小适中,形状浑圆又挺拔,林涛看在眼里,喉咙哽咽一下,直接伸出一只手攀了上去。

    “啊,不要!”

    茱丽娅吓的又是一阵挣扎。

    林涛知道眼前的茱丽娅并非那么单纯简单,所以没有对她心慈手软,故意装作很粗鲁的在她身上一阵上下其手,紧接着狠狠的掰开她的双腿,用自己已经狰狞的玩意抵在了她双腿之间敏感的位置,得意的笑道:“你说我有没有可能捅破丝袜,长驱直入?”

    茱丽娅肠子都快悔青了,刚才为什么不穿条内裤,这下好了,只隔了一层薄薄的丝袜,眼前这个家伙恐怕只要一用力,自己就会被他给占有了,她来‘霞飞’的目的是为了赚钱不假,但是她也没想要真的就出卖自己的身体啊!

    她最近太缺钱了,她母亲是个赌鬼,在意大利赌场赌博欠了一屁股债,对方黑社会下了最后通牒,如果不在指定的期限内还款,她母亲说不定就会被黑社会卸胳膊卸腿,万不得已的情况下,茱丽娅从朋友那里得知了‘霞飞’的存在,知道进入‘霞飞’可以得到非常可观的提成,但是又不想出卖身体,于是就从网上购买了一种迷、幻药,涂抹在对方身上可以使得对方产生幻觉,这样一来,茱丽娅可以避免跟客户发生关系,还可以得到非常多提成,林涛便是茱丽娅进入‘霞飞’后的第一个客户。

    谁知道茱丽娅这么倒霉,碰到了对气味非常敏感的林涛,让林涛察觉了她的异样。

    “别,林先生,求求您了,千万不要啊!”

    茱丽娅祈求的看着林涛,漂亮的眼眸中泛着泪花。

    林涛压在茱丽娅身上,虽然很想将眼前这个充满诱惑力的女人给强行占有掉,但是理智不允许他这么做,在没搞清楚对方的身份目的之前,林涛哪敢瞎来。

    “想要我放过你也可以,但是你对老老实实的告诉我,你到底是什么人,来这里的目的是什么?”

    茱丽娅见有缓和的余地,露出可怜的目光,道:“我可以告诉您,但是您能不能不要把这件事情告诉我们老板?”

    “你先说说看!”

    茱丽娅轻轻叹了口气,把自己母亲赌博欠债再到自己为了替母亲还债进入‘霞飞’,想要用迷、幻药来对付客户的事情给说了出来,说完后,她哽咽的祈求道:“林先生,我也是没办法才出此下策,请您一定不要告诉我们老板,否则我就惨了。”

    “这么说,你留学生的身份不假?”林涛翻了个身,没有再压在茱丽娅身上,睡在她旁边,问道。

    茱丽娅赶紧整理了一下衣服,说:“你的确在羊城大学读书,读的是外语系,学华夏语。”

    “你没骗我?”林涛把目光瞥向茱丽娅。

    茱丽娅忙道:“您可以去我们学校打听,如果我骗了您,任凭您处置。”

    “你当我傻啊,如果你不是那个学校的学生,我去查的时候你早不知道跑哪去了!”

    “那您说该怎么办?”茱丽娅脸上露出郁闷的神情。

    林涛看了茱丽娅一眼,心思突然一动,有了一个对付陈海安的好办法,于是忙说道:“你的身份真假暂时放在一边,等我有时间再查,现在我给你一个将功补过的机会,不知道你愿不愿要?!”

    “什么机会?”茱丽娅好奇的望着林涛。

    林涛反问道:“你这个迷、幻药有用吗?”

    茱丽娅讪讪的吐了吐舌头,道:“当时买回来的时候怕是假药,所以偷偷在我室友水杯里面放了一点,效果很好呢!”

    “你们外国人都这么卑劣吗?”林涛鄙夷的看了茱丽娅一眼。

    茱丽娅被林涛鄙夷的眼神给伤到了自尊心,也不管自己此时处于什么境地,娇愤的道:“你这么对一个女孩子,你才卑劣呢!”

    “哟呵,还敢犟嘴!”林涛怒极反笑,又重新坐了起来,在茱丽娅惊恐的眼神中,一下子将她给翻了个身,让她趴在床上,托起她挺翘的臀部,隔着薄薄的丝袜,举起手掌狠狠的朝她臀部上拍了下去。

    啪的一声清脆响声。

    茱丽娅的臀部被林涛拍的一阵颤颤巍巍,雪白的臀部上留下一块红红的印记。

    “还犟不犟嘴?”林涛恶狠狠的威胁道。

    “你……你不是男人!没有绅士风度,呜呜……”茱丽娅红着眼眶哽咽道。

    啪啪!

