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十七章 尴尬的三十秒
    林涛将手里的烟抽到一半,酝酿了一下如何跟老乌开口后,将半截烟扔在地上用脚尖碾灭,身子靠在老槐树下,把电话拨到了老乌那边。

    老乌此时正在他秘密研制毒品的基地内,基地在连绵起伏的大山脉中的一个秘密洞穴内,现在已经到了毒品变成成品的最后关键一步,所以这两天他一直是亲自守在洞穴里。

    身穿实验服的女教授马莉在洞内巡视一圈后,走到洞口处,摘下口罩,对站在洞口抽烟的老乌说道:“最多还有两天,成品就出来了,你得赶紧联系销售渠道,还有啊,这种新型毒品不能在羊城卖,不怕别的,就怕被羊城公安盯上,把我给暴露了,我现在可是不顾一切的连教授职位都辞了,你以后可不能亏待了我!”

    老乌猛的吸了一口烟,缓缓的突然烟雾,脸上含笑的看着已经四十多岁却风韵犹存的女教授,笑眯眯的说:“放心好了马莉,等一切都上了轨道,我绝对让你锦衣玉食,享尽荣华富贵。”

    “别只说说,我在这山上待了快大半年了,你知道我吃了多少苦吗?我可告诉你,你尽快跟你老婆离婚,我可不想成你包养的情人。”

    老乌笑嘿嘿的搂住马莉,信誓旦旦的道:“等新型毒品一研制成功,我马上就和沈曼丽离婚,其实我跟她早已经有夫妻之名没夫妻之实了,离婚是迟早的事情,我一直拖着,不就是顾虑她分我财产吗。”

    “你可真够坏的!”马莉在老乌腰间掐了一把,随即哈哈笑了起来,道:“不过,我就喜欢你这坏劲……”

    这时,老乌的手机突然响了起来,他拿出手机看了一眼,见是林涛打来的,于是朝马莉做了一个嘘的手势,然后走到洞穴外面,见手机信号强了些,这才接通,笑眯眯的说道:“林涛兄弟,是不是酒店凶杀案有什么新进展了?”

    林涛心中冷笑,表面上和气的说:“酒店凶杀案的案情有些复杂,暂时进展不大。”说着,林涛岔开话题,乐呵呵的试探道:“乌老大,听说你是霞飞商务会所的黑金会员?”

    “哦?”老乌惊讶一声,一脸玩味的说:“你也知道霞飞?”

    “我这不才听说嘛!”林涛压低声音笑道:“听说里面的妞非常不错,我想进去见识一下,但是这霞飞的门槛有些高呀,非得是会员才能入内,所以……”

    林涛已经说的够清楚了,老乌如果再听不出来他话里的含义就是真傻子了,老乌看了一眼不远处正盯着自己的马莉,然后笑着对电话那头的林涛说:“那里面的妞肯定是没说的,世界各国的都有,兄弟你想进去玩当然没问题,我待会儿就给霞飞的老板打个电话,你去了报我的名字就行了。”

    “那就谢谢老大了!”林涛故意装作一副兴奋的模样。

    “没事,你尽情的玩,正好最近有一个赚钱的大买卖要交给你去做,你玩尽兴了好好替我做事,我不会亏待兄弟你的。”

    林涛心中一动,似乎隐隐已经猜测老乌所说的大买卖是什么买卖,便故作好奇的问道:“是什么大买卖?”

    老乌笑道:“等过两天再告诉你,我先通知你一声,让你心里有个数。”

    林涛见老乌不愿意吐露出来,便觉得自己的猜测十有**是正确的,看来老乌的制毒很成功啊!

    挂断老乌的电话之后,林涛就见一辆车租车停在了自己不远处,从车中走出一名额头包扎着白布的精壮男子,定睛望去,不是樊小军又会是谁!

    “小军,这边!”林涛压低声音喊了一声。

    樊小军环顾一圈,见到老槐树下的林涛,便咧嘴一笑,迈着步子朝林涛走了过去。

    “涛哥,是不是有什么事情让我去做?你有什么事情就尽管吩咐吧!”樊小军一副跃跃欲试的模样。

    林涛笑指着对面的霞飞商务会所,道:“看见那个商务会所没?”

    樊小军朝林涛指的方向看了过去,木纳的点头,道:“看见了,涛哥你想砸了那个会所吗?”

    林涛:“……”

    “别总想着打打杀杀!”林涛没好气的白了樊小军一眼,随即坏笑道:“你知道里面是干什么的吗?”

    见林涛笑的有些猥琐,樊小军跟着露出憨厚的笑,道:“该不会是干那事的吧?”

    林涛乐了,笑道:“你小子说实话,长这么大玩过几个女人?”

    樊小军尴尬的挠挠头,讪笑道:“涛哥,我……我还是处呢!”

    “擦!”林涛诧异道:“不会吧?”

    樊小军见林涛一脸的惊讶,更加尴尬了,“这不以前家里穷,没女人愿意跟我,我也就没往那些事情上想。”

    “那你现在想不想?”

