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十一章 大动干戈
    林涛带着一大帮人风风火火的朝建筑工地的工棚气势汹汹的走去,那些干活的农民工人们见此状况,全都停下了手中的活,交头接耳的议论纷纷。

    正在办公室吹空调的项目经理见这么多人硬闯进工地,手里还拿着家伙,知道老总的公子恐怕摊上事了,他不敢跑出去阻拦,于是忙把电话打到了老板张逸国那里。

    张逸国这些年通过朋友的关系,认识了不少房管局的高层,所以接工程的时候总是顺风顺水,这么多年下来,积累了不少资产,可以说是一跃成为了羊城大富大贵层面的人,这会儿他正陪着房管局的一个副局长打麻将,电话突然响了起来,便对副局长笑着说了声抱歉,旋即,起身走到一旁接通电话。

    当得知工地上硬闯进去几十人后,他吓的忙吩咐说:“报警,赶紧报警啊!”

    项目经理叹气道:“张总,这事没这么简单,还涉及到您的公子,如果报警的话……”

    “到底怎么回事?”

    项目经理就把张锋抢樊小军女朋友,樊小军找上门又被张锋给打伤的事情前前后后说了一遍,末了他又悻悻的加了一句,“这个樊小军好像认识什么大人物,刚才工地一下子冲进来至少三十多人,全都是清一色的打手,张总您还是赶紧过来一趟吧,否则事情不好收场。”

    “这个畜生,成天不干正事,就知道给劳资惹麻烦!”张逸国阴沉着脸怒骂一句,接着直接把电话给挂断了。

    “老张,出什么事了?”房管局副局长见张逸国一脸愤怒的走了回来,放下手中的茶杯,好奇的问道。

    张逸国叹气的说:“哎,我那个逆子又闯祸了,刚才工地上闯进去几十号人,嚷嚷着要找他算账。”

    “那赶紧报警啊!”

    张逸国苦笑道:“问题是,这逆子有错在先,报警的话他也会被牵扯进去啊!”

    副局长犹豫了一下,还是打算帮张逸国这个忙,毕竟这么多年张逸国也孝敬过他不少钱,于情于理也该帮帮他。于是掏出手机,说:“我给开发区派出所的副所长打个电话,他是我哥们,我让他亲自出警,争取在不为难你儿子的情况下把事给大事化小了。”

    “哎呀,姜局长您愿意帮忙那就实在是太好了,这件事情摆平之后我请你跟副所长喝酒,咱们再好好的玩玩。”

    “好说好说!”姜副局长笑了笑,然后拨通了开发区派出所副所长的电话。

    ……

    ……

    “把这些王八犊子全给围起来!”

    林涛、王三彪等几十号人赶到工棚之后,见樊小军被打的鼻青脸肿,狼狈不堪,林涛还没发话,王三彪便怒声喝道。

    三十多名手下一瞬间将整个工棚给团团包围起来。

    刚才还嘲笑樊小军的六七个年轻人一下子傻了眼。

    张锋也不再像刚才那般嚣张了,脸上露出惊慌之色。

    “你们……你们是什么人?”张锋朝后退了两步,看向林涛和王三彪问道。

    林涛没有理会张锋,扭头对身边的曹岚说:“把小军扶起来,你们站到一边去。”曹岚忙点头,奋力的将趴在地上的樊小军给扶了起来,拍了拍他身上的灰尘,关切的问道:“小军,你没事吧?”

    樊小军低着头一言不发。

    “哎!”曹岚轻叹一声,把樊小军扶到了林涛身边。

    “没事吧?”林涛问道。

    樊小军抬起头来,红着眼眶对林涛哽咽道:“涛哥,对不起,又给你惹麻烦了。”

    “以后别这么冲动。”林涛朝樊小军笑了笑,然后把目光看向张锋,脸色阴沉下来,道:“你就是张锋吧?”

    “是我,你是哪位?”

    “我是谁你不用管,你就说吧,今天这个事情你打算怎么解决?”林涛盯着张锋问道。

    张锋刚才还嚣张不可一世,这会儿如果服软,那就是自己打自己的脸,便硬着头皮争锋相对的说:“你想怎么样?

    “我想怎么样?”林涛戏虐的笑了起来,饶有兴致的说:“我想把你打残咯,你觉得如何啊?”

    “你敢!”张锋脸色一变,旋即又往后退了两步,慌张的说:“现在是法治社会,你如果敢动我一下,我让你赔的倾家荡产!”

    “哈哈,你既然跟我谈法治社会?你打我兄弟的时候怎么不跟自己说这是法治社会?”

    林涛觉得张锋就是个脓包富二代,完全没有了跟他继续对话的兴致,便对樊小军说:“你想怎么收拾他?”

