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十五章 大嫂留宿
    李婉茹并没有因为林涛的话而生气,反而很得意的挑了挑眉,娇声道:“你不用故意刺激我,让我生气,虽然我不知道你出于什么原因疏远我,但我相信你是有苦衷的,我可以等你。”

    “你今年多大了?”林涛似笑非笑的问道。

    李婉茹微微一愣,尴尬的道:“二十八。”

    “都二十八了,你等的起么?”

    李婉茹:“……”

    “等不等的起是我的事,不用你管!”李婉茹白了林涛一眼,率先朝着监控室走去。

    监控室里面有两名保安二十四小时轮流值班,见到林涛和李婉茹进来,正吃个盒饭的保安忙站了起来,讪讪的道:“林总,您有什么指示么?”

    林涛指着李婉茹对保安道:“这位是市分局的警察同志,她需要查看一下酒店五楼走道的监控,你给她把五层的监控调出来。”

    保安忙答应一声,把酒店五楼的画面给调了出来。

    李婉茹坐在电脑前面,吩咐林涛说:“打电话到前台,看看503是什么时候开的房,开房用了谁的身份证。”

    林涛答应一声,拿出电话,快步走出监控室。

    等回来的时候,见李婉茹目不转睛的盯着电脑屏幕,就轻声说道:“房间是昨天晚上十一点开的,开房人的名字叫李梦娜,估摸着应该是用被害人的身份证开的房间。”

    李婉茹听后很快把昨天晚上十一点左右的录像调了出来,仔细看了一阵子,视频中一名戴着鸭舌帽的男子搀扶着一个年轻的姑娘走到了503门口,见那姑娘身子摇摇晃晃的模样,肯定是喝醉了酒,又或者是被人下了药。

    很可惜的是,戴鸭舌帽的男子似乎有意躲避摄像头,录像里面无法看清他的长相。于是又调出前台的录像,依然是被鸭舌帽挡住了面孔。

    “看来这小子一开始就动机不纯啊!”林涛看着视频里戴着鸭舌帽的男子,皱眉道。

    李婉茹没有说什么,起身就朝着外面走去。

    林涛忙追了上去,好奇的问道:“你说有没有这种可能性,戴鸭舌帽的男子会不会是在酒吧‘捡尸’然后带来开房,途中女孩子醒了,两人发生撕扯,鸭舌帽男子一不小心错手杀了女孩?”

    李婉茹俏脸凝重的说:“可以断定的是,女孩子是在意识不清醒的情况下被鸭舌帽男子给带来酒店的,至于两人认不认识,是什么关系,那就不得而知了。你说的这种可能性也不是没有,现在只能先从女孩子的亲戚以及朋友那里找线索了。”

    重新回到五楼的案发现场,法医已经对尸体进行了检查,给出的结论是,死亡时间在凌晨一点左右,死亡原因是因为头部受到了硬物砸伤,流血过多导致死亡。

    将现场一一勘查之后,女孩的尸体被带走,503房间被封锁,等着警方进一步的调查。

    带队的中年警察从房间走出来后,瞥了沈曼丽一眼,神情微微一愣,似乎是被沈曼丽的模样给惊艳到了,不过,很快就恢复如初,对沈曼丽问道:“你是这家酒店的老板吧?”

    沈曼丽紧张的点点头。

    “那你跟我回警局录一份口供。”说完,又看了看林涛,道:“你也一起。”

    到了酒店大门口,一辆警车坐不下那么多人,沈曼丽就提出自己开车过去。

    领队的中年警察犹豫了一下便答应下来。

    李婉茹站在中年警察的身后,突然说道:“周队长,我跟他们坐一辆车子。”

    姓周的队长笑着说:“成吧,你能坐他们的车子更好。”

    等警车走后,林涛见沈曼丽情绪不太对,就说:“大嫂还是开我的车吧。”

    沈曼丽摆手道:“你的车上有监听器,开我的吧。你来开我的车。”

    林涛满口答应下来。

    沈曼丽就把车钥匙拿给林涛,林涛快速去停车场把车开到了酒店门口,李婉茹坐在了副驾驶位置,沈曼丽则坐在了后排。

    车上,三人都没有开口说话,气氛显得有些沉闷,林涛打开车载音乐听了起来,李婉茹瞥了林涛一眼,想说什么,最终还是没有说出口。

    坐在后排的沈曼丽情绪一直不太好,目光怔怔的看着窗外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快到警局的时候,林涛主动开口,说:“李警官,我向你咨询个事情。”

    李婉茹看着林涛,点头道:“说吧。”

    林涛道:“像这种情况,咱们酒店要承担哪些责任?”