    樊小军嘿嘿笑了起来,“涛哥,我说我不想,您信么?”

    “想就好说了,走,带你玩玩去!”

    “啊?”这下变成樊小军诧异了,“您刚才说的任务就是……就是干这个啊?”

    林涛笑道:“帮你破了处难道就不算任务了?你丫的还是个童子鸡以后怎么跟着我混?”

    樊小军犹豫了一下,“真要去啊?”

    “你在担心什么?”林涛好笑的说:“怕被警察扫黄?放心好了,这个会所的老板后台强硬,不会有警察来扫黄!”

    樊小军忸怩了看了林涛一眼,憋红了脸,讪讪的说:“倒也不是怕扫黄,我听说……听说男人的第一次都去的很快,我怕……怕……”

    “哈哈……”林涛知道樊小军心中的顾虑后忍不住大笑了起来,笑了好一会儿才止住,见樊小军脸色憋的更好了,林涛安慰的拍拍樊小军的肩膀,说:“既然知道男人第一次的时候去的快,就不要觉得丢人,第一次不行咱来个梅开二度呗,又不是玩一次就不让你玩了。”

    樊小军虽然跟张梅谈过恋爱,但是也仅仅是跟张梅拉过手,亲过嘴,就没有更深入了,每次樊小军想跟张梅那啥的时候,张梅就用各自理由拒绝,导致樊小军二十多岁了却依然是个雏。

    “嘿嘿,涛哥,我听你的安排。”樊小军搓了搓手,笑了起来。

    ……

    霞飞商务会所开在一个闹中取静的偏僻街道,整栋会所总共四层,从表面上看和一般的商务会所没多大区别,林涛带着樊小军走到门口时被门口站岗的保镖给拦了下来。“我们这里是私人会所,不接待外人。”保镖冷着脸,面无表情的对林涛说道。

    林涛笑了笑,说:“兄弟,跟你们老板说一声,就说我是乌老大介绍来的,他听了自然就会明白。”

    为首的保安自然知道乌老大的名号,表情缓和了些,瞥了林涛一眼后,说:“你先稍等片刻,我去请示老板。”

    说着,拿出手机走到一旁给他老板打电话。

    两分钟后,保镖走了回来,脸上含笑的道:“林涛先生,我已经向老板请示过了,您里面请!”

    林涛颔首的点点头,然后带着樊小军朝大堂走去。

    刚到大堂,一名穿着旗袍,身材高挑的妙龄女子便迎了上来,脸上带着和煦的微笑,问道:“请问您是林涛先生吗?”

    “是我!”

    “林涛先生,我们老板刚刚已经纷纷过了,您是最尊贵的会员,请跟我上四楼!”妙龄女子娇俏的笑着说道。

    林涛跟着妙龄女子朝vip电梯走去,边走边问:“刚才听你的意思是只有最高级的会员才能上四楼?”

    “那是当然呀!”旗袍女子含笑的说道。

    林涛好奇的问:“有什么区别么?”

    旗袍女子介绍道:“当然是有区别的,这一楼是会客大堂自然不必说,二楼嘛属于普通会员娱乐的地方,三楼是供白金会员消费的,至于四楼嘛,就是最尊贵的黑金会员享乐的地方。”

    “这二楼三楼跟四楼分别有什么不同呢?”林涛继续问道。

    旗袍女子暧昧的笑了笑,说:“区别可大了,至于有哪些区别,待会儿上四楼了有人会向您介绍的。”

    说着,按开了电梯门,邀请林涛跟樊小军进去,之后她才面带微笑的跟着进去,按了电梯四楼的案件。

    樊小军原本就是个雏,想到马上就要干那种事情,心情说不出的紧张,再看看旗袍女子婀娜的身姿,以及旗袍开叉下露出的白嫩大腿,呼吸一下子变的粗重起来,感觉整个身子都变的燥热起来,他忍不住用手抖了抖衣领。

    林涛站在他身边,把他的动作看在眼里,忍不住好笑。林涛最近也是刚刚破童子身没多久,还是跟秦晓婷在病房里完成了由雏到真正男人的蜕变,跟秦晓婷的第一次时,林涛也跟正常人一样经历了尴尬的三十秒,还好秦晓婷善解人意,没有因此而嘲笑林涛,到了第二次时,林涛便如驰骋沙场的大将,将秦晓婷杀的片甲不留,挽回了自己作为男人的声誉。

    “不用紧张。”林涛拍了拍樊小军的肩膀,低声安慰道。

    樊小军挤出笑,道:“不紧张,我一点也不紧张,嘿嘿……”

    叮的一声响。

    电梯门打开,旗袍女子含笑的提醒道:“林先生,四楼到了,你们里面请,会有专门的接待来招呼你们,祝你们玩的愉快!”

    电梯打开的一瞬间,一名穿着紫色镶金旗袍的漂亮女人朝电梯这边迎了过来,一股淡淡的清香飘飘荡荡的钻进了林涛的鼻孔,那股清淡的香气非常好闻,让人闻了便心旷神怡,身子说不出的舒坦……

    ……医流狂兵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