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十六章 霞飞会所
    林涛原以为丁瑶瑶就是在跟自己逗闷子,想拿自己寻开心,没想到自己一句话,她二话不说就开始脱衣服。

    白色的小t恤被她给脱了下来,露出健美的娇躯,白嫩的小蛮腰如柳絮般不足一握,一件黑色内衣罩着一对不算太大,却恰到好处的胸部,她双臂环胸,脸上没有多少羞涩,望着林涛问道:“林涛,你觉得这身材配的上你吗?”

    林涛盯着丁瑶瑶充满青春活力的娇躯看了两眼,点头说:“绰绰有余,只是我没想到你会玩真的!”

    “你到现在还觉得我跟你开玩笑么? ”丁瑶瑶将挡住胸部的双臂给移开,坦然的看着林涛,紧接着双手环绕到后背,准备解开内衣的别针。

    “咳咳,你等会儿!”

    林涛见丁瑶瑶要解开最后一层裹羞布,忙咳嗽一声,阻止她,苦笑道:“先把衣服穿上,咱们谈谈!”

    “不用,我真的做好准备了!”

    丁瑶瑶暂时将手从内衣别针上拿了下去,很认真的看着林涛说道。

    林涛翻了个白眼,指着沙发,“少说废话,穿上衣服,坐过来。”

    “哦,好吧。”

    丁瑶瑶怕林涛真生气了,就答应一声,将t恤又重新穿了回去,乖巧的坐在沙发上,脸上带笑的道:“你想谈什么,直说吧。”

    林涛在丁瑶瑶身边坐下,仔仔细细的盯着丁瑶瑶的俏脸看了几眼,很好奇的问道:“我是真不明白你的举动,你这到底是为了什么?你并不了解我,怎么就能轻易托付终身?”

    丁瑶瑶不答反问:“你信命吗?”

    “信与不信参半吧。”

    “我信!”丁瑶瑶目光坚定的看着林涛,娇声说道:“我给自己算过一卦,你是我命中注定的男人。”

    “快别闹,当我三岁小孩来骗呢?还命中注定。”

    “你还是不信命啊!”丁瑶瑶一脸神秘的看着林涛,说:“按照你现在的前途来看,你跟那个想霸占我的常子龙相比,谁更优优势?”

    林涛撇撇嘴,道:“那还用说,当然是常子龙。他可是常太极唯一的合法继承人,常太极是什么人?羊城排行前五的商贾巨富,常子龙作为他的儿子,以后前途自然不可限量,而我嘛,充其量比小混混要强一些,但也没什么作为。”

    “是啊,你也知道这一点,那么我请问你,为什么我不选常子龙,却要选前途未卜的你呢?”

    林涛没好气的道:“你问谁啊?我还好奇想问你呢。”

    “所以,话题又说回去了,我之所以选你,是因为我给咱们算过一卦,你确实是我命中注定的男人,而且我算出来了,你是一个背负大气运的人,虽然现在还看不出什么来,但是以后的成就绝对不在那个常太极之下!”

    “等等,等等……”

    林涛脑袋全是浆糊,好气又好笑的说:“什么算命算卦的,搞的你跟个小神婆似得,不是我打击你,你会算卦嘛你?!”

    “你等着!”

    丁瑶瑶轻哼一声,将她放在沙发上的斜挎包给拿了起来,放在了双腿之上,紧接着在林涛好奇的目光下,将包打开,一副小心翼翼的从里面拿出一个黑黢黢的东西,林涛定睛望去,竟然是龟壳。

    “你这是……”林涛诧异的盯着那带着古朴气息的龟壳好奇不已。

    丁瑶瑶得意的说:“没听说过龟甲算命术吧?”说着又从里面拿出几个古铜钱来,摆放在龟壳旁边,继续说道:“这些东西都是我爷爷留给我的,包括龟甲算命术也是他传给我的,说起来我爷爷还是个为伟人算过命格的顶级占卜师,这一辈子他从来没有算错过。”

    “说的这么玄乎,我怎么那么不信啊?!”说着,林涛想要伸手去摸那龟壳,却见丁瑶瑶脸色一变,惊慌的制止道:“别动!”

    林涛吓了一跳,忙把手给缩了回去,疑惑的问道:“怎么了?”

    “这玄龟壳可是经过好几位大能占卜师之手,蕴藏了很多玄之又玄的东西, 你可别乱碰它,小心有损你的气运。”

    丁瑶瑶忙把龟壳和铜钱又收了回去,继续说:“该说的我都已经跟你说过了,信不信由你!”

    要说林涛对这些占卜之术一点不信是假的,他从小受到家里老爷子的耳濡目染,对古人的一些秘术还是挺敬畏的。就比如说他自己,若没有遇到老爷子把他捡回家,他又怎么能够眼前目睹老爷子施展轻功水上漂的场景,又怎么可能目睹老爷子拿树叶当飞镖的场景,这些只存在于武侠小说里的东西却活生生的就在他眼前,甚至于到现在连他自己都能够做到轻功水上漂,既然连古武学都存在,那么古占卜术存在也是有可能的。

    “你说你会算卦,要不你给我算一卦?”林涛有意想试探一下丁瑶瑶是不是故弄玄虚,便开口说道。

    “不算!”丁瑶瑶没好气的摇头。

    “为什么啊?”