    又是两巴掌拍下来,茱丽娅惨叫练练,呜咽的道:“好疼,别……别再打啦,我……我错了,林先生!”

    林涛心里直呼痛快,只可惜这洋妞骨头不够硬,打几下就认错了,洋妞的臀部柔软有弹性,手感非常棒,他原本还想多打几下过过瘾的,这下没法继续打了。

    “这迷、幻药除了让人产生幻觉,还有什么作用?”林涛冷哼一声后继续刚才的话题。

    茱丽娅委屈的轻轻揉了揉臀部,带着哭腔道:“迷、幻药不就是用来使人产生幻觉的嘛,还能有什么作用!”

    “列如,我想从一个人身上得到自己想要的答案,把这种迷、幻药使用在他身上,能否让他说实话?”

    茱丽娅木纳的摇头,美眸看向林涛,说:“这个我就不太清楚了,我只是对我室友用过一次,具体的药性我不知道。”林涛点点头,说:“你帮我一个忙,这件事情我可以不告诉你们老板。”

    茱丽娅警惕的看着林涛,问道:“帮什么忙?”

    林涛笑着道:“放心好了,不会让你杀人放火的。事情是这样的……”

    林涛就把自己来霞飞的目的一五一十的告诉了茱丽娅,他不怕茱丽娅泄密,因为现在茱丽娅在他的掌控之中,她只要稍微聪明一点就不会乱来。

    “原来是这样!”茱丽娅若有所思的点头,旋即又好奇的问道:“林涛先生,既然您是来查案的,那么为什么又要点我来给您服务呢?”

    “咳咳……那啥……”林涛尴尬的咳嗽一声,顿了顿,找了一个蹩脚的借口说:“这不是为了掩人耳目嘛!”

    “哦,知道啦!”茱丽娅戏虐的笑了笑,她又不傻,自然知道林涛这是假公济私。

    “你到底帮不帮忙?”林涛尴尬的问道。

    茱丽娅点头说:“帮,不过我该怎么帮你?”

    “很简单。你这样……”

    ……

    茱丽娅离开林涛的房间之后,踩着高跟鞋,风情万种的走到了四楼服务台位置。

    就跟酒店服务台一样,在‘霞飞’内部,每层楼都有一个专属于那层楼的服务台。

    “请帮我查询一下客户陈海安的房间号!”茱丽娅对服务台的工作人员说道。

    一名穿着制服的女人警惕的看了茱丽娅一眼,道:“你是什么人?客户的信息是不能随便外泄的!”

    茱丽娅笑道:“你可能还不认识我,我是刚来霞飞的工作人员,你可以通过内部员工资料查到我,我叫茱丽娅,刚才陈海安先生点了我,可是我忘记了他的房间,所以想让你帮我查查看。”

    穿着制服的中年女人听了茱丽娅的话后还真的去查看了内部员工的资料,资料对比后确认了茱丽娅的身份,这才道:“你刚来业务不熟练我不怪你,只此一次,下不为例!”

    “好的女士,下次我一定注意!”

    中年女人用电脑查看了客户的入住记录,然后将陈海安的入住房间告诉了茱丽娅,并提醒道:“这位陈先生是咱们霞飞最尊贵的客人,你一定要小心的伺候着,出了差错别怪我没提醒你!”

    “女士请放心,我一定会好好伺候陈先生的!”茱丽娅朝中年女人笑了笑,转身的时候脸上露出一抹不屑的笑意。

    快速回到林涛所在的房间,茱丽娅将陈海安的房间号告诉了林涛。

    林涛笑道:“茱丽娅这下就靠你了,如果事情顺利,说不定我可以帮你解决你母亲的外债。”

    “真的?”茱丽娅一脸惊喜。

    “当然,只要你能把这件事情办好,我不会亏待你的!”

    茱丽娅喜悦的忙点头,随即道:“那我就过去啦,等我十五分钟,如果十五分钟后我还没有出来,说明陈海安已经上钩了,到时候你直接过去敲门,我给你开门!”

    “好,你自己也小心些,万一觉得情况不对就马上撤出来!”

    ……医流狂兵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