    听着林涛的问题,原本一脸心事重重的沈曼丽也把目光看向了李婉茹。

    李婉茹低吟片刻,道:“你们酒店方做为公共经营场所,未尽到安全保障义务,如果日后查出杀人者,在杀人者不能承担赔偿民事赔偿的部分,你们酒店要承担适当的连带赔偿责任。”

    “也就是说,赔些钱就没什么事了?”林涛确认的问道。

    李婉茹点头说:“大概是这么回事。不过其实你们酒店赔点钱倒是小事,最大的问题就是酒店里死了人,对酒店的名声非常不好,估摸着以后的很长一段时间里,你们酒店的生意都不会太好,毕竟大家都忌讳这种事情。”

    林涛点点头,道:“这一点我也想到了,不过那也没办法,事情已经出了,只能认倒霉呗。”

    车子到警局后,李婉茹亲自带着两人去录口供,等录完口供出警局的时候已经是晚上八点多钟。

    “大嫂,你没事吧?”

    林涛见沈曼丽的脸色一直不太好,便关切的问道。

    沈曼丽摇摇头,旋即又叹气的说:“那会儿抬尸体出去的时候,我不小心看见了那个女孩子的尸体,可真吓人。这还是我第一次看见真实的尸体,心里既觉得恶心又觉得恐惧。”

    林涛叹了口气,说:“你别一直想这件事情,把心思转移到别的地方,这样就会好一些。”顿了顿,林涛故意岔开话题,说:“都八点多了,你饿么?要不咱们去吃点东西?”

    哇啊!

    沈曼丽听林涛说吃东西,胃里一阵翻腾,作呕的拍了拍胸口,埋怨的说:“能不能别跟我提吃字?”

    “抱歉!”林涛朝沈曼丽歉意的笑了笑,道:“要不我送你回去吧?”

    “嗯。”沈曼丽轻轻点头。

    林涛说:“你是回别墅还是回学校宿舍?”

    沈曼丽看了林涛一眼,说:“最近不会回别墅了,等老乌什么时候同意离婚了我再回去。”

    两人坐进车里后,林涛启动车子朝着艺术学校的方向开去,路上林涛犹豫了半天,始终没忍住,好奇的问道:“大嫂,你能问你一个问题吗?”

    “不能!”沈曼丽斜睨了林涛一眼,说道。

    林涛一脸无语。

    沈曼丽见林涛翻死白眼的表情甚是滑稽,这才露出一丝笑,道:“你是不是想问我为什么这么坚持要跟老乌离婚?”

    “恩。”林涛点点头,说:“你如果不愿意说我也不勉强。”

    “虚伪!”沈曼丽白了林涛一眼。

    林涛尴尬的咳嗽一声,嘿嘿笑了起来。

    沈曼丽接着说:“我跟老乌其实没有多大的矛盾,小矛盾倒是不少,而且随着跟他在一起生活的时间越长,矛盾积攒的也越多,你要问我到底是什么原因非得跟他离婚,我可能说不出具体的原因来,但是就是不想跟他过了,不过是他身上的缺点太多也好,还是喜欢在外面玩女人也好,这些可能都是我跟她离婚的原因之一。”

    “你跟他离婚是对的!”林涛认真的说道。

    沈曼丽听了林涛的话,瞥了林涛一眼,随即,戏虐的说:“都说劝和不劝分,老乌把你当兄弟,你却怂恿他媳妇离婚,你这样做可不厚道哦!”

    林涛苦笑的摇头,道:“我说的是事实。你也应该清楚老乌是干什么的,做黑社会的,有几个会有好结果?”

    “既然你知道,为什么还要走这条不归路?”沈曼丽反问林涛。

    林涛把目光看向窗外,留给沈曼丽一个风骚的后脑勺,语气淡淡的道:“人在江湖,身不由己啊!”

    沈曼丽:“……”

    一刻钟后,车子停在了沈曼丽居住的教职工宿舍楼下。

    “大嫂,晚上早点休息,我走了!”

    林涛下车后把车钥匙递给了沈曼丽。

    沈曼丽接过钥匙,看了一眼黑黢黢的单元楼道,表情忸怩的低声说:“林涛,我有些害怕!”

    “那怎么办?”

    “要不……”沈曼丽低头偷偷看了林涛一眼,悻悻的说:“要不你今天晚上就留在这里住吧!”

    “啊?”林涛一脸诧异,感觉自己是不是听错了。

    沈曼丽成熟妩媚的俏脸红了一下,心虚的解释说:“你可别想歪了,我只是因为刚才的事情害怕,需要一个人作伴。晚上我睡床,你睡沙发!”

    林涛听了沈曼丽的话后壮着胆子含笑的调侃道:“你就不怕引狼入室,被我给……”

    沈曼丽柳叶眉轻轻往上一挑,破天荒的接下了林涛的下流话,挑衅的看着林涛,反问道:“被你给什么?”

    林涛从来没见过沈曼丽这副妩媚俏皮的模样,顿时觉得这个女人如果刻意去诱惑男人,恐怕没有任何一个男人抗的住她的诱惑吧?

    ……医流狂兵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