    林涛问樊小军的时候,樊小军倒是有些犹豫了,如果刚开始只有他一个人,他就是跟张锋拼命都无所谓,但是现在不同了,林涛插足进来,他就不得不想后果了,他不想因为自己的事情而连累了林涛。

    “涛哥,要不……”

    樊小军的话还没从口中说出来,林涛便明白了他的意思,抬起手阻止他继续说下去,问道:“刚才跟你动手的都有哪些人?”

    樊小军如是的说:“工棚里面的七八个人都动过手。涛哥,那会儿我太激动,没防备就被他们偷袭了,否则他们七八个杂碎根本不是我的对手。”

    “你的实力我知道。”林涛对樊小军说完后,又对在自己右边站着的王三彪道:“就按我刚才进来之前的话去做,让他们每个人都见血!不过,不要弄死了!”

    “二哥,放心好了,我们这群人经常打架,知道轻重,不会弄死他们的,你就瞧好吧!”

    王三彪嘿嘿笑了一声,然后一挥大手,喝道:“兄弟,干!”

    在王三彪的号令下,三十多人直接朝那七个年轻人以及张锋冲了过去。

    张锋等人就像是海潮中的一叶扁舟,哪里经得起大风大浪,瞬间就被淹没在了人海。

    不多时,张锋等人发出了惨烈的尖叫和痛呼,农民工朝这边越聚越多,没有一个敢出手帮忙的。

    曹岚忧虑的看着人海中的混战,担忧的问林涛,“林总,不会出什么事吧?”

    “没事,只要不把他们打死,就不会出大问题。”

    樊小军在旁边看的热血沸腾,轻轻推开曹岚扶他的手,道:“张锋这王八蛋我要亲自收拾!”

    说着,抹了一把嘴角的鲜血,一瘸一拐的朝混战中走去,那些暴揍张锋的兄弟见樊小军凑了上来,便主动将嚎啕大叫的张锋留给了樊小军。

    樊小军一把揪住了张锋的头发,狠狠的朝他脸上抽了一巴掌,道:“你刚才怎么说来着,不把我收拾的服服帖帖就不姓张?”

    啪!

    “那你倒是说说你现在姓什么?”

    啪!

    “姓龟孙怎么样?”

    三巴掌下去,张锋整张脸被打的肿成了猪头,张梅站在一旁看的浑身瑟瑟发抖。

    就在这时,警笛声响起,有人喊道:“警察来了,都快住手!”

    一辆警察和一辆奥迪车风风火火的朝工棚这边开来。

    混战的局面占时停住,王三彪的人和张锋的人迅速分开。

    王三彪这边几乎没有什么损伤,张锋手下的七个年轻人除了一个受了轻伤以外,其他的全都重伤躺在了地上。

    两辆车子停在了工棚外面,奥迪车中的张逸国率先推开车门走了出来,瞧见自己儿子被打成了猪头顿时怒火中烧,气的浑身发抖的怒声道:“真是无法无天了!”

    警车中走出三名警车,为首的是一个四十多岁的中年警察,他环视工棚一圈后,脸色沉了下来,朝林涛和王三彪这边看来,喝道:“你们这些人里面谁是带头人?”

    王三彪正要站出去的时候却被林涛给拦住,走出一步,朝警察道:“我就是!”

    张逸国听了一脸恶毒的盯着林涛,对那警察道:“王所长,你可得给我儿子做主啊,你瞧瞧,他都被打成什么样子了!”

    王所长表情轻松的摸了摸自己下巴上的胡子渣,冷笑道:“张总放心好了,这个气我一定帮你出!”

    说着,他走到了林涛跟前,打量林涛两眼,不屑的道:“你知不知道,聚众闹事是违法的?”

    “我知道啊!”林涛笑了起来,知道这个王所长肯定是帮着张家父子的。

    “那你这就是明知故犯!”王所长冷哼一声,道:“你还有你身边的几个主犯,全部跟我回所里一趟!”

    王所长心想,把这些人带回去收拾一顿,然后再给放了,到时候可以从张逸国那里获得一大笔钱,何乐而不为。

    “警察同志,这就是你处理事情的方式?上来不分青红皂白就要把我们带走,你问过事情的经过么?”林涛冷笑连连,阴沉着脸继续说:“如果我没猜错的话,你应该跟张家父子是一伙的吧?他们给了你多少好处费?你偏袒的太明显,吃像也太难看了吧?”

    “你他娘的放屁!”王所长一下子就被林涛给说中了真想,顿时又慌又怒,举手就朝林涛脸上抽去。

    他遇到过太多的小混混,没有一个小混混敢得罪他,所以他对小混混也是肆无忌惮的,惹怒了随便就打,小混混碍于他的淫威还不敢反抗。

    他巴掌离林涛的脸还有几公分的时候,林涛突然出手了,手臂一挥,挡住了他的手腕。紧接着,在所有人惊诧的目光下,林涛举起手,朝他的老脸上狠狠的抽了下去。

    啪!

    ……医流狂兵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