    丁瑶瑶道:“你的命并非常人之命,算多了会折我阳寿呀。”

    林涛:“……”

    “好吧,算卦这事先放一放。”林涛无奈的道:“你确实是因为我而有家回不得,既然李立丰那疯子正在纠缠你,那你就现在这边住下……”

    见丁瑶瑶面露喜色,林涛忙补充说:“不是住在我的办公室,而是住在红星酒店的客房,房费算我的。”

    “啊?”丁瑶瑶显得有些失望。

    “不愿意啊?不愿意那你就请便吧!”林涛白了丁瑶瑶一眼,没好气的说道。

    丁瑶瑶郁闷的噘了噘嘴,“好吧,暂时也只能这样了,反正我跟你的关系是天注定的,你想躲也躲不了,嘻嘻……”

    “……”

    ……

    林涛给丁瑶瑶安排好客房之后又嘱咐几句,就匆匆忙忙的离开了酒店。

    就在刚才给丁瑶瑶开房的时候,李婉茹偷偷给林涛打来电话,说陈海安这会儿正在一个叫‘霞飞’的商务会所,如果想要从他身上问出李梦娜之死的真相,现在是最好的时机。

    林涛出了酒店之后没有去开老乌给他的那辆奔驰,毕竟他不想做什么都在老乌的监视之中,于是在路边拦了一辆出租车,把‘霞飞’商务会所所在的位置告诉了出租车司机,之后林涛掏出手机,把电话打给了樊小军。

    樊小军这会儿刚包扎完伤口,接到林涛的电话,他咧嘴笑着问道:“涛哥,是不是有什么事?”

    林涛道:“你伤势怎么样?”

    樊小军笑着道:“皮外伤,我打小就练外功,一身的肉瓷实着呢,无碍。涛哥你有什么事情只管吩咐。”

    林涛笑了笑,说:“还真有个任务,这样……我现在给你发个地址过去,你马上赶过来,等到了我再告诉你任务的具体内容。”

    樊小军兴奋的道:“好的涛哥,我马上就赶过来。”

    林涛一而再再而三的帮他,他对林涛除了感激之外更多的是崇拜佩服,一直都想能替林涛做些什么,现在林涛有任务给他,他自然无比高兴。

    林涛坐着出租车率先到‘霞飞’商务会所之后没有急着进去,站在不远处的一棵槐树下抽烟等樊小军过来。

    他仔细的打量了一下‘霞飞’商务会所,发现这个所谓的商务会所管理的非常严格,仅仅是门口就有四名保安站岗,想要混进去恐怕有些难度。

    想了想,他把电话打到了王三彪那里。

    “二哥,有什么吩咐?”王三彪接通电话后,问道。

    林涛看了‘霞飞’商务会所一眼,说:“你在羊城混的时间长,知不知道一家叫做‘霞飞’的商务会所,看上去还挺高档的。”

    “‘霞飞’我当然知道。”王三彪道:“这家会所的老板后台好像很厉害,表面上是一家商务会所,实际里面就是挂羊头卖狗肉,是权贵们寻欢作乐的销金窟,那地方大家都知道是做什么的,却从来没有被警方查过,仅仅是最普通的会员年费就需要十来万啊。”

    林涛惊奇道:“这么贵?”

    “可不是么!”王三彪感叹道:“就算是贵,那些权贵也不在乎,据说里面的服务非常好,世界各国的妞都用,服务级别更是达到帝王级,有钱的话去那种地方确实享受。”

    林涛就问道:“三彪,你去过‘霞飞’没?”

    王三彪讪笑道:“那种地方我哪去的起啊,最普通的会员年费就是十万,而且还不算在消费里面,进去之后消费另算,听说去年有一个从山西那边来的煤老板,一晚上就在里面消费了一百多万。一百多万啊,这特么都可以玩一个二线女星了!”

    “想要进去必须得办会员吗?”林涛又问。

    “是啊,而且办卡还得经过里面的老会员介绍才行,否则你有钱人家都不给你办!”王三彪兴致勃勃的问道:“咋地二哥,你想进去玩玩?”

    林涛敷衍的笑着说:“就是好奇,想进去见识一下。”

    王三彪嘿嘿笑道:“如果你想进去还不好办啊,给乌老大打个电话,他是那里的黑金会员,跟那里的老板有些交情,想进去玩玩不就是乌老大的一句话吗!”

    “成,那我再打电话问问乌老大!”

    王三彪在电话那头坏笑道:“二哥,进去玩过之后记得跟兄弟说说细节啊!我可是一直想去都没去成的。”

    “等能进去再说吧。”林涛笑道:“乌老大还不一定会同意呢。”

    “不可能!”王三彪笃定的说:“只要你开口,乌老大绝对答应,二哥,不信咱们走着瞧!”

    挂断王三彪的电话后,林涛犹豫了,想着到底要不要给老乌打这个电话。思前想后最终还是决定打给他,即便事后老乌知道了林涛去‘霞飞’的目地也无所谓,林涛大可以说是为了破案还酒店一个太平。

    不过,经王三彪那么一说,林涛还真有些好奇和心动了,想见识一下‘霞飞’商务会所里面到底有什么诱人的东西,值得权贵们一掷千金?!

    ……医流狂兵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